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第929章 正式的组织谈话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正因为琼海行政公署只是一个地级机构,最高首长想关心这里,想把政策向这里倾斜,则顺利得多,可以说不会引起任何反弹,因为能够或者说敢于跟最高首长等人扳手腕的人无一不是大佬级人物,他们还不至于斤斤计较于一个地级公署,还有那么省、自治区、直辖市的权力让他们去争呢。

????正因为这种“小地方”上不了台面,入不了某些大佬的法眼,这里的势力纠葛就比省一级小很多,很多时候其内部的势力划分都是其内部人员引发的,涉及到省一级势力都很少,极大多数时候都是本地派分为几部分、空降下来的占一部分、老同志老干部占一部分、新锐官员占一部分,这些小小的团体因为各自的利益而相互对立着。

????这些团体因为小,他们的势力自然也不强,基本上都成不了什么气候。不说他们不敢碰撞中央一级的大佬,就是省一级的领导,他们也不敢触动,只是顺势而为,只能摸摸上面领导的大腿,干一些煽风点火,使几下阴招的烂事。

????如果说最高首长的指示在省一级政府有可能因为某些大佬的撑腰而遭到抵制,或者被人阳奉阴违地对待,但到了地级政府就不同了,指示就会变得跟古代皇帝的圣旨差不多,它们就能得到最大程度的执行。这样一来,郭拙诚也就相当于有了一顶坚实的保护伞和一柄尚方宝剑,在这里的工作就能大刀阔斧地推行自己的主张,推行的阻力远远比在一个省推行要小得多。

????其实,在琼海岛工作的好处还远远不止这些。

????因为工作阻力小,自己推行新政的压力小,就更容易出成绩,琼海岛取得的成果也就更容易让世人瞩目,琼海行政公署升格为省的希望就更大。等到公署升格为省级政府时,自己也就理所当然地成为了将来琼海省的缔造者。最大的功臣,坐上一把手的位置当之无愧。下面随之升官的官员是自己一手带起来的,就会自然而然地在他们的额头打上自己的印迹,会成为自己的嫡系,成为自己的拥护者和扞卫者。

????等到他们将来因为政绩而提升、因为工作原因而调动,或者交流到其他地方当领导时,他们自己培养出来的势力也随之成了郭拙诚的势力。加上以前在三机部培养的班底,加上自己以前在军队建立起来威信。那自己在仕途上不久可以一帆风顺了吗?

????另外,在琼海岛工作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可以关起来门来改革。这是由它的地理位置决定的:琼海岛与大陆隔海相望,虽然这海峡并不宽。无法阻止大陆的人和岛上的人来往,但相对现在的交通而言依然是一道屏障,与内地相比,大陆与岛上的交往却少了很多很多,即使有“激进”的政策在这里实施,在短时间内也不会引起国人的强烈反弹,必须经过一段时间才能传到内地,传过去之后大陆的人也将信将疑,需要反复查证。真正产生反弹将是很长一段时间的事了,也许到了那个时候人们早就看出新政策的好处,或者人们已经习惯或接受了这个新的政策,加上有中央大佬的庇护,其风险自然小了许多。

????如果是在内地,郭拙诚若推行“激进”政策的话,也许还没有出台就被各级闻讯而来的领导给扼杀了。

????这些道理很简单。根本无需郭拙诚绞尽脑汁才能想明白。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备足功课,在组织谈话的时候给领导留下一个好的印象。于是,他认真地寻找有关琼海岛、粤东省的资料,认真思考自己的施政方针。

????又是两天后,虞罡秋派人前来请郭拙诚过去谈工作。虽然没有明说,但郭拙诚知道这是上任前的正式组织谈话了,虞副总理代表的是上级组织、代表的是最高首长。

????显然这次谈话是最重要的,至于今后还要与粤东省的省委、省政府的一把手谈话。要与省组织部的领导谈话,那些都是走过场,对他的上任没有任何影响,他完全不用考虑。

????走进虞罡秋的副总理办公室时,郭拙诚第一次有了一丝紧张,脸上的神色一下严肃了许多。神态也庄重起来。

????看到郭拙诚进来,虞罡秋一如既往地起身迎接,很快也发现了郭拙诚脸上凝重的神色,笑道:“拙诚,看来你这几天是有想法了?来了这么多次,你用不着这么严肃吧?”

