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第455章 第一次对决(中)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第455章第一次对决

????马修德抑制不住内心的得意,目光从朱彩虹身上移开后又戏谑地了郭拙诚两眼,到郭拙诚如此受不了自己的激将法,心道:“小子,等下我你怎么收场。”

????他的目光在郭拙诚身上汪了足足两秒钟,这才向对面的张彤彤过去v彤彤到马修德的目光,皱了一下眉头。马修德见她皱眉,也不满地皱了一下眉头,盯着对方着,等张彤彤有点心虚、有点厌恶地低下脑袋后,他又向派出所所长马达鸣。

????马达鸣大方地着马修德,还了一个浅浅的微笑。

????马修德微微点了点头,再着马贵博。

????见马贵博只是抽烟并不望向他,马修德无声地笑了一下,很舒服地坐正身体,然后缓慢地往后倒,背部很惬意地靠在椅子背上,嘴角微微上翘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冷笑,那双金鱼眼睛着天花板上的吊扇,神态很是悠闲。

????马修德的所有动作不但郭拙诚在眼里,旁边记录的朱彩虹也在眼里,现在她的心脏如打鼓似跳动着。

????她知道第一次会议的表决对郭拙诚有多重要,如果第一次会议就灰溜溜的失败,传出去对这个新上任一把手的威信可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今后想扭转过来可不容易。

????她真的不消这个态度和蔼可亲、相貌起来令人舒服的郭拙诚第一次会议就遭遇失败,虽然她心里也不太认同因为会议迟到一会儿就严厉处分单位的同事,但是,她自己把自己成了是郭拙诚的手下,自然期望他获得胜利。

????她真想将自己的右手高高举起,可惜她只有列席会议的权力,没有发言的权力,更没有表决的权力。她将担忧而乞求的目光向马贵博、又向张彤彤。

????着他们两个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她恨不得冲过去将他们两人的手给抬起来。

????凭她的了解,能够赞同郭拙诚的最多就是他们两个,或者其中的一个。至于马达鸣,她想都不敢想。

????这个起来一身正气的派出所所长刚来的时候确实让人们到了消,以为有了他来坐镇派出所,马驿镇的治安情况就会大大好转,社会正气会得到大力弘扬。

????刚开始,他也确实不负众望,亲自带人抓了几个镇领导的亲友子弟,不顾情面地将其中的两个偷鸡摸狗、调戏妇女的混混送去劳教。

????可是,随着马达鸣的父亲突然当上了村里的干部、他的小舅子突然进了镇财政所后,人们悲哀地发现这个仪表堂堂的家伙变了,变得与以前的派出所所长一样了,虽然不是惟马修德马首是瞻,但也不再据理力争,而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特别是最近又传出他的老婆将从负债累累的食品厂调出来,会成为农机所的会计,成为正式干部后,人们对他更是彻底地绝望了。

????在这个关键时刻,在这个最需要他表忠心的时候,他绝不可能得罪马修德,如果惹毛了马修德,不但他的老婆不可能从那个破厂调出来当干部,就是他的小舅子、他的父亲现在的位置都可能丢掉。

????他牺牲不起,也不会牺牲。

????更何况马达鸣自己是迟到者,虽然他迟到明显是情有可原的,正忙于侦破案情的他很可能才得知召开这个会议,所以迟到了。但他进来的时候,郭拙诚就明确断言他迟到,没有道理可讲。一旦郭拙诚这个提议得到通过,他就是全镇第一个要写检讨书的领导,第一个在全镇进行公开通报批评的党委委员,傻子才会这么干呢。

????小姑娘心里甚至有点埋怨郭拙诚:“人家抽时间来开会就足够对你尊重,你还说他迟到,不是将他逼到马修德那一边吗?”

????在马贵博和张彤彤之间,朱彩虹更好张彤彤一些。

????对于马贵博这个人,朱彩虹对他很腻味,觉得这个人就是一个无原则的好好先生,平时有人受不了马修德的欺负而告状告到他那里,这家伙不是合稀泥就是躲开就是逃避,一点领导气势都没有。今天他虽然一反常态,没有再做好好先生,而是亲自挡在会议室门口,阻止那些迟到的干部进去,但不能说他就突然改变了自己,朱彩虹估计这不过是他受不了马修德、郭拙诚的刺激而狂了一把。

????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若让他违背马修德的意思而投郭拙诚的票,消有,所以朱彩虹不到将目光落在他脸上,落在他右手上,但她更知道这个消很渺茫。

