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第448章 会议照常举行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第44章会议照常举行

????旁边一个镇干部笑道:“骆书记,你喝不下了?谁相信啊?如果你再喝一瓶而喝高了的话,算我没眼力。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还牢记着小郭书记的指示,牢记小郭书记说的不要喝多了,下午还有会议要开,你等下还要汇报你们厂的工作呢。”

????几个人一起哈哈大笑起来,远处一个人坐在桌边,大声道:“是啊,小郭书记的指示可是要牢记的。他叫我们少喝酒,我们就少喝,能喝一坛的我们就只喝两瓶,能喝三两的我们就只喝一斤,数字小了很多嘛,哈哈哈……”

????众人又是一轮哄堂大笑。

????与其他干部一样,杨丽春的目光几乎没有离开过主桌,更是没有离开过郭拙诚♀些话她听在耳朵里,莫名有一股烦躁,可当她到郭拙诚的时候,却发现他根本不在乎,依然平静地露着微笑,不动声色地接受别人的敬酒,等别人喝干他们酒杯里的酒后,他也喝干杯子里的茶水,似乎他根本没听到别人话里的嘲笑,似乎一点也不后悔自己要求干部少喝酒的指示,也似乎一点也不在乎干部们肆意违背他的命令……

????杨丽春夹了一块鸡肉放进嘴里咀嚼着,心道:“他到底什么意思?不知道这个本来就难以执行下去的命令被践踏后,他的威信会下降吗?他的样子,他好像还乐意威信下降似的,怪!”

????嘴里将郭拙诚定义为怪人了,但她心里却认定他有个性,默默地为他的。开会之前,她还消他灰溜溜地从马驿镇滚蛋,可现在的她却害怕出现那一幕。

????……

????中餐在异常热烈的气氛中终于结束了,食堂里一片狼藉,到处都是盆碗碟筷,到处都是残羹冷炙,到处都是酒杯酒瓶,几个靠墙的地方还有人因为喝高了而呕吐的赃物,整个食堂弥漫着一股难闻的酸臭味。

????郭拙诚强忍着在宴会快结束的时候才离开的,他起身离开座位的时候,马修德那双被酒精刺激得发红的双眼射出了一缕鄙视的目光∝怀生显然尿急,起身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等郭拙诚、秦怀生离开后,马修德端起斟满了酒的酒盅对身边的马贵博道:“马书记,我们两个本地人以前交往不多,小弟在这里向你道歉,赔一个不是。今后我们可以要相互关照,别让其他人扁了。马书记,能原谅小弟不?”

????马贵博抬起眼睛长久地着马修德,问道:“真的相互关照?”

????马修德连忙说道:“当然。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有什么是还是乡里乡亲好说话,从今天开始,老哥哥的事就是小弟我的事。来,小弟敬你,干!”说着,将酒盅凑到嘴巴边,脖子一仰,酒盅里的酒全部倒进嘴里咽了下去。

????马贵博犹豫了一下,端起酒盅端详了好一会,这才把酒盅里的酒一下倒进嘴里。一盅酒下肚,他的目光显得更浑浊了些。

????马修德见马贵博喝了酒,笑了,说道:“一笔写不出两个马字来,我们是家门,就该多亲近。”

????马贵博含糊不清地说道:“是啊,是啊……”

????站在食堂和办公大楼中间的空地上,呼吸着新鲜而冷冽的空气,郭拙诚做了几个深呼吸,然后笑了。如果不是到食堂陆陆续续出来一些吃完了饭的干部,他真想哈哈大笑:“马驿镇也不是什么龙潭虎穴啊,马修德也不过是一个愚蠢的家伙而已,呵呵……。给了你一个借口,聪明的你还真的利用上了,好!就谁笑到最后了,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哦,马修德。”

????郭拙诚正要朝远处空旷的地方走一走,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个声音大声喊道:“郭书记!郭书记!请等一下,有关你办公室和住宿的对方,我向你汇报一下。”

????郭拙诚停步转身,着右捂着胸脯匆匆而来的杨丽春。

????杨丽春跑到离郭拙诚约十来米的地方,放开了捂在胸前的右手,立即那里波涛汹涌,衣服包裹下的**随着她的步伐跳跃着。

????郭拙诚坦然地着越来越近的她,微笑着问道:“你也吃完了?”

????杨丽春暗骂了一声:小色鬼!但心里却异常地高兴,这小子真是好帅啊。她高兴地说道:“吃完了。郭书记,你习惯我们这里的饭菜不?我记得你是川昌人。”

????郭拙诚点头道:“还好。味道还不错。”他心道:我前世在这边工作了几十年,早已经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乡,能不习惯吗?

