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第494章 末日到了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第494章末日到了

????马修德有气无力地说道:“彭和文这***竟然说他找不到郭拙诚和马达鸣

????马达鸣到了你那里,跟周迪辉说了一会话就离开,只知道他离开了县城,但不知道到了哪里。而郭拙诚到了津字岭调解械斗纠纷去了。打电话到津字岭村委会,那里的人说他到了荒山岭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不说没电话,就是人走路进去都困难。还不知道今天能不能找到他……”

????接着,马修德又叹着气说道:“他是存心这么做的,真找到郭拙诚,最快也是明天上午开会。就算明天开会顺利,等会议定下来后派出所和村里的民兵再行动,时间都过去一天了,谁知道能抓回去多少人?而且有了郭拙诚这个家伙撑腰,那些青哪里会像原来那样老实?依我的估计,马达鸣这个王八蛋现在已经完全投靠了郭拙诚这小子,让他派干警抓人,还不如说是护送那些人走远些。”

????张恒德立即想起了今天在县局的事,马上说道:“对!马达鸣那个王八蛋已经生反心了。周迪辉让他在车祸事故报告上签字,他死活不签,就是说要撤他的职,他也不签。他说要么不让他签字,要么就让他下去侦查,侦查之后再签字。你……”

????马修德急了,怒道:“你个蠢驴,难道非要他签字才行吗?你可以让崔有林签,可以让金大贵签,还可以让县局那个刑侦中队长签,就是周迪辉签字也可以啊。明知道这个王八蛋有反心了,你还逼他,这不是引火烧身吗?”

????张恒德哭丧着脸说道:“周迪辉这个王八蛋也跟老子玩心眼啊,他不想担责任,刚才逼老子下文撤了马达鸣,提升崔有林为所长,然后让崔有林签字。你说这……”

????两人相互对视一眼,一下都如泄了气的汽球,一下瘫软在地,两人几乎同时念叨道:“完了!完了!……”

????此时,郭拙诚正走在去邓家的路上,他嘴里跟身边的人随意应酬着,心里却在想象远处的马修德现在的心情:“嘿嘿,老杂毛,没有想到你自己又为自己添加了一条罪状吧?挑起农民械斗可不是一件小罪

????虽然这件事最后未必能追查到你身上,未必能追究你的责任,但我倒要你能有多少虾兵蟹将就这样一个个浪费掉。反正你这家伙足够枪毙了,这条罪追究不追究你没关系,只要能折损你手下的大将、喽啰就行。哼哼,等你的翅膀、爪子都砍断了,你还怎么疯狂。”

????郭拙诚现在对马达鸣充满了信心,他相信随着马达鸣调查的深入,到马修德做下的一件件丧心病狂的事,聪明的马达鸣就会彻底脱离马修德。调查的情况越多,他就越会向自己靠拢。他肯定消自己能薄他,消自己能原谅他的过去,不因为马修德的倒台而倒台。

????至于马达鸣能不能找到马修德的罪状,郭拙诚一点也不的。虽然马修德老奸巨猾,很多犯罪事实被他掩盖,但因为这个家伙在马驿镇可谓是一手遮天,很多事情他自己司空见惯,习惯了就认为是小事,根本不值得他花心思掩盖,这就给马达鸣留下了机会。

????同时,马修德在马驿镇盘踞了这么久,不但是他本人做的坏事很多很多,他那一个个肆无忌惮的手下做的坏事更多,那些王八蛋有更多的蛛丝马迹供马达鸣寻找,拨出萝卜带出泥,马修德再精明也无法撇清自己。

????“呵呵,马修德,你的末日就要到了!”想到这里,郭拙诚得意地笑了。

????朱彩虹一直在注意身边的郭拙诚,从他随口而说的应酬话中,她知道郭拙诚只是在敷衍,他现在的心思根本不在这里。

????到周围的人一本正经,而他却心外,朱彩虹心里感到好笑,很想开口问问他到底在想什么,但她不敢。直到郭拙诚嘴角翘起,脸上全是笑意,她才问道:“郭书记,你想什么好事了?一脸的笑容?”

????郭拙诚这才回过神来,笑道:“想到邓支书家肯定有好吃的,我就想笑。”

????显然,这又是一句敷衍的话,但朱彩虹和其他人都笑了,笑的很认真地,似乎郭拙诚说了什么真正好笑的笑话似的。

????邓支书笑着说道:“我们是乡下人家,大鱼大肉肯定没有,但有几个本地的特产,味道还是不错的。消郭书记能喜欢。”

????心情不错的张介阳也凑趣道:“邓支书的老婆可是远近闻名的烧菜好手,菜还没上桌,客人的口水就流出来了♀次,奔郭书记能吃得开心。”

????在后面的人群里,邓家的一个村民小组长小声问同来的荒山岭那个村民小组长道:“老吴,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我实在不出他有这个本事?”

