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第748章 怕女婿的师长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两人的心思可谓南辕北辙:郭拙诚的考虑是政治层面的,而孙雪考虑的是私人层面的,或者说干脆就是自己私人情感方面的。

????但两人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愿意郭拙诚能获得孙雪家里人的好感。

????对于利用孙雪而结交好孙家人,郭拙诚倒也没有多少内疚的感觉。他对孙雪本身也是喜欢的,如果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还喜欢她,还对她动心,结婚也不是不可以。

????毕竟前世是前世,今生是今生,谁也不知道前世的妻子会不会还是他的。他现在的身份就已经不太适合低下身子去追一个普通的、平平常常的女孩子了,虽然这个女孩子的父亲是一家国营厂的厂党委书记。

????他更希望作为自己妻子的女孩能在事业上帮自己一把,能替自己分担很大一部分工作,特别是自己商业上的事情。显然,前世的妻子是不合适,至少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培养。

????特别是两人相距遥远的情况下,郭拙诚根本无法去追她。现在可不是前世,那时候每个人都有移动电话随时可以联系,作为高级干部,他也不可能如前世那样用大量的时间陪她玩。十几年之后,他的地位、他的资历、特别是他的心理年龄和心智,也许更加不适合跟一个情窦刚开的女孩,用老牛吃嫩草还远远不足以形容两者之间的关系。

????再说,谁敢保证她十多年之后心里没有别人?毕竟她没有认识他,估计将来她就算认识他,也是在电视里报纸里,他对她来说绝对是一个高不可攀的存在。

????郭拙诚现在是想通了,感情的事只能顺其自然,水到渠成最好。

????当然,他会默默地关心她、帮助她一辈子。如果两人真的有缘,真的见面后相互来电,他也会争取这段前世情缘。

????总之一句话,郭拙诚抱着顺其自然的心态,不再刻意强迫自己非得如何如何。

????孙雪不知道郭拙诚的心思飞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她正兴致勃勃地将郭拙诚拿出的礼品好好装起来,同时为郭拙诚整理换洗的衣服、洗簌用品。

????作为郭拙诚的生活秘书,孙雪轻车熟路。

????稍事准备,两人说走就走。

????出门的时候,孙兴国很自然地跟上。

????到他跟着自己和郭拙诚,孙雪就有点不太乐意了:好不容易和郭拙诚有一个私人时间,哪里愿意有一个大灯泡跟着?

????到孙雪愁眉的样子,郭拙诚就对孙兴国说道:“你就留下来休息,见见你的战友。你放心,这里没有人认识我们,而且孙雪的家也是在军营里,那里一样戒备森严,没有任何危险。”

????孙兴国何尝不知道他们两人讨厌自己打扰他们?可是,这是自己的职责所在,他只能严肃而固执地跟着。最后,郭拙诚安排了两台车,他和孙雪乘坐一台,孙兴国独自驾驶一台。孙兴国一直跟着他们进了军营再回来。

????当郭拙诚和孙雪走进孙雪家中的时候,孙父和孙母都等在家中。

????家里早已经收拾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客厅zhong yang的茶几上摆满的水果和其他零食,以这个时代最隆重的礼节迎接这位贵客。

????得出来,孙雪的父亲孙洪涛比郭拙诚还紧张,见到郭拙诚,感觉敬礼不好不敬礼也不好,最后还是郭拙诚主动伸手喊了一声孙叔叔,这个难题才解决:喊出“孙叔叔”来,说明他们现在只论私谊。

????但即使这样,孙洪涛两口子还是有点放不开,不管怎么说郭拙诚是自己的上级领导,特别是孙洪涛清楚郭拙诚在军队中的影响力比他的顶头上司军长还大,养成了尊敬领导的他实在难以释怀:

????郭拙诚是中越战争中的大英雄,又亲自缔造了一支与传统意义完全不同的特战部队,还为主开发出了几件优秀的军事装备,孙洪涛连战场都没有上过。他之所以能当上师长,之所以没有被裁军转业,更多的原因是因为他的家世,因为他的父辈。

????面对战功赫赫的郭拙诚,在等级森严的家庭和军队成长和工作的孙洪涛除了有一种作为下级的拘谨,还有一种惭愧心态。

????孙雪的母亲是标准的丈母娘女婿,越越欢喜,可是她不知道如何表达内心的喜悦才好,连喊郭拙诚吃东西都有点心虚,感觉自己匆忙准备的这些普通水果、普通零食有点拿不出手,都不好意思往他手里塞。

