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第762章 副市长倒霉了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随着脆响响起,李兴仁嘴里喷出一股鲜血和两颗后槽牙。

????张着流血的大嘴,李兴仁大怒,脱口骂道:“我草你老娘。你敢打……,啊——,王局长……,你……你……”

????分局局长没有理他,刚才甩出去的巴掌又反抽回来,右手背狠狠地甩在李兴仁的右边脸上,又是一声脆响,又是一阵剧痛,又是两颗后槽牙和鲜血一起迸飞。就连刚才被打歪的jing帽也飞了出去……分局局长还不解恨,对着痴呆了的李兴仁就是一脚,吼道:“王八蛋!还不给老子把首长……把郭主任给放……给请出来……”

????说着,也不等李兴仁反应,自己慌忙冲了出去。出门的时候,他丢下一句话:“如果郭主任受了一点委屈,老子就是不要这条命也要毙了你!”

????李兴仁连脸上的鲜血都没有擦,只是捂着脸,呆呆地着门口。

????余帅波的母亲汤玉秀知道情况很不妙,但依然傻乎乎地问道:“他到底是谁啊,不就是一个小年轻吗?值得你们这么巴结?”

????孙一先苦笑道:“我们巴结得上吗?整个徐洲市还没有比他有更高职位的领导干部了。”

????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的双眼瞪得如铜铃。

????副市长惊问道:“难道比市委书记还大?那不是副部长、部级干部了?不可能!”

????余纪纲身子一挺,一下从失去了脊梁骨的死狗变成了恶犬,他大声怒骂道:“我草他老娘!装什么大尾巴狼?这么刻意隐瞒身份,不是故意挖陷阱让老子跳吗?反正老子活不了,我就是要骂他……”

????他的嘴巴被他妻子汤玉秀死死捂住。

????这个时候余纪纲可以说自知自己仕途无望而破罐子破摔,因为他知道郭拙诚雷厉风行的手段,知道他不可能因为自己求情而对自己开一面。而汤玉秀却不知道,心里还心存幻想,她可不想自己的儿子毁了,自己的丈夫也毁了。现在的她反而比丈夫更冷静,更知道这个时候不能意气用事。

????孙一先心里还是同情余纪纲,也对郭拙诚如此挖陷阱有点不满,但更不希望余纪纲骂人,一方面感情上接受不了郭拙诚被骂,于公于私他都应该维护郭拙诚的形象,另一方面他也不希望余纪纲越陷越深,本来最多撤职的处分最后落一个身陷囚笼的结局。

????听了余纪纲的骂声,他严肃地叱责道:“余厂长,你身为国家高级干部,政治觉悟怎么这么低?郭主任给你挖什么陷阱了?他本来是以私人身份参加年轻人的聚餐,发现有人做违法乱纪的事情去制止,难道你要他就此亮明身份说自己是国家干部?难道让他命令jing察按他的意图直接抓人?郭主任是一个遵纪守法的模范,一向秉承干部不搞特殊法,一向强调按法律程序来。他现在不耍特权,如普通公民一样接受派出所的调查,难道在你眼里反而成了不应该的事情?”

????旁边的副市长在这一瞬间摆正了心态,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大声骂道:“真是岂有此理!余纪纲,你这是颠倒黑白!你自以为是军工企业的领导,就敢以权谋私,包庇家属,你的问题很严重,你的态度很恶劣。我作为地方zheng fu的领导,会在第一时间里向上级组织报告,我会代表市zheng fu请求上级对你进行组织处理!”

????着见风使舵、落井下石的副市长,孙一先心里一阵腻味,忍不住大声骂道:“你给老子闭嘴!放你娘的狗屁!如果你是老子手下的兵,对你这种叛徒,老子第一个掏枪毙了你!没有一点原则xing,只知道将好处往自己怀里搂。不管怎么说,余厂长也比你有风骨多了,你根本没有资格指责任何人。我告诉你,你的问题也是最大,你就等着上级组织的处分,哼!”

