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第493章 点中了死穴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倒是有一个小年轻说他以前读的时候见过那个人,比他大二届,好像姓贺。-这些纯朴的农民倒是没有多想,以为是年轻人无聊,唯恐天下不乱而假冒对方的人,好让两家大打出手,只有郭拙诚断定这个姓贺的人肯定是马修德派出来的。

????见龚保卫和其他人一样也是一副茫然的样子,郭拙诚估计马修德这次把龚保卫也蒙在鼓里。

????郭拙诚心里暗笑:“马修德,你老家伙还真阴啊,连这种招都想出来了。呵呵,老王,现在你应该后悔了?是不是又在感叹自己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呢?我就不信你不在急急忙忙地找我。”

????郭拙诚所料不错,马修德确实是很着急地找他,只不过不是他自己找,而是让彭和文在找,因为他自己为了演出空城计而呆在吼市的地委招待所里呢。

????此时的他犹如一头困兽一般,在房间里来回走到着,嘴里的烟一口一口地猛吸,嘴里、鼻子里喷出的烟雾把整个房间都染黑了。

????幸亏现在的宾馆、招待所没有安装烟雾报警器、没有安装自动喷淋龙头,否则整栋楼都会响起刺耳的火警铃声、他所在的房间会成为水帘洞。

????他一边急躁地走着,一边破口大骂。如果仔细听,你会很奇怪地发现他骂的居然不是郭拙诚,而是彭和文,连那个张彤彤也被他骂得不少:“蠢货!都他妈的是一群蠢货!两个人守在家里,连这种事都搞不定!玛的,没本事搞定那小子,老子也不怪你们,你们得及时给老子打一个电话?老子草你彭和文十代祖宗,亏老子这么重点培养你……,谁?!”

????这时,房门被人敲响,正在大发牢骚的马修德一愣,不由自主地转头脱口喊着。

????门外一声不耐烦的声音道:“老子!我!快点!”说着♀面的人用脚狠狠地踢着门。

????马修德一下听出了是谁,不由松了一口气,但随即念叨道:“这个蠢货怎么到这里来了?玛的。出了事怎么一个个都变得神经兮兮,一个个都成了蠢驴?”

????显然这话把他自己也骂进去了,只是因为紧张而没注意。

????他硬着头皮走过去打开门,外面冲进来的是经过了几个小时颠簸才到达这里的张恒德。他猛地一脚将房门狠狠踢。房门和门框重重地撞在一起。发出一声惊人的巨响,整个房子都簌簌抖动好一会。

????见马修德,张恒德破口大骂道:“马修德你这个狗日的!你他玛的怎么这么蠢?”

????被自己视为蠢货的张恒德破口大骂,老奸巨猾的马修德竟然没有一丝怒气,反而低声道:“是啊♀次我太蠢了。我不应该唱什么空城计……”

????张恒德一愣,想不到这个平时精明无比的老家伙第一次承认自己愚蠢,他怒道:“你这是狗屁空城计,是死城计,是把自己害死的歪计。现在好了,我你怎么办?你现在知道那些知青全跑了?哼!”虽然依然怒气冲冲,但语气远没有开始进门时那句话嗓门大,他知道连马修德都承认自己蠢。问题远比自己想像的严重。

????马修德连抽了几口烟。然后将还有一长截的烟蒂往布满烟头的地一扔,再一屁股坐在椅子,有气无力地说道:“还能怎么办?彭和文这个王蛋做不了事啊,老子留他守在镇政府,就是为了让他跟姓郭的小子周旋的,可这王蛋不但没有跟他周旋‖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他都故意拖延,不给我及时报过来。如果不是张彤彤实在不过了。催他打电话给我们,我们到现在都蒙在鼓里。”

????说到这里。马修德恶狠狠地说道:“等老子回去后,我不整死他。他玛的,老子把他提拔起来让他当干部,他竟然这么报答我,我……”

????张恒德连忙打断他的话说道:“我说老马,这些事以后再说,这都火烧眉毛的时候了,你还说着这些狗屁事。你这个人就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你怎么能相信这种小人呢?我一他就不是好家伙,眼睛一直阴阴的,心里不知道有多少鬼,你把这么重要的事交给他,本来就错了。我孔进喜就不错,当时,你就该把他留在镇里跟郭拙诚斗。”

????马修德心道:那个王蛋更滑更愚蠢,彭和文这家伙多少有点鬼点子,让孔进喜去,纯粹是一个跟你张恒德一样的莽夫,跟郭拙诚斗?更是肉包子打狗。

????不过,这些话他自然不会说,那几乎就是自己扇自己的耳光:怎么收罗的都是一些废物?

