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第458章 第二招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第45章第二招

????郭拙诚装着没听出他话里的意思,而是很客气地说道:“那我就谢谢马镇长,谢谢张委员了。但愿经过了这次整顿,我们的机关作风为之一变,那我就欣慰了。”

????“欣慰个屁,最好是你可以放心地去死!”马修德心里腹诽道。

????张彤彤也说道:“我们组织部门绝不会让领导失望,一定会认真严肃地处理这件事。我相信他们会永远记住这次会议的,也会明白郭书记的苦心。”

????显然张彤彤也明白了马修德的意思,准备下重手了。

????郭拙诚提高声音说道:“这件事就由张委员负责,在此不再讨论。现在我提议讨论第二件事,就是有关我们镇三个工厂,灯泡厂、食品厂、农机厂的经营工作问题……”

????郭拙诚的话音未落,马修德马上说道:“小郭书记,搞偷袭一次可以,搞第二次偷袭就有点过分了吧?现在不但党委没到齐,三个工厂的领导也都没有来。难道你又想用刚才的方法,在他们都不知情的情况下强行通过有关工厂的提议,制订有关企业的经营政策?这可不是迟到早退这么简单,迟到早退有现成的纪律可以制约,但工厂的政策决可不能随意制订。不是我不起你,你知道现在三个工厂是什么情况吗?现在三个工厂都穷到揭不开锅,可以说奄奄一息,已经经不起任何人折腾了。我反对现在就武断地出台什么政策,也反对没有经过调查就对工厂企业进行瞎指挥。”

????郭拙诚慢条斯理地说道:“对于你的后半段话,我表示赞同,伟大领袖生前说过,没有调查就没有发扬权。在对三个工厂不了解清楚的情况下,我们党委不能随意制订什么政策,这种高高在上的瞎指挥,也许出发点是好的,但肯定不适用于工厂,到头来只会产生相反的效果,所以,对于工厂企业的行为,我们最好慎重又慎重,尽可能地让他们自己做主做自己的事,我们只要保证他们良好的生产环境,不让他们受到企业经营以外的干扰。

????今天我把话说在这里,我消从我做起,从在座的各位做起,尽量不要去麻烦企业,因为他们不需要我们这些婆婆到他们那里指手划脚。在这里,我得感谢马镇长的提醒,在今后的大会上,我会多次强调和提醒我们的干部。”

????郭拙诚的话让马修德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也让马贵博、张彤彤、马达鸣不知道郭拙诚说的是真话还是反话。

????负责记录的朱彩虹更是不知道什么意思,她手里的钢笔只是机械地记录着。

????郭拙诚接着说道:“对于马镇长前面的半段话,我有点不敢苟同。为什么呢?因为我郭拙诚没有搞偷袭,我都是光明正大地提出我的观点。刚才关于处理违反纪律干部的事情,也是在党委班子存在疑问的情况进行了举手表决,怎么能说是偷袭呢?

????我说这话的意思不是为了表白,也不是害怕什么,我只是消我们的班子人员能团结,不要你算计我,我算计你。有什么事,大家在会上开诚布公地讲,有什么不同意见,我们一起商量着办。就如严肃纪律,这是每一个单位、每一级政fu都经晨调的,我只不过是想落到实处,不搞雷声大雨点小的把戏。”

????马修德心里只是冷笑:嘴里说的漂亮,你不搞算计,你不算计别人?鬼信!他对郭拙诚前面说的话一样持不相信的态度,认为郭拙诚只是玩文字游戏。

????不知不觉间马修德对郭拙诚收起了任何轻视之心,将他作为了人生第一个劲敌来待。但现在,他真有一点力所不逮的感觉,感觉比对付过去那些官场老油子还麻烦。

????马达鸣是一个务实不务虚的干部,对于郭拙诚和马修德这种打嘴皮仗的行为很是不习惯,虽然他现在有意拉开与马修德的距离并向郭拙诚示好,并不是他真的欣赏郭拙诚,对于这个连毛都没长齐的家伙,他实在萌生不出敬佩之心,他只是不想被无法无天的马修德拉下水,最后落一个深入囚笼的结局。

????他听了郭拙诚的话,忍不住说道:“郭书记,到底还有什么事?既然不是讨论有关工厂生产经营的事,那我们是不是可以散会了?我那里还有一堆的事情等着我呢。”

