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第510章 又来两个大佬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第50章又来两个大佬

????如果真的能实现这个目的,而又在张子滕的帮助下将县公安局局长的位置抓在自己手了,再加上即将退休的县委组织部长秦怀生帮助,那么他郭拙诚就能在长河县就有了一席之地,就能在长河县的官场上发出自己的声音。域名请大家熟知

????郭拙诚并不是想控制长河县。一个小小的县级组织,对重生而来的郭拙诚而言,实在太轻,他的目光远远不止在这里,但他又必须这么做:只有在长河县站稳了脚跟,在官场上能够发出自己的声音,他就能利用前世的记忆大展拳脚,能够在长河县做出一番成绩给中央的大佬。

????更何况在官场上对对手斩尽杀绝是官员们最忌讳的,在官场大佬眼里,这种行为是无能的表现,说明这个人没有广阔的心xiong、没有能力协调各方面的能力、不懂得平衡和适当的妥协。

????而且大肆抓捕和杀戮,最容易给社会带来不利的影响,让群众造成误解,以为政fu是黑暗的。

????即使抛开这些,仅仅就郭拙诚本身而言,将对手的势力斩尽杀绝也是不可取的,因为这些空出来的位置绝对会被潜在的第三方势力、第四方势力所占据,千辛万苦赶跑了一群狼却引来了一群更加凶猛的老虎,得不偿失不说,还被人当枪使、被人嘲笑。

????郭拙诚的目的就是让中央大佬知道他在官场有足够的驾驭能力,有足够的本事处理好这件事、有出乎别人意料的容人之量。他能够把这件事的影响控制在可控制的范围内,而且还能快速而积极地扩充力量。

????这样一来,他就充分地向大佬表明他不但打仗是高手、搞技术是高手,就是搞行政、hun官场一样也是高手,他们完全可以放心把更大的涤放在自己的肩上。

????要实现这一系列的目标,要将马修德、张恒德多年蓄积的力量转为自己的力量,眼前这个失去了威风的张子滕就是最重要的一环。因为马修德、张恒德手下的人都知道他们这一帮子人最大的依仗就是张子滕,没有张子滕他们到不了今天,也根本无法保持下去。

????当马修德、张恒德被枪毙的时候,张子滕比郭拙诚更适合出面整合这些势力,只要他出面劝说那些人转投郭拙诚,远远比郭拙诚自己劝说那些人为好。

????只要张子滕出面,那些人就不会将郭拙诚视为他们的敌手,不会将郭拙诚视为摧毁这股势力的罪魁祸首,而是将郭拙诚领导他们视为他们势力内部的领导替换,是郭拙诚个人与马修德、张恒德个人之间的对决,是领导位置的竞争。

????郭拙诚现在实力弱小,有利用价值的人绝对不能放过,更何况张子滕这么一个关键人物呢?

????张子滕其实也知道郭拙诚是要利用自己,堂堂的地委常委竟然被一个镇党委书记所利用,不能不说这是一种悲哀,但张子滕却别无他法,他只得强迫自己接受这个现实。

????说得更严重一点就是张子滕甚至还有点的自己有没有被郭拙诚利用的价值,的郭拙诚出尔反尔。

????他着郭拙诚足足有一分钟,这才说道:“行!我知道怎么办了。”

????郭拙诚显然知道张子滕会这么说,他没有任何惊讶,而是平静地转移话题道:“刚才张恒德在这里说想见你一面,你去派出所见见他吧。……,我送你过去。”

????这话显然是一种命令的口气,但张子滕没有任何反感,而是马上站起身来。只是因为jing神打击太大,站起来的时候有点站立不稳,身子摇晃了几下,幸亏郭拙诚连忙扶住了他,关心地问道:“你没事吧?要不先休息一下?”

????张子滕摇头道:“没事。我估计等下还有人过来劝说你,我得早一点过去稳住那个王八蛋。”

????郭拙诚刚才出于本能的搀扶让张子滕心里宽心了不少,知道郭拙诚确实不想利用这次机会一下把自己踩死。

????郭拙诚知道张子滕也是聪明人,他这么说正好也符合自己的猜测,就说道:“那就辛苦张司令了,请。”

????在郭拙诚的陪同下,张子滕稳步地走出了办公室、走下楼梯,前往派出所。

????只是到了派出所后,郭拙诚没有陪同张子滕进去,而是站在外面。

????他着跟在身后又惊讶又不服气又萎靡不振的王秘书道:“王秘书,刚才真是误会,我真没出你是张司令的秘书。下次我想我们不会再产生误会了。”

????这家伙才苏醒不久,站在走廊中他虽然一肚子怒火,但他出情况不对而强行控制住了自己,一肚子郁闷地跟着顶头上司来到了派出所。

????越是跟着他们走,心里越诧异,内心越骇然:总司令竟然以这小子为尊!这是什么情况?张司令,您可是堂堂地委常委,军分区司令啊?!