????朱彩红只奢望他不投马贵博的票,只要他保持中立或弃权,等张彤彤投了赞同票之后,就形成了二比二的局势,凭借郭拙诚一把手的拍板权,他就能勉勉强强地获得胜利。

????朱彩虹之所以好张彤彤,认为她投给郭拙诚的消大于马贵博的,是因为张彤彤这个组织委员是去年从外地调来的,她的家属和孩子都不在马驿镇这个穷地方,而是在县城里。她与马修德没有多少利益纠缠,而且主管组织工作的她常常被马修德“欺负”。

????因为马修德在马驿镇非晨势,几乎是一言九鼎,在人事上更是如此,在安排重要岗位上的人选时,几乎没有她张彤彤的发言权,都是马修德一言而决,他说谁上就谁上,他说谁下就谁下,幸亏副科级以上干部的人事权在县里,否则,马修德真的会在这里一手遮天,将张彤彤变为一个可有可无的人物。

????她刚来的时候,也试图抵抗过,很想发出自己的声音,但几乎次次铩羽而归。有人亲眼见过她在人事会议后几次都是眼睛红红的,委屈得掉眼泪,也有人亲耳听过她悄悄地哭过,也在无人的地方骂过马修德欺人太甚。

????无奈形势比人强,一任又一任镇党委书记都斗不过马修德这条地头蛇,她这个无依无靠的女人又能怎么样?自然只好当缩头的鸵鸟。只能一次又一次委屈自己。

????现在郭拙诚来了,一来就旗帜鲜明地表现出与马修德对着干,长期被马修德欺负的张彤彤此时不表示支持什么时候表现支持?她投票支持郭拙诚的话,这可是雪中送炭啊,如果郭拙诚胜利了,那她不就可以扬眉吐气了吗?就算郭拙诚失败了,她不过是恢复原样继续当她的鸵鸟而已,几乎没有什么损失。

????朱彩虹认为张彤彤会支持郭拙诚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她对杨丽春不满。虽然杨丽春只是党政办主任,正股级,根本没法跟张彤彤这个党委干部相提并论,但杨丽春仗着马修德撑腰,竟然时不时挤兑一下张彤彤。

????被一个级别低的人给难堪,张彤彤的心情自然不好。有时杨丽春的行为让同为党政办的同事都觉得有点过分,更不用说张彤彤是如何的难受了。现在张彤彤有机会给马修德一点脸色,何乐而不为?

????可是,无论是马贵博还是张彤彤都没有动静,一个在不断地抽烟吐烟,一个低着着死死地盯着笔记本。

????着郭拙诚的手一直高高举起,而其他人都没有什么动静,特别是马修德嘴里的冷哼声一声接着一声,朱彩虹更急了,她端坐的身子情不自禁地抬起了一些,屁股与椅子悬空了,眼睛一眨不眨地着张彤彤,不时还扫过又拿出香烟点上的马贵博。

????着烟雾缭绕的会议室,闻着难闻的空气,朱彩虹心里暗骂:“老东西,这个时候不抽烟会死啊,快点举手啊。”

????这时,郭拙诚平静地说道:“大家好好考虑清楚,不用急着表态。”

????马修德冷笑道:“小郭书记,你的手总举着还没酸?人家都不同意你的意见,难道等一会他们就改变自己的原则了?这事就这么的了,男子汉大丈夫,要经受得起打击,失败了就失败了,这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郭拙诚笑道:“好酒越久越淳,这次投票的意义可不同。对我而言是第一次主持会议,这次投票的成败预示着我能不能很好地掌控我们这个领导班子。对于你们而言,则是一次重要的考验,考验你们能不能与过去告别,敢不敢迎接一个新局面的到来。怎么能不认真思考呢?”

????马修德说道:“小郭书记的嘴巴真是厉害,将这么一个小小的会议上升到如此高的程度。只不过,你就是再会说,也不能改变我们心里的原则吧,我们不可能抛弃原则来附和你树立个人权威的私欲吧?……,时间过了这么久,难道我们还要无限期的等下去?”

????郭拙诚自信地说道:“不用等多久,也就是几秒钟而已。”

????“好!我们就等你二十秒钟!”马修德讥讽地说道,“我老马心胸是开阔的,不跟你小孩子计较。你说几秒,我就给你三十秒,三十秒一到,你可不要耍赖。我告诉你,这可是一个严肃的党委会议,不是儿戏,更不是小孩子办家家。”

????郭拙诚举起一个手指头:“不要十秒钟就有结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