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第734章 抢占资源阵地(给各位书友拜年)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郭拙诚道:“你喜欢在外面旅游?行,既然你喜欢在世界各地跑动,那你就专门旅游好了。你可以多了解一些拥有大矿产、拥有各类自然资源的公司,打听一下他们是否愿意出售股份。如果有矿产公司愿意出售股份,愿意接受其他人的投资,你就向我报告。如果符合相关的收购条件,符合相关的投资要求,我就建议络游戏集团公司去跟他们谈判。”

????阮暖花眼睛一亮,但随即道:“哪有这种好事?这可不是随便能找到的。这哪里是旅游,纯粹是最麻烦的出差。如果我没有找到愿意出售股份的公司怎么办?”

????郭拙诚道:“怎么会找不到?即使一时找不到愿意出售股份的,总能找到需要融资的资源型企业。你一个月找不到就找两个月,两个月找不到就找半年、一年。只要拥有大型矿场的企业,一般都会有不的名气,用不着你真的挨个人问过去。什么铁矿石、铝矿石、铜矿石,煤炭,木材什么的都行。如果你真的愿意做,我还可以告诉你现在就去找哪些公司。”

????阮暖花眼睛再次亮了,连忙道:“你的是真的吗?”

????郭拙诚道:“当然。”

????想到络游戏集团公司现在现金流充裕,虽然几项投资都需要钱,特别是通讯设备研究是一个无底洞,但是这些都可以通过银行贷款来解决。这些多余的现金与其放在银行让各方垂涎。让外公田鸿蒙、杰克蠢蠢欲动,不如拿它们去购买矿山,趁早吞并几个采矿公司。

????例如排名世界第二大铁矿石生产商的力拓集团,其快速发展就是从962年开始,一直到997年都是大量吞并其他矿业公司,特别是2000年成功收购澳大利亚北方矿业公司,一下就使它的腰杆粗了很多。

????如果郭拙诚在力拓公司之前收购这些公司呢?就算暂时不大肆开采,留在那里也一样增值啊,一样可以赚钱。当然更主要的是可以断力拓集团的财路,让它无法发展起来。

????还有另外一个世界矿业巨头必和必拓公司。这是由bhp和billiton两个公司在200年6月合并的,郭拙诚完全可以在它们合并之前搅乱他们的合并,让它成不这么大的规模,让它们没有前世那么大的矿产定价权。

????走别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

????不是郭拙诚心里阴暗,是因为前世的郭拙诚对这些世界大的资源公司有深深的怨念。前世的中国是世界最大的矿产资源进口国之一,但中国在矿石定价上却没有话语权,长期被那些公司压榨。长期被它们抢走无数的资金。

????郭拙诚作为一个知"qing ren",既为国家无力改变这个现状而沮丧,又为对方贪得无厌而愤怒。他前世是主管一个城市经济的市长,对世界三大铁矿石生产商都有不少的研究。

????这一世奢望将世界最优质的资源全部收购在自己手里显然不可能,就是收购几个着名的矿区也困难重重。因为他知道,别现在中国和西方国家的关系很紧密。但只要苏联解体,中国和西方国家的蜜月期就会结束,以前围剿苏联,很快就会变成围剿中国。具有深厚中国背景的络游戏集团公司一定会受到西方国家的狙击,如果只是销售一些游戏机。销售一些机械和电子元器件,这些西方国家也许只是设一些门槛,增加一些关税,让你无法腾飞而已,可一旦控制了几大优质矿区,那些家伙绝对会联合起来绞死它。

????现在能够收购的尽量收购。能够阻拦的尽量阻拦,在西方围困中国之前将那些矿区卖掉,换成现金逃离。当然,如果那时候中国强大了,中国这一世的实力远远超过前世,根本不惧怕西方国家的围剿,甚至西方国家还争相巴结中国,那收购来的矿区就得死死抓在手里。那时候就可以卡其他国家的脖子,让其他大量进口资源的国家一边翻着白眼一边乖乖地交出口袋里的金钱。

????即使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不能收购,郭拙诚也可以利用前世脑海里的一些记忆在股市、期货上大出风头,通过收购抛售相关公司的股票,或者通过资金杠杆对这些公司的股票视情况进行卖空和买空,从中大赚其钱。

