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第480章 杀气腾腾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第40章杀气腾腾

????郭拙诚努力地回忆了一下,不是很肯定地说道:“因为距离较远,我听不太清。或许是春钻子?”接着他念叨了几下,说道,“春钻子、春钻子、……,真的很像这个发音。”

????郭拙诚学着马达鸣用马驿镇的土话说出“春钻子”三个字,一边回忆一边点头。

????马达鸣说道:“我们镇的民兵营长萧雨春有一个绰号就叫‘春钻子’,以前大家都这么喊,因为他喜欢占别人的便宜。现在只有一些和他关系好的人这么喊他,其他人都是以萧营长、萧干部来称呼他。”

????郭拙诚吃惊地着马达鸣,问道:“萧雨春真的有一个绰号叫‘春钻子’?”

????马达鸣点头道:“是的。他现在到外地出差去了,说是考察其他地方的民兵建设情况。”

????郭拙诚问道:“什么时候走的?”

????马达鸣回答道:“就是你们出车祸的那天上午走的。”

????“上午?是在十点四十分之前还是十点四十分之后?”郭拙诚问道。

????马达鸣开始不明白郭拙诚问话的意思,但当到郭拙诚那副严肃的神情,在一瞬间明白了郭拙诚的意思,脱口说道:“你是说他……”

????郭拙诚没有说话,只是盯着他。

????马达鸣说道:“具体时间不清楚。我还得让人去调查。车祸发生的时间、从车祸现场到这里需要的时间……。郭书记,我一定会把这事调查清楚的。”

????郭拙诚点头道:“那个司机从山顶摔下时惊叫着说了这么一句话:‘春钻子,你——,我……,啊哟——,救命啊——’。我怀疑这个打死或打晕卡车司机的就是司机临死前叫出来的这个人,他很可能是骑自行车或摩托车回来的,速度比我们三个人快。如果有证据指向他,你必须用你完全信得过的人把这个人和那个马洪水秘密控制起来,用最快的速度审讯他们。”说到最后,郭拙诚杀气腾腾,“就以这两个案子为突破口,抓几个丧心病狂的家伙出来给整死了,就能还我们马驿镇一个郎朗乾坤!”

????马达鸣立正举手敬礼道:“是!保证完成任务。”

????郭拙诚挥手道:“在事情没有明了前,尽量低调

????你现在还是去县城开会,不要让他们惊觉。我也到下面农村调研去。他们跟我们玩空城计,我也跟他们玩空城计,谁最后忍不住。”

????马达鸣笑道:“那肯定是他们。今天你把这些青一放,他们知道后肯定立马傻眼,或许他们已经收到了这里的消息,正在苦苦思索呢,是马上回来好,还是呆在地区找人好?呵呵。”

????郭拙诚也笑了,说道:“呵呵,他之前跟我玩暗的没玩得过,现在又想跟我玩明的,我真是佩服他。一个全身是把柄的家伙玩明的,那只有一个结果,就是死!因为阴暗的东西终究见不得阳光。依我他这次回来马上又要玩暗的了,只是不知道是暗杀还是陷害。”

????马达鸣担忧地问道:“你可以要小心点,这些王八蛋到了这个时候肯定会狗急跳墙。”

????郭拙诚不以为然地说道:“没关系。他蹦达不了几天了。只要你能把这两个案子的证据抓到手,我们就可以和他面对面斗,完全可以用党纪国法来处理他。只要他进了监狱,他就成了没有牙的毒蛇,我们想怎么泡制他就怎么泡制他。我们现在只不过少了一个动手的直接证据,证据一到手,抓!”

????马达鸣激动地立正回答:“是!”

????郭拙诚见马达鸣转身欲走,连忙喊住他,说道:“马所长,我这里拓了三把钥匙的摸,用木头刻了大致样子,你找人给我悄悄地配三把钥匙出来,我有用。”

????结果郭拙诚从抽屉里翻出的报纸模具和木头雕刻的钥匙,马达鸣笑道:“你还真是心灵手巧啊。有这些足够了,我保证会配出与原来钥匙一模一样的钥匙。”

????等马达鸣离开去县城开会,郭拙诚又拿起文件了起来。

????没三分钟,朱彩虹急忙跑进来说道:“郭书记,不好了!郭书记,不好了!……”

????郭拙诚将文件放下,笑着说道:“你你,都二十几岁的大姑娘了,还慌里慌张的。我郭拙诚哪里不好,外面天塌下来了?”