????对于马达鸣的不耐烦,郭拙诚没有任何生气的意思,他说道:“刚才说了,我们政fu必须尽量避免干预工厂企业的正常运作,相对我们而言,他们是专业人员,他们更知道企业的该生产什么、怎么生产。但是,我们必须为工厂、企业保驾护航。

????对于你们派出所而言,就是必须保证工厂不受小偷的偷窃,不受社会闲杂人员的骚扰,让工厂的工人、技术人员、工厂领导一心一意扑在工作上。对于我们镇政fu而言,那就是保证没有人、任何组织用各种名义对工厂、对企业索拿卡要,除了国家规定的税收和应缴的费用,其他费用一律不许掏。我们的工商管理部门、卫生部门、劳动监督部门,只有监督他们遵守国家法律法规的权力,各种行政处罚措施首先必须基于事实,然后基于有利企业正常发展这个前提,坚决防止有人有部门故意给企业设门槛、搞刁难、行摊派。

????我不知道大家过《西游记》没有,想必就是没有过也听说过里面的故事。里面有一个叫唐僧的,是他带着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去西天取经♀个唐僧有一身神奇的肉,如果谁吃了他的肉就能长生不老。于是,在取经的路上,各路妖魔鬼怪都出来了,都要吃唐僧肉,孙悟空一来打下去,打死了无数的妖魔鬼怪,但依然阻拦不了它们贪婪的心。

????现在我们某些人就把工厂当成了唐僧肉,只想从它们身上割下一块肉来吃。办公室没有了好的办公桌,找工厂要〕堂没有钱买菜了,找工厂要!吉普车没有油了,找工厂要!有的人甚至自己家里没肉吃了,买家具少钱了,也找工厂要!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就是工厂里面某些有权的人,不断地把工厂的钱财物据为己有,好像这个工厂是他私人的,今天到车间拿一箱饼干回家,明天到工厂食堂拿一块肉回家,甚至还有合伙瓜分工厂钱财的,采取虚报损耗、采取报废产品等等方式割取唐僧肉……”

????虽然郭拙诚是泛泛而谈,里面根本没有说谁谁谁做了这些事,但在会议室的所有人都在脑核出现了一个名字:马修德。

????就是马修德自己也认为郭拙诚这是在指桑骂槐,几乎是指着鼻子骂他,这不由得他心头怒火直冒,也越发坚定了与郭拙诚作对、越发坚定了要搞掉郭拙诚的决心。但多年的上位生活养成他良好的心里素质,让他并不怒形于色,他甚至笑眯眯地听着,就如郭拙诚说的与他无关似的。

????这时,郭拙诚说道:“今天我的目的就是如何设法保护我们这三家奄奄一息的工厂,如何把它们从生死的边缘拯救出来↓如马镇长所说,我对三个厂没有进行过调查,也不知道能不能让它们起死回生。虽然我不能做这个保证,保证它们重新红红火火,但我可以保证,也必须保证,尽量在最短的时间内把依附在三个工厂身上的蛀虫给抓出来。

????无论这些蛀虫是厂里的还是厂外的,只要他侵吞了公共财产,只要他拿了工厂的钱财,他就必须给我吐出来。触犯了刑律的,那就移交司法机关处理。我相信只要我们下定决心,只要我们一查到底,什么事情都能大白于天下。现在我们讨论的是怎么查才能查得快、查得清‰各位就如何查才是最好的发表一下自己的法,谁先来?”

????马修德岂能让郭拙诚如此主导会议的进程,如果大家真的同意了,那事情岂不糟了。郭拙诚的的话刚落,他就说道:“小郭书记,你这样太武断了吧。现在大家并没有同意查不查,你就开始提议讨论怎么查。我消我作为马驿镇的镇长,能有一个充分发言的机会

????郭书记,你同意吗?”

????郭拙诚点头道:“好,你说。大家都可以畅所欲言”间久了,大家就会知道我郭拙诚是一个最随和的领导。”

????说话的架势就如他已经是马驿镇位高权重、局势在握的一把手似的。

????马修德没时间也没有心情计较郭拙诚的这些话,他说道:“对马驿镇三个工厂的熟悉程度,我马修德自认第二,就没有人敢说自己第一。它们是在我手里成立、发展和壮大的,虽然它们现在慢慢地变得不红火了,但这只是暂时的,只要给他们一点时间,工厂就能发展起来。我们没有必要去干涉工厂的事情。现在工厂很脆弱,工人们也很敏感,如果我们贸然派人进去,一定会弄得人心惶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