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第635章 躁动的年轻人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闫宇有点跃跃yu试,刘伟轩却摇头道:“不必了吧,我们三个人怎么吃得完?”

????这时,老板娘说道:“烤全羊?那可是好东西。这位小同志真会吃。不过,我男人到县里进货去了,他不回来我可不会烤,现在晚上了还要到邻家买羊再宰杀,我一个妇道人家可不行。”

????郭拙诚笑道:“同志,你这就不对了。做生意哪有你这么把客人往外面推的。我告诉你,下次遇到我们这种情况,你就满口答应,把价钱收高一点,你让邻居家的人帮你弄。只要你给钱给他们,他们肯定乐意。这样一来,大家都高兴。”

????老板娘笑了,说道:“你这位小哥还真是有趣。可是,你们坐了这么久的车,肯定又饿又累,哪里能等这么久?再说,这烤全羊可是过去蒙古王爷等贵族吃的,我还真有点不敢做。除非有镇上的干部他们和你们一起吃,要不,我不敢单独做,真要抓我去反省,那就麻烦了,嘿嘿。”

????郭拙诚不知道这个女人说的是真不敢还是假不敢,反正今天是吃不成烤全羊了,内心多少有点惋惜。

????正要询问她这里有什么拿得出手的菜,只听店门传来一声巨响,所有人都一愣。老板娘的脸sè变了又变,有点不甘又有点畏惧地朝门口走去。

????“咣当!”店门又是一声巨响,两扇门板一下洞开了,裹夹着水雾的冷风立时扑了进来,让整个屋子雾蒙蒙的,本就不亮的房子更加灰暗,那盏黄sè的白炽灯越发显得光芒四shè了,就如灯泡上长了很多笔直的黄毛。

????“我草!这是什么鬼天气,白跑一趟不说还不能马上回去了。”

????“这狗屁老天,存心跟我们作对。老子的一身筋骨都散了。”

????“呵呵,只要你两腿之间的玩意没有散就行。”

????“草!那散了还行?多少女人会上吊。”

????“哈哈……”

????随着一阵骂骂咧咧、嬉笑不断的声音,几个年轻人走了进来。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二十岁上下的青年,他将外衣脱下扔给后面的一个年轻人,说道:“好好弄弄,别把老子的这件风衣给弄坏了。……,真他娘的可恶,早不来晚不来的,偏偏下午来了这么一场大雨,今天我们就不走了,就在这里住下。”

????说着,他对迎上来的老板娘问道:“你是这么管事的不?有什么好吃的,马上给我们弄一桌好菜来。快点,累死了!”

????透过敞开的门,郭拙诚到外面的雨已经住了,天sè也越发暗了下来。

????这几个人进来后,旁若无人地大声喧哗着,有人胡乱地拖着椅子,有人一屁股坐在桌子上,有人大口地抽着烟,有人随口地吐着唾沫……郭拙诚很恶心地皱了一下眉头,但忍住了没有发火。出门在外,一般人也犯不上为这种小事就和谁翻脸,而且这几个人都是年青人,遇到这种天气有点火也正常。

????他们的样子,很有一种故意惹人注意的样子,似乎别人不到他们作恶,他们心里还不舒服。脸上就差贴上“混混”的标签了。

????郭拙诚心道:“到底是年轻人啊,表现yu太强了。”

????“方小哥,你今天这种天气也出来了?”这时,老板娘认出了其中的一个年轻人,连忙一脸亲热地凑上前去,附和着说道,“这种天气真是不好受,各位先到后面洗一洗,我这就给你们准备饭菜。我们这里今天可是有野兔和野鸡,你们来两只不?”

????敢情这里最好的就是野兔和野鸡了,郭拙诚来的时候她这么说,这些年轻人来了也是这么说。

????“行!有什么就来什么,快点做。”姓方的年轻人一边往后面走,一边说道。

????有一个年纪稍微大一点的男子着老板娘问道:“你男人呢?他不在这里?”语气有点怪里怪气,他旁边的几个人也yin阳怪气地笑了起来。

????有一个说道:“她的男人不就是你吗?”

????老板娘只是笑了笑,没有生气也没有什么表示,让他们占了一点口头便宜。

????等那些人去后面洗刷去了,小店里一下安静下来。

????郭拙诚他们三人你我,我你。

????闫宇说道:“郭主任,这下我们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吃饭了。样子,她肯定会先为他们做饭。”

????郭拙诚说道:“你们肚子饿不饿,要不我们先出去一下逛一逛再来?这些人还不知道吵多久,镇上有其他小店没有。”他有点受不了几个年轻人的骂骂咧咧。

????闫宇连忙说道:“我不饿。走吧!”他更受不了这种气氛。

????刘伟轩一副去也行,不去也行的样子,见郭拙诚动身,他也马上跟上。

????外面有点暗,但空气却新鲜很多。

????三人不急不慢朝前走着,见一个老人在赶羊进圈,郭拙诚走上前问道:“大伯,你家的羊卖不?我们三人想买一只羊烤着吃。行不行?”

