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第750章 你会把我抢回来吗?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要知道现在的人们对在国营单位上班有很强的荣誉感、自豪感。人们都把在国营单位的工作成是金饭碗,谁也舍不得松手。天华集团作为有海外和私人背景的公司,仅仅靠提高工资待遇是很难吸引人才的,人家都愿意挤在国营单位里,就算里面的效益不好。

????特别是现在的大学生,国家都包他们的毕业分配。如果天华集团没有足够吸引他们的东西,他们绝对不可能到这家非国有企业上班。在人们的心里,这种公司还不知道能折腾几天,也许来一场运动,这公司就烟消云散了。

????余帅波这种有背景的大学生能放弃家里的安排,放弃国家的分配到天华公司来,确实需要巨大的勇气,他的行为足以让郭拙诚佩服。

????正因为这个心态,郭拙诚对这个横刀夺爱的家伙并没有什么恶感,与身边的人包括孙雪的感受完全不同,他们一个气愤不已。

????从窗户往下,郭拙诚和孙雪他们见一个漂亮的姑娘正站在马路牙子上,飘逸的长发、粉红se的风衣把她的身体衬托得恰到好处,在街上几乎全是深蓝、绿se、灰se的人群里,有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

????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捧着一束花急切地说着什么:“……,任莹,这花可是我从香港专门给你带来的,这里根本没有。只要你跟了我,我保证把你调进军工厂,保证让你坐办公。如果你想进我们天华集团,我也可以安排,工资至少你现在的五倍!等你弟弟高中毕业,还可以把他也招进来,怎么样?我余帅波够意思?……,你说你跟他何凡有什么好?一个一辈子只能在车间窝着的工人,最多也就是分一套房子,而你自己却不能调进军工厂……”

????女孩被众人注目,羞得满脸通红,一边慌忙地觅路yu逃,一边结结巴巴地说道:“让开!我不需要你的花,我……我不喜欢你……”

????余帅波说道:“你们又没有订婚,更没有结婚,干嘛跟着他啊?你信不信,过几天我就让我爸把他开除。他爸爸早已经不是军官了,收拾他小菜一碟,到时候连他不但分房的资格没有了,就是工作也丢了。”

????朱西安等人倒吸一口冷气,脸上露出异常气愤的神se。郭拙诚也不由自主地苦笑了一下,心道:“这家伙真是什么话都敢说。有这么威胁人的吗?”

????现在的厂长可没有轻易开除工人的权力,这话也就恐吓一下不懂事的年轻人而已。

????那个穿粉红se风衣的女孩一愣,慌乱地说道:“不!你余帅波不能这样!他又没有得罪你。你……你有那么多女朋友,我不配你,我走了……”说着,眼里的眼泪都流了出来。

????余帅波很得意自己抓住了女孩的软肋,又威胁道:“如果你今天不答应我,我明天就让我爸把他开除。莹莹,我以前是不懂事,现在我真的喜欢你,我把以前的那些女人全丢了,她们只是着我的背景来的,我不喜欢。我就喜欢你这种好姑娘。今天晚上我请你吃晚饭,赏个脸。你怎么说不配我呢,我们很配,很般配……”

????余帅波把从香港学来的泡妞手法全部拿了出来。他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去抓她的手。

????女孩慌忙不迭地躲闪着,心里矛盾而害怕极了。

????“余帅波!放开她!”这时,何凡从酒店里冲了出去,一边大喊着,一边冲到了任莹和余帅波两人之间,指着余帅波怒骂着。

????很快,他的朋友也冲了过去,围着那个拿花的余帅波声讨起来,说他是流氓,是破坏人家的婚姻,也有人在翻他的旧账,说他骗了好几个女青年的感情了……余帅波蔑视地着何凡,冷笑着问道:“你你,配得上莹莹吗?应该滚开的是你这……”

????何凡一气之下冲上去对着余帅波就是一巴掌。余帅波一下就扭住了何凡的手腕,两人很快打成了一团。两人的身高和力气都差不多,一时间打的难分难解。

????一个大骂:“狗ri的,你敢打我?”

