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第869章 任前镀金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虞罡秋故意沉着脸说道:“凭什么组织上就不能降你的行政级别?作为一名真正的共产(党)员,你应该不在乎职位的变化,应该不计较个人的得失。刚才领导都表扬你顾大体,讲大局,怎么现在跟组织讨价还价了?”

????郭拙诚笑道:“呵呵,这不是面子上不好过吗?行,我听你们的。你们愿意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吧。”

????虞罡秋笑骂道:“什么叫我们的你们的,这是组织上的决定,是组织经过了郑重考虑的,不是你说的穷折腾。”说到这里,虞罡秋又说道,“这次保你满意。一定会给你一个充分展示自己舞台的机会。”

????接着,他又摇头道:“哎,你这就是什么都好,就是有点官迷。想起在长征的时候,我们那时候可单纯多了,组织上叫我们干什么就干什么,从师长一下撸到营长、连长,一点情绪都没有。可你小子却跟组织讨价还价,真是岂有此理。”

????郭拙诚听了他的话,心里的石头落了地,他能这么说话,肯定是自己的行政级别没有变,至少没有下降。他笑着说道:“虞副总理,您可不能这么比较啊。你们都是富有远见的人,知道将来都能升上去,你看,你们现在谁不是高官?就算长征时只是一名普通士兵,现在也是团长、师长了吧?我可没有这么远的目光,看不到那么远。”

????“胡说八道!”虞罡秋挥手道,“滚!……,好好跟农民学学,不要像有的城市青年一眼,把小麦苗看成是韭菜,到时候让那些老干部笑话。你必须给我脱掉鞋子,在稻田的污泥中踩上几天,知道什么是插秧、什么是中耕除草,化肥是干什么的。然后你再回来。没有弄明白这些,你就在农村里呆下去吧。”

????郭拙诚昂首挺胸,认真地说道:“我一定与农民伯伯为伍,当几个月的合格农民,一定不会让别人看笑话。”

????虞罡秋默默地点了一下头,又放低声音说道:“工作必须做,但也不要太辛苦了,毕竟你不是农村长大的。很多农活你一时半会也学不会。到了农村,你也不要给自己太多的心理负担,只要不太外行就行,去吧。”说完,他亲自送他出了办公室的门,一直送到了大楼下,这才转身回去。

????郭拙诚心里对虞罡秋如此郑重其事感到好笑:这些老同志心里还保留着一种老习惯,好像不懂农事就不是真正的革-命-者,好像就脱离了人民群众似的,就好像不适合当一名地方领导。

????与其说是让他去农村锻炼增长见识。还不如说是为了避免他在今后的工作中被那些从放牛娃长大的老干部轻视,有利于他将来开展工作。

????对于这些大佬的安排。郭拙诚心里很是感动,但是心里却依然疑云未消:“到底要派我去哪里?有恰好适合我去的这种地方或单位吗?”

????等回到单位,孙雪就拿着一些东西笑吟吟地走了过来,说道:“主任,这是你的介绍信、粮票、火车票。你知道不?这次你下去锻炼的地方就是我堂哥当年插队的地方,也是我爷爷蹲-牛棚的地方。那里我认识好多人,还有。组织上安排了一个当地大学生陪你,她是我好朋友,你可要好好待她。不许吓唬她。我可是说你是我的校友,说你很老实的。”

????听了孙雪的话,郭拙诚知道在自己下乡锻炼的事情上,孙家出了不少力。但他对此坦然受之:这只不过是各取所需而已,没有必要心存感激。

????他笑着接过孙雪手里的东西,看了一下火车票上的日期,说道:“我明天就要走了,这里的事情就拜托你。等我那里安稳了,我会打电话给你,到时候有什么事情,你就在电话里告诉我。”

????孙雪认真地说道:“我会的。你放心吧,我一定会按照你要求的做好。一旦发生了什么事,我会主动打电话给你。等我这里的工作交接了,我可能会去看你……,你欢迎吗?”

????郭拙诚笑道:“你在那里熟人多,当然欢迎你去,也许跟着你可以多吃好多当地好吃的东西呢。”

????当天晚上,三机部小范围里举行了一个简单而隆重的欢送晚会,郭拙诚也破例地喝了两瓶酒。

????第二天一早,郭拙诚穿着一般城镇青年穿的衣服,背着行李乘公共汽车前往火车站。本来单位是要派车送的,但被郭拙诚阻止了,因为他要从现在开始就忘记自己的身份,真正地融入到周围人群中,这样才能更安全,更不引人注目。

????对于他来说,挤公共汽车、挤火车并不感到辛苦:当年带着特战队训练,什么苦没吃过?

