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第743章 碾碎他们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孙兴国在大酒店外面招了一部的士,告诉司机直接前往海边那栋房子。

????香港的市区面积并不大,没有多久的士就到了一所陈旧的院子前。

????孙兴国将的士打发走之后,不急不慢都走到院门外,漫不经心地大量着。

????当然,这种漫不经心的样子只是一种表面现象,此时的他不但眼睛锐利,耳朵也都竖了起来,收集着院子里那栋铁皮房子里的声音信息。

????院子里的用途一就知道是货栈,用来存放船运物资的。不知道什么原因,现在这个仓库闲置了,连院子里都长了草,摆放在里面的几个集装箱都生了绣。院子的铁栅栏门一半开着一半关闭,给人的印象就是萧条、破旧。

????听了铁皮房子里传出的细微声音,孙兴国笑了:没错,这里就是李小霍的老巢!

????到孙兴国进来,几只正在觅食的麻雀吓得尖叫着逃跑,几只盘旋在空中的海鸥则不急不慢地在孙兴国的头顶飞翔着。

????孙兴国打量了一下四周,着不远处微波荡漾的海面,嘴里喃喃地念道:“这地方的风景还是不错啊。如果在这里买块地,建几栋别墅,将来养老可是一个好去处。”

????“喂!你干什么的?走!走!这里不许外人进来。瞎眼了,这地方是你随便能进的吗?滚!”一个年轻人从房子里走出来,对着孙兴国厌恶地挥手道,“这里是私人领地,快给老子退出去!否则,老子对你不客气!”

????孙兴国斜睨着对方,反问道:“王八蛋骂什么?”

????“王八蛋骂你……”对方一愣,想不到竟然有人先骂他。他立即飞跑过来。骂道,“狗杂种,竟然敢骂小爷我。我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啊——”

????还没近身,孙兴国不知什么时候手里捏着了一块石头。

????混混张口大骂的时候,那石头笔直射入了他的嘴巴。三颗击飞的门牙和石头一下把嗓子堵住了,再也发不出一点声音,只剩下身体倒在地上颤抖着,鲜血从鼻腔和嘴角流了出来,一张脸憋的通红。

????孙兴国踢了这家伙一眼,冷笑道:“草!就这点本事?太逊了!”

????随着这一脚踢出,混混的身体一下飞了起来,重重地撞在集装箱壁上,发出一声巨响。然后摔倒在地,随即,这家伙又是一声凄厉的惨叫:“啊——”

????刚才这一撞一摔。把他嘴里的石头给摔了出来。呼吸一下畅通,抽搐的身体一下安静下来。但剧痛让他不由自主地嚎叫着,虽然他非常害怕叫喊会带来麻烦,也会让自己的同伴瞧不起,但痛苦实在难忍,痛啊。

????孙兴国心肠很好,虽然这家伙叫的烦人,但没有再理,而是笔直朝刚才混混出来的大门走去。

????“你嚎什么嚎,发生什么事了?”随着一阵劈哩啪啦的声音,几个年轻人先后从大门里面冲了出来,有的人拿着铁棒,有的人拿着砍刀,有的拿着砖头……

????来这群混混的警惕心不错。

????到在酒店里出现的混混和那个李小霍也在混混中,孙兴国一边收住脚步一边笑着问说道:“李少,酒醒了?”

????李小霍吃惊地着孙兴国,但他很快明白眼前这个人就是为了潘丽丽和阮暖花而来,只是他想不明白为什么留守在潘丽丽租住地方的手下怎么没有报告,刚才还通了电话说对方没到,怎么就到了这里?他是怎么知道地方的?

????李小霍气急败坏地说道:“你就是阮暖花的奸夫吧?王八蛋,你有种,竟敢算计老子。我告诉你,这两个臭女人老子不要了,等收拾了你这个王八蛋,就让兄弟们轮流上,玩死了就把她和你捆一起,让你们两个到海底去做阴间的夫妻。怎么样,老子够仁慈的吧?哈哈……”

????几个混混一齐哈哈大笑起来:“哈哈,你该感谢我大哥,这世你戴绿帽子,下一辈子也许就不戴绿帽子了。”

????“就是!重新投胎,那层膜就会重新长起来,她又变成了黄花闺女哦。”

????“呵呵,那可不一定,也许又遇到了哥儿们几个,又被捅破了呢?”

????“哈哈,那就太倒霉了,两世都戴绿帽子。”

????“这两个女的身材真棒,都是大妹哦,下一辈子见,我一定要再上一次!”

????……

????对于手下的胡言乱语,李小霍眼里流露出一丝不满,毕竟潘丽丽是自己喜欢的女人,虽然手下只是口头花差花差,但这些家伙将话语涉及到她的身体器官,他听了就有点不高兴,内心很吃醋,只听他大吼道:“别***叫了!给老子上!打死他,让他趴在老子的脚下舔干净老子的皮鞋再说话!”