????孙雪这个时候也变成了傻子,全没有出父母的尴尬,眼睛只落在郭拙诚身上,同时不断地向父母说着郭拙诚的“丰功伟绩”,好像说的越多父母就越会认同似的,殊不知她越是这么说,她的父母反而越尴尬,毕竟现在郭拙诚还不是孙家的女婿。

????郭拙诚很无奈,只好打断这个被爱蒙了心的女孩,和孙洪涛谈起工作上的事,询问着一些无关紧要的工作,虽然孙洪涛努力强迫自己镇静下来,但回答郭拙诚的问话时还是一本正经,就差喊“报告首长”四个字了。

????这种怪异的局面直到有人在外面敲门才发生变化。

????听到敲门声,孙洪涛如装了弹簧似地蹦起,亲自快步走过去,一边松了一口气,一边将门打开。

????可是,当到来人是谁后,他却有一种想把门立即关上、将来客挡在外面的冲动。

????来人却很高兴地说道:“孙叔叔,听说孙雪回来了?我来。”

????听到声音,不但孙雪的母亲皱了一下眉头,担忧地着郭拙诚,就是孙雪也似乎不怎么高兴,但她还是站起来,对外面说道:“康庄,你来了?”

????孙洪涛也只好说道:“小康,进来。”语气显然不是太热情。

????来人显然不在乎这些,听了孙雪的声音,他很快就进来了。

????不过,到郭拙诚的时候,他明显一愣,脱口问道:“这位是谁?”

????孙雪还没有回答,郭拙诚就笑着说道:“你好,我是孙雪的同事,我叫郭拙诚。”

????康庄伸出手,问道:“你与孙雪是同事,那你也是医生?”

????郭拙诚笑了笑,没有说话。

????康庄自己找了一个位置坐下,客气地接过孙雪母亲送上来的茶,一边自己从果盘里拿着橘子剥着,一边大声地问道:“孙雪,你回来几天了?你怎么不跟我说?我听说你昨天就在家,不是我问朱西安他们,我还不知道呢。你也太不够朋友了,我们这么久没见,回家了竟然还躲着我。”

????孙雪朝郭拙诚苦笑了一下,转头对他说道:“我因为时间紧,单位事多,准备好好休息一下就回单位,所以没有惊动你们。再说,我以为你还在学校读书呢。”

????康庄将橘子塞进嘴巴里,说道:“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们哥们几个都想跟你玩,就算我不在家,还有朱西安他们啊。你不知道,我们现在可是难得一见,大家都有事,不像原来那么清闲了。像我就只有寒暑假才能玩。对了,孙雪,你不回大学读书了?”

????孙雪笑了笑,说道:“不了。我现在已经有工作单位,我很满意,不想再去读书。”

????康庄将橘子皮往茶几上一扔,大声说道:“嗨!真是太可惜了!你怎么就不读书了呢?在现在这个时代就应该多读书,现在可是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时代,你读到中途怎么就不读了呢?医学院要读五年,你才读了一年,等于没有读。你不知道,国外对医生和律师都很重的,我刚参加了研究生考试,成绩在过年之后就会出来。如果我考上了研究生,将来就出国。等我从国外回来,再大干一番事业。”

????听着他的谈话,郭拙诚觉得自己开始想的可能想错了,这家伙并不是孙雪的追求者,更不是自己的所谓情敌,只是孙雪儿时的伙伴,现在过来是来伙伴的,当然,也是来炫耀一下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孙洪涛夫妇对他怎么有排斥呢?难道是担心自己想错吗?还是因为这个家伙大大咧咧,xing格让他们不喜,或者是因为这个家伙的背景问题?

????孙雪笑着说道:“那就祝贺你。我想你考研究生肯定没有问题?”

????康庄自信地说道:“那当然。我要考不上,也就没几个人能考上了,呵呵。……,对了,孙雪,今天我们几个人一起聚一聚,怎么样?”

????孙雪有点为难地犹豫着,目光向郭拙诚。

????郭拙诚认准康庄不是孙雪的追求者,就爽快地说道:“行,去。……,我陪你一起去。”说真的,坐在这里他也觉得尴尬,不如出去走走,顺便了解一下孙家为什么不喜欢这个起来并不坏的小伙子。他觉得这里面似乎有不为人知的故事。

????至于康庄的目的,郭拙诚用脚趾就知道,无非是想利用聚会炫耀一下自己的聪明,毕竟现在读大学的就已经是天之骄子,少之又少,读研究生的更是凤毛麟角。

????他有值得骄傲的本钱。

????郭拙诚对于过去为他撑撑门面,做一片衬托他这朵红花一点也不在乎:年轻人有几个不想炫耀的?何况这家伙还是xing情中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