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第640章 决定命运的一小步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听到郭拙诚亲口承认打了人还打了苑同县的jing察,本来心虚的守卡者一下又胆壮起来,枪口重新对准了郭拙诚他们:“下车!”

????至于郭拙诚说的什么扯平、什么各自拍拍屁股走路什么的,他们都觉得这个小年轻说的可笑,明显太幼稚:有这么说的吗?jing察打你们是执法行为,做错了最多就是其本人接受批评教育。而其他人打jing察的话,那绝对是犯罪,是要负刑事责任,稍微严重的就必须判刑。

????两件事的概念完全不一样,jing察代表的国家权力机关,而其他人代表的是个人,即使你代表单位打jing察也不行。

????只要你们真的打了人,jing察将你们带到派出所进行调查是天经地义的,如果你们从派出所跑出来甚至偷走了武器,那xing质就更严重了,绝对是全国通缉的对象。

????到郭拙诚等人镇定自若,主动停车,还很配合地跟他们一起进了派出所,这里的jing察和武装民兵都发觉情况也许与通报的完全不同,因此他们没有过分为难他们,但也小心翼翼地押送,不让他们有任何逃跑的机会。

????在走向派出所的途中,也有一个jing察和几个民兵不时推搡几下,以显示自己的威风,显示对犯罪分子的愤慨,不过,他们的动作都不大,都不足以让郭拙诚等人生气。

????当一部分jing察在审讯室里询问郭拙诚等人的时候,另一部分jing察则把郭拙诚的吉普车从里到外仔细地翻了好几遍。

????自然,他们并没有找到通报中所说的什么枪支、弹药和jing械。

????这次郭拙诚汲取了教训,没有再让jing察将自己三个人分开,而是拿出自己的证件,在jing察的监督下给离这里最近的军工厂打了电话,让他们派人来处理这里的事情,同时要求军工厂的领导向有关部门汇报,请组织上把在这里为非作歹的许家彻底调查,还当地老百姓一个清白。

????因为这里的派出所已经不属于事发派出所所在的苑同县,无论是许举振当场长的父亲还是当县长的伯伯都无法直接对这里的干jing下命令。至于想抱他大腿的苑同县公安局局长、副局长们更有点使不上劲,必须先征得这个县——马羊县——县公安局局长同意,才可能将“罪犯”抓回去,那样才能满足他们“报仇雪恨”、巴结领导的愿望。

????这里的jing察在没有弄清楚情况之前是不会得罪任何一方的,现在没有几个人是傻子,无论郭拙诚他们是否是罪犯,到时候将三人交给苑同县公安局的人就行,他们只保证这三人不跑掉就可以了。

????所以郭拙诚他们并没有受到多少责难,jing察们反而给他们递上了开水。同时几个到过京城的jing察似试探也是安慰地聊起了京城的风土人情,同时也询问有关三机部的事情,但因为三机部涉及到众多军事秘密,郭拙诚他们并没有过多地谈论。

????但是,即使如此,这里的jing察心里已经确认郭拙诚他们肯定不是罪犯,而且其来头似乎比什么场长、县长的大得多,似乎这个姓郭的才是真正的粗大腿。

????这里的派出所所长心里心里快速思考快了,没有多久,他就下了决心,立即离开讯问室跑到自己的办公室给自己的县局局长汇报情况,不但把郭拙诚的话向自己的上级说了,还说出了自己的判断。

????上级领导一听,愣住了。他知道这是两方的神仙打架,没有必要让自己遭殃。于是,他给自己手下——心里活泛的派出所所长——下了一个明显的暗示:放任他们两方争吵,等吵出了结果,再帮助赢了的。

????没有多久,苑同县公安局的副局长和那个受伤的派出所所长就带着一帮子jing察来到了这个属于马羊县的派出所。

????这帮人一来就要求将三个罪犯提走。

????但让他们吃惊的是这里的派出所拒绝了,理由是他们正在核查郭拙诚等人的身份,调查通报里所通报的事实,在相关结论没有出来之前,他们不会放人。

????副局长等人一下傻眼,开始跟这个派出所的人争吵。

????这样一来,jing察局出现了一个奇特的想象,郭拙诚等三人呆在一间办公室里,好整以暇地着报纸,喝着茶水。

????自认是受害者的苑同县公安局的人则站在外面要冲进去抓人,口气嚣张,声音宏大。

????在郭拙诚三人和苑同县公安局之间站着的是马羊县的jing察,阻止他们抓人,他们不断地微笑,不断地说好话,但就是不放人。

????在争吵中,郭拙诚这边似乎唯恐天下不乱,闫宇还大声对着窗户外面说许家在当地是一霸,欺压百姓,鱼肉人民,等他们回去后一定要将许家彻底清查,把许家的劣迹全部公之于众。同时闫宇还奉劝外面的jing察不要跟着许家转,到时候别因为误了自己而后悔。

