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第486章 一腿秒杀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第46章一tui秒杀

????朱彩虹依然坚持道:“我们是去调解的,又不是去帮他们打架,根本用不着这么多人。器:无广告、全文字、更……,郭书记,你说呢。我一他们就不是好人。”

????最后这句话,朱彩虹是悄悄地对郭拙诚说的。

????朱彩虹很的眼前这些匪气太重的家伙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也许本来没有什么大事,这些家伙一过去,事情反而变复杂了。还有就是,她觉得自己和郭拙诚与这群家伙一起过去,实在有点失面子,是以ji烈反对。

????虽然朱彩虹没有参与过这类械斗的调解,但聪明的她知道这种调解不是靠人多就能实现的,像这种流里流气的人过去只会增加双方的怀疑、降低郭书记的形象。一旦这群人冲进械斗的人中间打伤打死了人,带队去的郭书记有推卸不了的责任。她心里突然有一种奇怪地想法:会不会有人在故意陷害郭书记?

????直到这时,她才发觉郭拙诚沉默得有点过分,不明白他为什么一直不说话。

????这时,村支书张介阳也解释道:“朱干部,荒山岭不比别的地方,这次的案件擎也比较大,人多一些稳妥。……,邓家……邓家可是大队支书。”

????他说这话并不是完全帮着龚保卫,也是出于对郭拙诚安全的考虑,到时候械斗起来,那些打红了眼的家伙未必不将他们几个去调解的人打一顿。如果郭拙诚受伤,那乐子就大了。邓家的后台可是大队支书,跟他张介阳是一个级别,人家来了耀武扬威,如果津字岭不带些人过去镇一镇,邓家的人肯定会更加趾高气扬。

????朱彩虹见依然郭拙诚没有说话,但用鼓励的目光着她,就知道现在郭拙诚是有意让她当主角。她很坚决地说道:“不行,我们是去调解的,去这么一大群人,还怎么调解?不能让他们去。”

????在她眼里,自己和郭拙诚可是代表镇里,邓家那边最大也只不过是大队支书,依然归郭拙诚管辖,能牛到哪里去?

????再说,朱彩虹可是听说过郭拙诚在派出所大打马达鸣的,他连马达鸣那么厉害的人都能干倒,他保护自己肯定不成问题。虽然郭拙诚揍马达鸣的事说出来掉派出所干警的面子,但还是有人悄悄地说了出去◎党政办可是消息的聚集地,那天郭拙诚离开派出所不久,朱彩虹就听到了。

????朱彩虹正是一个充满幻想的年龄,很想郭拙诚发威的样子。当然,最主要的还是不喜欢、应该说厌恶跟这群流里流气的人在一起。nv人一旦产生了厌恶,就是死都不要跟随的,更何况她在党政办虽然是小角sè,平时外面的人都是顺着她,她还真想象不出到了那里的村民敢打她。

????萧小娥chā嘴说道:“朱秘书,我们津字岭要保证郭书记和你的安全啊。”

????龚保卫见朱彩虹不断阻拦,心里早就不忿,他对郭拙诚问道:“郭书记,他们那些人可不是老实人,我认为必须让他们过去。”

????郭拙诚总算说话了,他说道:“这些人不要去了,让他们回去。就张支书和你跟着我们去就行〔么保护不保护,我一个人就行,保证你们两位不会出事。”

????郭拙诚的话说得较大,不少人都听见了。一个坐在驾驶室顶上的光头大汉顿时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就你一个人就行?真是吹牛不怕天大啊。”

????紧接着,整车的人都笑了起来,就是龚保卫、张介阳也忍不住lu出了笑容。

????对于这些明显是嘲笑的笑声,朱彩虹怒了,大声道:“笑什么笑,这是我们马驿镇的镇党委书记,你们严肃点!他是一个人够了就一个人够了!”

????车上的人都一愣:“镇党委书记?就是这么一个娃娃?不可能吧?”

????一个带鸭舌帽的家伙大喊道:“他是镇党委书记?骗谁啊,还在读初中吧?”

????龚保卫怒吼道:“嘴巴干净点!这是镇党委书记郭拙诚,郭书记♀位是镇党委办公室的朱秘书。……,你们这些兔崽子,下次再不礼貌,我chou死你们。”

????镇党委书记的牌子还是很硬的,那些不把郭拙诚在眼里的汉子这下全闭上了嘴,一个个吃惊地着郭拙诚,虽然心里还在怀疑。

????到众人眼里流lu出崇拜而慌luàn的目光,龚保卫心里很不爽♀车人可是他huā了不少心思才组织起来的,就是消今天能把事情闹大,最好能打伤一批人,甚至死上那么一二个,让现场官职最大的郭拙诚吃不了兜着走。

????他转头对郭拙诚说道:“郭书记,参与械斗的可都是刁民,动辄就是几十人上百人,郭书记一个人……,恐怕连自保都有问题。”

