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第666章 万分危急!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现在他若从jing察的重围中冲出去,反而会引起别人的怀疑,反而会让自己甚至自己的祖国蒙受不白之冤,虽然他估计玛德莱娜能帮他洗清冤屈,但何必冒这个险?何不自己以自己的行为为自己辩护呢?

????想到这里,他没有冲动,而是如闻讯出来的其他旅客一样着成群的jing察走了过来,着他们开始盘查旅客的身份证明。

????面对全副武装的jing察临检,不少旅客很激动。一个旅客惊恐地询问同伴这家酒店是不是有恐分子;一个旅客上前责问jing察为什么打扰大家的休息;一个旅客则埋怨约旦的jing察对付不了机的恐分子,却拿平民来出气;更有一个旅客气势汹汹地提出抗议……就在郭拙诚犹豫的时候,玛德莱娜抬头了郭拙诚一眼,只见她一愣,随即幸福地大叫道:“亲爱的,你现在这个样子太漂亮了!嘻嘻,我就知道你的年龄不大,太好了,我们正好可以交朋友……”

????郭拙诚很无语,实在不明白这个小妞怎么一眼就出自己身份的,以前化装可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被人一下就穿的糗事。

????单纯的玛德莱娜可不知道自己让郭拙诚难堪,她欢笑一声,人如小鸟投林一般,整个身体都扑进了郭拙诚怀里,热情地吻着。

????她身后那个叫卡洛斯的男子大急,连忙喊道:“公主……小姐,小姐,注意形象,注意形象,这里有人……”

????他不说还好,大家都不知道这个女孩的身份,只是觉得她漂亮而已,是一个不可亵渎的天使。

????可是,卡洛斯这么惊慌地一说,一些有心人就听在心里。很快,有人拿出了相机,将焦距对准了郭拙诚和玛德莱娜,更多人在猜测他们两人的身份,猜测郭拙诚到底是台湾人还是香港人,猜测玛德莱娜是哪一个国家的王室公主。

????一个刚苏醒的保镖也慢慢地认出郭拙诚就是他们要找的对象,他立即对jing察说道:“他就是我们要找的人,你们别惊扰其他人了。”

????他心里同时震惊郭拙诚在这么短时间里化了妆,而且与之前的形象判若两人:“公主是怎么一眼就出来的,我怎么就不出呢?幸亏她发现了,否则这小子肯定会溜掉。”

????郭拙诚此时连突围的希望都没有,实在是周围太多的jing察。他镇定地笑了笑,对依偎在自己怀里的玛德莱娜问道:“你怎么一眼就出是我了?”

????玛德莱娜很自信地说道:“因为你的眼睛,我一你的眼神就知道是你,只有你的眼神这么清澈,里面还有一股淡淡的忧郁,只有你的眼神让我令人怦然心动。还有,你身上有股好闻的气味,让我陶醉……”

????郭拙诚一阵汗颜:我的眼神有什么狗屁忧郁?还不是我刚才在思考是逃跑还是留下,心里纠结着呢。你这小妞把我的郁闷当成了忧郁,真是服了你。

????想到孙兴国马上就要回来,郭拙诚只希望这些jing察早点离开,免得等下发生麻烦。不管怎么样,一个外国人把自己国家的jing察同伴给打晕,穿走他的衣服并在外面大摇大摆地驾驶着jing用摩托车横冲直闯,这让他们尴尬的同时更有发飙的冲动。

????他刚准备跟玛德莱娜说,让她要求这些jing察离开,不想远处突然传来一个jing察的惊呼:“努瓦斯怎么在这里?快来!努瓦斯被人打晕塞在垃圾桶里!”

????郭拙诚的心脏不由咯噔了一下:糟了,发现了!

????因为人多地方小,加上jing察一上来就采取包围之势,很多平时无人注意的角落都被jing察仔细搜查,越是隐蔽的地方越被重点对待。郭拙诚虽然藏东西的经验很丰富,但他再有经验也不能把一个大活人变得无人能见,无法将那个倒霉的努瓦斯变得隐身起来。

????到几个jing察快速地朝那边跑来,郭拙诚一边与玛德莱娜敷衍着,心里一边快速地思考对策,苦思应对的办法,同时思考如何让孙兴国悄悄地回来。

????因为注意力很集中,他只是无意识地揽着玛德莱娜的腰肢,手掌轻轻地拍打着,不时无意地动了动。

????但在玛德莱娜的心里,以为郭拙诚是在爱抚她,她很享受地闭上了眼睛,鼻子里喷出一股股温热的气息,脸sè越来越绯红。

????卡洛斯先生急了,可作为管家的他又无可奈何,只急得围着他们两人转,嘴里不时说道:“小姐……不行啊……小姐……”