????当然,他的这些话是没有人听的,就算真有人听进了心里,但他们表面上还是装出一副大义凛然,一副一定要将郭拙诚等人抓捕归案的样子。

????这个现状显然不是马羊县公安局局长在电话里给出的暗示,他的暗示是让苑同县公安局的人和郭拙诚三人争吵,这个派出所的人只要维持秩序就行,等争吵结果出来后帮助胜利了的。

????显然,这是这里的派出所所长自作主张,他认为郭拙诚他们三人才是粗腿,要抱就要抱住他们,要抱就抱结实一点,要想赌大的,现在就必须做出让郭拙诚他们三人感动的事情。

????不得不说,这派出所所长赌对了,他普通的人生就在这一瞬间得到了升华。以至于多年后一直为自己的行动感到自豪、感到得意,没有今天的赌博,就没有他后来人生的辉煌。

????见这边不放人,苑同县公安局副局长怒了,一下拨出手枪,对准窗户内的闫宇,大声命令道:“现在我给你们三个人一分钟的时间,如果一分钟之内出来,我算你们投案自首,将来法院判决时,我们可以向他们提供你们自首的证据。如果过了一分钟还没有出来,我们认为你们在负隅顽抗,你们是拒捕,我们将依法动用枪械!”

????闫宇冷笑道:“抓捕我们的罪名是什么?打架斗殴还是什么?”

????副局长道:“盗窃枪械,冲击公安机关,殴打无辜群众,这还不够吗?”

????闫宇很肯定地回答道:“够了!”接着,他讥讽地说道,“可是,这些罪名必须真实。在你们拿不出证据之前,我们只能接受这里jing察的调查。等他们弄清楚了情况,再按相关程序将我们带走或就地处理。”

????副局长道:“现在我们有人证,还要什么其他证据?”

????闫宇很喜欢与人讨论这些虚无的东西,笑道:“这些人证都是你们一伙的,当然不算。”

????副局长冷笑道:“原来你也是一个法盲。我们jing察做人证竟然不算,你说你是谁啊,到底算哪一根葱?难道你说不行就不行,哼!”

????就在两人打嘴皮仗的时候,一个jing察过来了。他小声对着本地派出所所长的耳朵说了两句什么。派出所所长连忙朝他的办公室走去。

????拿起放在桌面的电话话筒,刚喂了一声,对方就说道:“胡所长,你把人交给他们。但让他们签字,并让他们书面保证不刑讯逼供,不得虐待。”

????胡所长一愣,心里泼凉泼凉的,虽然他知道自己的上级肯定受到来自更上面的压力,但他已经做出了选择啊。

????胡所长很快就回过神来,提醒道:“王局长,这事不能这么处理吧?他们三个人绝对不是罪犯,不说他们身后的背景,只说他们现在的表现就不像是犯了事的人。如果他们真的盗窃了枪械,真的冲击了派出所,他们不可能这么大摇大摆地进入我们布下的关卡,也不可能如现在一样不慌不忙。我倒是认为苑同县的同行有点狐假虎威,好想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王局长严肃地说的道:“这是他们之间的事,我们不管。现在情况不明朗,到时候吃亏的可是我们这些人。”

????胡所长说道:“王局长,万一对方真的是有来头呢?我们既然已经横了心要保护他们,那就一直保护下去。现在已经得罪了苑同县的同行,再把这三个人交到对方,那么,这三个人也得罪了。还不如开始就不管这事,直接让他们抓走呢。”

????王局长没好气地说道:“还不是你们报告说他们跟军工厂的人联系?行了,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他们三人权力最大也大不过我上头的……。你这么多年来一直跟着我,我就告诉你,这是地区专员办公室的秘书亲自打来的电话。你懂了吧?”

????胡所长郁闷极了,还是坚持道:“可我觉得那三个小子的来头不小。地区专员也未必能压住他们。”

????王局长一愣,问道:“你能肯定?”

????胡所长犹豫了一下,说道:“不能肯定,但我觉得不会相差太远,如果没有后台,他们哪里能如此镇定?再说,这么年轻的领导干部不可能没后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