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八十八章 他怎么生气了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请到 WwW,69zw,com 六*九*中*文*阅读最新章节/

????孙副主任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似乎是一个传说中的人民公仆。

????郭知言冷笑了一声,说道:“情况没有你说的这么严重,我已经收集了下游的有关水文资料,除了附近几个大队的水位接近警戒水位,离这里十公里以外的地方还没有达到警戒水位。五个泄洪闸门的管理权限在你们手里,说明在当时定制度的时候就已经考虑了这种情况。只要打开的泄洪闸门在五个以下,下面的灾情还是可以控制的。”

????孙副主任冷笑道:“郭书记,你这也太偏心了吧?什么叫灾情可以控制?难道上坳大队这一百多亩田地淹没就不能控制,就不能理解?你似乎忘记了,这一百多亩田地本来就是属于淹没区。我试问郭书记一下,如果我们把五个泄洪闸全部打开,攀枝县的领导会不会像你一样来找我们?命令我们关闭闸门,赔偿他们的损失呢。”

????郭拙诚说道:“孙主任,我已经重申多少遍了?我的目的不是为了上坳大队那一百多亩田地,主要是为了我们攀甸水库的安全。现在雨情还没有完全确定,而水库保持如此高的水位,这是很不安全的,是违反水库操作规程的。到时候出现了险情,谁负责?”

????这时,走廊外一个声音大声说道:“我负责!”

????接着,一个佝偻着身子的男人吃力的走了进来,扫向郭知言的目光里充满了歹毒。郭知言心里虽然诧异,但还是站起来关心地问道:“蒋主任,你怎么啦?”

????蒋主任咬牙切齿地说道:“我怎么啦不用你操心。我相信你知道!这事……,我们还是先谈公事吧。”

????他心里恨得痒痒的:狗日的郭知言,你就装吧,老子就不信你那个小崽子回去没有跟你说。你现在故意在老子面前装不知道,不就是为了更好地取笑我?看老子的笑话嘛。

????洪杰也看到了蒋主任眼里的歹毒,心里很奇怪:昨天双方还是好好的,仅仅一晚的时间怎么变成这样?看他想捂裤裆又不敢捂的样子,难道那玩意很痛?不是说感冒了吗?

????不过,看到蒋主任对郭知言充满仇恨,洪杰心里还是很高兴的。他想了想,插言说道:“上坳大队人不多,底子薄,我们地方政府希望水库管委会能帮助他们渡过暂时的困难。”

????这家伙故意把郭知言撇清的话题又扯了回来,又说起上坳大队的事。

????郭知言心里一种腻味,心道:当时不带这个家伙来就好了。你到底是聪明还是愚蠢?就算你真的关心上坳大队,目光也不应该总盯着那一小块地方啊。

????蒋主任心里也一愣,也不知道这个家伙是愚蠢还是故意让他的领导为难。他在孙副主任让出的位置坐上,说道:“我实话告诉你郭书记,想我们开闸泄洪不可能。为什么?因为我们要完成上级交给我们的发电任务。

????你也许不知道,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我们这里就一直干旱,去年四季度到今年的第一季度、第二季度,我们都没有完成发电任务。去年过年的时候,你们的县委书记贾……对,贾清泉,当时他还没有下台,他就跑到我们这里来,要我们给你们县城送电,他当时可是指着我们电力调度员的鼻子大骂,说我们吃国家的拿国家的,却不做事。”

????说到这里,他幸灾乐祸地笑道:“呵呵,现在他可是进监狱了,变成真正是吃国家的、拿国家的了。”

????说着,他坐正身子,很严肃地说道:“我们必须尽可能保留多的水用来发电。虽然今年过年的时候,我们也不可能送电给你们县城,但我们可以送到人家攀甸县,送到周围的几个军工厂,他们非常需要我们的电源。郭书记,你说呢?”

????郭知言看着他似笑非笑的脸,很不爽,耐心劝说道:“我今天来的目的主意是敬请你们从大坝安全的角度来考虑问题,我担心……”

????蒋主任大笑起来,随即水管委的其他人也大笑起来。

????蒋主任说道:“郭书记,我记得你现在好像是县委书记、而不是水利专家吧?我记得你之前是政法书记,再之前是区委书记吧,我可真没有印象记得你什么时候成为了水利方面的专家里手。

????虽然我们这些人在你郭书记眼里看来是大老粗,但我们多少还是懂得一些水利知识的。我倒是劝某些人,不要以为知道了几个词,听说了几句常识性的话,就开始杞人忧天了。警戒水位,警戒警戒,就是警醒戒备的意思,并不是说水位到了警戒水位,水坝就会垮掉,天就会塌下来。郭书记,你知道不?”

????蒋主任讥讽地扫了眼前的人一眼,又说道:“攀甸水库是攀枝县、水甸县两县人民集体智慧的结晶,是人民群众在深山偏僻之地创造出来的奇迹,它是牢不可破的。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大家,现在的大坝完全可以应付得了当前的水情。

????我们这里也有专家,他们都知道一个浅显的道理:所有大坝设计的时候,都考虑了安全余量,甚至考虑了战争因素。即使大坝的水位与大坝顶部平齐,它也能抵挡得了!现在这里的水位离坝顶还有两米多呢,等到它再涨一米后,某些同志再来操心吧。”

????蒋主任看着郭知言冷笑几声,说道:“对了,郭书记,我得还提醒一句,如果下次你要我们开闸泄洪,最好是找省水利厅,让他们给我们下通知,或者找地委领导下通知,其他的人我们一概不接待。”

????听了蒋主任斩钉截铁的话,郭知言心里有点动摇了。因为他心里并不确定在目前水位下水库真会出什么问题。他唯一的底气就是自己的儿子要求他这么做。

????现在这个小崽子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自己又拿不出令对方信服的理由:“我们两方已经完全僵持了,这可怎么办呢?”

????除了无奈,郭知言还感到很奇怪,奇怪这个姓蒋的态度如此不好,看向自己的目光里充满了不加掩饰的歹毒。

????他自然不知道昨天晚上他儿子差点把人家的蛋蛋踢爆了,直到现在还是肿的呢。

????(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