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第889章 副县长与警察局长对骂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一看前面沉着张脸大步走来的果然是县公安局局长黄志玮,朱鹏书的心脏更是猛地往下沉。虽然对方的身份比自己的低,但他的身子也禁不住哆嗦了一下,满脸狐疑地看着黄志玮:不知道他今天晚上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见自家情妇还要骂人,朱鹏书气得差点就要一巴掌朝她扇去。他气急败坏地骂道:“你这个臭婆娘,给老子闭嘴!”

????说实在的,黄志玮之所以被周纤纤骂也算咎由自取,你一个堂堂的公安局局长,干嘛一开口就骂人家是疯狗啊,正在气头上,又有情夫撑腰的周纤纤反骂回去完全正常,不被骂才不正常呢。

????这也是因为黄志玮刚才气极了,感觉在县委书记曹远浩面前太丢面子了,所以想都没想就骂了出来。他实在没有想到在这偏远的地方还有如此强悍的女人,能够在派出所里肆无忌惮、颐指气使。

????听到这个胖女人不但骂自己,还竟然比他这个局长还威风地喊干警来抓自己,黄志玮气得脸色煞白,眼里一下变得血红。

????知道他的人都知道,黄志玮要发飙了!

????只是没人知道他会在主管领导面前如何发飙。

????因为担心周纤纤又说出什么不适当的话来,朱鹏书顾不上揩头上的汗,也顾不上自己的身份比对方高,连忙毕恭毕敬地对黄志玮说道:“黄局好。你这么晚了怎么来了?”

????副县长也就是身份比县公安局局长的尊贵一点点而已,而实权未必有局长大,除了开会时排座次,很多时候人们都自觉不自觉地将公安局局长排在副县长之前,除非副县长是常委。心虚的朱鹏书此时做出这个动作并不难以想象。

????看到副县长低声下气,副局长甘泽威脸上露出一丝诡秘的笑,虽然表面上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但突然大开的眼睛暴露了他的内心:

????呵呵,今天真是看了一出好戏。我看你们下面怎么演。上级不像上级,下级不像下级。就算今天这事揭过去,我就不信你们心里不留下疙瘩。你们相互怀疑,那不就是我的机会了吗?

????“黄局?”这声音犹如一道惊雷,把周纤纤和皮军吓呆了,两人噌地站了起来,不安地打量着来人,很快他们就认清了来人的身份。

????朱鹏书毕竟是副县长。身份和级别都比黄志玮高,刚才是因为周纤纤骂人在前,又因为担心自己庇护皮军的事情暴露,更担心自己与周纤纤的奸情曝光。所以心虚的他一下懵了,不由自主地做出了与他身份不同的动作,可是,在下一秒,他就回过神来:绝对不能这样低声下气,这样的话不但自己的威信大跌,更无法保全自己,更别说庇情妇和私生子了。

????想到这里,他立即挺直了本来有点弯曲的腰来。提高声音说道:“志玮局长,怎么今天来这里检查?地区治安会议精神落实好了吗?”

????对于朱鹏书态度的变化,黄志玮心里自然也很清楚。

????他是一个老干警了,目光自然不是一般的毒辣,他双眼一扫过室内的人,只是稍微多留意了皮军一下,见他眉目间很像朱鹏书心里就有了谱。知道社会上流传的那个传言绝对不时空穴来风。也知道朱鹏书刚才为什么对自己这个下属怎么客气,现在却“恢复”了常态,开始摆他副县长的架子:虚张声势而已。

????他心里不由冷笑连连:“朱鹏书哦朱鹏书,你也太恬不知耻了吧?公然带着情妇和私生子在国家强力机关撒泼、刁难、威胁、施压、封官许愿、……,你以为这派出所你家开的,你以为你是过去的皇上?

????想到县委书记就在身后的走廊上,黄志玮又气愤又解恨,他先冷冷地朝压抑不住幸灾乐祸的副局长甘泽威一眼。然后不理朱鹏书的话,阴沉着脸跟朱鹏书直接擦肩而过,走到桌子边,目光冷冷地盯着周纤纤,道:“谁给你的胆子和权力?知道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想抓我?”

????说着,突然猛地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吼道:“真是反天了!给我滚出去!”

????这一巴掌拍下来,吓得房子里所有的人身体一抖,立正敬礼的张根学更是吓得一个趔趄,靠着墙壁才站稳。

????朱鹏书好不容易鼓起来的勇气也被这一巴掌打落了不少。他一时间懵了,全忘记了刚才自己高高在上在问对方,要求对方向自己汇报。

????周纤纤此时知道自己刚才骂的人是谁,吓得脸色惨白,哪还有半点之前颐指气使的嚣张气焰,结结巴巴地急忙解释道:“黄局长,对不起,我……我是因为……”

????黄志玮却是根本不想听周纤纤的解释,只是厌恶地挥了一下手,扭过头看着张根学不满地问道:“你作为这里的派出所所长,就是这么做的?你把这里当菜市场管理?”