????一个怒吼:“老子打的就是你这种流氓。”

????旁边的任莹一时间吓得不知道如何是好。跟何凡冲出来的人相互对视一眼,然后大喊一声一齐冲了上去,有的捅了余帅波几拳,或者偷偷地踹上余帅波几脚,打得这个刚才还趾高气扬的家伙鬼哭狼嚎,一边朝外爬去。

????等逃离了危险范围后,丢下几句话狠话,驾着摩托车狼狈而逃。那束鲜花凌乱地撒在地上,被人踩成了一团垃圾。

????现在这个时代不说摩托车,就是自行车也不是很多。着余帅波骑着摩托车离开,众人眼里露出一丝复杂的目光。

????何凡对准余帅波的背影大声骂了几句,然后转身牵着任莹的手准备往酒店里走。

????显然任莹被刚才这一幕吓怕了,纯真的她感到异常尴尬,不敢面对更多的人。她轻轻而坚决地挣脱何凡的手,小声而羞涩地说道:“我今天身体不舒服,想回去休息。你一个人去,我回家了。”

????今天的情况确实也不适合任莹继续呆这里,何凡见她坚决要走,也就没有强留,而且因为他心里不舒服,或者因为大男子主义,他也没有送她,就这么着她眼睁睁地走了。

????楼上的孙雪叹了一口气,用手轻轻地捏了一下郭拙诚。

????郭拙诚回头朝她笑了笑,跟着她一起离开了窗户,在桌子边坐下喝茶。

????这一幕对于孙雪等人而言也许很惊骇,觉得余帅波太过分,明知道任莹是何凡的女朋友还插一脚,实在不道德。

????而在重生而来的郭拙诚心里,这种事在前世太平常了,不说他们没有订婚,就是订婚了,结婚了,也有人这么做的。余帅波唯一做得不好的就是不该拿他父亲的身份来威胁任莹,但人家也是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做一些幼稚的事似乎也可以理解。

????他明白孙雪的意思,这小姑娘现在善心大发,希望他利用自己是余帅波父亲上司的身份,出面阻止余帅波继续sao扰任莹,但郭拙诚不准备插手,因而装着不明白的她的意思。

????在他来余帅波追漂亮女孩是他的权力,只要不真的用下三滥的手段,只要不违法就无可厚非。而且他刚才到的这个叫何凡的年轻人对他的女朋友也不是很珍惜,以为自己是军工厂的工人,在任莹面前摆架子,在同伴面前一副牛皮哄哄的样子。现在让余帅波追求任莹,给他造成一点危机感也好,也许他们将来的ri子还好过一些。

????至于他们说余帅波手下有混混,经常欺男霸女,郭拙诚却有点怀疑,人家年纪又不大,还考上了大学,哪有什么时间和社会上的混混呆一些?他利用自己家里的势权和几个女孩谈过恋爱,这事很可能有,但说他有多么的坏,却是不相信:现在的人们太保守,加上有一些人嫉妒他,很可能就是因此而传出余帅波不少坏话。

????郭拙诚不知道的是,他真的想错了。他不知道他把前世的行为套在现在年轻人的身上本身就不对,而且他心里还有意无意地为余帅波开脱。

????郭拙诚自己都不知道他是因为余帅波这个大学生属于牟小牛的手下,余帅波的父亲余纪纲又是军工厂的领导,是他的直接手下,因为偏向了他,可以用“爱屋及乌”这个成语来形容郭拙诚对余帅波的印象。

????实际上,余帅波可是一个五毒俱全的家伙。

????孙雪见郭拙诚没有插手的意思,心里有一点点不高兴,但也没有什么不满的流露,也知道他不好插手:一个副部级高官为了一件争风吃醋的事而做出什么动作,确实是太郑重其事了,说出去还不知道人们怎么评价他。

????想到这里,她“原谅”了郭拙诚,甚至还在想如果有人对自己这么样,不知道这个冤家会不会在乎。

????想着想着,她的脸红了。

????郭拙诚到她突然一副娇羞的样子,笑问道:“小雪,你想什么了?是不是也在想有人要抢你?”

????孙雪更是大窘,说道:“哪有啊,我才没有人抢呢。就是白送给别人也没有人要。我真的好悲哀哦。我挺羡慕她的。……,拙诚,真要这样,你会抢我吗?”

????“还说不是呢,呵呵。”郭拙诚笑着说道,“那当然,漂亮的姑娘谁不抢啊,我又不是圣人,也不是柳下惠。”

????两人正在在桌边小声地调笑着,那群下去了的大院子弟簇拥着何凡回来了。除了何凡,大家都又是笑又是说的,一个个神采飞扬,好似打了打胜仗似的。

????他们进来后不久,服务员就进来请他们点菜。

????没有多久,大家就开始吃吃喝喝起来。那些男青年见郭拙诚年纪小,又坚决不喝酒,加上孙雪激烈阻拦,也就没有强逼他跟着他们一起喝。

????喝了一些酒下肚后,这些人的关系也慢慢融洽起来,谈话越来越热切,刚才因为大学生和非大学生自然形成的两个小圈子基本不再存在。

????他们不知道的事,有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正在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