????郭拙诚的话里有话,“真没有出你是张司令的秘书”无异于说他王秘书很不称职。

????王秘书眼神复杂地着郭拙诚,想说什么但说不出来,最后只是尴尬地lu了一个笑容:连总司令现在都装孙子,我一个秘书再牛又牛到哪里去,得,暂时也低头吧。

????郭拙诚在派出所没呆多久,镇政fu大mén口又传来了一阵吉普车的刹车声。

????没有一分钟,朱彩虹就气吁吁地跑来说县长马庆豪、副书记赵洛夫已经到了,正在小会议室等他。他们让她通知他过去有事。

????说话的时候,朱彩虹眼里全是担忧。

????虽然之前不知道具体的人,但预计到县里有大佬要过来的郭拙诚没有任何惊奇,他对王秘书说道:“我先过去有事。如果等下张司令出来,你告诉他一声,再见。”

????王秘书这下真是惊呆了,脱口问道:“你不怕……不怕我们把张恒德带走?”

????郭拙诚微笑着说道:“怕?怕什么?张司令是领导,他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我们做手下的只有坚决执行命令。”

????王秘书吃惊地着郭拙诚,朱彩虹也心急如火:如果张恒德被张子滕带走了,那怎么办?人家还不马上诬陷你?

????王秘书没有说话了,心里则冷笑不已:哼!说的比唱的好听,刚才你把老子打晕,是下级对待上级的做法吗?老子虽然只是张司令的秘书,可是堂堂正正的科级干部,权力比你一个镇党委书记大得多,你竟然说都不说一声就动手。……,等下我们把张恒德带走,老子你还能笑出声来不?只要张恒德不在你手里,张司令肯定就不会再低声下气了。只要张司令发飙,老子顺便也发泄一下,到时候就可以好好泡制你,把今天失去的成倍捞回来,哼!

????直到现在他还仅仅以为是郭拙诚掌握了张恒德,捏住了张子滕的卵子,张子滕才不得不装出尊重郭拙诚的。

????郭拙诚不屑去猜测王秘书内心的想法,他带着忐忑不安的朱彩虹朝办公大楼走去。

????朱彩虹追上一步,小声问道:“郭书记,你真的不的总司令把张恒德带走?”

????郭拙诚说道:“张恒德太重了,他的车装不下。”

????朱彩虹愣愣地着郭拙诚,脑袋更是糊涂:“装不下?什么意思?……,算了,不想了。他怎么说,自己就怎么想。”

????想不明白就不想,心甘情愿当鸵鸟的她连忙加快步伐,追上了郭拙诚。

????郭拙诚转头了一脸因为走得太快而脸sè发红的她,说道:“不用急,你慢点走就行。”

????“哦,好的。”朱彩虹脱口回答道,但随即笑了,说道,“那怎么行?你当领导的都过去了,我这个当小兵的哪里能落后面,还要泡茶续水呢。”

????到郭拙诚进来,在座位上坐立不安的马庆豪、赵洛夫连忙打着招呼:“郭书记……”

????因为是异口同声说出来的,两人不由一阵尴尬,连忙收住了话≡洛夫已经抬起的屁股又坐了下去。

????马庆豪这次没有一点想嘲笑赵洛夫的意思,虽然自己的屁股没有抬起了,但急迫的心情却不比赵洛夫少多少,两人可谓半斤八两。

????今天早上接到马修德威

????i的电话,他跟张子滕一样,痛骂着马修德,心里也暗骂自己手脚不稳收了这个王八蛋的贿赂,但又无可奈何地答应对方到马驿镇为他说话。等到马修德说赵洛夫也会一起到马驿镇时,马庆豪心里才平衡了一些。

????今天一到办公大楼前,马庆豪就留意着赵洛夫的动静,不出他的意外,赵洛夫也在那里留意他,两人相视一眼,各自lu出了一丝会心的苦笑。

????到了这个地步,两人没有再装

????i,而是相互走拢来,几乎同时问道:“去马驿镇?”接着几乎同时骂了一句,“马修德这个王八蛋!”

????两人在路上都默契地没有说话,一个车的左边一个车的右边,直到在这里坐下,等朱彩虹去通知郭拙诚,才同时叹了一口气。

????等郭拙诚一一跟马庆豪、赵洛夫打了招呼,两个县领导这才都站了起来,满脸笑容地伸出手。

????三人相互握手后,马庆豪关心地说道:“郭书记,才上任肯定很忙吧,习惯一些了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