????这也需要一些情报人员奔波在世界各地,为他收集相关信息,一方面是凭着这些收集来的信息判断这一世与前世的变化,另一方面则是可以通过这些人的行动来掩人耳目,避免人们他是神棍,最多他判断精准、动作果断。

????潘丽丽却道:“既然你已经不需要我们做军事、政治方面的间谍,那就让我们做经济方面的间谍,我们几个高学历的出国留学过的姐妹联合起来,组建一个投资公司,专门用来收购和投资那种矿石、矿产、林木等资源,收购或入股那些前途起来很好的公司,这个公司由你完全控股,何必挂靠在络游戏集团公司下面?虽然我现在知道你跟络游戏集团公司的关系不浅,但终究不是你自己的,至少不是全部由你掌控。”

????听了潘丽丽的话,郭拙诚心里犹如射进了一道亮光,将内心那层淡淡的迷雾给射得通透,他心道:“对啊,我干嘛不成立一家投资公司,专门盯着将来在国际上崛起的大公司,伺机入股这些公司,跟着他们一起赚钱。如微软、苹果、可口可乐、福特汽车、迪斯尼等等。我可不是神仙,不可能压住前世所有的庞大巨兽,不可能阻止它们的崛起。只要有机会,它们依然会在世界上呼风唤雨。既然无法阻止,那我就从他们身上割一块肉下来,搭他们的顺风船大把地赚钱。”

????当然,具体怎么运作郭拙诚还得考虑,现在不是同潘丽丽商量具体细节的时候,而且这两个女人毕竟是越南人,会不会完全忠于自己一时还无法肯定。

????特别是这个阮暖花,自己和她可以有杀父之仇,虽然她的父亲是中国其他部队用炮弹轰成碎片的,但她未必不把仇恨记在自己这个中**人身上。还有她们的那些姐妹,也许她们的亲人就直接死在特战队的枪口下。

????如果她们只是在工厂里做工,如果是在某一个部门工作,即使她们中的某一人掌握某个部门的全部权力,只要不是财务、人事、办公室等要害部门,她们也闹不出什么事。

????可是,如果将这么大一个公司,将来利润巨大的公司交给她们管理,那风险随之加大,一旦她们联合起来对付自己这个俘虏了她们的中国人,事情就糟糕透了。

????古话“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做什么事还是谨慎一点好。新的公司可以成立,潘丽丽她们也可以加入,但里面有自己完全信得过的人掌舵,只能能完全控制公司的走向、人事、财务,他才能放心。只有这个投资公司在自己的严格控制下运作,对于收购哪些公司的股票,收购哪些公司的股份,都必须由自己一言而决,这样的话,他才会睡得安稳,才能放手大胆地坐收巨利,同时还可以将其他员工包括潘丽丽她们培养成为铁杆亲信。

????郭拙诚想了一下,道:“潘丽丽,你的这个方法似乎可行。但我得好好想想如何运作才好。毕竟你们都是新手,跟商界那些老手比,你们的资格还不够。你们在附近买一买工厂、作坊也许可以,但要买大公司、参股大公司,贸然上去还不被人家吃得骨头都不剩?我得慢慢地物色几个有经验的、懂管理的人过来,你们协助他们。……,这样吧,你们几个人找一个有名的商学院去进修一下,学一学风险投资方面的知识,到时候肯定用得上。”

????潘丽丽不疑有他,连忙问道:“你真的愿意成立新的公司从事投资的事情?我只是随口一句,实际上我心里并没有底。我们现在帮你探探情报可以,但让我们去谈判、去收购,肯定不行的,我们可没有这个胆量,更没有这个把握。”

????着她清纯的目光,着她眼神里那种迷恋,郭拙诚怀疑自己是不是太多心,凭他两辈子为人,明显出她情系自己,只是不敢表露而强行抑制。

????郭拙诚稍微想了一下,从口袋里掏出支票簿,填了十万美元,道:“这些你们拿出找学校,将你们自己认为值得培训的姐妹喊过去。我想你们找一所商业大学不难吧?找到了人,你可以告诉她们,将来等你们国家的战争平息了,你们国家的政策改变了,你们还是可以回去的,还可以能够回你们国内做生意。

????把外面好的东西、你们越南人喜欢的商品运进去卖给你们国内的百姓,也可以把你们国内的产品运出来卖给别人。这样既能帮助你们国家的人民,又能自己赚钱。只要大家积极肯干,真心为公司做事,我一定会帮助你们,为你们解决一些困难和阻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