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第954章 救人如火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小车越过老人和耕牛,在“丛林”中又行走了一段距离,突然他们看见两个女孩焦急的站在路边。一个穿着汉族服装一个穿着黎族服装,看到车过来,两个女孩犹豫了一下,其中那个穿黎族服装的女孩对另一个汉族服装的女孩说了一句什么,汉族服装的女孩快速而慌乱地摇了摇头,脸色苍白,眼泪汩汩而下。

????黎族服装女孩抿了一下嘴,毅然伸出胳膊,朝着小车摇动着,嘴里大喊道:“停车!停车!”

????喊了几下,她挣脱旁边女孩牵扯着她胳膊的手几步冲到马路中间,双手举起大声喊道:“停车!快停车!”

????那个汉族服装女孩随即也冲上马路,有点慌乱地摇着手,嘴里也喊道:“停车!停车!请你们救我阿爸!”

????司机王师傅连忙问道:“叶主任,怎么办?”不知不觉间,他的右脚放开了油门。

????叶樟连忙转头看着郭拙诚,征求他的意见。

????正在思考问题的郭拙诚惊讶地看着前面的女孩,马上说道:“停车!”

????车嘎吱一声停在两个女孩约七八米远的地方。

????那个穿黎族服装的女孩干脆冲到小车的前面挡住小车前进的路,又用手对那个同伴说道:“你去跟他们说,他们不帮忙,我就不让他们走!”

????那个穿汉族衣服的女孩胆怯地看了同伴一眼,用力咬了一下嘴唇,急急忙忙地朝小车跑来。

????郭拙诚笑了一下。连忙推开车门走下来,对那个跑过来的汉族服装女孩说道:“你别急。慢慢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阿爸怎么啦?”

????女孩本来有点害怕,但见郭拙诚主动搭话且一副微笑的样子,胆子一下大了起来,她急忙说道:“我阿爸被马蜂咬了,全身都肿了,必须马上送医院。我求你们帮帮忙好不好?我阿爸都晕过去了。”

????这时叶樟也从车上下来。

????另一个女孩见叶樟的年纪大,与心目中大官的形象相吻合,而且叶樟那种官态一眼就能看出来。大胆而泼辣的她马上冲到叶樟面前,问道:“你是大干部不?你们不能见死不救吧?我阿叔必须马上送医院……”

????郭拙诚马上说道:“病人在哪里?你们马上给我们带路!”

????泼辣的女孩狐疑地看了一眼郭拙诚又看了一眼叶樟,然后转身指着不远处的山坡说道:“就在山坡上的房子后面。我阿婶在那里照看他!”

????郭拙诚对叶樟说道:“你在这里等我,我去接他下来。”

????叶樟连忙说道:“让我去吧……”

????郭拙诚断然地对那个泼辣女孩道:“快!带路。”然后又对那个胆怯的女孩道,“你快点回家准备一些住院要用的东西,如脸盆、毛巾、衣服……。如果距离远,你可以让车送你去你家。”

????胆怯的女孩一听。连忙说道:“谢谢你,谢谢你们,你们当官的是好人。那就是我的家……”

????汉族服装女孩用手指了指山坡,然后跟在那个泼辣女孩的身后急急忙忙朝通往山坡的小路跑去。

????泼辣的女孩还不忘回过头来对郭拙诚说道:“你快点啊,那个大干部也要来,你一个人背不动我阿叔的。”

????郭拙诚几步就冲到前面。越过她们快速朝前跑去。他已经不需要她们带路了,因为他听到了远处丛林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哭声和一个男孩的叫喊声。

????几个纵身,郭拙诚很快就消失在茂密的树林里。

????泼辣的女孩不相信似地揉了揉眼睛,嘴里嘀咕道:“这个人跑得好快。”

????郭拙诚很快就循着声音找到了目标:离那栋房子后面大约两百米的地方,一个全身浮肿的中年男子躺在一棵大树下。全身都浮肿脸色青紫。

????一个中年妇女焦急地抱着男子的头哭喊着,他们的旁边跪着一个十三四岁的男孩。一时间束手无策,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一边哭着一边用手慌乱地在中年男子裸露的皮肤上捏着马蜂留下的螫针拨掉。

????从男子受伤的样子可以看出,他肯定是捅了马蜂窝,导致大批的马蜂螫他。

????马蜂又称胡蜂、蚂蜂或黄蜂,在琼海岛分布很广泛、种类也繁多。这种飞翔迅速的昆虫属膜翅目之胡蜂科,雌蜂身上有一根有力的长螫针,在遇到攻击或不友善干扰时,会群起攻击,可以致人出现过敏反应和毒性反应,严重者可导致死亡。