????中国的官场等级本来就是很森严的,而在军队、警察的等级更比其他部门明显。张根学是派出所所长,在所里和镇是是一个大人物,谁也不敢小瞧他,就是镇长有什么事安排派出所做,也需要同他好好说一说,不能随意下令。

????作为派出所所长,对于老百姓是想抓就抓,想关就关。可是,他在黄志玮这个局长面前就没有任何资本了,即使有一个副县长撑腰,但他也不敢放肆,因为副县长并不直接管理派出所,对县公安局也只是联系单位,只不过身份比局长尊贵而已,但在公安局内部,局长是一个一言九鼎的存在,无人胆敢违背他的命令。

????而何况副县长朱鹏书明显存在不可公开的隐私,他今天的所作所为更是不能见光,所以他在第一时间怂了。在这种情况下,一个小小的派出所所长哪里还敢造次?

????张根学不顾额头上吓出了一身冷汗,急忙身子一正,大声说道:“报告局长,今晚是我负责值班,请领导指示。”

????这时,意想不到的皮军说话了,他先是嘲笑地说道:“朱副县长?你就是主管全县治安的副县长?胆子真他妈的比芝麻还小。”接着,他对黄志玮说道,“黄局长真的好威风啊,面对顶头上司都敢拍桌子,把一个副县长都吓得尿裤子,真是厉害。如果你能下令将朱鹏书抓起来扔进看守所,我才真的佩服你。”

????好像被他佩服是一件面子很大的事,真是癞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气。

????说着,皮军又扶起他瘫软成一团的母亲周纤纤,说道:“妈,走吧,天下乌鸦一般黑,人家是大学生毕业生,比我们的身份高贵,我们这些穷小子他打了就打了,别想什么讨还公道了。”

????周纤纤一听,立马如来了精神一般,甩干皮军的手,几步冲到朱鹏书面前,大声道:“朱县长,这事你管不管?难道我们平民老百姓就只能吃闷亏吗?难道他是公安局长就可以随意整人吗?他现在整我们母子俩,过几天还不知道整谁呢?狗一旦疯了,你还想它不乱咬人?”

????朱鹏书脑海里天人交战,一边在心里告诫自己现在不能软,如果软了好日子就到头了,一边又担心自己如果强硬的话更可能引起黄志玮的反弹。一旦这个家伙如犟牛一般顺着今天的事情深挖下去,自己不死都要脱一层皮:仅仅一个徇私枉法就可以让他的仕途暗淡无光,而乱搞男女关系足可以让他身败名裂。

????他一会怨恨黄志玮今天发疯了,一点也不顾忌自己的身份,不顾忌官场同僚的利益,他一会又怨恨周纤纤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臭婆娘,如果不是她如疯狗一般乱咬人,如果不是她怒骂黄志玮,事情怎么会发展到现在这个不可收拾的地步。如果没有引发他的怒火,就算自己理亏,凭借自己的身份完全可以将这些事掩盖过去,至少暂时能保证无事。

????可事情已经这样了,他是软不舍又不敢硬,朱鹏书真的六神无主了。

????看到朱鹏书在儿子和自己的挤兑和提示下依然不敢发威,周纤纤失望了、更害怕了。她一把抓住朱鹏书,就要上演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把戏,朱鹏书一个激灵,一下看到了周纤纤破罐子破摔所带来的严重后果。

????他急忙一步冲到黄志玮跟前,对着桌子也是猛地一巴掌,指着黄志玮的鼻子吼道:“黄志玮,你这是什么态度?你知道我是什么身份吗?”

????不过,这话虽然用力吼出来,但在气势上却低了不少。黄志玮不但没有吓一跳,反而用戏谑的目光看着朱鹏书。

????但周纤纤却大喜过望,差点为朱鹏书的发飙而欢呼了。

????这时,门外响起了一个威严的声音:“朱鹏书,你什么身份?我还真不知道,你能不能跟我曹远浩说说。”

????刚才曹远浩没有立即跟进来,是因为他听到了周纤纤的骂声,怕黄志玮脸面过不去,同时也想黄志玮进去后把有关人员镇住,等下自己进去的时候不但可以避免被周纤纤这种疯狗乱骂所波及,也可以取到更大的威慑效果。

????(感谢各位的订阅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