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第943章 任前谈话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但现在的他主动落后半个身位,将自己定位在琼海行政公署主任的位置,也就是处于省委领导之下,这让洪洋很高兴。他摇着郭拙诚的手,说道:“郭拙诚同志,欢迎你。你的到来给我们粤东省的干部队伍补充了新鲜血液,让我们的干部队伍更有战斗力。”

????郭拙诚真诚地说道:“洪书记太客气了。我年纪轻经验不足,我能来这里工作是我的荣幸。我一定向领导学习,向同志们学习,绝不拖全省工作的后腿。我恳求洪书记、宋部长等领导能多多指教,对我工作中的情况进行批评指导,我一定听从省委省政府领导的安排,一定谦虚谨慎戒骄戒躁。”

????这话既有谦虚的成分更是一种提前表态。郭拙诚知道洪洋心里最担心什么,所以在正式谈话前就先表态稳住对方。当然,他的话里也有暗示,不是一味地放低身段。所谓“谦虚谨慎戒骄戒躁”,这八个字可不是随便谁有资格说,也不是谁都能说的。这几个字要么是上级领导对下级的训斥或鼓励,要么就是说话人对自己的自信。如果你没有相当的能力,你有什么资格对上级领导说自己“戒骄戒躁”,你有骄的资本和躁的本钱吗?

????果然,洪洋听了郭拙诚这些不亢不卑的话,他心里更放心了。他最怕的不但是郭拙诚骄横不可一世,而且还怕郭拙诚虚伪、伪装,本来具有巨大的能量却装出一副乖宝宝的样子。然后伺机反扑,这种虚伪的人比骄横的人更可怕。

????见郭拙诚如此懂味。如此知道进退,洪洋也马上表态道:“郭拙诚同志,你不但是党的高级干部,而且又是高级技术专家,还是经济能手,我们这些大老粗可没有多少文化,我们能做的就是为你当好后勤,为你保驾护航。只要是为了琼海岛的经济发展。只要是为了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你就大胆地干,我们省委省政府都会给你全力的支持。”

????洪洋在话里也暗示自己是有条件的:你的敢闯敢干必须建立在为琼海岛的经济发展上,为了提供人民生活水平上,只有这样我们才会全力支持你。

????郭拙诚心里同样松了一口气,很是感激洪洋能给自己一个宽松的环境,说实在的他也担心洪洋看到自己年轻又有后台而故意摆出一副严肃的面孔。试图先给自己一个下马威。虽然他不怕什么下马威,但如果因此造成相互之间的隔阂就麻烦了,隔阂产生容易消除就难了。而且这种隔阂会潜移默化地传递到其他官员心里,让某些官员特别是属于洪洋阵营里的官员在自己周围竖起一道无形的藩篱。如果这种隔阂传到中央大佬耳朵里,他们确实有可能怀疑洪洋胸怀不广容不得人,但也有可能怀疑郭拙诚不服从领导、受不了挫折、不能团结同志。

????他被中央领导放到琼海岛。他们肯定有考量他的意味,这种考量不仅仅是看他有没有领导权威,有没有带领琼海岛经济发展的能力,更有考量他的为人处事、与周围同事同僚的相处能力。如果一个高级干部不能与周围的同志打成一片,即使再有能力。中央大佬们未必欣赏你,因为到了省部级以上的干部。你最重要的工作不是具体做什么,而是指挥带领一帮子人干什么,要知人善任,要容纳更方面的人,这样才是一个好的高级干部。

????郭拙诚在对方说完后,马上真诚的说道:“谢谢洪书记,谢谢组织对我的信任和关怀。”

????将感谢洪书记放在前面,洪洋心里也暖洋洋的,这种只可意味不可言传的感觉很微妙。

????这种交锋不但郭拙诚、洪洋两个当事人明明白白,就是宋耀明这个组织部长也非常清楚。他和洪洋一样,也希望郭拙诚能安分、本分地工作,千万不要因为年轻气傲而闹出幺蛾子。现在见他们两人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他心里也嘘了一口气。作为副书记兼组织部长,他肩上的担子和心里的担忧不见得比洪洋的小。

????只有旁边的省委-书记秘书没听出什么,感觉郭拙诚与其他官员拜见洪洋差不多。如果说他有想法,那就是惊讶郭拙诚的年轻,比他小了至少十几岁,惊讶于他和其他老干部一样在省委书记面前轻松自如。看到郭拙诚这张年轻的面孔,他内心不由自主地产生一丝嫉妒。

????他现在三十多岁了,是粤东省的第一秘,真正的位高权重,平日里百官无不争相巴结逢迎他。他自己在众人面前也常常不免得意和自豪。但面对如此年轻的郭拙诚,他不由感到一阵悲哀:他怎么可能这么年轻就坐上了如此高位?

