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第992章 当面交锋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郭拙诚平静地对气愤的关应杰问道:“关主任真的这么认为吗?你真的对完成这个任务没有信心?……,”见关应杰依然是一副暴怒的样子,郭拙诚又笑着说道,“呵呵,关主任是不是认为我说出这句话、透露这个底线的时候完全是无的放矢,故意画了了一根无法逾越的红线?”

????说完这句话,郭拙诚的嘴角微微上翘,脸上露出一丝讥讽。

????关应杰一愣,随即恍然大悟:“对啊,我急什么?反正这个要求是他郭拙诚提出来的,我坚持这个底线,就算跟对方谈崩了,那也是郭拙诚的责任,与我有什么关系?一旦谈成了,那可是我关应杰的功劳。地价比深-圳特区的都还高,说出去多么有面子?……,嗨!我这么这么沉不住气呢?现在自己这么一发怒这么一问,不就全泄了底?将来就算成功了,其功劳也是郭拙诚的,是他做好了铺垫,自己只是被迫按照郭拙诚的要求执行而已,还有狗屁功劳?”

????一时间关应杰不知道是答应好还是拒绝好,只好用咳嗽来掩饰。

????郭拙诚心里戏谑地笑了一下,转头对刚才发难的朱赞慰问道:“朱书记,你敢接这个任务吗?如果因为你坚持我定下的原则而导致谈判破裂,这个责任不由你负责,由我负!……,你敢上吗?哼!”说到最后还冷哼了一声。

????本就对郭拙诚不爽的朱赞慰被最后那声冷哼激怒了,脱口大声道:“有什么不敢的?”接着。他大声说道,“就是上战场,我姓朱的也敢赤膊上阵!”

????郭拙诚笑道:“那好,就你了,由你代表琼海行政公署负责这两个大型项目的谈判,等散会后我们再商量一下参与谈判的人员。如果你谈判成功了,到时候我建议你担任项目总指挥,其他人都配合你!”

????关应杰和朱赞慰面面相觑,张口结舌愣在那里。

????直到这个时候关应杰才知道郭拙诚挖的坑原来在这里:“他的目的就是要将自己从谈判负责人、工程总指挥上扯下来!而自己却愚蠢地提出不干,傻乎乎地帮他完成了这个心愿。我怎么这么笨啊——”

????达到将关应杰排挤出谈判和工程指挥部目的的郭拙诚没有任何高兴的神色,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笑着看着茫然不知所措的朱赞慰。

????朱赞慰心里很是惶恐,因为他也明白了郭拙诚的意思。他本想向关应杰解释什么,可是又不知道说什么好,但内心却有莫名产生一种压抑不住的冲动:“三十亿美元的项目真的交给我来负责谈判?我够资格吗?如果我谈下了这个项目,是不是意味着我可以再前进一步?要知道三十亿美元的投资不说琼海岛是破天荒的第一次,就是粤东省甚至全国也没有几个这么大的项目啊,……。现在郭拙诚没有几个亲信,我跟着他未必不是好事……”

????他脑海快速地思考着。比较着离开关应杰的得与失。

????关应杰知道郭拙诚这是在玩挑拨离间的把戏,可问题是自己失误在前,自己拒绝了这个任务,郭拙诚再另选他人无可厚非,或者说无可奈何,只能找其他理由生气了:“可是,我拒绝了之后,他应该选熊慧忠啊,选我的亲信来代替我。你以为你就能阴谋得逞?……,哼,我就不信你这种小把戏就能把朱赞慰给拉过去,做梦吧!”

????接着,他又仔细思考郭拙诚如此抬高地价的原因,越想越觉得奇怪,越想越想不明白。

????确实。郭拙诚的所作所为完全不被他所理解,他感觉太矛盾了。

????实际上,郭拙诚之所以自己将琼海岛的地价人为地抬得很高,是有他的目的:

????目前除了深-圳特区和滇南开发区。其他地方的官员对土地没有价值的概念,即使在沪海市这种地方,官员们不认为土地能卖钱,而且是卖大钱,只是认为土地是国家的,谁都可用用。土地之所以变得金贵,是直到十几年之后进行全面房改后才有的事,那时候地产商拿出重金争买土地,地价才一路飙升,直到让人咂舌的地步。

????现在郭拙诚就如此抬升土地价格,最明显的目的当然是为了增加公署政府的收入,现在公署一贫如洗,郭拙诚想办点事也不可能,巧媳妇也难为无米之炊。

????虽然这其中有关应杰、熊慧忠在玩名堂的结果,但即使他们不把公署账上的钱转走发到下面的单位,账面上也剩不了几个钱。再说,账上的那些钱也该发下去,下面的人等待这些钱已经等了好久了。郭拙诚可不想一来就被人看成是周扒皮,专门克扣下面干部职工工资的家伙。