????几个保镖一边恨恨地打量着郭拙诚,一边将周围好奇的旅客驱赶开。

????约旦的jing察们一部分在救治那个倒在垃圾桶里的努瓦斯,大部分则在原地等待着上级的命令。无所事事的他们也出情况不是西班牙王室所说的那样,这个叫玛德莱娜的公主根本没有人引诱,更没有人绑架,是她自己上了那个东方人,是她自己要跟人家幽会。

????他们嘲笑着着西班牙王室的保镖们,同时贪婪地盯着俏脸如花的玛德莱娜,着她那激动的表情和动作,着她急不可耐想和东方小子亲热的样子,他们不时谈笑着,不时吹上一个长长的口哨。

????保镖和管家又尴尬又气愤,更无可奈何,只好将愤怒的目光落在那些起哄的jing察身上,落在郭拙诚身上。当然,落在郭拙诚身上的目光还有不少明显的嫉妒——正常男人的嫉妒。

????到保镖们不善的目光,jing察心里都有点不忿:现在飞机场的情况很严重,我们的同伴冒着生命危险在跟机分子对峙,你们却将我们喊到这里来为一个热恋中的小女孩瞎奔波,如此兴师动众,真是岂有此理!

????几个情绪激动的jing察就要开口讥笑的时候,电梯的门开了,几个jing察从里面走了出来。

????郭拙诚一愣,慌忙举起右手,快速地打着手势:“我们的事已经暴露。那个打晕的人已经被他们发现。”

????从电梯里出来的jing察中,有一个jing察眼里闪过一丝惊讶,转身就要返回电梯。

????郭拙诚、孙兴国动作够快,但约旦的jing察也不笨:角落的垃圾桶里躺着一个努瓦斯,现在电梯里又出现了一个努瓦斯,就是傻子也知道情况不对。

????在短短的愣神之后,几个jing察立即反应过来,几支枪在一瞬间就对准了刚刚上来的孙兴国。

????如果不是电梯,凭孙兴国的本事应该在对方愣神的时候完全可以逃跑,即使周围有jing察。

????但乘坐在电梯里却不行,因为电梯可不能立马关门、更不能立马上升或下降。更何况他和其他jing察出电梯的时间有先后,他走出电梯的时候有jing察还在里面,也有jing察刚好站在电梯门的地方,就算电梯反应迅速,可电梯门一时间也关不上,关上了依然要跟还没有出来的jing察对殴。

????拙诚只好给了一个无奈的眼神,意思在说“算了,出来吧”。真要让jing察开火,那问题就糟糕了,谁受伤都不是一件好事。

????无奈的孙兴国只好放弃抵抗,举着手垂头丧气地走了出来。

????郭拙诚也揽着玛德莱娜迎了上去,同时用英语说道:“误会,这是误会。我们是中国的外交官,享受外交豁免权。努瓦斯只是晕过去而已,没有什么问题。我们仅仅是开一个玩笑,一个玩笑而已。”

????郭拙诚说得轻巧,但jing察和卡洛斯等人怎么可能把这些事成是一个玩笑?有人干脆把郭拙诚、孙兴国成了机犯的同伙,认为他们在这里是配合飞机场的那些恐分子:一个勾引西班牙王室的公主以吸引宝贵的jing力,一个化装成jing察到外面探听情报。这不是恐分子的典型特征吗?

????如果不是因为顾忌郭拙诚是中国人,如果不是郭拙诚喊出他们有外交护照,如果不是顾忌玛德莱娜公主在他们手里,jing察们肯定会第一时间内开枪,击伤他们后再抓起来,押到jing察局好好审问。

????即便如此,十几支手枪都死死地对准了他们。

????一个显然是为首的jing察伸出手向郭拙诚、孙兴国要护照、飞机票,以证明他们的身份。

????郭拙诚将玛德莱娜轻轻推开,然后从背包里拿出护照和飞机票,同时要求找地方私下交谈、澄清这事。

????这个时候,玛德莱娜才回过神来,很是吃惊地问道:“郭,你真的是外交官,不是恐分子?”

????她声音颤抖,脸上全是绝望。虽然她沉溺于爱情中不能自拔,但也没有变愚蠢,面前的一切让她很快将郭拙诚与恐分子联系起来。想到自己心仪的人是那种人,她心里一阵绞痛,脸sè也变得惨白。

????郭拙诚轻轻地握着她的手,笑道:“我怎么可能是恐分子呢?我是真的外交官。”

????玛德莱娜心里显然一下转不过弯来,但又很希望郭拙诚不是坏人。她用纯情的目光盯着郭拙诚,问道:“那你们怎么把jing察打晕塞进垃圾桶?他怎么化装成jing察?……是……是因为这个jing察也无缘无故地打了你们吗?难道你……你又是在变魔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