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第513章 服软的县委副书记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日期:~0月0日~

????马达鸣颤抖着说道:“谢谢!谢谢郭书记!……,只是张司令……”

????郭拙诚打断他的话,说道:“抓捕马修德的事可以缓一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会自己送上门来的。**--*你现在的任务有两个。第一,立即接手县公安局的管理,放开手脚地干,团结大多数干警,将少数犯罪分子坚决抓捕,尽快在公安局形成一股积极向上的正气。但必须避免通过打压异己来树立你的威信,必须做到按制度办事,有理有节。

????第二,加快对张恒德父子和萧雨春等人的审讯,必须把他们办成经得起调查的铁案,他们所犯的罪行太深重,一些无法弄清楚来龙去脉的小案子可以暂时搁置一边,宁愿少给他们几个罪名,也不要搞一些模棱两可的事实进来,避免有人抓到这些小把柄说你们草菅人命、贪图政绩诬陷别人,更不许制造冤假错案。”

????郭拙诚说话的口气根本就是上级对下级的口气,当然,如果没有宣布马达鸣是代理县局局长之前,郭拙诚说这话一点问题没有,因为郭拙诚镇党委书记的身份可以给派出所所长这么说,但现在人家是县公安局代理局长了,郭拙诚就没有资格说了。

????但那只是官场上的惯例,而郭拙诚在这个时候可不是讲惯例的人,他很自然地对马达鸣进行了训话。

????马达鸣现在在郭拙诚面前也没有自己是代理局长的觉悟,反而很心安理得地听着郭拙诚的训斥。

????郭拙诚一说完。马达鸣大声保证道:“请郭书记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

????这时,郭拙诚又吩咐道:“马驿镇的所长由谁代理?”说完,他加了一句。“照你内心的想法说。”

????马达鸣犹豫了一下,说道:“我觉得南志公社警卫室的陆队长不错。”

????郭拙诚内心也欣赏那个既能坚持原则又能变通的陆队长,他说道:“那就他了,你马上命令他过来。……,我认为青猴子当刑侦大队长不错,你考虑一下。”

????马达鸣惊讶地问道:“我可以把他调过来?直接升他?”

????郭拙诚反问道:“难道你不准备调人过去?我现在要求你尽快控制好县公安局,你不调你熟悉的人过去,那你还准备磨蹭多少时间?你必须用雷霆之势镇住那些不安稳的人≥*书*吧()要有雷霆之势就要有雷霆手段。不能婆婆妈妈,不能跟那些搞平衡搞妥协,……,有什么要求。有什么想法,就从现在开始给我想好,等下张子滕司令过来了,你一五一十毫无濒地说给他听,他会全力支持你的。”

????马达鸣本来对张子滕有顾忌。毕竟张恒德是他的亲侄儿,全长河县的人都知道他护犊子、很关照侄儿一家,但听了郭拙诚的话,马达鸣的疑虑消除了:“郭书记说的一定是对的!相信他绝对没错!”

????马达鸣再次大声说道:“是!我明白!”

????郭拙诚问道:“我让你配制钥匙的事配制了没有?”

????马达鸣说道:“应该差不多了。我马上打电话让人把钥匙送过来。”

????打完电话。郭拙诚回到小会议室的时候,张子滕已经动身前往县城。马庆豪到机要室打电话去了,只有赵洛夫坐在里面不停地抽着烟〃浓的烟雾后掩藏着一双无神而焦虑的眼睛。

????着郭拙诚大步走进来,身为县委副书记的他禁不住颤抖了一下,有点慌乱地站了起来,目光在郭拙诚身后扫来扫去。

????见郭拙诚身后没有人,他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却没有说出来,手里捏着的香烟不停地抖动着,显示他心里的不安。

????郭拙诚心里冷笑了一下,转身将会议室的门关上,走到赵洛夫旁边坐下,轻声问道:“赵书记,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说?”

????赵洛夫讪讪地坐下来,笑着说道:“没……没……,你好,你坐……你坐……”只是他的笑比哭还难。

????郭拙诚早已经坐下,听了他语无伦次的话,又小声问道:“赵书记,真没事?……,你想想,连张司令都放下了心里的包袱,你怎么还背着这包袱?累不累?”

????赵洛夫全身颤抖了一下,目光又慌乱地了会议室的门一眼,结结巴巴地说道:“郭书记,你知道……知道……马修德他藏了不少东西不?不少东西……我……”

????郭拙诚点了点头,说道:“我不知道,但我听说了。刚才从张恒德的嘴里听出了一些端倪。似乎马修德掌握了不少官员的黑材料,目的就是想用这些把柄控制他手下的人听他的,也企图要挟一些领导保护他,替他说好话♀个王八蛋,该死!”

