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第959章 决战前夜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这次调研座谈会最后变成了郭拙诚的动员会和劝诫会。不过,他采取的方式不是那么光明正大,几乎是威逼利诱都用上了。采取这种非常规手段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用这种非常规的方式让下面的干部早一点统一思想,或者说早一点让他们分红,分化成不同的体系。

????是的,郭拙诚的意思一方面是物色能跟他一起闯荡的干部,另一方面则是早日将那些敢闯、敢干、“有野心”的干部从保守的、不愿意闯荡的干部中分离出来。

????他将利用上级领导给他的尚方宝剑拉拢、鼓励那些不安分的活跃分子,打压那些不愿意闯荡的稳妥分子,以更快地消除改革的阻力。

????他知道,即使愿意跟他闯荡的人也未必一开始就是支持他的人,这些人反而因为个性强、想法多很可能比那些保守的稳妥派更激烈反对他。只有自己采取雷厉风行的手段才能改变他们的心态,让他们心甘情愿地跟着自己。

????比如这里的苏跃畴副县长开始的时候比贺千钧县长反应还激烈,对郭拙诚不但反感还充满了敌意,但经过郭拙诚这段时间的煽风点火,他的心思发生了很大的改变,特别是郭拙诚画出来的大饼让他不得不动心,他不得不思考自己是否赌一把。

????郭拙诚估计这个苏跃畴会比贺千钧更快、更大的几率站到自己一边。

????当然,想让苏跃畴马上就旗帜鲜明地站到他这边是不可能的,郭拙诚自诩还没有这种王八之气,自己必须还要让他看到实实在在的东西,必须让他明白自己能在公署站稳脚跟,让他明白跟着自己闯荡不会有粉身碎骨的风险,至少风险与收益是均等的,甚至收益还要大过风险,苏跃畴这些人才可能真正表明态度。

????……

????在澄海县吃了中饭。郭拙诚就告别贺千钧等县领导,带着叶樟前往高临县。

????与在澄海县一样,郭拙诚不管对方的反应如何惊讶,也不管他们如何评价自己,在这里扔下一个个重磅炸-弹,夸下一个个让人心惊肉跳的海口,仔细观察了各个干部的不同表情后,这才结束表演。

????在高临县“调研”结束后。第二天他又马不停蹄地前往下一个县。他的调研路径是沿着前世那条高速公路而行的。

????五天后,郭拙诚到了三丫市。

????三丫市别称鹿城,位于琼海岛的最南端,这里蓝天碧海。椰树婆娑,是中国最南部的热带滨海旅游城市,也是中国日照时间最长的城市,全年有近300天艳阳高照,它前世让世人向往而流连忘返的是因为这里是中国空气质量最好的城市,负氧离子含量位居中国第一、世界第二,这里还是琼海岛的长寿之乡。

????郭拙诚在这里呆了整整三天,跑得最多的就是海滨和沙滩,心里一边想着开发计划。前世的时候三丫市的旅游业收入相当于全市总产值高达百分之六十九。郭拙诚希望在自己的领导下。不但要进一步提高其比例,更主要的是要提高旅游收入的绝对值。

????他必须要好好想想,思考如何在开发旅游资源的情况下保护好自然环境,思考如何才能避免前世商人宰客的事情发生,减少旅游区的负面影响,思考如何规划酒店和娱乐场所。

????在这里他反而没有过多的施放“炸-弹”,没有过多地放出让干部目瞪口呆的豪言。如以前其他领导下来调研一样,他还一本正经而认真地调查了本地的工厂、企业,特别询问这些企业、工厂的排污情况,废水废渣的处理情况。

????这让一直陪同他的叶樟很是惊讶,不知道郭拙诚是改变了性格还是认识到了前几天的错误,是不是有人把行政公署那边的传言传到他的耳朵里,以至于他有所收敛。

????叶樟这几天都与行政公署那边有联系,每到一个地方。只要有时间他就打电话回自己的办公室询问情况,正如他所预计的一样,行政公署里没有一个领导干部向郭拙诚请示汇报,好像郭拙诚不是行政公署一把手似的,什么事情都没有必要让他这个一把手出面处理,所有的事情都已经被其他领导干部处理好了。

????郭拙诚也没有强行插手。甚至都不询问叶樟了解了什么,不询问公署那边是不是有什么事找他,每次叶樟打完电话回来向他说没什么事的时候,郭拙诚都笑了笑,一点也不着急自己被架空,一点也担心自己回去会如何尴尬。

????每当送走了当地领导,郭拙诚就回到自己的房间写写画画,或者安安静静地思考问题。

????叶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问题,自然不好插言,只是有点替他打抱不平。

????叶樟作为办公室主任,对官场的事还是很了解的,他觉得那些公署领导实在有点过分,就是做了表面功夫也应该做啊,随口问一问郭拙诚的情况不行吗?

