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第760章 老子让军队来抓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副市长也笑着打哈哈道:“今天不是开会,大家只是商量一下善后事宜。作为受害者家属,是有权参加这个商议的。孙师长,你说呢?”

????孙师长瓮声瓮气地说道:“谁是受害者,谁又是行凶者?现在明确了吗?我必须提醒各位在案情尚未明朗前不要采用这种口气。我不是介意你们说出这些名称,只是担心你们当领导的到时候改口就难堪了,受害者一下变成行凶人不是很荒谬吗?”说着,他盯着李兴仁命令道,“继续说你的猜测。”

????李兴仁装着没有听出孙一先话里的讥讽。没办法,他顶头上司不是孙一先,虽然他惧怕杀气沉沉的师长,但他更害怕掌握自己官场命运的局长、副市长。

????他稳了稳神,继续说道:“除了这个行凶者……除了这个姓郭的人,参与聚餐的其他人都是以前一起长大的玩伴,大部分是军区大院的。其中有一个叫何凡的人正在追求当事人任莹。任莹就是今天喝醉酒的姑娘,她被何凡劝邀多次,为了不使何凡难堪,她决定出席这次临时召集的聚餐。

????在他们准备吃饭的时候,任莹从她的单位下班。在前来酒店聚餐的路上,不知情的余帅波经理刚从香港回来,拿了一束从香港带回来的鲜花献给任莹。这本是很正常的一个动作,但这一幕却被聚餐的年轻人都到了。何凡自以为受到了侮辱,纠结几个年轻人从酒店冲出来,要打余帅波经理,他们还把鲜花抢过去扔在地上踩成了污泥。虽然余帅波不愿意跟他们胡闹而选择了离开,可这些人依然骂骂咧咧,有人说要给余帅波好。任莹见到这个场面心里很是气愤,就掉头回家了。”

????不得不说李兴仁这个派出所所长很有说话技巧,短短几句话不但把当时的场景说得仈jiu不离十,而且暗示出郭拙诚和其他聚餐的人心里对余帅波有了仇恨,而且这种仇恨属于无理取闹的,同时也暗示余帅波宽宏大量,同时他的话还暗示了任莹并不是何凡的女朋友,至少任莹还在余帅波和何凡之间摇摆、取舍。

????这番话一说,郭拙诚的作案动机昭然若揭:感受到朋友受了侮辱,他和何凡的其他朋友一样,要给横刀夺爱的余帅波一个好好的教训。

????这种为了朋友两肋插刀的行为在年轻人中很常见。

????果然,副市长点了点头,说道:“这就很好理解嘛。年轻人都容易冲动,情况都没了解清楚就瞎起哄。殊不知这种冲动是有害的,不但对他本人有害,对社会、对国家也有害,还给周围的年轻人造成不好的影响,对于这种行为,我认为必须严惩。……,李所长,他们又怎么打起来的?”

????有了前面的铺垫,确认了余帅波的无辜,给郭拙诚等人贴上了无理取闹的标签,李兴仁的话就顺畅多了:“余帅波经理才从香港回来,但他负责天华集团在徐洲市筹集分公司的重任,为了早ri打开局面,他邀请街道联营办的温小闵主任吃饭,商量天华集团征收地皮的事宜。

????温小闵听说余帅波在和自己手下的职工任莹谈恋爱,出于好心就将在家里生气的任莹也喊过来。不想因为任莹因为何凡等人的胡闹而心情不好,从来没有喝过酒的她到了酒店之后一口气喝完了一大杯白酒,结果她很快就醉了。同样出于关心职工的原因,温小闵就和余帅波一起送她到余帅波定的房间去休息。

????在上楼梯的时候,这个姓郭的年轻人到了他们。他没有询问,也没有找人了解情况,就武断地认为余帅波和温小闵在设计强任莹,甚至很天真地认为温小闵一起扶着任莹进房间是为了帮助余帅波抓住任莹的手脚,以方便余帅波施暴。他都没有想任莹这个时候已经喝醉了,根本没有反抗能力。其实,就算这个姑娘没有喝醉,一个柔弱的女子怎么能与一个力气大的男子对抗,如果真是这样,那这个世界就没有什么强案了。

????再说,强这种事情是见不得人的,没有一个罪犯会希望旁边有人着自己犯罪,这不是给自己留下致命的把柄吗?难道余帅波愚蠢到变成了傻子的地步?而且温小闵作为一个女同志,又怎么可能在旁边着别人做这种事?更不用说帮忙余帅波施暴了,说他们共同作案,简直不可理喻!”

