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第473章 堂堂正正地碾过去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朱彩虹撅起嘴巴说道:“他变化这么大,人家一眼就能出他的本意,还不让那些人事先有了提防?我他根本就是一只呆头鹅,一点都不知道方法。还没开始行动,他的目的就被人穿了,还怎么做?这种笨蛋如果是在解放前去当地下党,肯定还没搞到情报就被国民党反动派给抓了,说不定一下子就成了叛徒。你他那样子就知道,肯定还没等敌人严刑拷打,他就吓得投降,嘻嘻。”

????郭拙诚故意说道:“是啊,我也觉得他意志不坚定,安排他做点小事可以,让他做大事肯定不行。”

????朱彩虹哪知道郭拙诚说着玩的,连忙说道:“不是啊。郭记,我是说着玩的呢。他主人表面是呆子,实际上很固执……不是固执,是很坚决的,他……我觉得还是不错,绝对不会成为叛徒……”

????郭拙诚笑道:“你真的觉得他不错?”

????“是啊!”话一说出口,她的脸就红了,见郭拙诚眼里戏谑的神色,她才知道上当了,说道,“不来了!你……你还是领导呢,就骗我们这些小兵。我……我可不是那个意思,我……”

????郭拙诚收住笑,说道:“我不管你什么意思,。你也有二十岁了,这事也该考虑了。”接着,郭拙诚把话题又扯回正事,说道,“这次他做的对。我们就是要堂堂正正地做事,不搞偷偷摸摸,因为我们的是代表正义、他是代表组织去做的,光明正大,为什么要藏着掖着?他现在跟人拉关系什么的,只是为了更快完成任务而已。如果有人坏事,我们就一路碾过去。叫他们粉身碎骨。你认为呢?”

????朱彩虹见郭拙诚说正经事,也连忙收住笑,小声问道:“可是,郭记,这不打草惊蛇吗?”

????郭拙诚着小姑娘一脸严肃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说道:“我就是要惊蛇,还要打蛇呢。只有先把蛇从藏的草丛里惊出来,这样才好打±上的好人毕竟还是多数,坏人只是极少数几个。惊出来了人人喊打,他们就无处可跑。”

????朱彩虹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但坚持说道:“我还是觉得悄悄地查才好。”

????郭拙诚没有再解释,他可不会告诉她,他现在是对马修德全面进攻,从各个方面挑起战火,有的明着来,有的暗着来,他就不相信马修德有这么好的本事能处处灭火。只要有一处灭不了,马修德就死定了!

????郭拙诚笑道:“小朱。今天你邀我出来是有目的的啊。”

????朱彩虹脸通红,说道:“没有啊没有,我是想领导了解了解一下我们这里的情况。……,目的,目的就是想请你跟他说一说……”

????郭拙诚笑道:“不诚实。你自己摸一摸你的脸,烫不烫,说假话的话,脸就会红发烫的。不过。我倒是不在乎帮他吸引火力,只是觉得你有点牺牲。”

????朱彩虹犹如被人透了衣服似的,慌乱极了,结结巴巴地说道:“郭记,你……你怎么知道?我……我……”

????郭拙诚说道:“没事。我们先去哪里?”

????朱彩虹说道:“去明华村可以不,我姑姑家住在那里。就在她家吃中饭。”

????郭拙诚说道:“行!要不要砍两斤肉进门?”

????朱彩虹连忙说道:“不必要。我们只是碰巧去的,又不要他们搞多少菜。”

????但郭拙诚到路边的菜摊后,还是下去买了两斤肉、一条鱼♀才跟着朱彩虹一路往前走。穿过了半个镇子,来到了镇中学——也就是长河县第四中学——的大门口,着里面还有不少学生,郭拙诚随口问道:“这里星期日还补课吗?”

????朱彩虹回答道:“这里的住宿生都是一个月才回家一次,只有走读生才在星期日回家。而且他们上午也在这里自习,下午才呆在家里。”

????“第四中学的教学质量怎么样?去年有多少人考起了大学?”

????“一般般。去年好像考上了十几个,有一个还考到京城去了。”

????两人一边谈着话,一边打量着周围的情况,一边慢慢往前骑,对于路边人们好奇的目光。他们都视而不见。

????农村的情况并不出于郭拙诚的意料,前世他在这个省工作了几十年,对农村的大致情况还是了解的,农家院子、房屋、农民的穿着……,与心目的印象基本吻合,他不知道的只是这里的某些具体情况,如农民的负担、农民的收入、农田亩产、农产品品种、农民的精神状态、农村干群关系等等。

????郭拙诚有意识地选一些询问朱彩虹,她也一个个问题地回答着,可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只是她毕竟是住镇上的,又长期呆在大院里,对农民的负挡么的没有什么切身感受,不知道农民的负登太重了还是太轻了,而且有些数据也记得不是很清楚,但通过她的诉说,郭拙诚还是知道了马驿镇的不少情况。

????着朱彩虹说的辛苦,郭拙诚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红彤彤的野苹果,笑问道:“吃苹果不?”

