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第754章 都有大后台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这家伙的叫嚣声未落,他又是一声长长的惨叫:“妈呀——”

????原来郭拙诚见他不见棺材不掉泪,在这个时候这家伙居然还在自己面前装着神气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的他毫不留情在对方另一条腿上踢了一脚。虽然没有踢断,但因为郭拙诚是瞄着穴位踢的,其痛苦比断腿也差不了多少。

????卢主任被郭拙诚嚣张的态度激怒了,大声命令要手下抓郭拙诚,一边喊道:“这个混混一就不是好人!你们先抓到杂物间收拾再送到公安局去!我们不打得他哭爹喊娘,他就不知道我们的厉害,你们给我好好招呼他!让他知道无法无天的后果!”

????以为自己翻盘的温小闵得意地笑了,讥讽地着被几个壮汉围起来的郭拙诚,然后又把目光扫向孙雪。

????到孙雪的神se,她不由一愣:只见孙雪好整以暇地着人群中的郭拙诚,脸上的神情没有一点担心,甚至还有一丝欣喜,好像郭拙诚不是要被抓起来,而是要领奖似的。

????“怎么这样?难道她和他不是一伙的?”温小闵百思不得其解。

????郭拙诚冷冷地着这些人冲过来的这些人,见冲最前面的家伙很牛叉地伸手就抓上他的手,他的手反迎了上去,一把捏住他的手腕稍微用力一拖,那家伙就站立不稳猛地滚倒在地,扑在余帅波的身上。

????差点痛晕的余帅波嚎叫一声,终于晕了过去。

????后面的壮汉生生收住了脚步,吃惊地着郭拙诚。

????一个家伙惊呼道:“他有功夫,他肯定是军队首长的jing卫员!”

????听了这话,不但冲过来的年轻人不敢动了,就是卢主任也不敢贸然行动,目光在郭拙诚和温小闵之间来回扫描。

????向温小闵的目光明显是在询问:“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来路?别他玛的让我们都踢到铁板上,那就惨了。”

????温小闵心里也发虚,但她的目光没有郭拙诚,而是向孙雪。在她来,郭拙诚估计是孙雪的jing卫员,而孙雪到底是首长还是首长的女儿?郭拙诚真的是受首长之命来保护孙雪的吗?

????就在温小闵患得患失的时候,一群jing察过来了。

????jing察刚一出现,心里发虚的卢主任就连忙迎了上去。他大声招呼道:“李所长,你。这个小伙子无缘无故冲到我们酒店的客房打断外资企业主管的腿,还打伤国家女干部。我们只是来劝架了解情况,他就动手把人给打翻了。我们请你们一定要查清情况,将这种嚣张的犯罪分子逮捕归案。”

????听了卢主任的话,认识温小闵的李所长本来就要指挥jing察将郭拙诚抓起来。可是他被卢主任的话一激,心里咯噔了一下,他也不是蠢人,既然卢主任这个地头蛇都有顾忌不敢抓人,那对方肯定不是泛泛之辈。

????李所长的目光先了郭拙诚一眼,再向孙雪。当到孙雪的时候,心里也狐疑起来。不仅仅是孙雪一副放松的样子,更主要的是这个女孩一就知道气质不错。虽然她没有说法,也没有做什么动作,但仅仅站在那里就给人一种亭亭玉立、淡然而不可侵犯的样子。

????李所长心道:“她绝对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

????加上他刚才在走廊上时,好像房间里有人说什么首长的jing卫员,李所长不由得长了一个心眼。他制止跃跃yu试的手下,走到孙雪跟前,说道:“小同志……同志,你是谁?你有证件吗?”

????孙雪见jing察来了,跟郭拙诚交流了一下眼神,决定将余帅波、温小闵交给他们处理,就认真而严肃地回答道:“我有!”

????说着,她从口袋里掏出一本蓝se的证件。

????着蓝se证件上红彤彤的八一军徽,李所长更加慎重起来,他打开了孙雪的相片、职务、单位,心里咯噔了一下:“我的乖乖,这么年轻就是军队正科级,相当于营级干部了。比我这个干了几十年革命的派出所所长还高,这有没有天理?一个女娃子能干什么?怎么一下就爬到了这么高的位置?”

