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第482章 杀人的目光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郭拙诚在思考和观察,想龚保卫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想他到底是真的敢坐还是只是做一个样子。

????郭拙诚能暂时忍受这些人的挑衅,但并不代表朱彩虹能忍受,她父母都是农村的,她也从小在农村长大,这些基本的规矩都懂。一桌中那个面对大门且偏东的位置是最珍贵的位置,按照乡下的规矩,那个位置一桌中最尊贵的人坐的。而最珍贵的人不是按身份地位,就是按辈份年龄。

????作为一个小女子,她心里可没有郭拙诚这么多小九九,一见龚保卫在萧小娥的鼓动下走向那个位置,她就打抱不平地说道:“龚村长,不知道你凭什么坐主位啊?”

????龚保卫的双脚不由自主地汀了,目光向郭拙诚。

????龚保卫旁边的萧小娥立即说道:“朱秘书,你这话说的,无论从哪方面讲龚村长都该坐……”

????他的话被郭拙诚一声冷哼打断:“是吗?”本来郭拙诚还想观察一段时间,龚保卫到底跋扈到什么程度,他是不是马修德的铁杆亲信。但见朱彩虹已经点破了,只好提前“发威”,他冷哼一声后,用凌厉的目光盯着龚保卫和萧小娥。

????萧小娥只感到一股杀气扑面而来,身体一下凉了半截,嘴里的话再也说不下去了。

????被郭拙诚的目光笼罩,龚保卫同样有一种坠入冰窟的感觉。当他的目光与郭拙诚的目光相遇时。他全身都僵硬了。吓得慌忙转头,良久才讪讪地说道:“嘿嘿,朱秘书,这坐下吃饭还有什么主位不主位的吗?……,都解放这么多年了,现在谁还讲封建的那一套礼仪?难道还有男尊女卑的事有高人一等的人不成?”

????龚保卫的话虽然是反问,但与其说是与朱彩虹争论,不如说是他自己找台阶下。

????朱彩虹可不会客气,也反问道:“既然没有主位之说,为什么你往那个位置走。也离那里可不近啊,萧大姐离那个位置更近呢。”

????萧小娥慌忙说道:“我离的远……我离的远……是龚村长最近……最近……”一边说着,她一边往后退,欲盖弥彰的笨拙动作让人感到好笑。

????实际上。她和龚保卫离那个位置差不多,但她这么大的动作,让人都以为她本来是离那里近的。

????龚保卫心里暗骂了一声蠢货,并狠狠地瞪了惊慌失措的萧小娥一眼,嘴里讪讪地说道:“我们都站这里,似乎不出远与近来吧?萧主任一向关心人,每次都是让别人坐了她才坐。”

????萧小娥胆怯地瞥了郭拙诚一眼,口齿不清地说道:“是啊,是啊……”

????到萧小娥的惊慌,朱彩虹胆子大了很多。说道:“就算差不多吧。可是我刚才明明听见萧大姐说什么请你龚村长坐主位,到底是她在胡言乱语还是你没听清?”

????龚保卫被挤兑一时下不了台,只好往旁边走,嘴里念叨道:“原来这个位置还有这些讲究?那这个位置谁坐?总不能空出来吧?”

????朱彩虹冷笑道:“龚村长是真傻还是装傻?郭书记不明明在这里吗?难道我们这里的人谁的职位比他还高?……,郭书记,你去坐吧!”

????到龚保卫退让,郭拙诚知道这个家伙还没有接到他舅舅马修德的多少命令,只是他在显示对这个新来的镇党委书记的不满而已,自作主张地为马修德出一口气,正因为没有接到马修德的具体指示。所以他的胆量还不够大,不敢过于强势。

????郭拙诚笑着说道:“小朱,你也太讲究了,什么主位不主位的?只要好谈事就行。”说着,他拉着朱彩虹的手就坐了主位和次位。然后对张介阳道,“张支书。快坐下吃饭,我们可不能耽误太多的时间。”

????说完这些话,郭拙诚也不理其他人,拿起筷子就开始吃。夹了一块鸡肉塞进嘴里后,他说道:“味道还不错,很正中的味道。……,中午就不喝酒了,等下去做村民的思想工作,如果一嘴的酒气,群众会有意见。”

