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第882章 秒杀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警察你看我,我看你,眼里全是疑虑:“到底谁是受害者,谁是流氓地痞?”

????瞠目结舌之后,这些警察一个个猛吸冷气,脊梁感到一阵阵发冷:以黑皮狗为首的这些混混可都是年轻力壮的年龄,就算全都没练过武功什么的,但要想把他们放倒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至少他们自认为办不到。可现在这么人一个个被打得如此凄惨,而只有房子中间一个年轻人好整以暇,实在不可想象。

????“难道五个都是他一个人打倒的?这也太难以让人置信了吧?”警察一个个想着。之所以他们都认为只有郭拙诚一个出手,是因为那六个学生躲在角落簌簌发抖,根本不像参加过搏斗的样子。

????这时,一个满脸酒糟的男子大模大样地走进来,沉着脸问道:“这是怎么回事?”目光却是如刀一样缓缓扫过现场的每一张脸。

????警察却没有一个人回答他,他们依然处在震惊中。

????当他的目光落在黑皮狗的身上时,慌忙喊道:“皮军!”同时飞快地走过去,急忙蹲身把他给扶了起来,嘴里问道,“是谁?是谁打的你?”

????见带头的警察如此关心黑皮狗,郑阳等人刚平静下来的神色又紧张起来。

????只有郭拙诚还是一脸平静地站在原地,看向酒糟警察不屑地冷笑着。

????黑皮狗见警察完全控制了局势,自己又被带头的警察——张根学——扶起,立马就神气了起来,指着郭拙诚道:“张所,这小子殴打我们,还敲诈我们!你们快把他抓起来。……,哎呦呦,张所你看,你看。我的胳膊都快打断了,这里全是血……”

????张根学看着先是露出一脸的震惊,接着眉头就紧紧皱了起来。虽然这里的表面现象是黑皮狗这些混混被打,但要说站在房子中间的年轻人是凶手,是敲诈的歹徒,打死他都不相信。皮军是个什么样的人,张根学心里很清楚,他不欺负别人就烧高香了。谁敢欺负他啊。

????这家伙仗着他爸是镇长和他老妈的宠溺,小小年纪就不学好,书也不好好念,整天游手好闲,四处惹乱子。特别是后来到农村插队后更是无法无法,在农村里偷鸡摸狗不说,还调戏村里的妇女,欺负上学的女孩子。弄得他呆的地方怨声载道,当地村干部多次反应情况,要将他关起来。最后还是因为看在他父亲是镇长的份上没有追究。

????后来国家政策改变他回到了镇里。本来他父亲利用权势将他安排在一家工厂里上班,可是他受不了工厂的约束。将别人梦寐以求都得不到的工作给丢了,天天带着他的这群狐朋狗友在外面乱混,很快就成了镇上一害。

????同样,派出所的人看在他老爸的面子上,只要他不捅出什么大篓子,对他的事情基本上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像今天这事,如果是黑皮狗他们把别人打了。只要没有出现死人、没有人重伤,张根学肯定就会放他一马。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今天的事情竟然这么真邪门。皮军他们五个混混一副惨到姥姥家的样子,竟然还向警察诉苦,说别人欺负他们,敲诈他们。

????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天特别多。

????张根学很是为难:“这黑皮狗明显是吃了亏,要我们警察来给他‘伸张正义’,要为他报仇雪恨。可问题是这事若说出去,谁信啊?放你我敢放,最多让人说我有点徇私,但抓别人我可不敢随意啊,人们肯定会说我颠倒黑白啊,谁知道对方这么有恃无恐是不是有后台呢?”

????就在张根学心里为难之际,身边一位民警轻轻碰了下他的胳膊,朝外使了个眼色低声道:“张所,我看这事是不是先把他们都弄到所里再说?你看,外面来了好多老百姓。他们都盯着我们呢”

????张根学闻言扭头往外一看,才发现外面已经围了不少看热闹的观众。这些观众在没有警察来的时候,一个个吓得不敢露面,更别说伸张正义或着帮忙了。可警察一来,他们一个个牛皮起来,在外面看着里面的情形指手画脚地议论着,一个个正义凛然、慷慨激昂。

????“又是黑皮狗他他们打学生、欺负女孩子,这群畜生!”

????“这不是强盗吗?都抢到人家店子里去了。”

????“我看这些警察八成又要放掉这么流氓。真是没有天理。”

????“咦——,怎么是混混受了伤,这些学生这么厉害?不可能吧?”