????副市长刚刚因为骂人而恢复的jing气神一下泄漏得jing光,神态比骂人之前还灰败得多。全是冷汗直流,眼睛暗淡无光……孙一先鄙视地了他一眼,然后大步离开。

????讯问室里,郭拙诚正在接受jing察的讯问。

????“郭拙诚,你真的是三机部的干部,不是孙师长的jing卫员?”一个jing察着自己刚记录下来的内容,有点不相信地问道。

????显然,那个负责讯问的人也有同样的怀疑,虽然负责记录的同事出言相询,但他没有任何惊讶。因为包括他们在内,派出所的所有干jing都认为他是孙一先的jing卫员,是孙师长派他出来保护女儿孙雪的。也正是因为这个年轻人身上披有这层光环,他们才对郭拙诚客客气气,不僧面佛面,即使明知道他打了余纪纲的儿子,他们也不敢如对待普通肇事者一样先来一顿下马威。

????两人问这话的意思显然就是在权衡“三机部的干部”与“孙一先的jing卫员”这两个身份哪一个金贵。这些人都是老油子,干什么都会先想好眼前的人能不能得罪,该不该得罪。如果“三机部的干部”身份金贵,他们自然会对郭拙诚更好,如果这个身份比不上“孙一先的jing卫员”,他们就可能对郭拙诚采取一些手段,用来向余纪纲这个师级干部示好,毕竟人家的儿子受了重伤,而其本身就是海外投资企业的高管。

????郭拙诚认真回答道:“我当然是三机部的干部,不是孙师长的jing卫员。”

????两个jing察相互对视一眼,无法权衡出孰贱孰贵的他们决定把矛盾上交,将这个新情况向上级汇报。

????负责讯问的jing察刚站起身来,就见讯问室的门被猛地撞开。

????两个jing察吃惊地着房门,等清来人是令他们敬畏的分局局长后,两人如被电击一般噌地站起,慌忙立正,并惊呼道:“王局长?!”

????分局局长连目光都没有瞥他们一下,到郭拙诚好好地坐在那里,大大地松了一口气,然后立正举手敬礼:“报告首长!徐洲市公安局……”

????郭拙诚打断他的话,严肃地说道:“我现在正在接受正常的讯问,你是来履行正常的办案程序吗?如果是,你继续,如果不是,请你出去!”

????分局局长身子一挺,再次敬礼道:“是!”

????说完,他转身离开。

????两个小jing察你我,我你,最后不约而同地惊呼:“首长?他是首长?”

????到两个jing察屁股坐不住,脸上一脸的惶恐,郭拙诚不得不出言命令道:“坐下!我说你们记,把我所知道的经过记下来。”

????“大爷,你是我的大爷行不?有这么玩人的吗?”两个jing察心里充满了说不出的苦,但感受到郭拙诚身上散发出来的威势,他们只得乖乖地记录着。

????在讯问室的外面,孙一先等人毕恭毕敬地站着,虽然站了好久,但没有一个人表现不耐烦。就是余帅波的父母,他们此时也知道该做什么了,虽然心如死灰,但依然希望能找到一丝生机。

????反而是那个副市长最惶恐,最患得患失,到这个时候还在奢望自己能轻松过关,奢望不会受到任何处分,以免影响他的升迁。他已经从某些渠道得知自己将成为常务副市长,在副市长的排名中会大幅度上升。这也是他今天如此卖力,亲自过来处理这件事的原因。因为天华集团和军工厂的余纪纲都能成为他升迁的助力。

????他的心思让孙一先得明明白白,孙一先心里忍不住又鄙视了他一番。

????在郭拙诚要求jing察询问的时候,孙雪也由jing察请去做相关的询问。

????与此同时,一些jing察乘车飞奔各处,搜捕温小闵、监控余帅波,同时在另一个医院里等待任莹醒来,以核实相关情况……其实,只要屁股不坐歪,事情的真相很容易查清。第一,任莹身上撕烂的衣服就是直接证据。第二,任莹一旦清醒就能证明她不是余帅波的女朋友。第三,只要分开询问余帅波和温小闵,他们在房间里说的话就能慢慢问出来。第四,孙雪听到他们两人的谈话中涉及到招工指标、酬谢费用等相关信息,完全可以从其他方面得到印证。

????当然这些事情已经与郭拙诚无关,他的心思和jing力可不会放在这种小事上,只要给了某些官员一些jing告,给人树立了一个依法办事的印象,他的目的就达到了。

????忙完这里的事,郭拙诚没有再多呆就回军队招待所了。

????第二天早上,有人找上门来,请郭拙诚参观计算机cao作系统的演示,并邀请他与他们一起欢庆92年元旦。

????来请他的人是他的一个熟人——王牧浪,以前郭拙诚在滇南大学主管计算机开发的时候,王牧浪和张雨浓是他手下的骨干,主持运控组的工作,王牧浪担任运控组的副组长。

????到郭拙诚,王牧浪很激动,忘情地抓着郭拙诚的手,语无伦次地说道:“郭教授,真是好难找到你啊,你到哪里去了?到处想联系你都不行,你不知道大家都想你。你走后,我们的计算机开发慢了好多,真是不知道国家怎么搞的,怎么能让你当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