笔趣阁

第一第999章 副主任的手段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郭拙诚稳下激动的心,镇静地拿起电话打到公署办公室主任那里:“叶主任,你过来一下。”

????没有两分钟,叶樟就出现在他面前。

????郭拙诚平静地吩咐道:“你去找找朱赞慰?如果他还没有回去,你就让他到我这里来一趟,我有急事找他。”

????叶樟有点狐疑地看了郭拙诚一眼,想不明白郭拙诚为什么急于找朱赞慰,毕竟才开完会分配完工作不久。再说,这种事情完全可以由郭拙诚自己的秘书卞凉来做,为什么要我这个忙得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办公室主任亲自做?真有非常紧急的事吗?

????不过,他没有犹豫多久,很快说道:“好的,我马上去办。”

????郭拙诚想说一句话,但话到嘴巴又收住了,说道:“去吧。”

????他是想提醒叶樟如果其他地方找不到朱赞慰,就去关应杰的办公室找,他很可能在那里。但郭拙诚觉得自己没有必要说这句多余的,叶樟只要多打听几个人就会知道的。

????郭拙诚预计的没错,朱赞慰此时真的站在关应杰面前,站在关应杰那张宽大的办公桌前一动也不敢不动,毕恭毕敬地聆听关应杰说话。

????可是,关应杰并没有说任何话,而是坐在办公桌后面的沙发上认真地看着报纸,右手不时伸出拿起杯子喝一口水,一副悠闲自乐的样子,完全沉浸在报纸的内容中,似乎不知道眼前还站着一个人在聆听他的讲话。而且这个人还是一名堂堂的县委书记。

????朱赞慰额头上开始冒出细密的汗珠,虽然心里将关应杰祖宗十八代骂遍了,但样子还是恭谨的:“我草你娘,你狗日的摆什么臭架子?你还不是公署的一把手呢?把老子喊过来,竟然这么晾着我。”

????“哈哈,这个行动好啊!竟然将国有资产出卖,对于这种慷国家之慨的人就该严厉打击,该关的关,该枪毙的枪毙!”关应杰看着报纸上的一则新闻夸张地笑着说,将报纸平铺在桌上后。又高兴地说道,“这种人无论他唱的调子有多高,无论他的话说的有多冠冕堂皇,但其实质都是走资本主义道路,都必须打击,只要中央下决心,就是再有后台也非垮台不可。”

????前面的感叹如果说是泛泛而谈,那后面的感叹则明显有针对性,朱赞慰一听就知道关应杰说的是郭拙诚。听了关应杰的话。朱赞慰内心不由波动了一下,站的更恭谨了。心里也不敢再骂眼前这个摆架子的家伙。

????直到看完了整张报纸,关应杰这才将目光从报纸抬起来,看着朱赞慰,很“惊讶”地说道:“朱书记,您怎么站这里?快坐啊,快坐啊。……,怎么还不动?您是嫌那沙发太小、太硬不好坐吧?来来来,坐我这把椅子,我这把椅子虽然破旧一点。但坐着还是舒服的,很稳当的。只要我坐在上面不乱摇乱动,什么风浪也吹不到我。”

????朱赞慰被关应杰这一顿夹枪带棒的话刺激得满脸通红,可官大一级压死人,他心里再有委屈也不敢争辩,只得说道:“关主任,我在您面前哪有坐的资格啊。我……”

????“呵呵,笑话,你堂堂的县委书记怎么就没有坐的资格了?你的意思是说我平时太霸道了,以至于你这个县委书记都战战兢兢?所以今天你要利用这个机会反出……”

????说到这里。关应杰没有再说下去,毕竟他还知道自己是共产-党的干部,不敢用上“反出我的阵营”这句话,如果这么说了,无异于说自己是搞山头,搞小团体。但他的意思却表露无遗,说话的语气也是冷笑着说的。

????朱赞慰心里想骂,但想到对方在琼海岛根深蒂固,自己如果当面顶撞他,肯定没有好果子吃。即使有郭拙诚罩着,人家有的是阴招,再说,郭拙诚会不会真的罩着自己还难说,他之所以向自己示好,未必不是将自己当棋子用,他就是要在自己和关应杰之间插入一根刺,让自己和关应杰都不舒服而已。

????如果关应杰反应激烈且又找省委省政府那边活动告郭拙诚的状,说郭拙诚专横跋扈、搞封建王朝那一套的话,为了保住自己位置的郭拙诚很可能把自己给牺牲掉,反正我朱赞慰不是他的亲信,这棋子浪费不浪费都无所谓。

????想到这里,朱赞慰有了一丝后悔,小心翼翼地说道:“关主任,刚才在大会上您也看到了当时的情景,那不是话赶话吗?到那个时候,我能怎么说,我总不能说我不敢接手吧?总不能让他和其他干部都笑话我朱赞慰是胆小鬼啊。这样的话,您脸上也没有光,人家会说您的手下没有一个有担当的,是不是?”

