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第715章 他要杀的不是我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当天晚上,国家公安(部)的领导、省公安厅的领导、驻军首长在招待所的小会议室召开案情分析会,邀请郭拙诚参加。

????在开会前,公安(部)的副部长首先向郭拙诚转达上级首长的指示,建议郭拙诚他们立即从这里转移出去,转移到旅顺(海)军基地内部。

????但郭拙诚拒绝了,他不想因为这事耽误太多不必要的时间。

????郭拙诚说道:“如何侦破案子,我是外行。对于你们怎么侦破我不管也不想知道,但我在这里谈谈我的法。虽然我的法很可能对你们的侦破产生干扰,之所以我还是想谈一谈,是因为这事关系到我们课题组的转移问题。这不是一件小事,现在整个工作接近尾声,如果贸然转移的话会对我们的工作带来非常不好的影响。

????我要谈的就是我认为这件案子不是有些人所认为的国外前来盗窃极密资料的间谍案,也不是针对我个人的暗杀,至于是不是针对他人的仇杀,或者凶手是不是纯粹报复社会,亦或者为了满足其扭曲的心理制造大事件,那我就不得而知了。”

????省公安厅的领导对于郭拙诚的武断显然有些反感,但他不敢过于明显地表现出自己的情绪,只是问道:“你怎么这么快就排除不是间谍案,不是针对你的暗杀?”

????尽管他极力使自己说得委婉,但话里的火气依然有点掩饰不了。

????郭拙诚没有计较对方的态度,他认真地回答道:“我是反过来推理的。我认为如果是间谍案,那我就问一问,他这个特工的目的是什么的?我想最大的可能就是盗取我们这个科研项目的资料。当然,他也有可能是来盗取其他资料,这些资料落在某一特定的专家、教授身上,与我们的项目没有一点关系。

????好,我们现在暂定他是来偷窃资料的。你们是专家,肯定知道如果特工想盗窃我们的秘密资料,其首要目的就不是杀人,而在于拿到资料。结果呢,在我们还没有发现他的情况下,他却杀人走了,这就排除他的目的是来盗窃资料的。况且我们这次会议只有内部人员知道,相关保密工作做的也到位,会议的具体地点直到开会前一天才通知到本人,其他人根本不可能知晓我们在这里是研究讨论新式战斗机。所以,我认为各位不要把侦破的jing力放在资料泄密这个方向上,人家不是来做这事的。”

????否定完凶手是来盗窃资料的目的后,郭拙诚又说道:“至于是不是来谋杀我或者其中某位专家的,有这个可能,但可能xing很小。今天的子弹表面有可能是针对我而来的,但仔细想想又不是,为什么?因为这个人真的要杀我,他有好多更好的机会,就是在开枪之前的一段时间里,他就有一个比开枪时更好的机会。请各位这里的地形。”

????说着,郭拙诚指着墙上悬挂的地图,顺着一条小路说道:“我从后面的大院里散步,再跟着招待所的工作人员从后面走到前面这栋楼,有两条路可以走,第一条就是从这栋楼的侧门进,另一条路就是我实际走的这条路,从东边走过来。在这一段路上,我几乎都在对方的视线里,也就是在他手里步枪的shè程内。

????如果他要杀我,在这段路上开枪杀我远比我进了大楼、通过窗户口shè击瞄准容易得多。他为什么不在这里狙击而要等我进了那个相对外面幽暗得多的楼梯口?我想你们也不会认为他是在卖弄自己的shè击水平吧?他可不是临时呆那里的,从现场遗留的玻璃瓶、饼干等东西来判断,他在那里呆了至少有半天也就是六个小时以上的时间。”

????说到这里,郭拙诚笑了一下,但其他人都没有笑,因为这次凶手是不是针对郭拙诚,关系实在太重大了。一般的猜测、联想都不能算数,必须拿出实实在在的事实来证明凶手不是针对他才行。否则,破案的重视度还要提高,甚至可能要调集全国公安系统一切jing兵强将进驻这里,就是把大(连)掘地三尺也要把这个凶手给找出来,可以说不计成本,不计在国内外产生的影响。

????目前大量的军jing已经在待命,只等上级一声令下,他们将全面封锁辽东半岛,包括海陆空三个途径。所有离开辽东半岛的道路一律戒严,不许汽车、轮船、飞机离开,可以说就是有一只苍蝇飞走,也要抓下来公母。

