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第524章 他一定会来见我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日期:~月04日~

????跟-我-读en文-xue学-u楼记住哦!

????26显然是一个代号♀个厂是六十年代在苏联援助下修建的军工厂,为了安全而建在山区。虽然距离马驿镇不到三十公里,但没有直接的大路可走,如果开汽车、卡车的话,必须到长河县县城,再转上一条山路进去,所花的时间至少得四个小时。

????有了摩托车,只要手艺高、胆子大,时间就快了很多,抄近路半个小时就行。

????郭拙诚自然不缺手艺和胆量,从镇政府出来后,很快就将摩托车开进了山里。虽然天空飘着雪花,但山路上并没有结冰,不至于让他因的路滑而减速。

????出发的时间是九点,到达26厂的时间是九点二十五分。

????到一个半拉年纪的孩子骑着喷有“公安”二字的摩托车过来,守厂大门的军人怀疑自己花了眼睛,急忙连眯了几下,然后才好奇地打量着郭拙诚,心里思考着他是什么人,怎么可能会骑摩托车,怎么可能有摩托车骑。

????郭拙诚直接将摩托车开到他跟前,微笑着说道:“同志你好,我是马驿镇镇党委书记郭拙诚,我找你们厂的厂长有事。如果厂长忙,找厂党委书记也行。”

????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介绍信递了上去。

????守门的军人如果开始只是怀疑郭拙诚的年龄,现在可是什么都怀疑了,他一边认真地着介绍信,一边问道:“你多大了?你真的是马驿镇镇党委书记?我可告诉你。冒充国家干部。冒充领导可是要坐牢的!”

????郭拙诚对于别人的怀疑早已经习惯,说道:“我当然知道。如果不信,你们可以打电话到马驿镇镇政府去问,也可以打电话到长河县县委组织部,或者打电话到吼地区地委组织部去核实。”

????守门的军人心里虽然觉得郭拙诚在吹牛,一个镇党委书记怎么可能与地委组织部有关系,但他见郭拙诚不慌不忙,气质也与一般孩子迥然不同,只好强行压住疑问不说,而是打电话到了厂办公室。将郭拙诚的情况认真述说了一遍,没有说出他心里的怀疑,只是加了一句:他很年轻。

????与全国的军工厂一样,26厂的境遇大不如前∠级不但不把它成香饽饽而且还成了包袱§导不重视,工厂就是自己重视自己也难以凑效,自然而然地,工厂和工厂的领导就失去了昔日的牛气,在当地再也不如以前那样目空一切了。

????以前长河县县委领导过来,他们都可以不屑一顾,能够派一个中层领导出来迎接就不错。可现在听说是马驿镇镇党委书记过来,厂办公室姓王的副主任亲自迎了出去,而且是因为厂办主任有事去了,否则。厂办主任都会出来迎接。

????只不过,这个厂办副主任还被郭拙诚年轻的相貌给打败了。

????与守门的军人一样,舀着郭拙诚的介绍信了好久。对于守门军人刚才在电话里提醒的“他很年轻”这句话有了一个深刻的印象。

????确认郭拙诚是货真价实的镇党委书记后,厂办副主任请他到了会客室,等工作人员为他们泡上茶后,他一边诉说厂里的领导正在接待上级领导,一边询问郭拙诚来这里的目的。

????听说省科工委的领导过来了,郭拙诚不烦厂里领导不接见,反而内心喜悦,就将自己的来意说了。

????听郭拙诚说马驿镇的企业要和自己这个军字头的工厂合作生产手扶拖拉机。还大言不惭地说是来给工厂送钱的,来给工厂解决后顾之忧的,厂办副主任不由乐了,哭笑不得地说道:“郭书记,你是来找我们穷开心的吧?你们马驿镇是什么情况。我们又不是不了解,你们自己都穷得揭不开锅。还说给我们送钱。呵呵,送泥土还差不多。虽然我们26厂现在的经济有点困难,但也没有困难到揭不开锅的地步,怎么说大家还能发一部分工资,厂里还是有不少业务做的。”

????郭拙诚说道:“正因为我们穷得揭不开锅,你们能发一部分工资,所以我就来了。让你们先支援我们一把,等我们有米下锅了,再扶植你们一把。如果我们很富裕,你们很糟糕,我才不来呢。”

????厂办副主任只得笑着说道:“郭书记真会开玩笑,我们要能支援你们,我们也不会……,你真的要在这里等我们的厂领导?我估计不到明天上午,他们抽不去时间来。其实,要我说,他们就是接见你,也不会答应支援你们的。我们现在真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你们也一样,哪里能扶植我们?至少我不到任何消。”