????朱彩虹瞥了野苹果一眼,大笑起来,说道:“郭记真会骗人,拿这种东西来哄我。现在分田到户了,农民不再饿肚子,哪里还会吃这东西?牙齿都酸掉。现在就是小孩子都不喜欢吃。如果你喜欢吃,我可以给你几麻袋,深山里到处都是,农家院子里也有很多。”

????郭拙诚讪讪地将野苹果收回口袋,然后笑道:“你知道望梅止渴这个成语不?现在你还感到口渴吗?”

????朱彩虹笑了:“呵呵,还真的有效果,不口渴了。……,你现在肯定口渴,很快就到了。你见前面那山没,我姑姑家就在那山脚下,不要半个小时就能到。”

????朱彩虹的姑父是村里的会计,叫萧方成。他的气质与普通农民不同,到外侄女带着郭拙诚进门,还以为是她的男朋友,态度客气的同时也有一丝倨傲,显然是想拷问一下郭拙诚几斤几两,郭拙诚能不能配上他这个在镇政府党政办公室的外侄女。

????虽然郭拙诚起来很阳光,人也长的俊,但他总觉得郭拙诚的年龄太小,至少比朱彩虹小三岁,这样可不是一个好兆头,如果这个小伙子没有特别的本事,还是拆散他们为好。

????可是,朱彩虹介绍郭拙诚的身份时,这个想享受一下长辈快乐的萧方成吓了一大跳,再也没有考察郭拙诚的意思,而是露出了巴结的神色,心道:怎么可能?这么年轻就是镇党委记了?我的乖乖,将来还不知道会升到哪一级。

????开始的时候,他认为郭拙诚配不上朱彩虹,现在他怀疑朱彩虹能配上郭拙诚了。

????“郭记,你好,欢迎欢迎!”萧方成双手握住郭拙诚的手热切地摇了又摇,良久才放开,动作迅速地去喊还在自家菜地里忙活的妻子去了。

????等他妻子又惊又喜地跑了回来,虽然作为村会计的妻子接待过不少农村干部,但接待镇里一把手的机会却是第一次。她着郭拙诚只是胆怯而尴尬地笑着,等郭拙诚伸出手,她吓得连忙将双手在衣服上擦了又擦,这才握着郭拙诚的手摇了又摇,说着欢迎的话。

????朱彩虹连忙出来打圆场,说郭拙诚是一个很随意的领导,让姑姑不要太紧张‖时,她还拿出郭拙诚买来的肉和鱼放到厨房的案板上,有了中饭的菜,而郭拙诚确实很随意,萧方成两口子才慢慢平静下来,总算没有了开始的拘谨。

????接下来,朱彩云陪着姑姑做饭,郭拙诚则和萧方成坐在院子的枣树底下闲聊了起来。

????与朱彩云相比,萧方成对农村的了解可透彻多了,基本上郭拙诚想问的内容他都能一口气说出来,家里的亩产可以精确到斤,农民的负担可以精确到每亩多少元多少毛,只不过因为他无法把握郭拙诚的想法,不敢把某些事说出来,不敢太抱怨农民负担重,不敢说农村的干群关系被某些人损坏到水火难容的地步……

????郭拙诚也没有过分为难他,只是将萧方成说的那些数据一一记在心里。其实,从这些数据了一样能感觉到农民的负担有多重。听了萧方成的话,思考这些数据后面所代表的含义,郭拙诚不得不感叹镇里某些人太贪了,太肆无忌惮了,真是巧立名目、大肆鲸吞,手段恶劣啊,这些人是真正的蛀虫,是一群真正的王八蛋!

????中午就是他们四个人吃饭。萧方成有一男一女两个孩子,一个在读初中一个在读高中‘孩读初中,今天到爷爷家去奶奶去了。男孩在学校寄宿,这周不回家。

????吃饭的时候,郭拙诚发现野苹果有一个作用,坐佐料。那盘鱼里放了四块野苹果后,鱼的味道确实不错,显得细嫩而没有腥味。

????吃完中饭,郭拙诚在萧方成的带领下,到附近的田地里转了转,了地里的小麦,也了收了稻谷后栽的油菜。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