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第721章 最高首长为他背书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郭拙诚知道,褚绪基的手下基本都是能干人,都是虞副总理他们jing挑细选出来的,并没有多少保守的人,更没有几个迂腐的人,他们只是狠不心来,只是不愿意昧着良心做事。他们与褚绪基作对,也只是希望以这种方式来提醒上级领导来改变初衷,并没有真正对抗上级领导的意思。

????郭拙诚相信自己说的这番话下发之后,那里的局面应该会有所改观,软弱善良的风气会马上改变。就是那些领导不会立即改变,他们下面的人也会逼着他们改变。

????要知道那些参与工程建设的人不是年轻力壮的石油工人就是从士兵刚转变身份的工程兵,他们都是血气方刚的年龄。当上级领导压制他们不让他们与当地人对抗的时候,他们或许能忍气吞声,但一旦知道了郭拙诚说的这番话,知道最高首长赞同他们与当地人斗争,他们肯定不会再老实了,不会在与当地部落争执的时候再和风细雨,而是狂风暴雨。

????也许别人怕中国人在那里闹出乱子后难以收拾,很可能会影响两国关系,但郭拙诚不怕。深知萨达姆今后要做什么大事的他知道伊拉克会一直有求于中国,如果闹出了问题,关键就中国自己硬不硬,只要中国硬起来,伊拉克就得低头。

????前世的时候因为中国实力不足,又不想当头,所以没有给予萨达姆任何实质xing的援助,萨达姆也不怎么在乎中国。这世可不同,中国的综合国力比前世强的多,再经过几年的高速发展,到萨达姆入侵科威特,或者萨达姆跟美国对抗的时候,中国的国力更是会达到让萨达姆仰视的高度。

????正因为国力强大,这一世的中国肯定不会如前世那样遇到国际上发生大事时只是站在干岸上热闹,心里却酸溜溜的。这一世的中国一定会发出自己的声音,一定会为自己捞利益。虽然萨达姆所做的事谈不上正义,或者说这个家伙很不地道,但只要他跟美国作对,中国就会支持他,支持他在美国身上啃下一块肉来。

????也就是说,将来野心勃勃的萨达姆是离不开中国的,比前世要更家依靠中国。更何况伊拉克现在比前世多了一个变数,一个让郭拙诚怀疑而不确定的变数,那就是乌代。

????这一世的乌代肯定会走一条与前世完全不同的路,至于能不能如郭拙诚所怀疑的那样,暂时还不得而知。

????等郭拙诚说完,最高首长笑着说道:“小家伙,你的话可很不厚道啊。小褚同志,他的话你们必须有选择xing地听,可不能就这么对外宣传。当然啰,郭拙诚的拳拳爱国心还是明摆着的,值得我们肯定的。……,好了,今天的汇报会就到这里结束吧,我们几个老家伙去休息你了,你们想做什么就去做你们自己的。对于那些思想转不过弯的同志,可以让他们回国休息休息嘛,什么时候想通了什么时候再过去。”

????最高首长的话可有点耐人寻味了,表面上似乎指责郭拙诚说话不恰当,可会议室的人都是人jing,谁听不出他对郭拙诚的喜爱之情?谁听不出他对郭拙诚的支持与肯定?

????说实在的,现在褚绪基都有点嫉妒郭拙诚的人缘了。至于那些秘书和记录的人更是眼睛发绿。

????最高首长没有等待其他思考,他说完之后第一个起身,在众人的目光中大步离开。

????郭拙诚、褚绪基只送到门口就打住了,着这些老领导说笑着离开。

????回过身,褚绪基诚恳地对郭拙诚说道:“郭主任,谢谢!”

????郭拙诚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自己刚才的举动和最高首长等人的语言动作等于给了褚绪基一柄尚方宝剑,具有先斩后奏之权:如果有人还不听话,就把他们调回国内。

????在一般人而言,回国未必是一件坏事,也许还有人希望马上回国呢,没有几个人真的不愿意呆在伊拉克那种热浪袭人的地方,更别说还要面对那些充满了仇恨的当地人。

????但是别忘了最高首长后面一句话:“对于那些思想转不过弯的同志,可以让他们回国休息休息嘛,什么时候想通了什么时候再过去”。

????简单地说,就是那些固执己见的先调回来,好好考虑自己的错在哪里,等想通了再回去,别想就这么走了,除非你不要前途不要政=治生命。况且经过这一进一出,他的仕途肯定会受不好的影响。

????谁敢拿自己的仕途开玩笑?

