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第741章 自荐枕席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郭拙诚没有问来的是谁,而是对玛德莱娜公主:“殿下,你先去休息一下,等我见了那个人之后再来和你谈。”

????玛德莱娜公主显然有点不舍,但还是起身,无奈地说道:“好吧。你可要快去快回哦。”

????等玛德莱娜公主离开了这间房,郭拙诚皱着眉头对孙兴国问道:“她怎么啦,她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孙兴国没有惊讶郭拙诚为什么能猜出来人是谁,直接说道:“她们也在这里喝酒,和一个男的。现在潘丽丽喝醉了,阮暖花就过来找你帮忙。你去还是不去?”

????“潘丽丽喝醉了?怎么是她而不是她?”郭拙诚奇怪地问道,在他的心目中,潘丽丽自制力更强。

????孙兴国知道郭拙诚嘴里的她和她分别指谁,就促狭地笑道:“还不是因为你?你和玛德莱娜公主亲热的时候,被她见了,吃醋之后心情自然就不好了。”

????“她们早就过来了?”郭拙诚问道。

????孙兴国没有回答,只是在前面带路。

????下了楼梯,只见阮暖花焦急地站在玛德莱娜公主的保镖前面,眼睛盯着楼梯口,见郭拙诚出来,连忙摇手道:“这里!这里!”

????郭拙诚皱了一下眉头,随着阮暖花到了那个一片狼藉的包厢,只见潘丽丽趴在桌面上,嘴里喃喃地念叨着:“你怎么这样?你中国人怎么喜欢西方女人……”

????让郭拙诚啼笑皆非的是一个男子躺在地上,满脸都是血和酒水,还有呕吐物,现在的他不知道是晕过去了还是睡着了,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阮暖花小声而得意地说道:“这家伙想占我们两个的便宜,被我用酒瓶敲晕了。我们担心在这里呆久了会被人发现。请你帮帮忙。把潘姐扶走。”

????郭拙诚本不想理她们,但想起自己利用过她们,今后还要利用她们。就对孙兴国说道:“你扶她去她们住的地方。”

????想不到孙兴国这次很干脆地拒绝了,说道:“我不扶,她们是女人。我不愿意!”接着,他又振振有辞地解释道,“我的职责是保护你,不是帮你做私事的。你的女人,我不碰。”说着,他嘿嘿地笑了笑,脸上明显有幸灾乐祸的表情。

????阮暖花很是赞赏地了孙兴国一眼。

????郭拙诚瞪了这个无良的家伙一眼,走过去一把抓住潘丽丽的胳膊往自己肩上一搭,对不知道是真醉了还是装醉的潘丽丽说道:“走!回去!”

????三个人很快就乘电梯下楼。一路上有不少的人好奇地打量着他们,当然,目光更多地是落在潘丽丽和阮暖花身上。孙兴国则远远地跟着他们身后。装着不认识他们的样子。

????潘丽丽的身体几乎挂在了郭拙诚身上,嘴里不时念道:“我只是当你的"qing ren"。你为什么不要,为什么……”

????郭拙诚很郁闷她的唠叨,反手在她脖颈处压了一下,她一下睡了过去。

????三人出大门的时候一个年轻人冲过来,他先惊讶地了潘丽丽和郭拙诚一眼,然后对阮暖花问道:“喂,李少呢?”

????阮暖花眼睛一瞪,说道:“你谁啊,什么李少张少的,我不认识,你的狗屁主子丢了关我什么事?”

????那小子怒道:“臭"biao zi"!你骗谁啊,你和她不是坐李少的车从香港大学出来的吗?他人呢?”

????接着,他瞪着郭拙诚说道:“小白脸,放开她!”

????阮暖花几步冲过去,将对方一推:“滚蛋!再骚扰我们,我就报警!”

????对方猝不及防,被阮暖花一推,连退了好几步才站稳,一时间不由愣住了,心道:“草!这娘们怎么这么厉害?”

????他不知道阮暖花虽然起来是娇娇滴滴的女人,人家可是当过兵上过战场的,对付一个被酒色掏空了身子的家伙,自然是小菜一碟。

????在那个家伙愣神的时候,郭拙诚招了一台的士,将潘丽丽轻轻地放在车里,然后自己坐进去。阮暖花和孙兴国则一起招了另一台的士。

????两台的士很快驶离了大酒店,朝潘丽丽她们租住的地方而去。

????刚才被阮暖花推开的家伙好不容易回过神来,立即钻进自己的车里,开着它紧紧跟在两台的士的后面。

????车走了不远,潘丽丽就醒了过来,她抬头到身边的人竟然是郭拙诚,不由大喜过望,欣喜地将身子全部偎进了郭拙诚的怀里,脑袋不时扭动着,脸上全是幸福的笑容。

????着她真情的流露,郭拙诚第一次有点不知道如何是好,感觉处理感情的事比做什么都难,两世为人的他对女人依然缺乏经验。

????他心里道:“我是不是把玛德莱娜公主的身份向她透露一下?知道了对方的身份,她也许会知难而退,不会再有非分之想了吧?”