????赵洛夫连忙说道:“是啊,这个王八蛋该死!他……他就是要挟……要挟我……要挟我们当领导的。”

????能够被马修德要挟的,除了有权力有职位外,另外一个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能够被马修德抓到把柄,也就意味着这些人干了坏事被马修德知道了,否则他怎么要挟?

????虽然这些坏事有可能是马修德设计的,有可能是被马修德用心收集的,但不管怎么说这个官员肯定有劣迹,所以赵洛夫才这么紧张,说话才这么语无伦次。

????现在马修德已经被公安机关追捕,马修德掌握的那些黑材料就有可能公之于众,自知自己屁股下有屎的赵洛夫如何不急?如果他不急,也不会自降身份来这里找郭拙诚。

????郭拙诚着赵洛夫说道:“赵书记,情况我也知道一些。你我现在都开诚布公地说一说心里话,你不会介意吧?”

????赵洛夫心里当然介意,但嘴里却说道:“好,好,我们说说心里话,我怎么会介意呢,不介意,不介意,你说,你说……”没办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郭拙诚说道:“我问你,你到底做了多少事?这些事是不是触犯了刑法该判刑,杀过人、逼死过人,还是"qiang jian"过人?”

????赵洛夫立马从座位上跳了起来,着郭拙诚说道:“我……我怎么可能……可能做过这些事?不可能!我也就是……就是……”

????郭拙诚心里稍微松了一口气,又问道:“违纪睡过别人的婆娘?还是违法收受了别人的贿赂?或者是挪用了公款?”

????赵洛夫又讪讪地坐下,盯着郭拙诚了好一会,这才问道:“你有多少把握把马修德藏的那些东西拿到?”

????话里的意思自然是如果郭拙诚能把那些把柄拿出来并销毁,他就说实话,如果拿不出来,他也没有必要说,他可不想在郭拙诚面前太坠自己的威风。

????不管怎么说,郭拙诚只是一个镇党委书记,比他低了好几级。

????郭拙诚说道:“我虽然不敢肯定能把那些东西全部找到,但我可以保证让它们全部毁掉,或者能保证它们永不见天日。”

????赵洛夫心里一喜,追问道:“你真的能保证毁掉它们,不让它们见天日?”

????郭拙诚心道:赵洛夫,你现在太胆小了。我估计你也就是收了几百几千元而已,或许还睡过别人的女人,这点破事在前世根本不是问题“世的官员公开养小蜜养二奶或者n奶,收受几百万都是小儿科,住房几十套的都不鲜见。

????他盯着赵洛夫说道:“我肯定!”

????赵洛夫到郭拙诚清澈的目光,心里莫名有一种信任,他猛地抽了两口烟,说道:“我收过马修德和张恒德送的不少东西,最大的一笔就三个月前他送的一千元现金,为了张恒德的事。

????今天清晨马修德这个老王八告诉我,说我一共收受了他们价值三千七百八十六元贿赂和土特产,还掌握了我……我和杨丽春上过三次床的证据……,还说我有一次是醉酒后"qiang jian",我……郭书记,我……我真的不是"qiang jian",她用得着我去……我根本不需要强……”

????郭拙诚脑海里出现了那个风情万种的女人影子,不由苦笑道:“我知道。你放心吧,这些事只有你自己忘记了,你才能解脱。赃款能退回来不?”

????赵洛夫狠心地说道:“我……我一定……,其实,我根本没有收那么多东西,他也就是过年过节提一点咸鱼、腊肉什么的,给我的孩子、老人送点小钱,早知道他这样子,我怎么会收他的?真要有二千元,我都可以买一卡车货物了♀个王八蛋真是太阴险了!”

????赵洛夫确实有点委屈,实在没想到马修德会当面笑嘻嘻背后捅刀子,竟然把送的土特产什么的都记下来折算成钱。要知道现在的肉价只有七毛四分钱一斤,真有二千元的话,足够买两千七百斤!还真要卡车来运才能运走。

????郭拙诚说道:“那些东西是正常的人情往来,你就不用退了。至于那一千元,你自己先留着,如果我找到了那些东西,你就不用退了,如果找不到,那你就交出来。我知道你将这些钱也用得差不多了,现在要你一下子拿出一千元现金出来,估计有点困难,是不是?”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