????郭拙诚没有矫情,笑着说道:“不必谢我什么,要谢就谢最高首长他们。我们都是为了工作,不请他们来坐镇,我估计你很难开展工作。”

????这话自然是在明说:我郭拙诚就是罩着你,为了你,我可做了不少事。

????到褚绪基眼里感激的眼神,郭拙诚很是自豪:呵呵,这可是未来的老大啊,欠了我一份情吧?到时候我可是会记得找你,要你还人情的。

????他们两人坐下来重新讨论具体的细节。

????刚才最高首长只是给了一个大致的方向,至于资金、人员、与伊拉克zhèngfu等方面的配合还需要他们商定。

????虽然褚绪基他们在国外建设的进展没有预想的快,但内部筹备工作还是不错的,只要解除大家内心的内疚和善良,只要伊拉克军队重新支持,一切都会进入快速车道。

????郭拙诚严肃地说道:“你们的工作确实必须加快,现在我们在国外聘请高级管理人员的事情已经展开,用不了多久就有西方国家的专业管理人员进驻你们那里。等他们到了,我们很多事情就不好做了。

????我希望他们到来的时候,他们就可以只局限于企业内部管理,不希望他们到我们一些秘密的东西,不希望他们知道我们的最终意图。我们的意图只能在你我等少数人脑海里。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褚绪基笑着说道:“明白。古话说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话不就是贯穿你目的的始终吗?”

????郭拙诚尴尬地笑了笑,说道:“来我的本意都被你透了,那我就不用多说,一句话就是:国家利益高于一切。反正就是赚钱的事你们大胆做,具体的事情让聘请的那些外国专业管理者做,同时让大家从对方那些多学习一些现代化的管理知识,将来国内对你们会重用。你把这些话可以说给他们听,让他们心里有一个底,也鼓舞鼓舞一下他们的士气。”

????褚绪基虽然在官场混了多年,但听了郭拙诚的话后,内心也不免激动起来,甚至呼吸都粗重了很多:“其他人都可能被重用,那自己这个为头的人能不被重用吗?那自己将来会成为一个什么人、会坐到一个什么高度的位置?”

????他想到自己的手下有一批厅局级干部,虽然没有文件明确自己的行政级别提升了多少,目前依然还是厅局级,但他知道这只是暂时的,升为副部甚至部级指ri可待。如果成了部级再被重用,那不一飞冲天了?

????他心里对郭拙诚更是感激,感觉郭拙诚就是自己仕途上的大恩人,没有他自己绝对没有这番际遇。殊不知前世的他没有郭拙诚的帮助,一样成为zhèngfu的老大,仅仅一人之下而已。

????郭拙诚心里笑道:“您老就别感激了,我可没有本事让你当第一,只是把属于你的提前让你享受到而已,谁叫我现在真的缺能做事的大能人呢?”

????与褚绪基分手后,郭拙诚离开大内,然后到凤凰机械去了舒巧、袁莉。

????可惜袁莉正好出门,准备乘飞机前往香港与来自北美和印尼的商人商讨有关技术转让的事宜,两人只来得及匆匆说了两句话。

????分手的时候,袁莉扑进他怀抱,趁其他人不备在他脸上吻了一下就走了,丢了一句:“我现在可是为你郭家赚钱,真的好辛苦,将来你得好好补偿我。”

????郭拙诚摇头笑了笑,着她上车之后转身朝楼上走去,推开舒巧工作室的门,那丫头果然如他所预想的一样,正埋头画图纸呢,因为神情专注,连他进来了都不知道,直到他有意咳嗽了一声。

????舒巧和袁莉一起创建了这个大公司后,不但没有被袁莉所影响,反而更加像一个书呆子样子了。郭拙诚对这两个走极端的女孩,真是感到无语。

????听到郭拙诚的咳嗽声,舒巧总算从图纸里抬起头来,笑了一下,脸上露出一片惊喜的神sè。但那样子就让郭拙诚知道,她高兴的不是他来她,而是另有目的。

????果然,她将手里的铅笔和三角板一扔,快速地跑到一边,打开柜门,捧出一堆图纸,说道:“拙诚,你怎么才来,我都等你好几天了。快,给我把这些图纸审核一下,给我好好说说。”

????着着半尺厚的图纸,郭拙诚只有苦笑,说道:“我说舒巧,你身胚也不怎么壮啊,怎么就能抱动这几十斤重的资料,不怕把你的小腰给折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