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第457章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第457章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上午马达鸣赶到车祸现场的时候,已经有其他的公安先他一步到达

????而且有县局的公安过来向他汇报侦查情况。

????虽然汇报的人话说的客气,但话里的意思就是:这事我们侦查清楚了,无须你们派出所的人插手,你们听着就是。

????作为马驿镇派出所所长的他,竟然被县局领导排除在现场勘查之外,这已经足够让他迷惑和不解,而且细心的他发现车祸现场被人改动了,马路上还残留着大石头被人拖走的痕迹。

????在听取县局的公安汇报时,马达鸣还发现卡车底盘下有人爬进爬出,有人手里还拿了工具在下面鼓捣。虽然他没有有进去查,但那个汇报的公安说他们查出下面的刹车系统有问题,是因为卡车刹车失灵而导致这起车祸发生。

????这让马达鸣更是疑云重重。如果真的是刹车系统失灵,你们应该好好保护现场、认真拍下照片、一丝不苟地拓印有关痕迹……,怎么可能在下面鼓捣呢?

????这怀疑一旦存在,马达鸣心头想的事情就越多,同时越发认为这件事不简单,将来很可能是一件大案,真要揭露出来,还不知道会有多少人为此倒霉。

????对于马修德、张恒德的所作所为,马达鸣即使不非冲楚也是耳闻过,他不怀疑这事与他们两人有关,也不怀疑随他之后到达现场的县局副局长周迪辉在帮忙掩饰什么。

????特别是郭拙诚有意在他面前说他趴在卡车底盘下仔细查过,这里面的含义可就不一般了。郭拙诚直接对他这么说出来,肯定是在暗示什么。

????暗示什么呢?不就是暗示他郭拙诚到的与周迪辉说的不一样吗?而郭拙诚当时在食堂的时候为什么不直接跟周迪辉说?还不是因为他觉得现在说出来没有意义,说出来还不到时候吗?他不就是觉得周迪辉不值得信任,不想让这个屁股坐弯的人知道吗?

????“他会说给谁听?他会什么时候说,什么场合说?”马达鸣心里不由不认真思考,而且思考郭拙诚这么做所包含的意义,“如果他心里真有反戈一击的把握,那他的后台肯定不只是秦怀生这个县委常委,一个将要退休的秦怀生还不足以让他具备雷霆一击的能力。

????混&

????弹窗广

????告”

????马达鸣虽然是部队出来的,但他不蠢,也不是那么公正无私,他也要思考一下自己的后路和将来的命运。为此,他留了一个心眼,也不断思考、权衡与马修德的关系。

????得到马修德给的好处确实是舒服,现在无论是父亲还是老婆,都不时告诫他喝水不忘挖井人,要他记得马修德的好,要认真帮马修德做事,他也想这么做,但他更明白如果跟着一个血债累累的马修德走下去,那只能一头走到黑,只能走向无底的深渊,到时候自己身败名裂不说,父亲和妻子得到的好处也会一古脑吐出来。

????但是,他也舍不得将已经得手的利益拱手交出,也不敢马上与马修德面对面地厮杀,因为他却没有这个胆量,只准备逐步地脱离,悄悄地与马修德划清界线而不是慢慢地被马修德所控制。

????正因为他想悄悄地与马修德决裂,所以他刚才的犹豫一部分是真实的,也一部分是装出来给大家的。马贵博这句话无疑帮了他的大忙,等于瞌睡的时候有人送来了枕头。大喜过望的他自然就汤下面,装着受不了马贵博的激将法而做出这个决定:举手支持。

????让其他人以为他举手仅仅是因为为了表现自己不自私、不怕承弟处分的责任、在遵守纪律上以身作则。

????有一句话说得好:能够当官的没有一个是蠢货。所谓的“肉食者鄙,未能远谋”只不过是无权无势者一个自我安慰的嫉妒语,肉食者绝对有远谋!

????马修德想不到煮熟的鸭子竟然飞了,更想不到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

????这次表决如果他赢了,固然可以狠狠地打击郭拙诚的威信,这也是他的初衷。但如果失败了,对他马修德的威信何尝不是一个更大的打击?

????他刚才之所以提议举手表决,不就是趁着郭拙诚是新的外来户,大家都不熟悉他,因而容易抱团为本地干部帮忙,为了确彬无一失,他还低声下气地向平时不屑一顾的好好先生马贵博许了好处,完全是一件稳操胜券的事啊,为什么会这样?