????吴家的小组长苦笑道:“我们吴家近五十个人被他一人收拾掉,你以为是一件值得大肆吹嘘的美事?不是事实我还跟你说,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打我吴家人的脸吗?不说是你,就是我这个亲眼见了的人,到现在都不愿意相信呢。郭书记起来就是一个孩子,可是当他冲进我们那伙人中间,他比老狼还凶,比老虎还猛,我们的嘴巴还没合上,二十多条汉子就倒在地上。”

????邓家的小组长吃惊地着前面郭拙诚的背影,嘴里咂咂有声:“我的乖乖,这不是《水浒》里的黑旋风李逵吗?大虎英雄武松也没有这么厉害吧?……,可我实在不相信,哪真的有这么厉害的人?”

????旁边的几个人也是不相信的摇头。

????吴家小组长见对方怀疑,气愤地说道:“我说了你们不会相信,你还要问。你们想想,我们吴家人是这么好说话的?哪次跟别的庄子打架这么窝囊过,人还没出发就散了?就是打败了,我们也不输阵。”

????邓家这边的小组长点了点头,说道:“那倒是。你们今天都不出发确实让我们感到奇怪。虽说我们比你们厉害些……”

????“狗屁!你们有我们厉害?有我们不怕死?”吴家小组长立马反驳,眼红耳赤地盯着对方,虽然被邓家的人围在中间,但气势依然很足。

????旁边一个人笑道:“你在这里吹牛有什么用?反正今天是你们没敢出村,而不是我们。”

????吴家小组长冷笑道:“如果不是郭书记,我们吴家人早杀得你们屁滚尿流了。……,你知道郭书记怎么说的?他说如果我们吴家人执意要打,他就加入你们邓家打我们。我们吴家的人连收拾他一个人都困难,哪里会出村?我们又不是傻子,明显挨打的事谁干?”

????邓家小组长又用不可置信的目光着郭拙诚,说道:“有可能真的很厉害。你们他年纪这么小,转业出来就是镇党委书记,说明他在部队至少是营长,一个这么年轻的人当营长,肯定有过人之处,肯定不是一般人。”

????另一个人也说道:“或许是的,你他穿的衣服。我们都是棉衣棉裤,他竟然只是几件单衣。说不定他比派出所的那个马达鸣还厉害。”

????吴家小组长马上说道:“马所长?我见过。也就是能打开三四个壮汉而已,跟郭书记比,那是一个在天下一个在地下,根本没法比。”

????那个人只是冷笑着,没有说话。

????一直偷偷听着后面人谈话的朱彩虹心里很是自豪,他们的吃惊和对郭拙诚的夸耀,让她心里如喝了蜜一般甜,就如在夸她似的,甚至比夸她还感到高兴。

????听了这个人的话,她忍不住转身对着那个说话的人说道:“你冷笑什么?你难道没听说郭书记来的那天一只手就将马所长打倒在地?马所长咬牙比试了好几次,每次都大败而归,最后只好举手投降,称郭书记为师傅,要拜师学艺。郭书记说不行,国家干部怎么能收徒传艺呢?这才死了马所长想跟郭书记学武功的心。”

????所有人目瞪口呆,目光痴痴地落在郭拙诚背上。

????郭拙诚听到朱彩虹在身后吹牛,装作没听见,依然朝前走着,心道:这丫头真是唱戏不怕班子大,有这么吹嘘的吗?

????吴家小组长这下得意了,大声说道:“怎么样?怎么样?你们不相信我老吴,应该相信朱秘书吧?这种事能吹牛吗?大家相互打听一下不就知道了?”

????……

????当走进邓支书家里的时候,那些准备打架的邓家人都各自回家散去,到邓家吃饭的只有郭拙诚这一行人和两个村民小组长。邓支书的老婆见大家平安回来,不由大口地松了一口气,连说不打就好,不打就好。她的儿子邓亚军不在家中,已经回学校去当老师去了。

????郭拙诚是镇里的一把手,对他上门做客,邓家人还是很客气的,虽然没有杀猪,但还是将最好的菜肴拿出来招待客人。

????邓支书的老婆厨艺确实不错,郭拙诚大快朵颐,吃得很高兴。在一桌佳肴中,他还吃到了一碟清爽的干果,酸酸的、甜甜的,口味很好,让他胃口大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