????郭拙诚冷笑道:“就这些人过去,除了坏事还是坏事。”

????龚保卫眼睛一眯,然后微睁,眼缝里shè出一道jing光,说道:“郭书记这话言重了吧?我们村委也是一级政fu机构,做事也是出于为大家考虑。我们之所以这么做,不过是想让大家安全,让你安全,你这话我可不敢接受。郭书记能证明你确有保护我们的本事。否则……”

????龚保卫顿了一下,皮笑

????ou不笑地说道:“否则,我不但要带大家过去,还要把郭书记刚才说的这句话汇报给上级组织听,你这是对革命群众的污蔑。”

????郭拙诚说道:“不管能不能证明我的本事,你都可以将我的话汇报上去,这是你的权力,我无权剥夺。不过,龚村长,你说我要怎么做才能证明有这个本事呢?”

????龚保卫眼睛里闪过一丝得意,对着车上的一个人光头招手道:“铁头,你下来!”

????这种得意是一种yin谋得逞的得意,虽然那一丝得意仅仅是一闪即逝,却并没有逃过朱彩虹的眼睛,朱彩虹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有些的的了眼郭拙诚。

????郭拙诚却无所谓地笑了笑,目光坦然地着车上那个光头♀光头脑mén光亮光亮的,脸上发shè出一种古铜sè,有菱有角的脑袋还真如铁铸的一般。

????“来啦!”铁头大声应道,同时很利索地跳下车来,动作轻佻地冲郭拙诚抱拳拱了一下手,转而对龚保卫道,“村长,你是让我和他……和郭书记见见真章吧?……,他行吗?”

????龚保卫笑着说道:“铁头,你这家伙不是自以为了不起吗?这次来了厉害的不会就焉了吧?我告诉你,我们郭书记转业前在部队可是主力部队的营长,他是打遍全营无敌手的领导。你这手三脚猫功夫还没在他眼里呢,你以为他收拾不了你?

????你就放心显示你的本事,只要你打败了郭书记,我给你奖励五十元钱。如果失败了,因为害怕而失败了,老子就不认你,你哪里来的滚回哪里去!……,哈哈,大家都下来,让你们见识见识一下什么是本事。”

????话里的意思在场的人自然都明白,那就是要铁头放手施为。车上的人嬉笑着纷纷从车上跳下来,形成了一个大半圆,将郭拙诚和铁头围了起来。

????大半圆的底部是朱彩虹和张介阳,两人勉勉强强将这个圆圈补圆了。

????铁头原来紧张害怕与干部对阵的心思一下没有了,同时他也立即明白了龚保卫话里的本意:这家伙是马镇长的对头,利用这个机会打伤他,镇里不但不会怪罪,还会有奖励。至于说郭拙诚是营长、打遍全营无敌手什么的,他认为这是龚保卫在为郭拙诚脸上贴金,为了就是断了郭拙诚的后路,也为将来打伤了郭拙诚找借口,应付上面人可能进行的调查。

????殊不知道龚保卫故意夸大郭拙诚的本事,还是没有把郭拙诚的本事说到位,不但郭拙诚在部队的职位远不止营长的级别,其本事也不仅仅是打遍全营无敌手。

????铁头自信地笑了一下,慢慢朝郭拙诚走去,嘴里调侃着说道:“郭书记原来这么厉害啊,佩服,佩服。我们现在开始吗?”说佩服的时候,脸上的表情一点佩服的神sè都没有。

????郭拙诚无所谓地笑了一下,说道:“好说,好说,开始吧。”

????铁头忽然倾前一步,左tui飞起,闪电般踢向了郭拙诚的小腹下方,整个的动作,即快且狠,根本不给郭拙诚一点反应的机会,那些大汉和龚保卫、叶曙光眼睛里都闪过了一丝yin笑,静等郭拙诚滚倒和惨叫。

????而朱彩虹、张介阳眼里充满了担忧,至于萧小娥这个funv心里则慌慌的,她不是的谁,也不是消谁取胜或失败,她纯粹只是胆小,不了这种雄xing动物之间的打斗,着铁头如此凶猛,她眼睛睁得大大的,嘴里不由自主地惊叫出声:“嗷——”

????到铁头一上来就使出如此yin险的招数,郭拙诚怒了,冷哼道:“找死!”

????只见他不闪不避,抬起右脚,却是后发先至,瞬间的迎向了铁头飞起的左脚。

????两人的脚瞬间撞在了一起,随即发出“嘭!”“啪!”两声闷响,接着一声“啊——”的一声惨叫。

????伴随着这声惨叫,铁头的身子凌空飞起,越过两个大汉的头顶后嗵的一声撞在了车厢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车身剧烈地晃动着,随后,又是一声凄厉的惨叫响起。

????“铁头——”

????“铁头哥——”

????“大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