????不过,他只是中层领导,因为担任公署办公室主任的时间不长,还没有资格入常,心里只能干着急。

????他最担心的是现在公署那里有了不少不利于郭拙诚的传言,说得最多的是郭拙诚年轻气盛,没有工作经验,不适合担任这么高级别的地方领导。其次就是说郭拙诚口无遮拦,不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就一张大嘴。

????这些还不是很严重,也算正常。最严重的、最不正常的是有人说郭拙诚党性不纯,投机钻营,大搞浮夸风;说郭拙诚专权独断不讲民主,没有任何组织观念;说郭拙诚为了私利树山头搞封建似的封官许愿;说郭拙诚不尊重老干部,在干部队伍中搞挑拨离间……

????幸亏现在郭拙诚才来,年纪也小,否则还真有可能会有人说他贪污受贿、挪用公款、生活腐化、作风不好等等。

????叶樟虽然知道自己还没有被郭拙诚完全接纳,但他的额头上肯定被别人刻上了“郭”字,如果郭拙诚倒台出事,他也别想有好日子过,也许会被人一下子打入十八层地狱。

????每天晚上躺在床上,叶樟都不由苦笑:“真是无妄之灾啊,无妄之灾。但愿他能撑起这片被他捅得稀巴烂的天空。”

????……

????第九天郭拙诚终于结束了所有调研工作乘车返回公署首府——海卡市。他们是上午吃完早饭出发的,到达公署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

????郭拙诚没有回去休息,而是对叶樟说道:“通知在家的常委晚上七点半开会。会议的议题是有关公署行政机构变动的问题,请大家讨论我将提出的有关机构变动和设置的计划。”

????叶樟的心猛地往下一沉:糟了,这个年轻人又恢复本性了,好像他不把琼海岛搞得天翻地覆就不乐意似的。真不知道又将提出什么骇人的主张,你立足未稳又提什么机构调整啊。

????叶樟知道公署这一滩本就不平静的水肯定又要大起波澜了,他心道:“会不会演变成一场决定郭拙诚与其他人在公署领导地位争夺的大决战?他最终会赢得胜利还是彻底失败呢?”

????患得患失的他收敛心情,很认真地回答道:“好的,我马上通知他们。”

????郭拙诚挥了挥手让他离开,嘴里感叹道:“是该动手做点事了,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啊。”

????叶樟忍着激动的心将办公室的门轻轻带上,心里一时纠结万分,一边往自己的办公室走一边快速地权衡投靠郭拙诚的利弊。他相信郭拙诚刚才这句感叹的话不是无心之言,应该是在告诫他:“你也要表明自己的态度了。”

????叶樟郁闷地想:问题是我这个办公室主任有选择的余地吗?我不跟你跟谁啊?

????郭拙诚坐在办公室里悠闲地喝着茶水,眼睛不时快速扫描着桌子上堆放的文件。这几天里他在外面调研,积压了不是必须由一把手签阅的上级文件。这种机密文件是不能由下面的人代签的,这与公署本身的事情不同。公署本身的事情可以由其他公署领导处理,甚至可以因此而架空他,但上级下来的明文规定由一把手签阅的文件不在此列,其他人是无权阅读的。

????就在他放下茶杯准备认真阅读的时候,办公室的门被人敲响。

????“请进!”郭拙诚狐疑地看了一下紧闭的门,然后自嘲地笑道,“这个时候谁会来找我?我不是被人孤立了吗?呵呵。”

????进来的是公署办公室的一名秘书,他说道:“郭主任,有一名叫欧阳平的解放军同志找你。”

????接着,郭拙诚看见了秘书身后的欧阳平。

????看到欧阳平进来,郭拙诚的眉头皱了一下,将手里的文件放下。等那名秘书关上走后,他问道:“欧阳平,你来干什么?”

????欧阳平一愣,连忙回答道:“首长,我是来向你汇报夜明珠岛的事情啊。”说着,他立正敬礼,说道,“欧阳平向首长汇报有关夜明珠岛的情况,请指示!”

????郭拙诚出乎意料地哦了一声,问道:“你从夜明珠岛过来的?……,你的领导已经正式批准负责夜明珠岛的工作了?你是不是已经在夜明珠岛上工作了一段时间?”

????(感谢毒你万遍的打赏,感谢天堂CEO、四旦、无欲无求3、prc、困龙升天、lst4126519的月票,感谢各位的订阅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