????只有孙雪是特例,只有她被郭拙诚容许一直送他到了汽车站,眼睛红红地看着郭拙诚坐着公共汽车离开。

????站在拥挤人群中的郭拙诚收起了他的那份气势,也有意识地露出了一种年轻人才有的稚气。不说周围的人根本不可能看出他就是位高权重的国家高级干部,就是他自己也很快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将自己看成了一个出远门的年轻人。

????坐公交车也好,乘火车也好,郭拙诚一路顺风,既没有看见流氓混混滋事挑衅,也没有看见小偷扒手,平静的旅途让他没有机会发挥一技之长。

????时间平平静静地流淌着,火车载着他驶向南方……

????在楚北省省城的武口市下了火车。从火车站出来,刚走出车站不远,就在事先约定的地方看到了接他的人:一颗大樟树下一个年轻的女大学生正站在那里左顾右盼着。

????郭拙诚看到她,大步走过去,问道:“同学,等人?”

????对方这才将目光落在郭拙诚身上,试探着问道:“你是姓郭?”

????郭拙诚笑着伸出手,说道:“叶诗华?……,你好,我是郭拙诚。”

????“你好,你好。你……你才多大啊?有十七岁了吗?”叶诗华握着郭拙诚的摇了摇,很八卦地问道,“孙雪她说你有二十岁了,我怎么不觉得?比我小多了。”

????郭拙诚笑了笑,说道:“你在学校的手续办好了吗?”

????叶诗华笑着说道:“早办好了。还是孙雪打电话过来给我办的,其实我们这一学期就毕业了,剩余的时间都是实习和写毕业论文,请假几天没什么事。你坐火车累不累?不累的话,我们就去汽车站,今天晚上就能到我们家。”

????显然,孙雪等人担心他无聊而寂寞,更担心他吃不了农村的苦,给他安排一个年轻的姑娘来照顾他,跟他说说话,帮助他尽快适应农村的生活。

????至于郭拙诚会不会跟这个女孩子发生点什么感情之类的事,孙雪显然不担心,因为郭拙诚虽然讨女人喜欢,但他还是能控制自己,加上年龄小,不会乱来。孙雪如此相信他不会乱来,是因为如果他想乱来的话早乱来无数次了,不用等到现在。无论是玛德莱娜公主还是袁莉、梁凉、舒巧都会答应他,为他做一切,就算自己,不也是等待那一天吗?可是他就是不动手。

????其二就是现在农村里出来的女孩都很老实本份,都很自尊自爱,很注意和在乎自己的名声。还有就是叶诗华虽然名字很有诗意,但与孙雪等人相比,在相貌上还是略逊一筹,加上孙雪会不时打电话过来关心、感谢,郭拙诚被中途夺走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最后一个主要原因是两个女孩相互信任,叶诗华是什么人,孙雪最清楚。

????郭拙诚笑着说道:“不累,刚才我在火车上睡了一觉呢。走吧,笔直到你家去。”

????看到对方只有一个小包,郭拙诚也没有提出为她拿,对于农村里出来的女孩而言,这点东西算不了什么。

????从她开朗的性格可以看出,她没有什么娇气和小心眼。

????到底是南方,时节才到五月,到处就已经绿意盎然了,到处都是花红草绿。坐在车上一眼望去,视野里全是一副炫丽的色彩,绿油油的是草、黄灿灿的是油菜花、火红火花的是映山红……,路边小溪潺潺,薄雾氤氲,真可谓岸芷丁兰、鱼翔浅底,一派世外桃源景象。

????“如果这种美丽能一直保持,不被工业污染就好了。”郭拙诚心里默默地想。

????车越往大山深处开,叶诗华的精神越好,脸色越发显得水灵,二只漂亮的眼睛水旺旺的,不时指着窗外给郭拙诚介绍着,说着各种植物的名称,说着山上的各种野果,偶尔也说一说小时候采摘野果的经历。当路边草丛中突然窜出什么小动物的时候,她不是惊喜地让他看,就是叽叽喳喳地说着这些动物习性……

????虽然她介绍的内容里有不少错误,作为特战队的教官,郭拙诚对花花草草和各种小动物都有研究,不说一些普通常识,就是更深入的知识也了解不少。他很清楚哪些动物营养价值高,是野外生存的优先选择对象。哪些植物能生吃,可以饱肚,更知道哪些植物有毒不能吃……

????(感谢各位的订阅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