????张介阳和龚保卫劝了几句,见郭拙诚态度坚决,加上郭拙诚的相貌起来太小,实在不时候喝酒,他们也就没有再坚持,大家都甩开膀子吃了起来。

????菜的式样虽然不是很多,但分量却绝对充足,五大瓷碗里的菜都堆得冒了尖,一碗蒸鸡,一碗红烧鱼,一碗红烧肉,一碗煎豆腐,还有一大碗蔬菜。

????郭拙诚的筷子更多地伸向鱼、豆腐和蔬菜,对于鸡和红烧肉不感冒,几乎没吃。朱彩虹则文雅多了,筷子几乎只伸向最接近自己面前的菜碗。

????在这些人中,还有一个吃得“文雅”的,那就是村支书张介阳≡从郭拙诚进了村委,张介阳的心里就一直忐忑不安,特别是刚才龚保卫与萧小娥一起唱双簧,对郭拙诚进行挑衅,让他的心脏都悬到了嗓子眼。他真的龚保卫这个家伙把年轻气盛的郭拙诚刺激得发火,到时候两人争论起来很可能大打出手。

????无论身材魁梧的龚保卫会不会把起来还是孩子似的郭拙诚打伤,他张介阳都吃不了兜着走,谁叫他是支书、是津字岭名义上的一把手呢?到时候处分是免不了的。

????只要他受了处分,他就坐不稳这个位置了,他的支书帽子就会被摘。龚保卫等人早就眼红自己的位置,只是自己没有多少把柄给他们抓到而已。

????到龚保卫竟然在郭拙诚凌厉的目光下畏手畏脚,最后偃旗息鼓,张介阳又是惊讶更是欣喜,心里对郭拙诚竖起了大拇指,眼睛不时向郭拙诚。因为注意力不集中,他吃饭的动作自然就文雅多了。

????吃了一会儿,郭拙诚对他道:“张支书,请你说说打架的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张介阳连忙说道:“好,我们边吃边谈。我先说一下大致情况。嗨,其实这事本就不是一件什么大事,就是两家对亲家,关系本来好好的,可是自从那个妹子的哥哥去年考上东北一所大学后,情况就变了。”

????在张介阳的述说下,事情在郭拙诚和朱彩虹脑海里慢慢清晰起来:

????津字岭村不但包括村委所在地的这个自然村落,还包括周围几个村落。虽然上级在这里设立了村委会,但这个村委会所管辖的自然村落里有一个比这里更大的村庄——荒山岭。

????这个荒山岭比这里更偏僻,人口数量比津字岭和周围小村落加起来的人口还多,那里的男女老少加起来多达一千人。但他们住的比较分散,有的住凹地,有的住山腰、有的住山顶,也有的人家住山洞。其中有一个山洞很大,不但里面住了七八家住户,还在洞中央办了一个小学校,光线从缝隙中射下来,被孩子当成了照明灯。

????如果不是因为地方太偏僻,不是因为他们住的太散,如果不是龚保卫等人与镇里有点关系,村委会更应该建在里面。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那里太穷,就如它的村名一样,荒山岭荒山岭,到处都是荒山野岭,真正的地广人稀、山多地少,虽然方圆几十里,但从来没有到那里的农民交过公粮,交过税款,倒是年年需要国家补贴,需要国家给返销粮才能过日子。

????荒山岭以前是革命老区,里面出过几个将军,也有不少的革命烈士,上级补助的时候倒是没有过分地刁难,相对来说还是比较慷慨的,以至于有段时间外面的人都缺粮断顿了,这个荒山岭的人还有吃的,很多贫穷的农民还把自己家的女儿嫁往那个偏远的地方,只为了能让女儿吃饱饭。

????可是,随着农村的联产承包责任制展开,荒山岭与其他贫困地方的经济一下逆转了。因为没有田可分,分到手的也是几分贫瘠的土地,农民从这点点田地里根本刨不出多少食物来,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开展并没有使荒山岭的经济发生巨大的改变,最多说是略有改观。

????相反,外面的农村因为田地比较多、土地平整、相对肥沃,田地一分到手,农民的积极性一上来,家里的粮食就着见涨,完全能够吃饱肚子,再也不稀罕荒山岭的那些救济和补助了。毕竟那些补助和救济都是有限的,只是保证你不饿死而已,想敞开肚皮吃?做梦吧,国家还没有大方到如此地步。

????而且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之后,国家的政策在改变,而从荒山岭出去的将军由于年龄增长等方面的原因,他们不断退休或者死亡,其影响力自然不断减弱,以至于以前令人眼红的救济和补助也在一天天减少。

????荒山岭再次成为人们眼里的垃圾地,人们的目光逐步从羡慕到平淡再变为鄙夷。

????现在不但没有外地的女子嫁进去,就是本地的女子也不愿意找本地的男子,她们的父母都设法把她们往外面嫁。荒山岭的男子找老婆自然越来越困难,娶女人所需要的资金也越来越多。一个男子能够娶到一个漂亮老婆不但是家里的光荣,也是家族的荣耀,还被周围邻居津津乐道。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