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第755章 各方登场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另一方面,孙雪就是要给温小闵、余帅波更多的“信心”,让他们自以为可以多找几个帮手帮他们证明他们的“清白”。这样一来,不但他们两个会拼死抵赖,而且他们身后的人也会使出浑身解数来搭救他们,并使出浑身解数反过来陷害郭拙诚和孙雪这两个多管闲事的家伙。只要那些家伙出现,郭拙诚想在这里整治几个坏人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现在的孙雪是唱戏不怕班子大,波及的坏人越多,她越高兴。她现在最不怕的是对方人多,最担心的就是坏人退缩而无法被这事牵连。

????正如孙雪所预计的,对于她冤枉卢主任,当事人温小闵很是惊喜,她心里一边骂孙雪愚蠢,主动给她送盟友过来,嘴里则一边为卢主任撑腰,为卢主任辩解。说孙雪就是信口雌黄,不但冤枉她这个做好事的温小闵,还冤枉主持公道的卢主任。

????她根本不知道孙雪的用意。

????卢主任自恃在这件事没有做错什么,是以理直气壮地大声反驳孙雪的“诬陷”,同时因为同仇敌忾而帮温小闵说话。吵了几句后,这家伙一激动就被温小闵拉了过去,情况都没有了解清楚就开始拍胸口说绝对不存在强的事情,他用人格担保一定是孙雪误会了。

????当然,情况不会如此简单,卢主任肯定不是蠢驴,他之所以为温小闵两肋插刀,他也思考了很多。

????今天这事如果是孙雪所说的,而且派出所认可孙雪的话而正式认定余帅波犯了强未遂的罪行,余帅波、温小闵固然会被抓进监狱,他卢主任也有一部分责任,至少是管理不严,更何况孙雪现在旗帜鲜明地说他参与其中。本已经麻烦缠身的他即使调查最后证明他在这事上是清白的,他也要脱一层皮,至少官职会丢掉。

????他若想全身而退,唯一的办法就是在派出所定xing之前推翻孙雪的说辞,必须让派出所的人认为所谓的强根本不存在,一切都是孙雪的臆测,她的话根本不能采纳。

????另外,卢主任还对孙雪的后台和余帅波的后台进行了快速的比较:孙雪是师长的女儿不错,但余帅波一样是师级干部的儿子,而且他父亲那个师级干部跟地方上的联系更紧密,军工厂招工、采购一般的原材料、采购生活用品等等,都与当地有不少联系,地方上都希望军工厂能多在本地招人,都从本地采购物资,zheng fu官员对军工厂领导可以用巴结来形容。而军队与地方的关系却疏远得多,很多时候是军队有求于地方上的配合,需要地方上提供更便宜的物资,遇到军队要通行,还要请地方zheng fu给他们提供畅通的道路。

????除了亲疏关系不同,余帅波本身就是天华集团的高管,对天华集团在徐洲市的投资有不小的影响力。一旦天华集团在这里设点、建设,势必有很多的业务让建筑公司、装潢公司来做,还要采购大批的建筑材料、家具,等等,这些可都是钱,得罪他那是跟钱过不去。更何况天华集团要运作就必须要招人,提供就业岗位带来的好处可不比直接提供赚钱机会的好处差。

????另外,对于酒店而言,交好余帅波还有一个好处就是余帅波能让天华集团的人来酒店消费,他们吃的比普通官员要高档,住的要比普通官员要高级。

????可以说,天华集团是一棵摇钱树。听说天华集团的老总来了,徐洲市的市长都要出面迎接,每次都是很客气地接待他们,很希望他们能在这里投下更多的资金。

????既然孙雪将自己往对方身上推,那自己就此过去算了,患难见真情,到时候余帅波还不感激我?强这种事只要没有发生,就死无对证,在双方后台差不多的情况,jing察们也只能以事实为依据。

????现在双方都没有脱衣服,更别说捅进女方身体、捅破那层膜了,更无法找到jing等物证,jing察凭什么相信你们两个的一面之词?只要余帅波、温小闵死不承认,这事就只能不了了之。

????卢主任相信他们即使真的有这种企图,此时此刻也一定会死咬着不松开,因为一旦承认,即使不是死罪也至少是十年以上的有期徒刑,除非傻子才会想不到这一点。

????此外,卢主任心里还想到了一点,那就是人之常情:如果孙雪和郭拙诚的话被采用,那么等待余帅波、温小闵的就是监狱甚至死刑。而如果他们的话不被采用,孙雪和郭拙诚最多是失了面子,孙雪被批评几句,而郭拙诚最多本拘留几天。

