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第470章 人心松动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日期:~0月0日~

????第470章人心松动

????马达鸣也难得很严肃地拍了怕吴跃青的肩膀,说道:“青猴子,我明白你心里的苦处。如果不是他们,也许你能追上她。好好干,为她报仇、让她瞑目吧。”

????“那胡洋滨要不要现在放?”吴跃青突然问道。

????“你说呢?”马达鸣反问道。

????“这个王八蛋……算了,她都死了,我还跟他争什么。我听你的,我没意见。说真的,他心里比我更苦,他这段时间都是以她的男朋友自居,周围的人也认为他是她的男朋友。”青猴子眼里闪过一丝痛苦和仇恨,“我不会放过那些王八蛋的。”

????马达鸣却说道:“为了迷惑他们,胡洋滨我现在还不能放。等你调查出一些眉目了再说。你一定要选你信得过的兄弟,千万不要打草惊蛇。我安排宋建国调查车辆,就是吸引某些人注意力的,方便你行事,你可不要让我失望。”

????青猴子点头道:“我知道。我一定会努力的谢马所长。”

????马达鸣点了点头,突然问道:“你听说过有叫‘群赞子’的人吗?”

????青猴子念叨道:“群赞子?这是人名还是绰号?群赞子,好像……,我现在一时想不起来,好像听说过似的,但……”

????马达鸣点了点头,说道:“你悄悄地打听一下就行。去吧!”

????等青猴子也走了,马达鸣回到了会议室,招手将另一个中年黑脸汉子喊出来,两人回到办公室嘀嘀咕咕说了好久,然后那个黑脸汉子换上便服背着一个陈旧的帆布袋离开,骑着一辆旧自行车迅速消失……

????郭拙诚一个人在院子了走了一个多小时,围着大楼走了一圈,还到食堂后面的球场和菜地了一下,甚至还到猪圈跟养猪的老头聊了一会,时间快到下班时间了这才上楼。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郭拙诚先收拾好文件,又随意翻了几张新送来的报纸,等大楼的人走得差不多了,这才提着行李包下去。

????朱彩虹热情地走过来要接他的行李包,但郭拙诚笑着婉拒了人一边说着话,一边朝招待所走去。

????招待所的所长早已经站在招待所门外迎接,一边接过郭拙诚的行李一边热情地说道:“郭书记好,本来我去办公室找你,可你当时有事去了,没碰到你c不好意思,害你自己提行李过来‰!晚饭我们都准备好了。”

????郭拙诚笑道:“不用,这行李不重。今后我的饭菜就麻烦你们了。”

????所长笑道:“郭书记客气,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我们全所干部职工都感到荣幸。要不要跟大家见一个面?”

????郭拙诚摇头道:“算了,今天是星期六,大家都急着回家。我可不想一来就让同志们回家晚了,今后有的是机会见面。”

????所长连忙说道:“还是郭书记和蔼,那我跟他们说一声,该下班的就下班。”

????郭拙诚的行李本就不多,在所长亲自关照下,很快就办好了手续住进的房间。

????镇里招待所的房间自然不太好,虽然所长拿出来的是最好的房间,但也不过是一间房间而已,只是通风好一些,窗户前面没有遮拦,采光不错。

????小小的房间里一张木板床就占据了一多半的面积,加上一张书桌,房子就只剩下能放几把椅子的空间了。房间里面没有卫生间,无论是洗簌还是上厕所都得去公共洗手间。

????表面上招待所设有餐厅,实际上因为住客少,这里并没有单独开伙,旅客吃饭都是从镇政府食堂买过来的。如果是上级领导,招待所就让服务员帮他们从食堂端过来,如果是来这里出差的一般干部,则是自己到食堂买了端过来吃。

????郭拙诚不想搞特殊化,也不想端着那一点点饭菜到房间吃,弄得房间有一股油腻味,他把行李放好后,将房门锁上,自己拿着招待所特意为他买的新碗、新筷前往食堂。

????走在去食堂的路上,一个男子端着饭菜一摇一摆地从食堂出来,见郭拙诚后先是一愣:“小子,你……你来了?你就是那个偷车贼对不对?”接着,他大叫道,“抓偷车贼啊——,快来抓偷车贼啊!”

????显然这家伙就是昨天守客车的马肥田。当时郭拙诚调开这家伙后,就把客车给开走了♀个家伙当时傻眼了,大骂一通对着周围的人大发了一顿脾气,打了几个着不顺眼的家伙,这才灰溜溜地回去向马修德汇报、检讨,结果被马修德狂骂了一顿、狠狠地修理了一下,之后他灰溜溜地到街上巡视去了。

????因为没有人告诉他,这个倒霉的家伙一直都不知道他骂的“偷车贼”竟然是镇党委书记,现在骤然到郭拙诚,一下激动得大喊起来。

????郭拙诚轻蔑地盯了他一眼,讥讽道:“叫什么叫?疯了?没事让开,别挡道!”