????郭拙诚提高地价的第二个目的就是防止国有资产的流失。前世很多贫困企业因为经营不善、产销不对路而破产,工厂的工人只能拿着可怜的生活费被扫地出门,而那些接手破产企业的人却赚得盆满钵满。虽然不排除有部门接盘的人确实经营有方,把工厂企业弄得风生水起,但更多的接盘者完全是靠卖地皮赚钱,一亩地几百上千元就能拿到手,而卖给开发商却是上十万甚至上百万元。

????他们利用权势或贿赂官员、企业领导而低价拿下面积巨大的厂区,倒手之后就能赚别人一辈子也赚不到的巨款。

????郭拙诚希望自己这一世尽可能减少这些龌龊事的发生。如果有了琼海岛这里做样板,在利用自己的优势在报纸上、媒体上广泛宣传,那么就很可能能让世人知道:地皮是非常值钱的。有了土地,破产下岗的工人也能多得一些养家糊口的钱。

????只要大家都明白地皮也是值钱的商品,某些与官员勾结的人就很难免费或者以极低的价格拿到土地了,企业也会更加珍惜土地。

????郭拙诚这么做的第三个目的就是为了提高自己的名声。中央大佬派他下来执掌一地,就是为了看他的本事,如果他能够让其他人都没注意的土地卖出了黄金价,他能干的名声就会更加深入大佬的心里,老百姓和下面的官员也一样会认可他的能力,即使将来有人知道了参与高速公路和铁路建设的投资商与他有关,也会增加他在众人心目中大公无私的印象。

????当然,抬升地价会增加投资商的成本,也增加谈判的难度,但郭拙诚认为这点增加的成本相对与整个投资来说不值一提。就算按深-圳特区三倍的价格,也与十几年以后高昂的地价根本不能比。

????谈判因此而增加的一点点困难与仕途上得到的巨大好处而言,实在不值得一提,郭拙诚自信能摆平这件事。更何况有了出卖土地使用权的这笔巨款入账,他在公署的工作就好开展了,至少没有人再想在资金上卡他的脖子。

????关应杰心里虽然自信郭拙诚不可能鼓动朱赞慰背叛自己,但看到朱赞慰喜不自禁而又刻意压抑自己的样子,心理非常不爽,忍不住“提醒”道:“朱书记,这事看起来前景很好,但责任重大啊,你做什么可是要三思而后行。”

????听了关应杰一语双关的话,朱赞慰一愣,脸上热切的神情一下消失了很多。

????关应杰的话几乎是明着点明:“你朱赞慰是我关应杰的部下,如果现在反过来跟着郭拙诚的屁股后面跑,你可要想想后果。”

????郭拙诚两世为官,哪里不知道关应杰话里的潜台词,他接着对方的话笑着对朱赞慰说道:“朱书记,关主任说的对,你可要想清楚。负责这两个项目的责任非常重大,也意义非凡。它的成败不但关系到我们琼海岛的经济发展,关系到琼海岛老百姓的发家致富,还关系到我们粤东省、我们中国在招商引资、外资建立企业的政策方针问题,如果搞好了,我们就是全国的样板,就是全国学习的对象。

????相反,如果搞砸了,我们就是全国的反面典型,作为为这事负总责的我郭拙诚固然会被人讥笑,你朱赞慰作为谈判的负责人以及今后的工程总指挥也可能被批评得抬不起头来。”

????郭拙诚的话让所有人再次惊讶地抬抬起头,极大多数人包括朱赞慰都露出了惊喜而热切的目光:我的乖乖,全国的样板?世人注目的对象?真有这么大的影响?

????虽然失败了也有风险,但与收益相比,这风险算得了什么?郭拙诚说的没错,这个工程的前期工作、最难的工作都被郭拙诚做完了,剩下的其实就是将沉甸甸的果实从树上摘下来而已,最多也就是被树上坠下的果实打一下而已,并不伤筋动骨,因为最大的责任都被你郭拙诚承担了。

????就在众人跃跃欲试的时候,郭拙诚又说道:“这件事不但我们琼海岛的老百姓在看着,粤东省省委省政府的领导在看着,中央领导同志也在看着。这是一个重大的政治任务,可以说只能成功,不能失败。……,朱赞慰同志,你怕了吗?怕承担责任了吗?”

????(感谢y228、zswdbb、最佳能源、无人争锋、中友1104181817的打赏,感谢瀚海尘沙zdc、万年书虫儿、xxxxxxjj、毒你万遍、我想20的月票,感谢各位的订阅)(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