????相反,如果能够确认凶手的目标不是郭拙诚,即使凶手想杀的是市长、市委书记等高级官员或者是项目组里其他专家,国家有关部门也不会如此兴师动众,最多就是命令大(连)公安局或者省公安厅成立专案组,勒令他们限期破案,也不会将整个辽东半岛戒严,不会闹出太大的动静,基本上会做到外松内紧而已。

????可以说,判断凶手是不是针对郭拙诚,将关系到巨大的人力物力的调配,在座的人员都必须慎之又慎,不能也不敢轻易下结论。

????郭拙诚现在能想到的,这些经验丰富的公安人员又怎么会想不到,只是他们的立场和职位不同而已,郭拙诚可以抱着无所谓的态度,只要认为凶手不是针对自己,他就可以大声地说出来,面对别人的质疑也能坚持这一判断,由此可以不再cāo心,可以放下这里的事安心地做科研方面的事情。

????可是,公安部、当地驻军、省公安厅、市公安局的领导们却不能也不敢这样“草率”,即使他们心里也是这么认为,但他们还得寻找直接证据,还得有说服上级的铁证。拿不出实实在在的证据,zhongyāng大佬根本不会认可,还会没鼻子没眼睛地将汇报的领导狂骂一顿,严重时很可能给你处分,将你降职。

????郭拙诚自然理解这些人心里的想法,继续说道:“如果按我的想法,这个家伙之所以杀人原因有两个可能,一个可能是与招待所的这个死者也就是招待所主任私人有仇,不过,这个可能xing也不是很大,毕竟他出来迎接我是临时的。他的动作对凶手而言是随机的,凶手很难预测到死者这个时候出现在楼梯间。根据我的了解,死者和这里工作的大部分干部职工一样,平时他出入这栋大楼都是走侧门,今天出来迎接我,不但凶手难以料到,就是我和那个陪同我的招待所工作人员在事先也没有料到。

????如果不是因为太阳大,我喜欢在太阳底下走,我也很可能会从侧门上去。这样的话,那这个主任就不会出现在这个楼梯口这里,凶手也就没有shè杀的机会。除非喊我过来的那个工作人员和凶手相互之间约好,相互之间通信。但这个工作人员也是不知情,甚至不知道他的主任会出办公室迎接我。因为保密的原因,这里只有三个人知道我的身份,也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我们在这里干什么。”

????郭拙诚喝了一口水,说道:“有一个可能是这个凶手没有固定的目标,纯粹是为了报复社会,纯粹是为了制造慌乱和轰动,只要能杀当官的,他就能出一口怨气,就高兴。当然是杀的官员越大越好。我个人认为这个可能xing相当的大,我建议大家朝这个方向努力。

????另外,根据他藏身的杂物间的现场和子弹的准确度来,这个人应该在部队呆过,枪法还不错,虽然不到神枪手的水平,但在部队也算是高手。”

????公安部的一位领导问道:“你能肯定他不是国外的间谍?能肯定他是国内的人?”

????郭拙诚笑道:“不能肯定。我刚才说的只是我的猜想。”

????公安部的领导点了点头,转头对大(连)市公安局的人问道:“这个招待所在当地人心目中的地位如何,我是说老百姓是不是将这里的领导干部当成是大干部?”

????市公安局局长肯定地回答道:“是的。不说是普通老百姓,就是我们zhèngfu工作人员也认为这里的干部都是高级干部,因为这个招待所不对外,接待的不是部队的首长就是zhèngfu的高官。外面的老百姓都说在这里面打扫卫生的都是连级干部,一般的人政治(审查)不合格都别想进来。”

????“呵呵……”几个公安部的领导笑了起来。

????随着他们的笑声,其他部门的领导也笑了,会议室的气氛一下缓和了很多。

????显然,公安部领导听了郭拙诚的一番话之后心里一下轻松了好多:如果只是普通的枪击案,即使对方想报复社会,也不是什么大事。至少作为公安部领导的他们就没多大的压力了,zhongyāng有关部门也不会再给他们设置苛刻的期限。反而是他们可以向下面的公安厅、公安局下命令、设期限。

????公安部的领导又转头对公安厅的一位领导问道:“查清了枪支是哪里来的吗?”

????公安厅的领导为难地摇了一下头,说道:“还在查。只能初步判断出这支枪是在过去那种混乱年代丢失的。那时候许多造(反)派都拥有枪支,大街上经常出现两对武力对峙的情景,各个造(反)派之间三言两语不合就可能开枪shè击。那些丢失的枪支根本无法确定是损坏了、回炉了,还是被人隐匿了。就是相关枪支的资料也有不少被人为地烧毁,故意地毁损,寻找起来非常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