????在没有直接证据证明这事真假的情况下,人们一般会按后果轻微的方向思考,这是人之常情,真要关进监狱或枪毙,那余帅波、温小闵他们这一辈子就毁了,会造成两个家庭的巨大悲剧。一旦两方家长会面,卢主任认为双方握手言和的可能xing很大,毕竟他们之前相互之间并没有多少的仇恨。

????就在他们争吵的时候,余帅波醒了。到jing察,他先是吓了一跳,随即闭上眼睛忍着剧痛装着昏迷的样子不敢说话,但听到了孙雪、卢主任和温小闵她们的对话,明白了当前的形势后,立即神气起来,大声说道:“李所长,你是人民jing察,你们应该保护人民的利益。作为一个无辜的受害者,我抗议你们不作为,你们怎么不把这个肆意行凶的歹徒抓起来?我要想天华集团总部建议,撤销在徐洲市的投资,因为这里的治安太糟糕了,我们的人身安全都得不到保证,我们必须等待这里的治安好转了才能过来。”

????李所长一听,急了,连忙对孙雪道:“孙科长,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孙雪冷哼一声,没有动脚。

????李所长尴尬而无奈地问道:“孙科长,你们是不是真的到了他们正在进行……正在实施犯罪?”

????孙雪断然地说道:“当然!”

????余帅波马上说道:“你说谎!你我的衣服都穿得好好的,有穿着衣服强女人的吗?而且,温小闵主任一直在这里,我总不会当着她的面做这种事?再说,你们当时在走廊里,怎么可能见我们做什么?……,李所长,你是jing察,这些明显的破绽,难道还分辨不出来吗?我正告你们,如果你们jing察让别人肆意诬陷一个外来投资者,这必将对徐洲市的名声造成很大的打击,将会让所有投资者望而止步。我还不得不提醒一下李所长,我们天华集团可是海外投资,一旦出丑,不但给徐洲市抹黑,还给中国抹黑,给全中国人民抹黑。这么严重的政治问题,你小小的派出所所长能承担吗?”

????说他是“小小的派出所所长”,李所长很是郁闷,心里本偏向余帅波的他忍不住说道:“余经理,我们现在不是在调查吗?我又没听信她的。你就不能再等一等?”

????余帅波突然哭喊道:“哎呦,痛死我的,我的腿断了,快点送我去医院。啊哟……”

????几个jing察连忙过去察余帅波的伤情,卢主任则趁机离开了房间。临走的时候偷偷地给了温小闵一个眼神。温小闵感激地了他一眼,然后将李所长扯到一边快速地说着自己的冤屈。

????直到这时,康庄才有机会跟孙雪说话。他问道:“孙雪,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显然,他也不相信余帅波做了强的事,因为他是着余帅波追求何凡的女朋友不成后离开的。在他们吃饭的短短时间里,余帅波是怎么找到任莹的?又怎么这么快把她给灌醉了并将她带到酒店的房间里再实施侵?孙雪他们又怎么抓到了现场?

????这些想起来实在太不可思议了,巧合实在太多了。不过,他心里虽然怀疑,但他还在坚定地站在她这边,刚才和孙雪一起对着jing察大声要求他们将犯罪分子抓起来。

????李所长心不在焉地听着温小闵的话,虽然他知道温小闵扯住他的目的是让卢主任离开,到外面去通风报信,但他没有阻拦,他还巴不得有一方的后台出面摆平这件事。现在的他可是两边都不敢得罪,这些都是大神,他一个也得罪不起。最好是双方的家长或后台出面,让他们去争吵、权衡、妥协。那些人肯定比眼前的人经验丰富得多,至少知道如何进退,不会如现在孙雪一样一根筋。

????没有多久,刚刚溜出去的卢主任就趾高气扬地走了进来,对着派出所所长说道:“李所长,你们局长要你接电话!”

????李所长连忙走出来,问道:“哪个局长?”

????卢主任大声而得意地说道:“当然是你们的一把手胡逵胡局长。”接着,他又好心地提醒道,“李所长,你可要小心回答,免得被他大骂一顿。”

????话里的语气怎么听怎么都有长辈告诫晚辈,上级指示下级的意味。就两人的行政级别而言,卢主任说这话没问题,但就职权特别是派出所的特殊xing而言,卢主任这话就有点逾越了,很有一种狐假虎威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