????混混们一愣,但随即一涌而上,举起铁棒、砍刀、砖头叫嚣着朝孙兴国身上招呼。

????孙兴国哪里能让他们近身?他冷笑一声,身体疾退,拉开一段距离后,见冲在最前面的家伙已经离后面的人有一段距离,立即止步不退并欺身而上,在接近对方混混的那一刻,身体突然拔高,双腿嗖地横扫。

????在一眨眼间,那个混混被孙兴国的双腿扫中了脑袋和腰部,整个人立即横倒并朝后摔去,砸在后面几个猝不及防的混混身上,一下摔倒了三人。

????趁对方愣神的功夫,孙兴国冲入混混群中左右开弓,或拳或腿,打得混混一个个哭爹叫娘,泪水和鲜血齐飞。

????李小霍目瞪口呆地着孙兴国在人群中发威。等他知道害怕的时候,孙兴国已经收拾了那七八个欺软怕硬、被酒色掏空了身子的混混。

????“李少,感觉如何啊?”孙兴国一边用脚在混混身上的穴位踢着,让这些家伙既不能动弹又剧痛无比。

????见这些混混一个个痛得眼睛翻白,身体抽搐,孙兴国站在旁边好整以暇地着,良久才把目光移到脸色苍白的李小霍身上。李小霍吓得双腿乱抖,都忘记回答孙兴国的话,也许他听都没听见孙兴国说什么。

????孙兴国不得不提醒道:“李少,你身体不舒服吗?怎么抖过不停?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

????李小霍结结巴巴地恐吓道:“你……你……,我是香港船运集团公司老总的儿子,我爸爸手下有好多人,我们认识好多警官,你可不要乱来,如果我……如果你打了我,我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你……干什么?走开……”

????见孙兴国狞笑着走来,李小霍急了,一下收起了令人好笑的恐吓,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哀求道:“好汉,我……我求你了,我再也不敢了……,我可以给你很多……,很多钱……”

????孙兴国微笑着一步步走近这个纨绔子弟,身上散发出若有若无地的惊人气势,让李小霍感受到的压力越来越大,内心越来越恐惧。

????到了两人之间只相距三、四步远的时候,李小霍终于无法保持镇定,突然大喝一声,抬腿向孙兴国狠狠踢了过去。

????李小霍虽然是纨绔子弟,但一向有运动的习惯,到孙兴国毫无防备的样子,李小霍自信能踢倒他,不但让他剧痛,还可能踢伤他。当然,他这想法也只是一瞬间,完全可以说他这么出手只是一种恐惧之后的反应,跟兔子急了也咬人差不多。

????到李小霍居然先动手踢自己,孙兴国的嘴角流露出一丝冷笑,他不退反进,也飞起一脚踢向对方。两人的右腿在半空中狠狠撞到一起,只是李小霍的腿踢在空中,而孙兴国的脚踢在李小霍的小腿上——

????空中响起一声清脆的“喀嚓”声。

????在李小霍听来这声脆响脸色大变,腿上的剧痛还没有传来,他就知道这声音是从自己身体里发出来的。当一阵剧痛从腿上传来,他到了自己的右腿扭成了一个极不自然的角度,软软地垂向地面。

????“啊——”瘆人的惨叫响彻云霄。

????孙兴国又冷笑了一声,身体以刚落地的右脚为轴,猛地一旋,左腿迅疾伸出,扎扎实实地击打在李小霍的屁股上,李小霍的惨叫嘎然而止,就如乱叫的母鸡被捏住了脖子。

????同时,他的身体立即飞了起来,飞向一边。

????如同最前面那个混混一样,他的身体与集装箱猛地相撞,发出嗵的一声巨响,然后又是几声骨头折断的声音,然后如破旧的麻袋一般坠落在地面上,一动也不动了。

????几个没有晕过去的混混吓得屎尿横流:连香港船运集团公司老板的儿子都这样了,他们还能得到什么好处?今天这条命肯定交代在这里了。

????一个个因为惧怕和巨痛先后晕了过去。

????孙兴国低骂了一声孬种,走到唯一一个装死的家伙面前,用脚踢了那王八蛋的裆部一下,惨叫声异常尖锐,让孙兴国的耳膜有一股刺痛感,也许这是这次打斗中难得的一次难受。

????等那个家伙惨叫声稍微低了一些,说道:“行了!再嚎老子就踩爆你的蛋蛋!玛的,叫得差点让老子的耳朵都聋了。”

????混混的惨叫嘎然而止,一边抽着冷气一边哭泣着哀求:“大哥,饶小的一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