????不过,对于科长,李所长并不怎么心虚,毕竟这个级别的干部也就是比他这个所长高半级而已,而且他属于地方上的强势部门,在附近这一带,在这里的一亩三分地还是由他管辖,一个军队的营长根本无权指挥他。

????再说孙雪的模样一就不是掌握实权的营级干部,更不可能是野战军的营级干部,她不是文职干部就是文工团的干部或者是医院方面的医生,其权力自然更小。

????至于郭拙诚这个营级干部的jing卫员,李所长更没有在眼里。

????当然,要他就此得罪孙雪也不敢,他也不会这么蠢。于是,他客气地将证件交还给孙雪,说道:“孙科长,这事我们还不知道是非曲直,我请你们两位和他们一起去派出所调查清楚。是谁的责任就是谁的责任,我们派出所一定秉公执法,决不冤枉一个好人,也决不放过一个坏人。你认为呢?”

????温小闵吃惊地着李所长,再盯着孙雪:这个女孩子竟然是科长?这么年轻怎么是科长,怎么还带有jing卫员。

????她心里就如十五只水桶在打水——七上八下,眼睛骨碌碌转过不停。

????就在这时,被这里的动静所惊到的、正在三楼吃饭的康庄等人过来了。在门口到孙雪被jing察盘问,康庄连忙推开jing察大声喊道:“孙雪,你怎么啦?要不要我跟孙师长、孙叔叔打电话?你没事?”

????康庄这人还是聪明的,先亮出了孙雪父亲的身份,然后再问事情。他相信摆出了孙雪的身份,即使有什么麻烦事,jing察也得好好掂量掂量敢不敢太岁头上动土。

????果然,听了康庄的话后,jing察们一时左右为难,都把目光向李所长,卢主任带来的那些壮汉干脆退到走廊里去了:都是大神啊,我们这些平民老百姓怎么敢惹?

????李所长心里暗暗叫苦:怪不得年纪轻轻就是科长,原来家里有后台啊。

????他无奈地了温小闵一眼,然后对孙雪道:“孙科长,你能说一说发生了什么事吗?”

????孙雪对这个油滑的所长没有什么好感,开始的时候不问任何缘由就要自己掏证件,了自己是科长之后又打了一阵官腔,现在知道自己是师长的女儿了,又开始询问自己发生了什么,显然是想套自己心里的底线。

????她了郭拙诚一眼,见郭拙诚给了自己一个肯定的眼神,就说道:“我们发现这里有人企图强女子,就出手相救,结果他们不但不认罪反而与我们对打。我希望你们jing察能将他绳之以法,同时调查清楚酒店为什么为这种歹徒提供作案场所,建议公安机关将这家酒店查封……”

????孙雪话音未落,酒店的卢主任就跳起来大声喊道:“不可能!我们酒店管理最到位,怎么可能出现这种事?而且余经理为人很好,家世也不错,找女朋友容易得很,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来?你们完全是污蔑!”

????孙雪的话将酒店扫了进去,怪不得卢主任暴跳如雷。

????作为当事人,温小闵自然也不会落后,她大声辩解道:“李所长,她说谎!事情完全不象她说的那样,是余经理跟任莹谈恋爱,我只不过是帮着余经理把喝醉的任莹……任姑娘送过来。是他们狗拿耗子……是他们误解了,我们可是清清白白的,请jing察为我们做主!”

????一时间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孙雪一口咬定对方就是试图侮辱女孩子,酒店提供方便,他们都该严肃地处罚。

????对于孙雪的话,不但派出所的jing察包括李所长感到很不解,就是孙雪的朋友康庄也莫名其妙,不知道她为什么将酒店也扯进来,这不是扩大了对方的力量吗?你应该先集中火力把最主要的对手拿下后再追究其他人啊。你这么一说,等于是逼酒店和余帅波、温小闵结成同盟,逼卢主任和犯罪嫌疑人联合起来拼死抵抗,给他们增加了信心,也给自己增加了难度。

????康庄一边给孙雪打着眼se,一边心道:“孙雪平时很聪明啊,今天怎么这么蠢了。你应该讲究战术啊,怎么能如此嫉恶如仇呢?”

????着卢主任、温小闵一致对付孙雪和郭拙诚,派出所所长更是不知道如何是好。

????如果是一般人这么做,逼本来不是同盟者的个体结盟显然是愚蠢的行为。但孙雪这么做是有深意的,她是故意而为之。

????一方面她不惯这个家伙的油滑,不惯卢主任两边取利,的行为,所以干脆将这个家伙推到了敌对一方,话里暗示他也是帮凶之一,逼他跟犯罪分子呆一起,到时候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将这个家伙也给收拾了。她甚至还想将见风使舵的派出所李所长也包进去,但康庄摆明了她的身份后,这个李所长开始打起来了退堂鼓,渐渐地站到旁边热闹,对于孙雪的“栽赃”装着没听见,加上他确实刚到,孙雪一时间无法将他拖下水,只好无视这个狡猾的家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