????虽然他说郭拙诚太严肃,但他自己也一样很严肃,以前都是“你小子”“你小子”地称呼,现在却用上了“拙诚”,虽然没有加“同志”两字,但严肃的气氛明显可以感受到。

????郭拙诚笑了一下,说道:“虞副总理好,通过这几天的静思,我感受到了领导对我的关心。也为领导给我加这么重的胆子而感到惶恐,担心不能很好地完成领导交给的任务。”

????虞罡秋愣了一下,问道:“感到惶恐?还有担心?”接着,他笑了,说道,“呵呵,难道你也有谦虚的时候。听你的意思,你很满意这个工作?你真的不感到委屈?不认为自己已经是三机部的部长了,在这里辛辛苦苦地干了这么久,取得了别人无法取得的成绩,干出了让我们这些老领导都无法想象出来的政绩,现在我们将你安排到那个贫穷的小地方,远离繁华,心里就有了一点异样的心思?”

????郭拙诚心道:虞副总理,你就装吧?如果我不是重生的,我当然会有这些想法,会为自己感到不平。可惜,我是重生的,我知道琼海行政公署将来是什么样子,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但他却很严肃地说道:“虞副总理,我虽然是党的高级干部,但我首先是一个党员。既然是党员,我就必须听从上级的指挥,组织上叫我干啥我就必须干啥,这是一个党员的基本素质。不管任务有多重,不管自己的待遇有多差,我都应该愉快地接受任务,更应该认真而细致地完成这个任务。我在三机部担任主管领导,确实也做出了一些成绩,但这并不能代表我在地方上就一定能做出辉煌的成绩。请组织和领导放心,我到了新的单位后一定从零开始,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一丝不苟地工作。在新的单位,我会将过去的成绩抛在一边,放下身段与周围的同志打成一片,同心协力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决不辜负组织的重托,决不辜负人民的期望。”

????虞罡秋认真说道:“好!有你这个表态,我们组织上就放心了。”显然,他也知道郭拙诚猜出了上级的意图,之所以用这个“猜”字,是因为他不知道郭拙诚是重生者。当然,对于郭拙诚能猜出上级意图来,他除了有一丝佩服外,倒也没有其他想法。

????不过,想到这小子现在得了便宜还卖乖,一副舍身赴死的样子,心里就有气,忍不住说道:“小郭,你还是有点情绪嘛。自己把你原来做的事做出了‘辉煌’的鉴定,你认为你原来的工作真的可以用上‘辉煌’这个词?为国家赚了一点钱,你就真的可以沾沾自喜吗?你的尾巴就翘起来了吗?”

????郭拙诚不好意思地笑道:“虞副总理,您批评得对,用‘辉煌’这个词确实有点言过其实了。如果没有我们的人制造出这么优秀的产品,我就是有三头六臂也无法让稻草卖出黄金价。功劳应该是大家的,我只是勉为其难地揽了这些名声在身上而已。哎,名声多了也不好,容易遭人忌恨啊。谁叫其他人就是把名声让我身上推呢,真有点郁闷。”

????“呵呵,行了,我一说你胖,你就开始喘上了。”虞罡秋笑道,然后问道,“说真的,你小子的本事还是不错的,领导一个地级政府绰绰有余。我和组织上都希望你能大胆地工作,到了新的岗位后能够把你的聪明才智全部发挥出来。……,你知道组织上为什么把你派到那里去吗?”

????因为几句玩笑话,办公室的气氛一下轻松了许多。

????听了虞罡秋的询问,郭拙诚笑着说道:“琼海岛过去是流放罪犯的地方,那时候当官的喊一声流配三千里,毫无疑问就是往那里送。组织上让我过去当然不是因为我犯了罪,而是因为那里山高皇帝远,我可以把我那些离经叛道的想法和思维在那里悄悄地实施出来,在其他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我就已经验证了相关思维的正确与否,就为能否在全国推广提供了相关经验或者教训。说白了,组织上就是希望我在那里为国家建一块试验田,做一些试验,争取为改革开发趟出一条新路来,就如我们的杂交水稻在那里建有基地一样。”

????见郭拙诚真的明白了最高首长的意图,虞罡秋欣慰地点头笑了笑,说道:“你明白就好,也就用不着我再多费口舌。你小子就是天生的救火队员和开路先锋,不把你放在这个位置,还真是浪费了。好了,调侃和开玩笑的话就不说了。我问你,如果你到了那里,你准备怎么开展工作?首先从哪些方面入手?”

????(感谢暴-力胆、蓝色玄幻、天剑哥哥、皓矾、大梦一场、醉笑弥勒的打赏,感谢各位的订阅支持,大神之光又增加一个,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