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第723章 争胜好强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明显地,舒巧的状态有点失常,说话更是语无伦次。

????郭拙诚感到莫名其妙,但想起女孩子的事本就奇怪,也许她也有了自己的秘密,还是不随意追问为好,就说道:“我先图纸,你休息一下,等下我再问你。”

????……在凤凰机械呆了大约三个小时,跟舒巧这个技术痴迷讨论了很久。

????一旦讨论技术问题,舒巧就换了一个人,全没有了淑女样,也没有刚才那种莫名其妙的言行。两人一起审核图纸的时候,她搞不明白的非向郭拙诚问明白不可,与郭拙诚意见不同的,一定要和郭拙诚争出是非曲直来。

????当然,很多时候她错了,或者太相信在大学学的理论知识了,也太缺乏实践经验了。

????因为动静有点大,让几个新招进来的技术人员很是奇怪,不知道郭拙诚这个小年轻怎么这么大胆,竟然跟公司的总工程师争得眼红耳赤。

????特别是听了他的解说后,这些自诩是高手的技术人员更是惊讶不已:“他年纪轻轻,怎么有这么渊博的知识,竟然比大学教科书还牛叉,竟然说的头头是道?”

????郭拙诚对舒巧的态度很赞赏,如果她不是自己的好朋友,如果不是他她太投入,太潜心于技术,他真想勉励她一番,鼓动她更多地献身于技术。

????是的,对这种技术痴迷者来说,如果在投入一点,那就真是献身了。不过,这样一来她变成一个标准的技术呆子,世界将少一道靓丽的风景,男人们将少一个可以欣赏的女神。

????郭拙诚可不想她就这么毁了,他更希望她过正常人的生活。

????舒巧虽然搬出了一大堆图纸,但郭拙诚只审核了几张,就这几张图纸上的问题和舒巧探讨着,时间不早就离开了公司。

????从凤凰机械公司出来,郭拙诚坐车到了外婆家里,可惜外婆依然不在家,依然在忙乎她的半导体研究。让郭拙诚无语的是,她现在不但忙乎半导体开发,负责硅晶圆的生产,她还迷上了计算机编程。

????当时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郭拙诚很是诧异了很久:我的老外婆,计算机编程是年轻人的领域好不好,你一个老太太去编程不怕吓坏了别人?几个手指如捉蚂蚁似地在键盘上零打碎敲,眼睛凑在屏幕前吃力地寻找,多恐怖的一幕啊,能编出好程序来吗?

????他很后悔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后脑勺,感觉把外婆推进火坑的就是自己:因为他确实是这件事的始作俑者,那年外婆去美国进行计算机交流的时候,跟她谈起过计算机的发展,让她在美国尝到了甜头,心里产生了一种在计算机领域拼杀一番的yu=望。回国后,因为忙于半导体的开发和研究,没有过多的心思用在计算机方面。

????可是,在她心底里已经种下了一颗种子,遇到c0000雨就不可避免的发芽、生根。

????今年夏天,外婆郝小秀到滇南省高新技术开发区出差,顺便去望女儿、女婿——也就是郭拙诚的爸爸妈妈——的时候,她在女婿的办公室里碰见了一个熟人,一个同在美国进行计算机培训的专家。

????两人在这里见面很是高兴,两个老太太就高兴地谈开了。谈着谈着,两人谈得入了迷,从美国的学习谈起,谈到现在的工作。

????她们都很满足和高兴于现在的工作,很自豪于自己和单位所起得的成绩,都将一些不涉密的事拿出来说了一遍,都是满脸的兴奋。

????可是,说着说着,郝小秀心里有了一丝失落感。因为两人慢慢地、不由自主地谈到计算机技术,这是两人最有共同语言的话题,其他话题都只能泛泛而谈,无法深入太多,深入太多达到专家级水准时,另一个人就有点茫然。毕竟谁的jing力也有限,能在自己的领域成为专家就够意思了,哪里还能jing通对方的技术。

????可是,她们两一个共同的领域、共同的交集就是计算机,两人抛开其他只谈计算机。随着话题的深入,对方不断谈计算机编程,而郝小秀对计算机硬件很jing通,对软件虽然也了解,但没有对方那么jing,到后来几乎只有听的份。

????这让她有点郁闷,作为老太太的她早就过了争胜好强的年龄,但也不想过于尴尬,于是将把曾经跟外孙郭拙诚谈过有关计算机前景方面的话题说了出来,说起了计算机的图形cāo作系统,说起了文字处理文档和表格文档。