????面对马贵博不听招呼,马达鸣叛逃而去,马修德欲哭无泪,早知道这样还不如让所有党委出席,有孔进喜等人支持还怕整治不了他这个小子,可是,不让他们和工厂的领导参加会议还不是为了给郭拙诚示威吗?还不是向他显示马驿镇是外人插不进来的,我马修德随意动一下手指就能让他这个所谓的镇党委书记威风扫地吗?

????马修德气急败坏地说道:“不行!必须召开全体党委会议讨论,你郭拙诚不能随意剥夺他们的参与权。”

????郭拙诚高举的手早已经放下,脸上挂着胜利者的微笑,说道:“马镇长,刚才举手表决好像是你自己提出来的吧?……,”这时,他放低声音说道,“其实,说一句私下话,你不应该后悔你提议搞这个表决,而应该后悔你多给了我二十秒钟的表决时间,让在座的各位能更好地想清楚一点。马镇长,说真的,我得好好谢谢你,不是你延长时间,我今天未必会取得胜利。”

????着郭拙诚戏谑的目光,马修德再次差点暴走。

????郭拙诚接着大声说道:“这事就这么定了!其他的党委没来,不是我们不要他来,而是他们主动放弃他们的权力。再说他们本身是违反纪律的人,出于避嫌考虑,他们也应该回避。”

????马修德胡搅蛮缠道:“那马达鸣……马所长为什么就不回避?”

????显然他还不敢得罪马达鸣,不想把这位好不容易拉拢的盟友就这么拱手送人,毕竟这次投票本身的意义虽然重大,预示着郭拙诚开始真正进入马驿镇的班子,但这个提议的实际作用却很有限,只不过是让迟到者写检讨,把他们在全镇进行通报批评而已,掉不了他们身上一块肉,对他马修德的实力也没有什么损害。而他将来要用到马达鸣的地方多得很,自己做的那些违法事,还需要马达鸣帮忙掩盖,绝不能因为刚才举了一手就将其驱逐出去,虽然心里不高兴。

????郭拙诚依然平静地说道:“当我们容许马达鸣坐下并参加这个会议的时候,我们党委,包括你马镇长,就默许了他有这个权力。现在我问马镇长,我们是不是再来一个举手表决,就马所长有没有权力参加这个会议、有没有权力参与决策而再举一次手?”

????马修德连忙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马所长当然有权力,他是党委委员,名正言顺。我只是说排除其他党委……,算了,这事就这么办吧。该如何处理就如何处理,我只消组织部门能郑重考虑,不要把全镇的干部搞的人心惶惶为好。”

????开玩笑,如果就马达鸣有没有权力参加这次会议而进行一次举手表决,那谁会投反对票、谁敢投否决票?就是我马修德也只能举手,而且举手的速度还不能慢了,免得马达鸣这家伙心里产生怨恨♀样一来表决的结果不但毫无悬念不说,还让郭拙诚这小子再赢一个回合,傻子才干呢。

????郭拙诚又表现出从谏如流的样子,说道:“马镇长这个提议还是有可取之处的,我们在处理干部的问题上必须慎重v委员,你这个组织委员可要好好把关,千万不能和稀泥,如果虎头蛇尾,不但让我们党委失去了权威,也会让下面的干部认为我们做事儿戏,让老百姓笑话。

????至于马镇长所说的闹得人心惶惶就没有必要的了,他们都知道,只要严格按照我们的规章制度办事,严格按考勤纪律上下班,谁也不敢伤他们一根毫毛。他们这次受了处分,只要汲取了教训,下次不就没事了?”

????这话表面听似乎真的尊重了马修德的意见,但大家都知道郭拙诚完全“误解”了马修德的意思,跟马修德的本意根本相反。

????张彤彤还没有说话,马修德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对于这点,小郭书记请放心,我相信组织部门不会和稀泥的,保证让那些不知道组织纪律为何物的干部知道厉害,一定会让他们知道我们的小郭书记是如何整顿机关作风的。”

????张彤彤、马达鸣、马贵博一愣,有点吃惊地着马修德。

????显然,表决失败的马修德准备借题发挥了,来一个反其道而行之,不但不宽恕迟到和缺席者,而是要利用郭拙诚这次严肃处理的契机把下面的干部整得哭爹叫娘,让他们一个个破口大骂郭拙诚的祖宗,让他们恨死这个小王八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