????看到中年男子眼睛肿成了两个肉球,嘴巴也高高耸起,但鼻子在翕动,郭拙诚稍微松了一口气,连忙对那个中年妇女说道:“阿婶,我是国家干部。刚才阿叔的女儿在下面拦我们的车,我就上来背他下去,马上让车送阿叔去医院,你别着急。”这个时候国家干部的形象还不错,在老百姓心中还有不小的公信力。

????妇女吃惊地看着年轻的郭拙诚,连忙说道:“谢谢干部,谢谢政府。我……”

????说话间,郭拙诚已经将这么男子抱在怀里,迅速起身,但并没背着他走,而是两条胳膊抱着,脚步如飞。他的力气大得很,一个中年男子也就一百多斤,比北方的男子瘦小得多,他抱着毫不吃力。

????让他意外的是,他抱着这个男子没走几步,这男子却突然呕吐起来,郭拙诚虽然动作迅速地将他的身躯对准外面,让他吐到地上。但因为郭拙诚走得快,注意了上面没注意到下面,呕吐物落在路边阔叶上再反弹到郭拙诚身上,让他身上溅了不少的脏污。

????现在人命关天,郭拙诚自然不会计较脏与不脏,动作迅速地朝前跑着。

????男子的老婆扯着儿子一路小跑跟上。那个泼辣的女孩动作也不慢,很快就从那栋房子里拿来了脸盆、毛巾,还胡乱地抱了一些衣服。

????反倒是那个胆怯的女孩不知道是因为体质弱还是因为惊慌失措,根本跑不起来,气喘吁吁的,想喊什么又喊不出来。

????等到郭拙诚抱着男子冲到小车那里,简单地处理了男子的呕吐物,让他的呼吸保持畅通后,男子的老婆、孩子才急匆匆地跑下来,一个个气喘吁吁脸色苍白,看上去比郭拙诚辛苦多了。

????叶樟有点茫然地看着郭拙诚,实在没有想到郭拙诚这幅身板竟然蕴藏着这么大的力气。

????郭拙诚马上对他吩咐道:“叶主任,你和王师傅一起去医院,一切以救人为目的。我会在附近走一走,如果你们回来的快就在农场场部等我。”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叠钞票,塞进叶樟手里,“如果花的钱不多,让她们打一个收条就行。”

????叶樟连忙将钱揣进口袋,说道:“我知道了,你放心吧。不管花多少钱,我都会让医院先医治。”

????郭拙诚点了一下头,又对着那个妇女交待了一些注意事项。很快,小车载着中年男子一家四口人飞驰而去,原地只剩下了郭拙诚和那个泼辣的黎族女孩。

????“这次真是谢谢你。”那个穿黎族服装的泼辣女孩将目光从小车消失的方向收回,问道,“请问你是哪里的干部?刚才那个大干部怎么还听你的?”

????对于这个泼辣而能干的女孩,郭拙诚充满好感,他笑着说道:“我是公署干部,新来的,我的级别比他高,他当然得听我的。你叫什么名字,没有上学了吗?”

????女孩大方地说道:“我叫孟薇,高考结束后就放假了。”

????郭拙诚问道:“参加了今年的高考,你的高考成绩怎么样?”

????女孩孟薇脑袋低下来,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肯定考不上,我的成绩太差了……也不是……我在班上成绩中等,但我们学校的成绩都差,去年我们全校才考取二十五个人,今年肯定也差不多,我是彻底没希望。她可能好一点,但希望也不大。”

????郭拙诚笑了一下,倒是没有轻看她的意思,现在这个时候的高考是千军万马挤独木桥,录取率低得惊人,只有百分之三点多。更何况她们这里贫困落后,教学质量本来就差,孩子们上学得跑很远的路,每天天还没有亮就起床,很晚了才回家。而女孩子又需要帮家里做家务,能够咬着牙念完高中就算不错了,现在的高中毕业生也算是知识分子了。

????他问道:“那你们还准备复读不?”

????孟薇摇了摇漂亮的脑袋,抬起头,说道:“不读了。我家里没钱送我再读。再说,就是复读也不行,我太偏科。物理、化学都不行,语文也不怎么好。……,你干嘛问我这些事,我可只是感谢你一下。”

????郭拙诚笑了笑,说道:“现在不是没事吗?随便问一问。……,你可以上文科班啊,干嘛一定要上理科班?”

????孟薇撅起嘴巴,说道:“我阿爸不同意,他是场部的会计,说学文科没有用,学理科考不上大学也可以跟他学会计,到时候就……”说到这里,聪明的女孩不说了,斜看了郭拙诚一眼,问道,“你多大?怎么就当干部了?你叫什么名字?”

????(感谢卡卡酷奇、zswdbb、大梦一世、皓矾、stevenkel的打赏,感谢毒你万遍、养肥了再杀、54408部队、四处游荡!、~~落↘熙~~的月票,感谢各位的订阅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