????在此之前,他也看了相关文件,知道郭拙诚年轻,但真正看到本人,这种震撼远远超过字面上的反应。

????只不过他的感受没有人理睬,几个人略为寒暄后就进了省委-书记办公室的会客室。宋耀明说了几句话之后就告辞离开,秘书为两人泡上茶之后也离开了。

????剩下郭拙诚和洪洋在里面交谈着。

????实际上,他们也没有谈工作上的事情,就跟郭拙诚跟宋耀明谈天说地一样,说的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这些谈话内容如果往工作方面考虑,你可以认为现在的交谈是他们两个干部在相互熟悉,是为将来的工作做铺垫,作用很大也很重要。往其他方面考虑,你也可以认为现在的交谈纯粹是消磨时间,只是一种虚礼而已。因为实质性的话在见面的时候就已经说完,现在根本没有必要再说。

????谈了半个多小时,郭拙诚这才告辞从省委-书记的办公室出来。洪洋指示自己的秘书带郭拙诚到省长办公室去与省长谈话。

????与省长谈话也是郭拙诚上任前必须走的过程。

????在郭拙诚离开前,洪洋还当着郭拙诚的面给省长晋远征打了电话,将郭拙诚不着痕迹地夸了一番,告诉他郭拙诚马上就会过去拜见。

????秘书很客气地带着郭拙诚前往政府大楼,在半路上遇到了省长派来的秘书前来迎接他。可以上省委省政府的两位大佬都给了郭拙诚充足的面子,一般的地委书记、专员都不可能享受这种待遇。

????到了省长办公室,晋远征也是站在门口迎接他。他和洪洋一样,在没有正式谈话之前都还是默认郭拙诚的位置还是三机部的实职领导,把他当着跟自己一个级别的京城下来的干部,必须给予这种尊重。只有经过了正式的组织谈话,下次郭拙诚再过来的时候就不可能享受这个待遇了,从谈话后那一刻起,郭拙诚就是他们的下属,就算郭拙诚再有后台,他们也不可能站在门口迎接了。

????官场是微妙的,这种有关脸面的事情更微妙。

????与省委-书记的谈话稍有不同,省长晋远征跟郭拙诚的谈话开始向工作方向偏重,晋远征稍微简单地介绍了一下琼海岛的情况,说了一些琼海岛的优点和有利条件,也稍微说了一些目前的困难和问题。

????郭拙诚都很认真地听了,也适当地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但他没有说出自己施政方针和措施,甚至都没有询问琼海岛的任何情况。

????这与虞罡秋的谈话不同,虞罡秋的谈话重点在考察郭拙诚能不能去琼海岛工作,了解他有能能力领导一个地级行政单位,可以说如果他发现郭拙诚不行,不足以担任行署主任的重任,他有权力建议取消对郭拙诚的安排,将郭拙诚安排到其他位置。

????而省长晋远征却没有虞罡秋的权力,郭拙诚自从中央的调令下达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是琼海行政公署的主任了,不管你晋远征是高兴还是郁闷。晋远征唯一的权力也是唯一的义务就是如何帮助郭拙诚搞好琼海岛的工作,如何指导他领导好琼海岛的所有干部。

????如果到时候郭拙诚工作不好,没有取得成绩,或者被下级官员挤走了,甚至出了不该出现的坏事,不但郭拙诚要受处分或被领导怀疑,晋远征也得承担一部分领导责任。

????郭拙诚在这里交谈的时间也不长,晋远征只是表示了自己对郭拙诚的关心和支持就够了,而郭拙诚也只需透露了自己会认真工作就行。

????具体的工作计划、措施、方针都必须等郭拙诚到了工作的地方,进行了调查研究才有向省长汇报的必要。

????当郭拙诚告别的时候,晋远征邀请郭拙诚共进晚餐,说是省里为他举行一次简单的欢迎宴会。他没有说出的是,这次宴会也是一次与以前告别的宴会,希望郭拙诚吃了这餐饭之后把以前的身份彻底出掉,将自己真正定位于琼海岛一把手的位置上,而不是中央部委的领导。

????这种话晋远征没有说出来,但郭拙诚明白。

????这就如结婚一样,虽然你结婚之前是大家闺秀,是高官的女儿,没有成亲的时候,你可以高高在上,也可以颐指气使,但一旦成亲了拜堂,那你就得老老实实在夫家当媳妇,就得开始孝敬公婆,无论夫家的地位如何比不上你的娘家。

????(感谢各位的订阅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