????老人狐疑地着他们三人,问道:“烤着吃?你们三人?能吃完吗?”

????郭拙诚笑道:“吃不完我们可以送给别人吃啊。你这羊卖不卖?”

????老人了一眼小吃店,又了自己的家一下,犹豫了一会,说道:“五十元!要不要?”

????五十元说贵不贵,说便宜也不是很便宜,现在刚进厂的工人工资还不一定有三十元。

????郭拙诚是说道:“要!不过,你得帮我杀了,洗干净。我可以给你五元钱的手工费。一共五十五元,怎么样?”

????老人大喜,连忙对着家里喊道:“彪子!彪子!快出来,快出来!有人找你!”

????很快,一个人如其名的彪悍汉子走了出来,先了郭拙诚三人一眼,然后对着老人问道:“爹,谁找我?我怎么不认识他们?”

????郭拙诚说道:“我们是路过这里的客人。想找你爹买一只羊烧烤吃,我们谈妥了五十元一只,外加五元的手工费。杀羊的事就靠你了。”

????汉子了郭拙诚一眼,又打量了闫宇、刘伟轩一眼,摇手道:“开玩笑,五十元就买我家一只羊,你以为我家的羊是捡来的?一百元!少一分不行!”

????郭拙诚笑了,说道:“真的要一百元?”

????汉子见郭拙诚笑,愣了一下,但马上又说道:“当然一百元,猪肉都市八毛一斤,羊肉怎么说也要一元五到两元一斤,一只羊总有五六十斤吧?”

????郭拙诚说道:“那就算了。我们从南方来,也只是想尝一下味而已。”

????汉子见郭拙诚要走,连忙说道:“别啊,别啊,我不是说说吗?不过,五十元确实有点少,你,我家的羊长得多肥?总不能拿一只老羊应付你吧?”

????郭拙诚笑道:“我们还真希望有小羊羔呢。二十来斤的最好。”

????老人在旁边说道:“彪子,他们说如果吃不完可以送给我们吃,……,小波不是……,让小波尝尝也好……”

????显然,老人偷换了概念,郭拙诚说的是送给别人吃,他却曲解为送给他的家人吃。不过,郭拙诚也没有说破,自己确实也不好举着一块羊肉到处送。

????汉子的身子明显佝偻了一些,问道:“再加五元钱行不?六十元,保证让你们吃的高兴,我们还可以为你们整两盘其他菜,再给你们泡茶,还给一坛酒。”

????郭拙诚有点奇怪地问道:“五元钱送这么多东西,那你不亏?”

????汉子苦笑道:“没有办法,穷呗。有钱急用,急用……”

????郭拙诚从口袋里掏出六张钞票,递给汉子,说道:“你先整,我们到附近,等下就过来吃。要多久?”

????汉子连忙说道:“我可只能保证把羊杀了,洗干净。怎么烧烤得你们自己来,我不知道我烧烤的符合你们南方人口味不。我们觉得好吃,你们南方人却嫌弃膻味重,到时候又要退货什么的,我可不敢。”

????郭拙诚说道:“行!你准备好就是。帮我们买一些辣椒、孜然、酱油什么的。多久的时间?”

????汉子将钱揣进口袋:“半个小时,半个小时准好!”

????给了钱,郭拙诚三人信步朝前面走去。镇子不大,没有走几分钟就走完,他们没有立即掉头,而是继续朝前走去。

????“郭主任,我怎么发觉这里的人怪怪的。好像我们是土匪一般。”出了镇,闫宇小声说道。

????“就是,我感觉瘆得慌。”刘伟轩也颇有同感地说道,“难道发生什么事了?”

????郭拙诚说道:“别担心,事情很快就会浮出水面的。”

????闫宇笑道:“郭主任,你这话说的太玄了,难道你知道这里的发生了什么事?”

????刘伟轩跟郭拙诚的关系因为时间原因还没有这么熟络,但他对郭拙诚的话也有点不满,故意装深沉,笑了笑,没有说话。

????彪悍的汉子虽然要钱多,但谈妥了价格后倒也没有玩什么鬼,他选了一只肥硕的羊给宰了,等郭拙诚他们从外面回来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准备好,他还用铁丝、木棒搭了一个简易的烤架,旁边摆了一堆木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