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第989章 膛目结舌的标准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至于朱赞慰的刁难,郭拙诚完全没有放在心上,他还没资格成为郭拙诚的对手。只听郭拙诚笑着说道:“对于农民的补偿问题,我的要求是刚柔并济。所谓的刚,就是严格按我们制订的标准来,该怎么补偿,我们就要怎么补偿,不得故意要低补偿标准,不得克扣对农民的任何该补偿的收入,但也不能违反原则肆意多发滥发。所谓的柔,就是我们在制订补偿政策的时候适当地向农民倾斜,根据我们琼海岛的实际情况尽快制订更好的补偿标准,让我们的农民也分享一部分经济发展带来的好处。”

????所有能够参加会议的干部都是聪明人,一下从郭拙诚的话里听出了一些端倪,虽然郭拙诚说是刚柔并济,但其重点显然是放在柔上面,而且他明确说了要向农民倾斜。

????他们有点不相信地看着郭拙诚:这不是鼓励我们代表农民多向投资商要好处吗?你这话是真的还是假的?这与过去的情况不对啊。过去征地哪次不是强调要农民顾全大局,要牺牲自我,要为国家做贡献,这次你怎么却反过来要让农民分享一部分经济发展带来的好处?难道你想大幅度提高农民的补偿标准?那你到底站哪一边?投资商可是你引进的啊。

????朱赞慰也狐疑地看了关应杰一眼,也看到关应杰眼里那道疑惑的目光。他再次问道:“请问郭主任,那我们的补偿标准是按我们琼海岛的最高标准执行吗?那些投资商会不会有意见?万一他们调查了解了以前的补偿都没支付过这么高。我们怎么回答他们?”

????根据国家政策,涉及到征地拆迁时各地都有一套不同的标准。直辖市和发达地区的补偿标准要远远高于贫穷不发达地区的补偿标准,琼海岛属于不发达地区,其补偿标准自然不高,而且在过去的补偿过程中也很少按这个本就不高的标准取最高值。

????郭拙诚摇头道:“不!”

????所有的干部眼里露出一丝鄙夷:刚才还说向农民倾斜,谈到具体标准时却又退缩了。

????郭拙诚说道:“我看了琼海岛的相关补偿标准,即使是最高的标准也太低了。我刚才说了,我们应该向农民倾斜,如果我们还呆板地执行过去的标准。根本谈不上对农民倾斜,那是让农民继续承担损失,继续承受牺牲。我的意见是按照深-圳特区的补偿标准来。

????深-圳是经济特区,他们走出了一条发展的新路子。我们将来也是经济特区,既然还没有趟出一条新路,那我们就先学他们的经验。我了解了一下两地之间的补偿标准,深-圳特区目前的补偿标准是我们的八倍左右。我觉得很好,暂时可以借鉴。等我们的经济发展上去了,再讨论将来新的补偿标准。”

????“啊——”包括关应杰、熊慧忠在内的所有干部都目瞪口呆。

????特别是关应杰、熊慧忠他们本来就准备拿这个来刁难郭拙诚的,在他们看来这些投资商是郭拙诚引进的,他肯定会站在在投资商一边尽可能地减少成本,尽可能地讨好投资商。

????他们做好了开炮的准备。准备以农民利益的维护者的身份来跟郭拙诚叫板,让郭拙诚下不了台。可现在郭拙诚说出的标准远远超过他们的想象,这叫他们如何开炮?难道还要反而来阻拦他说不容许补偿这么高吗?这不会成为全岛老百姓的公敌吗?

????就在众人还没有回过神来,郭拙诚又放出了一个重磅炸弹,说道:“我给大家告诉一个消息。为了促进这两个大型项目的进行,为了解决被征地农民的利益。特别是那些失去土地农民的利益,我已经找到一个投资商,准备在我们这里建设几个工厂,现期生产高速公路所需要的附件,可以招收一部分农民进厂当工人。

????另外,我还计划筹建一个大型的水果对外销售中心,专门将我们的水果、蔬菜卖往国外。不过,这个中心必须在这两个项目完成之后才能进去,没有快速的通道,没有畅通的交通,水果根本无法销售出去,一切都无从做事。

????对于这几个工厂和销售中心,招收的人员暂时限定在这两个方面,第一就是在此次征地拆迁过程中失地的,将来没有土地无法维持生计的。第二,就是在这次征地拆迁过程中表现积极,按照我们制订的补偿标准领取了补偿金之后积极配合工程建设的农民。