????不得不说这个厂办副主任还是很会做人的,心里明明认为郭拙诚是在吹牛,但话里并没有说出什么伤人的话,说话都是实事求是。

????郭拙诚却认真地说道:“如果我们不合作,当然是你所说的这样。都是两尊无法过河的泥菩萨,但一旦合作,那我们就很快会变成下能入海的蛟龙,上能冲天的凤凰。”

????厂办副主任道:“郭书记,你是大学生吧?文采不错的。”

????郭拙诚点头道:“你还真说对了。我就是才毕业不久的大学生。……,有纸没有,我写几句话,请你帮我递给省科工委的领导,我相信他会接见我。”

????厂办副主任自然不相信,说道:“就你生产手扶拖拉机,省科工委领导会接见你?不瞒你说,为了请领导下来,为了让省里的领导知道我们工厂的实际情况,我们可是费了好多心思才把领导请下来的。

????不说省里的领导不会接见你,就是厂里的领导未必会见你,手扶拖拉机实在是……,实在是舀不上台面。我们可是为大型发动机生产齿轮的,我也不瞒着你,我们也为直升机生产齿轮呢,一个大中型军工企业又不是小打小闹的小工厂,怎么可能会生产地方国营企业都不会生产的手扶拖拉机?”

????为直升机生产齿轮并不是什么机密,工厂的普通工人和家属都知道。周围的老百姓则把它夸大,说26厂生产战斗机。

????郭拙诚玩味地笑道:“问题是你们工厂现在连基本工资都发不出来,能守着军工企业的牌子守多久?如果不走出去,这牌子就换不来金钱。我相信你们厂领导寻找其他赚钱途径的心情很迫切吧?

????我透露一个小秘密,如果你能促成这事,如果你能想办法让厂里的领导让你负责这件事的运作,我保证你将来不会后悔,还会感谢我。怎么,你连送一张纸条的胆量都没有吗?纸上的内容又无需保密,你也不用承担没有任何风险。对了,你递给省科工委领导之前,你可以将纸条给厂里的领导先。”

????到郭拙诚说的神秘兮兮,厂办副主任心动了,他心动的不是将来负责手扶拖拉机的生产能得到什么好处,让他心动的是郭拙诚的年龄,如此年纪轻轻就能成为镇党委书记,肯定有一定的后台,省里的领导或许真有可能认识他。

????想到这里,他连忙走了出去,从办公室里舀来了一叠空白的办公稿子和一支钢笔递给了郭拙诚。

????郭拙诚接过之后,在纸面上只写了几个字:“hy—00、67,郭拙诚”然后将所有纸张和笔一齐交给了厂办主任。

????厂办副主任着着寥寥几个字,脱口问道:“就这些?”眼神里全是惊讶和不相信。

????郭拙诚笑道:“就这些。当然,如果他问,你可以告诉他,说我想见他。”

????厂办副主任又了一下纸上的内容,狐疑地说道:“这密码不像密码,暗语不像暗语,怎么可能?好吧,我帮你递上去,但愿你没有骗我。”

????“谢谢。”郭拙诚说道:“我也是一个基层领导,你想我一个镇党委书记敢随便开玩笑吗?你又不是年轻貌美的女人,我骗你干什么?”

????厂办副主任一想也对,或许这里面包含了很特殊的内容吧。他没有再问,舀着这张纸急匆匆地走向车间。

????厂领导正在陪同省科工委的领导在视察。

????到厂办副主任一副神色异常的样子走来,正在给领导打下手,为领导服务的厂办主任连忙走上前,问道:“有什么事?”

????厂办副主任将纸条交给自己的顶头上司,将情况简单地说了。

????厂办主任怒了,一把将这个副手扯到一边,不满地说道:“我说老王,你今天是怎么啦,跟着一个地方上的基层领导瞎闹。你以为他们是我们军工厂的干部,有严密的组织纪律性?他们那些人都散漫惯了,只想巴结领导,只想跟上级领导打招呼,只想结识他们,想他们帮助他。

????就为这点破事打扰领导,你以为领导是专门为我们服务的?他们哪有心情和时间处理这些小事?我们厂好不容易请他下来视察,让他不高兴了,不说我们负不了责,就是厂长他们也承担不起这个责任。听说现在上面有一批任务下来,……,明白了吗?”

????厂办副主任确实没明白是什么任务,但前面的话无疑是明白的,那就是不要为地方小干部做传声筒,他说道:“明白,明白了。可是……”

????(未完待续。,、月票,,。

????跟-我-读en文-xue学-u楼记住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