????杨丽春在郭拙诚身前一米处站住,挺了挺本已高耸的胸,放低声音关切地道:“郭书记,现在怎么办?他们都几乎喝醉了,下午的会议要不要开?”

????郭拙诚对于杨丽春的“投诚”没有感到意外,不以为然地说道:“当然开。没关系的,我早知道会这样。里面肯定还有不少清醒的。”

????杨丽春惊讶地问道:“你早知道?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要我跟他们说,要他们少喝酒?他们与你对着干虽然可恶,可不有损你的威信吗?你的第一个命令就没有人听,那将来你怎么开展工作?”

????郭拙诚有意了周围一眼,放低声音说道:“你又不是不知道,人家早就计划了要给我下马威,在开会的时候没有实现,现在让他们得意一下有什么关系?两害相权取其轻,与开会有人吃瘪相比,我这次的命令得不到执行只是小事,姑且让激动一回吧。

????再说,计划与我作对的人喝醉了酒,虽然很高兴、很得意,似乎取得了大成果,但伤害的是他们自己的身体。计划不与我作对,或者那些心里想和我搞好关系的人,违背我的命令喝酒,他们心里肯定有一丝内疚,欠了我一份人情,将来我要他们做事,就很可能积极主动些,争取‘戴罪立功’。所以,总的说来,我没有吃亏,还大赚了。”

????他说话的样子,似乎郭拙诚把她当成了心腹来待,这让杨丽春心里又狠狠地感到了一把△为女人的她很少感到被人如此尊重过,要知道在之前,她可是把他当成了敌手,是他不计前嫌示好她,帮助她。

????听到郭拙诚说有人早就想给他一个下马威,她的脸上不由露出惭愧之色,感觉自己才是一个真正需要戴罪立功的人。

????她依然的地说道:“那下午的会议怎么开?难道就你一个主持会议的人和一个记录的人?”

????郭拙诚不以为然地说道:“等呗,等他们醒来再开。吃饭之前你通知他们开会的时间和地点了没有?”

????杨丽春点头道:“通知了。可是,我估计大多数人不会来……”

????郭拙诚提高一点声音问道:“我的办公室和住宿的地方安排好了?”

????杨丽春也提高声音说道:“安排好了。刚才我让我办公室的小朱和小魏把你的办公室重新打扫了一下。地点就在大会议室的斜对面,和马镇……马修德的办公室相隔一个小会议室。下午的会议就是在小会议召开。……,住宿就住我们镇里的招待所,你到没有,就是右边那栋平房,这边是招待所那边是派出所。我已经跟招待所的所长说了,他们会把最好的房间收拾停当,到时候我带你过去就是……”

????就在这里,他们旁边响起了马修德的声音:“杨主任,在向小郭书记汇报工作啊。”

????杨丽春一愣,脸上露出一丝慌乱之色。

????郭拙诚转头笑着道:“马镇长,吃完了?她说大家中午吃的很高兴,大多数人喝多了酒,下午的会议可能不能参加,建议我把会议改到明天上午。我说不行,这是我上任以来召开的第一个会议,怎么可能随意改动时间呢?明天又是星期日,大家都要休息呢。老马,你说是不是?”

????马修德哈哈大笑:“哈哈,可不是吗?我们当领导的不应该做的事就是朝令夕改。说了怎么样就怎么样,就算错了也要坚持下去

????杨啊,你要好好向小郭书记学习,要好好学学他的稳重,学学他的坚持。一个人如果随意改变自己、随意改变主意,绝对没有什么好结果的。”

????显然他的这话是在敲打谁都出在摇摆的杨丽春,提醒她不要想着另投他人,否则没有好果子吃。

????听了马修德的话,想起自己被对方抓住了把柄,杨丽春早已经不再神采飞扬的脸变得更加暗淡了,心里的恨意更盛。

????得意的马修德以为自己镇住了她,皮笑肉不笑地着她:“杨主任,今天酒量大长啊。”

????郭拙诚似乎没有听出马修德话里的深意,也似乎不计较马修德高高在上的态度,笑道:“马镇长真是苦口婆心啊。既然你也同意,那会议就照常举行。我真的消能在马驿镇来一个开门红,把我们马驿镇的工作提上一个新台阶。”

????马修德心里暗笑,嘴里说道:“小郭书记有这个雄心,我马修德当然支持,而且是全力地支持,只要我能帮上忙的,我没二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