????至于进了工厂和中心这些农民的工资待遇问题,我也跟他们进行了磋商,目前因为还没开始,还存在一些未知因素,但每个月平均收入是可以保证在三百元以上的。”

????说实在的,每个月工资收入三百元在郭拙诚看来实在寒碜,根本不足以作为一种鼓励来看待,而且这些人真正进厂之后,他们的收入肯定不会这么低,但郭拙诚更知道现在琼海岛工厂企业工人的收入,如果把数字说的“太大”,还真会吓呆台下的这些干部,传出去更会“吓坏”那些祖祖辈辈在地里刨食的农民,反而会产生无法把握的变数:三百元工资,那就是天堂!天堂,我们能进去吗?不会是骗我们的吧?

????郭拙诚所想的没错,他说出的三百元工资就让干部们抽了一口冷气:“咝——”

????实在不能怪他们没有见识,要知道他们这些领导干部工作了这么多年,有的人的工资收入才刚刚达到三百元呢,而旁边负责记录列席会议而没有发言权的秘书们甚至工资收入连一百元也没有。

????“这么高”的工资让农民获得,实在是“不公平”。

????看着讪讪而假笑的朱赞慰,郭拙诚问道:“朱书记,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朱赞慰连忙说道:“没有了,没有了。如果这些投资商能这么替农民着想,而郭主任又为此做了大量的工作,我想我们政府的工作就好做多了。”

????“就是啊。”旁边一个干部插话道,“这些农民还有什么不愿意的,我还想是被征地的农民呢,有这么高的补偿又能进厂当工人,收入还这么好,如果反对,那他就是傻子了。你们说是不是?”

????“是啊,是啊……”众人都附和着。不过,话里明显有着一丝怀疑,怀疑郭拙诚真的能让投资商退让这么多,如果这些投资商真的退让这么多,那他们岂不是傻子,难道他们是观音菩萨来做好事的?

????看到朱赞慰灰头灰脸地坐下,关应杰郁闷地瞪了他一眼,只好自己问道:“郭主任,这些外资商人又是投资巨资,又是如此放弃利益,他们难道不想收回他们的投资?按我们的理解,他们之所以来这里投资,不但是想收回投资,还想赚取利润吧?我还真想不通他们靠什么赚钱?难道靠收取一点点过路过桥费就能获利?我们政府不可能逼着车辆都走高速公路,逼着大家都交高额的过路过桥费吧?”

????干部们都一齐看向了郭拙诚,会议室一下静了下来,因为这个问题太重要了。

????郭拙诚见大家看着自己,语气平静地说道:“关主任这个问题问得好,这也是我们必须要解决的问题:那就是如何让投资商赚钱。当然,话这么说出来有点不对味,好像我们公署是专门帮助他们赚钱似的,应该说‘如何在保证我们获利的同时让投资商也获利’,只有双方都是双赢的结果,这个合作才能长久的进行下去,甚至只有双方都预计这两个项目能赚钱,才可能签订合同,才可能让对方放心地投入巨额资金。”

????郭拙诚的目光扫了台下的干部一眼,说道:“投资商在我们这里修建高速公路、铁路,他们的收益从哪里来?只能从过路过桥费来,只能从火车的运输费用中来,这是毋容置疑的。这就带来一个大家都想知道的问题:我们琼海岛的车辆和火车运输的货物、运送的旅客所产生的过路过桥费和运输费有多少?这点点收入能维持公路养护人员和铁路维护人员的生活吗?

????是的,你们有这个疑问是正常的。我从交通局那里得到了一个数字,我们全琼海岛所有车辆加起来的数量是一千七百多台车,包括小车、吉普车、卡车,但不包括军车,因为按照我和他们谈好的协议,军车是免费的。

????不到两千台车辆,一年能产生多少过路过桥费?就算每年每台车交一万元的费用,他们也就只能收到两千万元,如果再交税,剩下的不足一千五百万,这可是人民币,与至少三十亿美元的投资相比,连利息和零头都不够。

????而且,我们会容许他们收我们一万元的过路过桥费吗?不可能!他们不是土匪,我们国家也不容许土匪存在。他们收取的过路过桥费必须合理合法,也就是说如果我是车辆的主人,在考虑到交了过路过桥费之后,车辆走高速公路还是比走老路舒服、划算,节省很多时间,我才愿意交这笔费用。”

????(感谢各位的订阅)(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