????看到朱赞慰的转变,关应杰心里总算高兴了一些,自信心也强了许多。但他还是板着脸说道:“赞慰啊,不是我说你,有些事情你可要想好了。前面的话你可以说,但后面那些话是什么意思,你知道我也知道,大家都知道。你做事也是一个稳重之人,怎么就一下被人家的小恩小惠给迷惑了,就开心急不可待地表忠心呢?如果不是我知道当时是话赶话,心情激动了乱说出来的,我就不会找你到这里来了,我就看着你粉身碎骨。

????你年纪也不小了,难道不知道三思而后行这个成语吗?他现在是光杆司令一个,年纪轻轻要资历没有资历,要帮手没帮手,唯一有点谱的就是有莫名其妙的后台,可这里谁没有一点后台?你就敢断定他能在我们琼海岛翻起浪来?虽然他抓经济、抓建设有一手,但在我们中国最重要的是什么?最重要的是讲政治!

????我问你,他现在讲政治了吗?一天到晚都是吹牛,一天到晚都是许诺,一天到晚都在收买人心,只要有点政治觉悟,只要没有忘记前几年的事,谁不明白他是秋后的蚱蜢蹦跳不了几天?也只有像你这样的傻瓜才会上他的当。我看你比他还不如,没有他的眼光,没有他的心计!

????他一个小年轻还知道现在的控制力不足而到处找人帮忙,知道自己如果在短期内掌控不了领导班子会被上级领导看轻,会被赶下去或者调到无关紧要的部门,因此到处拉拢各级干部,到处寻求能跟他一条心的人。首先是强行拉住叶樟这个家伙,拖着他到处调研。接着到澄海县后又拉拢苏跃畴那个愣头青。可是,他忙乎了这么久,也就这两个小鱼小虾,最多还有一个他带过来的孙兴国,公安局副局长而已。

????就在他失望,其他人准备看笑话的时候,却不料今天收获巨大,把你这个笨蛋给网了进去。我想他现在正躲在办公室狂笑吧?你真是笨得可以啊。

????我对你真是恨铁不成钢,你说,从你到我手下当士兵起,我关应杰对你是关心的吧?有什么哪不是先考虑你们几个?这么多年咱们都趟过来了,你怎么还这么糊涂?你真的以为郭拙诚能让你主管谈判,能让你担任工程总指挥?

????就是真的让你做这些事,那也是假的,你只不过挂一个名字而已。你知道三十亿美元的工程有多大吗?不说在我们琼海岛,就是在全国也是排得上号的。就是我关应杰担任这个位置也还有点不够格,非得由省委领导挂一个名才行。

????你说你一个县委书记有什么资格,除非你能入常委。你说你自己敢奢望入常委吗?你担任县委书记才几年时间,你要入了常委,组织上把我关应杰往哪里摆?糊涂!”

????本来朱赞慰已经心虚了,也越发认定自己被郭拙诚当成了对付关应杰的棋子,可听着听着,心里竟然慢慢窜起了一点点怒火,心里越来越烦躁。他感觉面前的这个老家伙太看不起自己,太摆他的老资格了:

????“草,我之所以走到今天,并不是完全靠你关应杰提携才上来的吧?是我自己一步一步打拼上来的好不好?自己在部队也是流了血、出了汗,在解放琼海岛的战役中差一点丢了命,自己获得的战功和周围战友一样,并没有被上级多给一点,位置也没有因为多提拔而高一点。再说,你关应杰虽然一直是我的领导,但也只是职位比我高,并不是我的直接上级,你就是想帮忙也帮不上。我承认你是我的领导只不过是这几年你才成了我的直接领导而已,摆什么老资格?你真以为我就只能在你手下做事?”

????朱赞慰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被关应杰那句反问给刺激了:“……,你说你自己敢奢望入常委吗?你担任县委书记才几年时间,……”这句话等于是关应杰给他判了政治上的死刑,至少到目前为止关应杰就没有想过让他入常委,而现在常委会的人数最少,正处于要补充的时候,如果现在没有机会,将来名额满了就更没希望了,熬年龄都熬不上去。

????(感谢最佳能源的打赏,感谢各位订阅)(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