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十七章 两只老狐狸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地区行署专员汤和春拿着洪杰派人送来的举报信看了又看,心里非常犹豫。

????如果是一年之前看到了这封信,他想都不想就会下令抓人,甚至于无需下令,只要暗示一下,县委副书记洪杰自己就可以将郭知言抓起来。

????可是现在不同了,上面的政策到现在都没有一个准信,各地类似的问题都没有处理好,或者说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对于右派没有人为他们平反摘帽,也没有人再批斗他们,完全可以说是让他们自生自灭。

????至于洪杰等人心里打的小九九,汤和春自然洞若观火,更何况洪杰是自己亲自提拔起来的铁杆亲信。洪杰的目的无疑是想利用这个把柄将郭知言打压下去,即使时间不长也行,只要在这关键几天不让郭知言参与竞争县委书记、县长的宝座就行。

????主管党群的洪杰本来在水甸县坐第三把交椅,原县委书记贾清泉因为“217灭门案”被抓,县长谭静秋也牵涉其中。虽然组织上暂时没有动谭静秋,但大家都知道这是迟早的事,他最多算是一个过渡性人物。

????如果不是郭知言在“217灭门案”中立了大功,怎么说洪杰都应该顺利上位。

????地区行署专员汤和春已经从其他渠道知道了昨天发生在水甸县的事:郭知言和洪杰在谈判的时候相互拍桌子、相互对骂。郭知言表现得异常强势,完全不顾洪杰是他的同僚、同级官员……

????“洪杰肯定是要帮的,可郭知言在省委书记心里留下了印象,我该怎么办呢?”汤和春一时真难以下决心。

????想了好一会,汤和春这才站起来,拿着举报信朝地委书记卢南陵的办公室走去。

????地区行署办公大楼和地委办公大楼各自一栋,但中间有天桥相连。看到汤专员过来,书记的通信员连忙进去通报。

????看见汤和春进来,卢南陵忙从办公桌后走出来,和汤和春坐在同一条木沙发上后,问道:“老汤,有什么好事?”

????“无事不登三宝殿。“汤和春笑了笑,然后将举报信递给他,说道,“有关水甸县郭知言的举报信,想必南陵书记也已经听说了。”

????卢南陵接过举报信扫了一眼,然后又递回给汤和春,问道:“和春,你的意见呢?”

????汤和春心里虽不想立即摆明立场,想和对方通气后再写,但听他如此逼迫表态似的询问,只好说道:“我建议让他停职反省。书记的意见呢?”

????卢南陵故意装着沉思的样子,先从口袋里掏出烟来,散给汤和春一支,自己叼上一支,让汤和春点燃后,深深地吸了一口,这才说道:“和春,你的意见很有道理。行,你写上吧,我也签署一下。有些事情还是不能胡来。”

????汤和春心里骂娘:玛个逼的,老子若想在报告上直接签字,还用得着眼巴巴地跑到你这里来献媚?当时就可以写好了交给下面的人处理。

????他试探着说道:“南陵书记,这样不好吧。现在上面的政策又不知道……”说到这里,他不再说下去,等待卢南陵接话。

????卢南陵岂会上当?他又吸了一口烟,然后将烟从嘴巴里取出来,右手拿着看了又看,似乎在研究这烟与平时抽的有什么不同,过了良久才抬起头,对汤和春说道:“咦——,你怎么不说了?”

????汤和春心里又狂骂了一声,嘴里却说道:“南陵书记,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和洪杰同志的关系不错,以前都在同一个县工作过一段时间。如果我在这信上这么签署的话,我担心会被人误解。”

????卢南陵宽慰道:“和春同志,你想多了,也不应该这么想。我们做领导的哪有不被人误解的?如果我们因为担心误解而不坚持自己的观点,那我们还能干什么?不如回家去抱老婆看孩子去。你不会突然改变立场开始同情右派分子,和郭知言有一样的想法吧?……,是啊,这几率也许真有百分之五十。”

????最后这句话让汤和春的血直往脸上涌,整张脸变成了酱紫色。

????所谓的百分之五十的几率,也就是一半对一半。卢南陵这么说无异于指着他的脸说他在搞政治投机。以前打击右派那么积极,现在看到形势有点变了就叛变。

????汤和春哼了一声,从口袋里掏出钢笔,唰唰写了起来:“这是阶级敌人在翻案,是为右派张目,必须严肃认真地对待。对于郭知言所犯错误,建议有关部门进行细致调查,将其停职反省。”

????可是写到最后落款的时候,他却有点写不下去了:“糟糕,这不是中了姓卢的激将法吗?万一将来右派真的翻了天,那我岂不惨了?”

????想到这里,他马上加了一句:“再次请南陵书记批示”,这才签上自己的名字:汤和春。

????增加的这几个字自然有将卢南陵绑架在一起的意思,同时用“再次”二字点明自己这个处理意见已经和卢南陵通过气,但需卢南陵最后拍板。

????卢南陵的目光虽然没有盯着汤和春,但余光一直落在报告上。开始的时候,他心里暗喜:姓汤的,这次又要落入老子的圈套吧。

????可是,等看到汤和春加上了最后这句话,卢南陵不得不感叹这个世界没有蠢人,心里不由一阵烦躁,吸烟也不顺里,一股烟呛得他大声咳嗽起来。

????汤和春将签署了自己意见的举报信轻轻推到卢南陵面前。

????他一边拧上钢笔的笔套,一边起身说道:“那我就不打扰南陵书记办公了。”

????说完,他站起来稳步地朝外面走去。

????只不过他的内心远没有表面的镇定。虽然刚才靠玩小聪明还击了卢南陵一下,但最主要的目的还是没有达到,既没有从卢南陵这里有关右派的政策信息,也没有摸清卢南陵对待郭知言的态度。

????汤和春太自责了。实际上卢南陵自己也不知道上面对右派的政策,他也不知道如何处理如此倾向右派的郭知言。刚才的他完全是虚张声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