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第634章 奇怪的小镇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这种调研可谓中规中矩,就如一般的领导干部调研一样。郭拙诚没有在调研中展示他“超凡”的技术能力,也没有发表他远见卓识,而是按照虞罡秋的暗示,在军工企业里只是了解情况,回答下面领导提出的必须回答的问题,解决他职权范围内所能解决的问题。

????座谈会在宽松、热烈的气氛中进行,一直开到了深夜。

????第二天一早,他们就告别热情的厂领导,驱车离开这个工厂前往下一个工厂。

????郭拙诚开着吉普车顺着马路继续朝西北方面开去。因为空气中灰尘多,没有开多久,早晨被厂里工人洗干净的车,又蒙了一层浮尘。

????坐在副驾驶位置的闫宇皱着眉头,着茫茫的原野说道:“这里的空气实在太脏了。这才跑了多远的路啊,这么漂亮的车就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全是灰尘。”

????吉普车的密封条件很不好,虽然窗户都关得死死的,但灰尘还是从缝隙中钻了进来,车里的空气不但有一股汽油味,也有一股泥土味。

????郭拙诚笑道:“一辆吉普车也是高级车?你就知足吧。你还没有见识过沙尘暴呢,沙尘暴一来,管教你全身没有一丝干净的,对面都不清人,铺天盖地都是灰尘,就是戴着口罩,沙子也能钻到嘴里,钻到鼻子里。”

????闫宇不相信地说道:“沙尘暴有这么严重?空气中的沙子哪里来的?它们能飞这么远吗?……,如果你不把那几辆高级防弹车送人就好了。”

????郭拙诚笑道:“那种车在街道上的柏油马路上跑跑还行,你拿它们来跑这种路,立马就会散架,一块突出的石头就会让你心痛不已。那玩意太金贵了,随便被石头撞一下,就得花几万元、十几万元才能修好。娇贵的玩意我不喜欢,还是这种吉普车皮实,撞坏了也值不了多少钱。……,对了,沙尘暴的强大你还没有见识过呢,到时候让你这个南方人见识了,你会感觉大自然的暴戾。这里起飞的泥土不但能飞到京城,还能漂洋过海飞到

????i本,飞到太平洋上空,呵呵。”

????坐后面的刘伟轩问道:“郭主任,你也遇到过沙尘暴?”

????郭拙诚心道:“我遇到的沙尘暴比你遇到的强大多了。只不过我遇到的是前世的沙尘暴,你遇到的是现在的沙尘暴。因为国家缺粮缺肉,大家没粮食吃、没有肉吃,对草原不是过度开垦就是过量喂养牲畜,导致草原越来越退化,导致沙漠快速侵吞原本水草茂盛的草地。

????此外还有就是盲目地开采矿产,大量地出售稀土。同时,为了出口贵若黄金的羊绒,以至于大量喂养对草原有极大破坏的山羊,……,各种破坏生态平衡的事情愈来愈多,沙尘暴自然愈演愈烈,直到所有人都受不了了,这才开始花巨资进行沙漠治理,搞退耕还草,搞轮流放牧,不再向大自然无度地索取。”

????他着无边无垠的草原,在心里自问道:“我能在这个时候就开始制止这种疯狂开垦的行动吗?我能提前让人们有序地进行生产吗?能不能通过其他行业的发展,把人们的注意力从草原、从地下的矿产上转移?”

????因为要开车,他没有往深处想,更没有想具体的步骤。听了刘伟轩的问话,郭拙诚笑着说道:“大型的沙尘暴我还真没有亲身经历过,去年好像有一次小的。”

????刘伟轩说道:“每年都有。不过,没有你说的那么严重而已。只要戴了口罩基本就没问题了。”

????不知不觉地天变暗了,没有多久就下起了大雨,空气虽然清新了不少,但泥石路却一下变得泥泞起来。因为路滑,加上路面几乎无人维护,这里一个坑那里一个孔,郭拙诚就是车技再好也无法开快,好几次只能从旁边的草地上行驶。

????无数的泥浆溅起,落在墨绿sè的车身上,很快就把漂亮的车身变成了难的泥浆sè,与时不时过去的旧吉普车没有什么两样。

????当然,那些过去的吉普车未必就是旧的,也许跟他们乘坐的一样,都是被泥浆害的,害得所有的吉普车都成了一个熊样。

????现在这个时代车辆很少,而很少的车里吉普车占有很大的比例,这条路上上行驶的车辆中,十辆里面有七八辆是吉普车,其他的可能是拖拉机、长途客车或者是解放牌卡车,基本上不到小汽车和面包车。