????因为郭拙诚在星火计算机安装的文字处理软件和表格处理软件都是前世的简化版,有意出掉了很多功能,只保持了一下基本的,现在郝小秀谈出来的自然比现在用的先进了不少,虽然郭拙诚依然对外婆有所隐瞒,依然跟前世的word和excel有不少差距,但足以震惊对方了。

????对方一下如获至宝,缠着她一定要把她心里想的全谈出来,甚至还请上级组织出来劝说,请郭拙诚的父亲郭知言出面建言,用尽了一切办法,终于让郝小秀说出了她所知道的。

????在与这些软件专家的技术交流中,郝小秀自己一下着迷了,开始也边学边编起程序来,而且乐此不疲,只要一有空余时间就用在这方面。

????着劳累而快乐的老太太,女儿女婿真是哭笑不得。

????郭拙诚的外公田鸿蒙听到这个消息,专门从香港赶回来,请她辞掉单位的工作到香港去,无论是她搞半导体研究还是搞一个软件研究室都行,这样可以让她有休息时间,最好是什么都不干,就在家休息。

????但她坚决地拒绝了,不但不听田鸿蒙的劝告,还把田鸿蒙狠狠地训斥了一通,将他赶回香港。

????就这样,她的时间比以前更加紧张了,回家的次数自然更少了。可以说她到京城的此次一年中都屈指可数,郭拙诚自然不可能到她。

????郭拙诚和舅舅田维清、舅妈袁梅谈了几句,问了一下他们的生意情况,然后乘车回到自己住的地方。

????到郭拙诚回来,孙雪高兴地迎了上来,但距离郭拙诚还有三四米的时候,她却突然住了步,脸上的笑容突然凝结,然后冷哼一声,接着转身就走,嘴里说道:“花心鬼!”

????开始的时候,郭拙诚没明白孙雪为什么会这样,但随即想到在凤凰机械时舒巧那个让他茫然的情景,他心里一下知道了发生了什么:敢情这两个女孩都吃醋了,吃那个西班牙公主的醋。

????想明白这些,郭拙诚不由哈哈大笑起来,说道:“孙雪,怎么回事?怎么见我就跑?不想在这里工作了?”

????孙雪闻言止步,转头说道:“不在这里工作就不工作,我还不想见你呢。”

????郭拙诚笑道:“那好,你想去哪里工作?只要你写报告,我就不批!”

????孙雪开始很伤心,但听到最后四个字,特别是倒数第二个字,不由心花怒放,脸上的严霜一下消失不见了,但嘴里却说道:“哼!说的比唱的好听,你肯定巴不得我写,早就想把我这个讨厌鬼赶走。哼,我就是不写,气死你!”

????郭拙诚说道:“好了,好了,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这段时间真是辛苦你了,我向你表示感谢。”

????孙雪很是羞涩地说道:“我想什么了?就是你鬼多,心眼多。你感谢我,我可受不了这个感谢。谁叫你是驸马爷呢?小女子只是平民百姓,哪敢接受驸马爷的感谢?”

????郭拙诚哭笑不得地说道:“我说孙雪,你现在的事情实在忙得不可开交,你怎么还有心思想这种乌七八糟虚无缥缈的事情?是不是想再增加一些任务啊。”

????孙雪半真半假地说道:“谁知道是不是虚无缥缈?你到底怎么对她?”

????郭拙诚笑道:“你不觉得现在问这个问题问早了吗?我才多大?至少得十年之后才考虑结婚的事吧?”

????“啊——,十年,为什么这么久?”孙雪很聪明,但当陷入情感方面的时候就变傻了,这声脱口而出的惊呼暴露了她的内心,说完,脸一下红成了红布,很羞涩地着郭拙诚。

????郭拙诚点了点头,心道:马上就要进行计划生育了,国家工作人员必须要到25岁以上才能结婚。

????孙雪扭捏了一会,很快就平静下来,虽然脸上的红晕还没有消失,但语气却平静了许多,问道:“那你跟那个公主的事怎么办?她要等你十年呢?要知道女人一旦痴情了,不说等十年,就是等二十年、三十年甚至一辈子都等。”

????郭拙诚故意认真地说道:“是吗?你怎么知道?难道这个世上还真有等对方十年、二十年的人?”

????孙雪抿了一下嘴唇,白了郭拙诚一眼,说道:“因为我是女人。……,我知道我内心的感受,一旦内心有了某个人,其他什么都装不下了,里面已经深深地刻了那个的名字,刻下了他的音容笑貌。”

????郭拙诚很随意地说道:“哦,女人真是怪哦。”

????孙雪急了,连忙说道:“什么女人怪,男人难道不是一样吗?难道男人都是花心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