????凌厉的目光让马肥田张口结舌,喊声嘎然而止。他着郭拙诚好久,这才愕然地说道:“咦——,你小子还很牛啊。你知道老子是谁吗?老子揍死你!”

????说着,他装镊样地挽起袖子就要动手,但迟迟不敢打出拳头,因为他受不了郭拙诚眼里凌厉的目光,那道目光似乎将他的一切都透了。

????马肥田迟疑了好一会,突然明白了什么似的,转头对着食堂里面大喊道,“马所长!马所长!快来!偷车贼出现了!快来抓啊。”

????郭拙诚懒得跟他啰嗦,用手将挡道的马肥田随意一拨,马肥田只感到一股大力涌来,身子连续退了三四步才稳重,而手里那个盛饭的饭碗因为抖动太厉害,里面一团饭从碗滚了出来。

????马肥田恼羞成怒,将饭碗和菜碗往地上狠狠一放,不管不顾地朝郭拙诚冲来。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重重甩在马肥田脸上,接着又是一脚踹过去,猛地踹在马肥田的腰间。

????马肥田惨叫一声倒在地上,吃惊而负痛地大声叫道:“马所长——,马达鸣,你他玛的疯了,老子是马肥田,是马镇长的堂叔!他是偷车贼,你还不抓他,你打我干什么,哟——”

????这时从食堂里又冲去几个人,目光在郭拙诚、马达鸣、马肥田的脸上来回扫视♀些人的目光非常复杂,有的幸灾乐祸、有的唯恐天下不乱、有的惊讶、有的奇怪、有的讥笑……

????马达鸣又要上去踢人,郭拙诚笑道:“算了,疯狗一条,没有必要理。吃饭去。”

????马肥田虽然不是很精明,但也不傻,很快就发现了情况不对,不敢再造次。等郭拙诚、马达鸣离开后,他捂着脸悄悄地对着身边的一个男子问道:“这小王八蛋……他……他是什么人?为什么马所长这么对他,还打我?”

????那个男子故着神秘地说道:“你还不知道啊。他就是我们马驿镇新分来的党委书记。”

????“他——?”马肥田都忘记了巨痛,吃惊地着郭拙诚的背影,脱口说道,“他昨天就到我们镇了。他才多大?”

????想起郭拙诚的地位,想起自己现在不招马修德待见,马肥田只好忍痛起身,抓起自己的饭碗菜碗走了,一边走一边喃喃地说道:“不就是狗屁党委书记吗?还不知道能当多久呢。说不定几天就会死掉。跟我们斗?哼,肯定没有好下场……”

????话不敢说得太大,怕郭拙诚听见,又不能说得太小,怕周围的同事没听见而堕了自己的威风。

????了刚才这一幕,听了马肥田的话,有人笑着对同事道:“嘿嘿,又有好戏啰♀次肯定比以前更好。你,人家小小年纪一来就搞定了马贵博那个好好先生,没有多久又搞定了马达鸣这个所长,厉害着呢。”

????旁边的同事点头道:“是啊,别他年纪小,手腕厉害着呢,跟马修德真是龙虎斗☆后他们半斤八两,那就有热闹可瞧。不过,我还是觉得马修德厉害些,人家不但有这么多本地人支持,后面还有一个军分区司令∝怀生不过是一个县委领导,没有多久就退休,能支持他多久?或许,这个小年轻比其他的人败的更惨。”

????刚才那个人摇头道:“难说≌马的做了这么多肮脏事,能有多少本地人支持他?我听说现在军分区司令也不再如以前那么信任张恒德了,估计他也知道了一些风声,知道张恒德这个家伙不是什么好鸟。否则的话,马达鸣怎么可能公开支持他,刚才那个巴掌可不轻,马肥田的脸都快打肿了。他是派出所所长,直接归张恒德管的,没有一点把握,他敢这样得罪马修德?”

????另一个人说道:“不见得。马修德对马肥田一直不喜欢♀家伙吊儿郎当,稀藕糊不上壁。听说马修德昨天就打了他,全不把这个堂叔在眼里。都快出五服了,还能有亲?现在就是亲兄弟也未必关系好。”

????“这你就错了。他毕竟是马修德的人。马修德打他没事,但如果别人打他,马修德就会觉得是打他的脸,肯定不高兴的。马达鸣难道真的投靠他了?我们是不是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