????听了李兴仁“合情合理”的解释,几乎所有人都认为郭拙诚在胡闹,简直是荒谬。副市长、市局公安局局长、分局局长等人露出一脸的冷笑。

????如果不是知道郭拙诚的职位,如果不是理解自己女儿的为人,孙一先自己都要认为郭拙诚的行为愚蠢而不可思议。

????听了李兴仁的述说,天华集团的高管更是拍案而起,大声说道:“我代表天华集团强烈要求司法机关对这种歹徒严厉惩处,如果因为有人包庇而使犯罪分子逍遥法文或者减轻处罚,我会建议集团公司重新考虑徐洲市的投资计划,甚至取消在徐洲市的投资。在座的各位领导请想一想,连公司高管的生命都不能保障,我们怎么可能在徐洲市投资那?”

????副市长急了,连忙说道:“高总请息怒,今天我们既然都在这里,肯定会给你,给贵公司一个令人满意的交待。”

????说着,他了孙一先一眼,说道:“孙师长,我们地方zheng fu与军队不一样,我们的目的就是发展地方经济,带领全市人民发家致富,而你们的目的是带出一支训练有素的部队,保卫祖国保卫人民。但是,我们的目的也是统一的,都是为了人民幸福平安。zhong yang也强调过,现在的军队要为经济建设服务,为经济建设保驾护航。

????现在我想先听一听孙师长的意见。如果我们的意见一致,那我们现在就可以对行凶者进行最严厉的处罚,正如孙师长开始所说的,还我们徐洲市一个郎朗的乾坤。如果我们的意见不一致,我就向上级报告,请求上级对这个案子做出明确的指示。不知道孙师长的意见如何,能不能请孙一先谈谈你的处理意见。”

????孙一先说道:“我的意见就是请公安机关公平而仔细地了解情况,然后如实做出结论。而不是如现在这样仅仅听取一面之词。”

????市局公安局局长忍不住说道:“孙师长,您是领导,我应该尊重您的意见。实际上,我也一直在认真听取您的指示。可是,在今天这件事上,我不得不说您有点失之公允。我不得不认为您对我们基层干jing有偏见。

????李兴仁同志的话合情合理,我不认为这些话是一面之词。李兴仁同志能够在这么短短的时间内就进行了大量的调查,而所有的结论都有事实根据,说明这位同志是称职的,是有能力的。我们公安局虽然是军事化管理单位,但在办案的时候必须以事实为根据,不能凭主官的一句话而改变。

????据我所知,直到现在为止,无论是谁都不能拿出确凿的事实根据来证明余帅波、温小闵是罪犯。那么,我想请问孙师长,我们该如何做才能算是公平?”

????孙一先是军人,懒得理他的话里有话,而是直接了当地说道:“将双方人员交给我们,包括那个受害的女子,我用军籍和党xing保证一定给大家还原事实真相!”

????“啊——”本决定了不说话的汤玉秀吃惊地喊道,“不行!”

????作为余帅波的母亲,她怎么不知道儿子的秉xing?虽然她不认为儿子今天意图强,但她知道她儿子平时做了不少见不得人的事,戕害的女子可不止一个。他一旦落入军队那边,特别是落在明显偏袒行凶者和女儿的孙一先手里,余帅波还不竹筒子倒豆子把以前犯的事全部说出来?即使今天是无辜,过去的犯罪事实也足够他坐牢了。

????余纪纲也马上说道:“孙师长,这就是你说的公平?你说我们这边的人是凭听一面之词,那你呢?你一面之词都没有,就凭自己的好恶来行事。这明显就不公平,更不可能做到公正,谁知道他们进了你们部队最后会怎么将我儿子他们屈打成招?就是没犯罪也许会被某些人罗织一堆罪名出来。而且其中有一个当事人是你的女儿,按惯例你应该避嫌才对。”

????这话说的很不客气了,大有图穷匕首见的意味。没办法,在会议室里就他有资格跟孙一先争,那个副市长因为级别问题也只能辩解,没有资格顶着干。

????市局公安局局长了副市长一眼,马上说道:“这是发生在地方上的案件,而且行凶者在行凶时并没有穿军装,他也一直没有亮明军人身份,所以这个案子是应该交给我们地方侦"po chu"理。如果孙师长将自己的女儿和她的男朋友带进军营审问,也很不妥当。我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