????……

????听了这些人的议论,张根学还真有点心虚了。

????若是换成平时倒也不用顾忌什么,一边是社会上的混混,一边是学校的学生,哪怕混混们被打那也是自找的,张根学肯定是要站在郭拙诚等人这边,先把这些混混扣了再说,既能得到名声又能减少麻烦。可今天这事涉及到镇长的儿子,而且看情形皮军受的伤还不轻,那肯定是要另当别论的。

????旁边的警察试探着问道:“张所,你看……”

????张根学脸色猛一沉,威风凛凛地喝道:“把所以涉案人员全都给我带回所里。”

????民警们立马个个如狼似虎地进行抓人,一边大声吆喝着。这次,混混们出奇地乖巧,不等民警动手,他们一个个都老老实实一声不吭地爬起来,然后低着头往外走。

????经过郭拙诚身边的时候,皮军对着郭拙诚冷笑道:“小子,你死定了!”

????郭拙诚冷笑道:“是吗?你就认为你稳操胜券了?”

????叶诗华急了,生怕郭拙诚还打人,连忙拦在他身前,转头对警察说道:“你们不能抓他,他是京城来的大学生。”

????刚才提醒张根学带走人的警察看着叶诗华冷笑道:“你以为你是谁?我们警察要听你的吗?”

????叶诗华不得不又摆出自己家的“背景”,说道:“我爸是公社干部!我认识张所长!”

????郭拙诚笑着说道:“叶诗华,我跟他们去,没事的。你先送这些学生回学校,或者让他们回住的地方。等他们安置好了,你再到派出所来,我们一起回家。”接着,他又对警察道,“是我动手打的黑皮狗他们,这些高中生都没有动手,我跟你们去派出所,他们就不用了。他们明天还有读书呢。”

????见郭拙诚不仅替他们出头,还要把这件事情给扛下来,郑阳等人立即激动起来,一个个争先恐后地说道:“要去一起去,是黑皮狗先打我们,你是为了保护我们,我们作证!”

????“对,是他们先动的手!他是来解救我们的。”

????……

????张根学张根学双眼一瞪,大声喝道:“吵什么吵,这里是菜市场吗?……,哼,还一副见义勇为的样子,小子,你想当英雄?……,全部都跟我回派出所录口供!一个都不许走!

????郑阳等人毕竟没经历过这种场面,见张根学穿着警服,威风凛凛地大声叫喝,他们一个个立马蔫了,再也不敢出声,战战兢兢地跟着民警往外走。

????郭拙诚冷笑道:“张所长好威风啊。只不过这威风搞错了对象吧?他们都是一些老老实实的高中生,你用得着这么吼吗?我希望你接下来做的事情能对得起你‘人民警察’四个字。”说完,他讥讽地扫了张根学一眼,然后跟了上去。

????张根学看着郭拙诚朝外走的背影,目中燃起熊熊的怒火,对这年轻人的改观也立马发现了改变。如果说开始的时候他还没有想对郭拙诚怎么样,准备“公事公办”,只要郭拙诚答应出医药费就行,可现在他恨不得将郭拙诚痛揍一顿,然后关他十天半月。

????他心里恨恨地想道:“你小子实在太疯狂了,竟然不把他我堂的派出所所长看在眼里。老子要叫你知道怎么尊敬人,让你知道派出所所长是干什么的。”

????虽然张根学只是一个小小派出所所长,但在中国派出所素来是强势单位,不要说派出所所长了,哪怕一个小小的治安员在大多数老百姓面前也很是威风的,没什么人敢得罪他们。现在他竟然被一个高中生给当面冷讽警告,如何让他不怒?

????对于他的愤怒,郭拙诚自然不知道,也不屑去猜想。他牵着叶诗华的手跟在六个学生后面不急不慢地走着。走在最前面的是五个混混。

????看热闹的百姓默默地注视着,目光里全是钦佩。因为没有进小杂店里看,他们不知道混混的凄惨是郭拙诚一个人造成的,还以为是学生齐心协力的结果,心里很是佩服这些学生。

????如果他们知道这一切都是郭拙诚这个学生模样的年轻人做的,不知道会惊讶成什么样子。

????走在路上,叶诗华情绪都很低落又很愤懑。她担心地问道:“郭拙诚,这事对你有没有麻烦?真要出了事,孙雪姐会骂死我的。”

????郭拙诚平静地说道:“你放心,没什么麻烦的。”

????虽然郭拙诚安慰了她,但她还是不相信。她是大学生,知道大学生的身份虽然有点威慑力,但那是对普通老百姓而言的,对于官员,人家如果看重那就有威慑力,如果不看重,这个身份就不值一文。

????(感谢各位订阅,感谢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