????他也知道,如果对方不是莽夫不是蠢货,他马修德也收罗不到,人家聪明人不会因为一点蝇头小利而跟一个小小的镇长一头走到黑,尽干一些伤天害理的事。

????马修德叹着气说道:“是啊,我真是失误了。可是,这事主要是郭拙诚那小子太狡猾,老子以为他新官任三把火,这三把火会一把一把地烧:先整顿了会议纪律后就拿三个工厂开刀,等拿下了三个工厂后再从农民的缴、提留入手,整我们贪污受贿的黑材料。我的想法就是步步为营,一步一步与他斗,让他每件事都干不下去,每件事都只能半途而废。可谁知道这王蛋根本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算了,这话说了你也不懂……”

????如果是以前,张恒德自然不会反驳,他确实也不知道“项庄舞剑意在沛公”这句话是什么典故、什么含义,但现在他哪里能容得下马修德这个失败者说他没文化了,他立即反驳道:“谁说我不懂,这有什么不懂?不就是……不就是……,算了,这种东西我不屑懂,我只知道你被他骗了!第一次整顿会议纪律,你就失败了,却不汲取教训,还在自作聪明,真是气死我了,这种事连我都知道不对……,”

????感觉最后这句话似乎有点贬低自己的意思,张恒德连忙改口道:“我就知道你犯蠢做傻事了,被郭拙诚这小子骗的团团转。果然,我没错?”

????马修德倒是没笑话对方不懂装懂,也没有心思嘲笑对方欲盖弥彰,而且他的这句话说对了:自己不就是被郭拙诚骗得团团转吗?自己以为这家伙的重点在清三个厂的账,却不料他把知青给全放了♀一手做的真正狠啊,简直就是在往自己胸口插刀!

????马修德痛苦地想着:“这家伙问题怎么这么精准?一下就到了我马修德的死穴?怎么知道我在知青身犯了无数的事?……,这家伙做事真是干脆啊,事先连一点音信都没透露,更没有开党委会,就这么放了!他这么一弄,我一下就被动了。”

????这时,张恒德不依不饶地问道:“你到底怎么想的?有办法将那些知青追回来、有办法堵住那些知青的嘴、不让他们说出去吗?我可告诉你,他们真要向级组织反映我们的事,我张恒德完了,你马修德更完了。我那时候就告诉你,这些人都是城里人,将来很可能要回去的,不要太过分,收点酒收点烟没事……”

????马修德鄙夷地打断对方自作聪明的话,说道:“这些话是你说的吗?……,再说,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我接到彭和文打来的电话后,马就逼他去找郭拙诚、马达鸣,让他拿着党委以前的集体决议要求郭拙诚停止办理知青回城,要求马达鸣派干警将离开的知青追回来,等重新召开了全体党委会之后再决定知青的去留……”

????张恒德急忙问道:“那他找到郭拙诚、马……马达鸣没有?他们……他郭拙诚怎么说?”

????说到马达鸣的时候,张恒德心虚了,因为他从县公安局出来的时候就到了马达鸣,当时的他急疯了,只想早点找到马修德这个主心骨,对马达鸣完全忽略,根本没有找马达鸣去解决放跑知青的想法,而且当时马达鸣正拒绝在车祸事故报告签字。当时那家伙也是一个大炮仗,处于一点就炸的状态,已经足够让他心惊肉跳了,心里有鬼的他都不敢当面与马达鸣见面,哪里敢命令他做另一件事,让他把放跑的知青抓回来?

????说完,他有点胆怯地着马修德。

????马修德没有注意张恒德的言行,张恒德固然心虚,马修德又哪里不心虚?因为彭和文之所以一时找不到郭拙诚,是因为郭拙诚就是马修德用计调出镇政府的,目的就是不让郭拙诚有时间盯着调查三个厂的调查小组,以便他安排的三个小组故意拖延时间,让调查不了了之。

????这种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的事已经不是第一次做了,而且两次都是被郭拙诚轻易瓦解。现在他心里又懊恼又羞愧又后悔,全没有出张恒德心里的小九九。

????其实,就算他出了张恒德心虚的原因,他也只能叹一口气,因为张恒德本来就是一个蠢货,出这种事才不奇怪呢。

????感谢我想20的月票未完待续。。

????本站7x24小时不间断更新小说,请牢记-<>-址:

????******

????请按t

????l+d收藏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