????阮暖花的的士首先到达,她第一个下车,动作快速地跑上前来帮郭拙诚开门。孙兴国付了的士费下来的时候,郭拙诚已经扶着潘丽丽进去了。

????阮暖花站在门口暧昧地着两人的背影,说道:“你可要好好照顾她哦,我们在外面等你们。”

????刚进自己的房间,潘丽丽醉迷迷的眼睛一下子就活了,软绵绵的手更是“苏醒”过来,它抓着郭拙诚的手移到了她的胸前,并从衣缝里塞进去,嘴里说道:“你尽是骗我们,你说你喜欢我,可你却喜欢她。她是比我年轻,也比我漂亮,可她是西方人,你怎么……”

????郭拙诚没有急于抽手,也没有叱责她的疯狂,只是被动地接受着她的动作。

????他手掌握着一团***,随着她的动作而搓揉着,一时间也不免心躁气喘起来。好不容易稳住心神,他说道:“我和她也只是朋友,关系跟你一样。你现在应该多少能猜出我的身份,我是不可能和外国人结婚的。你不行,她也不行。她现在只是崇拜我而已,就如一个崇拜歌星的歌迷,肯定不是你所理解的爱情。”

????潘丽丽转过头,眼睛如水般着郭拙诚,恳求似地说道:“那我也只要这样,我也只要你容许我爱你,不需要你承担什么责任。”

????说着,她的手抓着他的手又朝自己的胸口压了压,问道:“难道我不美吗?你为什么拒绝?”

????见郭拙诚一时没有说话,她说道:“我知道,是因为她家里有权有势,她能帮你做很多别人不能做的事情。同时她又纯朴又天真年纪又小,你很迷恋她舍不得拒绝,对不对?”

????女人的心是敏感的,她虽然没有了解情况,但说出来的跟事实并没有多大出入,郭拙诚只能无言以对。

????她拖着他坐在床沿上,然后爬到他腿上坐下,说道:“其实,我也能帮你做很多事,你一样可以接受我为你的"qing ren"。你还不知道吧?我家里的势力也不差,我父亲是越南政府的高官,我舅舅和外公在政府和军队的职位更不低。只要你们中国不和我们国家打仗了,他们也可以帮你。我还可以帮你赚钱,帮你做生意。

????你放心她吗?她现在年纪这么小,谁知道她今后会不会对你忠心?她如果是大户人家的女子,肯定不可能做你的地下"qing ren",她家里肯定要把她嫁出去,肯定要成为别人的妻子。到时候,她是帮你还是帮助她的家庭,特别是当她有孩子的时候。

????而我呢?完全可以一直帮助你。我曾经被你们俘虏过,就如你们中国人的说法一样,我是在政治上有污点的人,没有资格再成为家族政治联姻的筹码,因为人家高官不可能让我做他们家的儿媳,而对方的地位太低的话,我家也不屑与对方的家族联姻。再说,我们越南女人多,男人少,有很多女人一生都可能不正式结婚,只能做别人的"qing ren"。所以我做你的地下"qing ren"家里无人管我,最多劝我几句,绝对不会强逼着我嫁给别人。这样一来,我不就可以一辈子做你的女人吗?我就可以一辈子对你忠心耿耿,只要你不忘记我就行。当然,如果你能让我为你生一个孩子就更好了……”

????郭拙诚哭笑不得,说道:“爱情不是交易,你现在的身份是香港人,完全可以跟别人谈爱,结婚,为什么就要跟我,做我的地下"qing ren"?再说,我现在年龄还小,还不是考虑这些事的时候。”

????潘丽丽委屈地说道:“你年纪还小,可我年纪大了啊。如果你不给我承诺,不同意我当你的"qing ren",我会天天生活在痛苦之中,生活在恐惧而迷惘之中。你就忍心让我这样煎熬……”

????郭拙诚说道:“何苦呢?……,过几年再说吧,如果你能等。”说完,也不管潘丽丽有什么想法,他突然一出手,一掌砍在她的颈脖上。

????她软软倒了下去。

????他摇了摇头,然后将她抱上床,轻轻地摆好。

????如果说玛德莱娜公主是一只青涩的苹果,那潘丽丽就是一只熟透了的、汁多味美的水蜜桃,在已经凌乱的衣服下是一具火辣的**。她没有一般越南女孩所具有的深色皮肤,而如中国南方水乡的女孩一样,肤色***而细腻,凹凸玲珑的身体异常惹火。

????着睡得香甜的她,郭拙诚叹一口气,用被子盖好她的身体后走出了充满暧昧气氛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