????吉普车现在是军队军官和县乡镇干部的标准坐骑。

????雨天在草原里开车,不但车速慢而且耗油,开了一段距离后,郭拙诚着远处的小镇,说道:“来今天我们只能住在这里的小镇了。再这么跑下去,到中途可就没有油了。等明天雨住了,路好跑了,我们再走。”

????闫宇笑道:“好!反正我们这么赶过去也是深夜了,做不了什么事,还不如到小镇住一晚,见识见识这里的风土人情。……,呵呵,不知道有没有烤全羊吃,我早就听我北方的同学说烤全羊味道特别好,一直想尝尝味道呢。”

????刘伟轩连忙说道:“那是。不过,一般人可吃不起。我长这么大,才吃过两次呢。有一次还是小时候吃的,味道怎么样都忘记了,只知道有很多人一起吃,大家那个开心的样子没法提。”

????郭拙诚也有小孩心xing,不相信地说道:“怎么可能,现在牧民不都是自己喂养牛羊吗?怎么烤一只羊这么困难?”

????刘伟轩笑道:“以前羊都是公家的,宰了羊都是分肉分到各家各户,不说很少能有整只羊整只羊地分的情况,就是整只羊整只羊地分下来,也是为了饱肚子的,哪里敢几下全吃掉?现在的羊群基本分到了家,可是,人家都舍不得呢,要卖钱呢。……,呵呵,我也有好长一段时间没去草原了,不知道他们到底吃不吃烤全羊。或许他们的生活好了,也有人开始学会享受了吧。”

????闫宇笑道:“你也是纯粹瞎猜啊,我相信现在人家经常吃烤全羊。可惜在这里没熟人,人家未必会烤给我们吃。”

????在三人的说笑中,吉普车慢慢驶入小镇。它在人们漠然甚至有点敌视的目光中开了进来。只有几个不懂事的孩子才露出一丝好奇,目光随着浑身污泥的车辆移动着,目光不时落在郭拙诚等人身上。

????车上的三人本已经疲惫,但更有点受不了人们的冷漠,也不知道为什么有人如此对待远方来的客人,感觉怪怪的。

????“!前面有一个小吃店,那里应该能找到住宿的地方!”闫宇指着前面一棵大树说道。这是一棵大榆树,叶子都落了不少,树底下站着一个女人,她正在收拾着几个瘦瘦的羊腿,小心翼翼地拔着上面的毛。

????这女人的年纪显然不是很大,肯定不超过三十五岁,但她已经被生活的艰苦早早地挂上了皱纹。听到吉普车发动机的声音,她先是仔细了车子一眼,目光在郭拙诚、闫宇的脸上扫描了好一会,这才站起来身来,努力地露出微笑,目视着吉普车在她身前停下。

????闫宇伸出脑袋,问道:“同志,请问你们这里有饭吃吗?有住的地方没有?”

????女人笑了一下,说道:“我们就是开的饭店,当然有饭吃,晚上也有住宿的地方。车停后面的院子吧,那里有地方。”

????闫宇回头了郭拙诚一眼,郭拙诚笑道:“下去吧。”

????等闫宇一下车,女人的态度更好了,连忙指着前面的门洞说道:“就在那里进去,里面有一个院子。”

????现在已经下午四点多钟,北方天sè晚得早,很多人家已经开始吃晚饭了,特别是那些一天只吃两餐饭的人家,他们吃完就准备上炕睡觉,等待明天天亮了再起来,

????i子就这么一天天过着。

????不过,当郭拙诚他们走进小吃店的时候,里面几乎没有客人,来这个店的生意还真不怎么样。除了刚才那个女人,没有其他人出来迎接。女人将刚才正收拾着的羊腿扔进筐里,提进店子里,热情招呼他们坐。

????没有多久,她就泡来了茶水,顺手就电灯打开,房子稍微明亮了一些。

????她忙碌的样子,这个店似乎是她一个人在打理,她就是前世人们常说的老板娘,只是这个名称在这个时候还没有几个人敢说,“老板”和“老板娘”很多时候是和过去的“资本家”联系在一起的,是被人民群众教育和打击的对象。

????老板娘将三人引到稍微靠里面的桌上。

????她一边收拾着桌子,一边笑着说道:“三位想吃什么?我家小店虽然样子不很大,但这里有地道的西北风味,关内的东西有,关外的东西也有。还有平时难得一见的野味,要不要?捉的野兔子、枪打的野鸡,保证新鲜。如果你们是从内地来的,这里还有烤羊肉,烤牛肉,保证你们吃了还想吃。等你们三个吃满意了,好好睡一觉,明儿天sè一好转,你们就可以开开心心回家。三位同志,你们要点什么?”

????郭拙诚着闫宇和刘伟轩道:“你们要不要吃烤全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