????朱彩虹本就因为跑得快而脸色发红,现在被郭拙诚这么一说,因害羞而脸上更红了,她小手在隆起的胸口拍了拍,说道:“郭书记,我不是说你不好,我是……是津字岭出大事了,那里的农民要打架!因为两家孩子结婚的事,他们已经发生过几次械斗,这次械斗的规模可能比以前还大。村里的干部吓怕了,他们恳请镇里的领导马上过去,如果去晚了,控制不好会死人……”

????郭拙诚问道:“津字岭?离这里多远?镇里的治保主任呢?”

????朱彩虹连忙回答道:“离我们这里三十多里路,现在镇的干部没几个了,好几个请假去财政所的一个亲戚家吊丧去了,都找不到人……”

????郭拙诚心里冷笑了一下,心道:来这个农民械斗也是有心人整出来的。好吧,我也正好演一下空城计,我就中一次你们的圈套,你们还有什么后招。

????想到这里,郭拙诚对朱彩虹说道:“既然是因为结婚的事闹起来的,你和我一起去津字岭吧,到时候你跟女的了解情况方便一些。……,你先到办公室把东西收拾一下,然后去派出所找他们要一辆摩托车,让他们把油箱加满,我就下来。”

????“好的。”朱彩虹刚准备离开,又追问道,“你会开摩托车?那一段路可是很难走的,我白天在那条路上走路都怕。”

????郭拙诚说道:“保证不摔死你就是,快点去。”

????朱彩虹犹豫了一下,还是去了。大约五分钟之后,朱彩虹打来了电话,说是一切准备好了,就等他下去。

????等郭拙诚刚到楼下,公安人员宋建国已经开着摩托车来到了跟前,朱彩虹坐在后座上,肩上背着一个包,包横搁在双腿上。

????宋建国停好摩托车,动作迅速地下车,然后朝郭拙诚敬了一个军礼,问道:“郭书记,那条路很难走,要不我送你过去吧?”

????郭拙诚说道:“不必了。我相信你的摩托车驾驶技术还没有我的好。……,谢谢你,什么时候回来我什么时候还车,你忙你的去吧。”

????宋建国还得欲说,郭拙诚已经夺过手柄、动作娴熟地跨坐在座位上,对朱彩虹说道:“不能侧坐,横过来,抱着我的腰。快点!”

????在朱彩虹转身的时候,郭拙诚已经发动了发动机。在宋建国惊讶而担忧的目光中驶出了镇政府大院。

????马驿镇太小,经济状况极差,从镇政府出来没有多远,路面就由开始的水泥路变为麻石路在很快变为碎石路,摩托车也由开始的轻微抖动变得剧烈颠簸起来。开始只是随意捏着郭拙诚一片衣角的朱彩虹此时不得不抱紧了郭拙诚的身子,同时,为了躲避冬天里渗入骨髓的寒风,她将脑袋也紧紧的藏在了郭拙诚的脖子后。

????现在是冬天,虽然天空中有太阳,气温却还是很低。

????她围了一条谷黄色毛线编制的围脖,但刺骨的寒风还是直往脖子里钻,让她感到异常寒冷。但她还是问道:“郭书记,你冷不冷?要不,我把围脖给你吧,我躲你的身后暖和点。”

????郭拙诚的身体不同于常人,虽然摩托车带起的寒风很冷,但郭拙诚还是能忍住,他说道:“没事。你管好自己就行。……,”说着,他笑道,“不过,你的嘴巴最好离我的脖子远一点,你的热气喷到我的皮肤上,痒痒的,真要心猿意马就麻烦了,呵呵。”

????朱彩虹羞得无地自容,但说道:“就要!谁叫你的皮肤热热的,我正好烤火呢。你小小年纪啥都不懂,还心猿意马呢?”

????虽然嘴里这么说,但她还是把脸移开了一点,并努力跟郭拙诚的身体保持一点点距离。但是,她努力很快就白费了,当摩托车冲入一个凹坑再冲上来时,朱彩虹本能地惊叫了一声,双手死死抱住郭拙诚,小脸紧紧压在郭拙诚的脖子上,温热的喘息从她小巧的鼻子喷出来抚摸在郭拙诚的下巴处。随着她身体的靠近,处子的体香弥漫在郭拙诚的周围,让他一阵心旷神怡。

????这样一来,年轻的郭拙诚还真有一点心猿意马了,但他没有再说让她移开的话。

????朱彩虹也没有再移开,实在是他的脖子处太温暖了,再说,她认为自己的脸靠在他的脖子处,不也能为他阻挡寒风,让他暖和一点吗?她很是惬意地眯上了眼睛。

????为了不让自己胡思乱想,郭拙诚将摩托车开的更快了些,只不过越离开镇子,道路越狭窄,更是坑坑洼洼。等拐过一道弯过了一座小桥后,道路深入到了山群里,很多路段都是惊险异常,往往一边深不见底的沟壑,一边是垂直向上的悬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