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第447章 命令被践踏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第447章命令被践踏

????秦怀生继续说道:“虽然你是杨丽chun的领导,但怎么能随便地打骂部下呢?你这是家长制作风,也是军阀作风,更何况她是nv同志。4∴065如果她告你欺负她,我都不好为你说话。等下,你得好好向她道歉,今后不能这样对待自己的同志,不能这样对待周围的同志。”

????郭拙诚见秦怀生误解了自己的意思,但他没有纠正,而是将错就错地说道:“是啊。我们领导同志对部下,特别是对nv同志要温和一些,就算做错了一点,也应该尽量地体谅她们。你这一踢,让她走路都走不稳,这不影响大家的工作吗?”

????他们两人说话的声音虽然没有故意说得很大,但足够让还没有进mén的杨丽chun听见。

????在马修德听来明显是演双簧的话,让他感到恶心和生气,但听在杨丽chun耳朵里却感到无比暖心,一颗芳心更是偏向了郭拙诚这边,越想越觉得自己跟着马修德这个老东西亏了,越想越为自己曾经把白huāhuā的身子让这个猪一样的家伙拱,真是鬼mi了心窍。如果自己将身子濒到现在完完整整地jiāo给这个英俊的小哥哥多好?……,他,他真的喜欢我吗?年龄相差实在太大啊。难道他喜欢把玩年纪大的、成熟的?

????想到这里,她自豪地了一眼自己雄伟的前xiong。

????当杨丽chun又后悔又期待的时候,马修德已经压住了心头的怒火,尽量装出微笑的样子,说道:“不好意思,我是被她气糊涂了。县委领导给她命令,要她早点到食堂去,可她就是不动,这不显得我们马驿镇的干部太没大没小了吗?领导关心我们是一回事,但恃宠而骄可又是另外一回事。今天如果不是老领导在这里,如果不是老领导宽宏大量,这影响可就不好了。我非得好好教训、好好批评教育她不可。”

????他心里却在大骂:这个sāo蹄子,老子好久都没见她丢了“天老子可是使出了全身解数,在她身上折腾了那么久,事先又是啃又是shun又是

????ou,嘴木了手软了也不见她丢,现在仅仅了这小兔崽子的小白脸就丢,真是他玛的下贱!

????不过,他心里不得不佩服郭拙诚这个小子的手腕,一个没有多少意义的党校名额就让杨丽chun想入非非,轻易就让她离心离德。如果不是因为掌握了这个nv人的把柄,马修德还真会的这个nv人就此走上背叛他的路。

????想到自己掌握的那些把柄,马修德笑了,很轻蔑地了郭拙诚的背影一眼:小子,你手腕再厉害也是白费力气,套在她脖子上的绳子抓在我手里呢。

????三个人一边虚情假意地说着话,一边不急不慢地朝食堂走去。

????在下到一楼楼梯转弯处,秦怀生悄悄对郭拙诚说道:“人家nv同志突然来例假了,所以表现有点失态。你年纪小,不懂,等你有了婆娘就知道了。”

????郭拙诚心里感到好笑,但没有说破:nv人来例假怎么能不懂?一个月总有那么几天烦心的日子。可她刚才明明不是那种状况啊,跟昨天那个柴灿灿兴奋到云端时的表现差不多c是莫名其妙。

????旁边的马修德也听到了秦怀生的话,他很鄙夷地瞥了秦怀生这个老头一眼,心里骂道:都几十岁要进土的人了,连nv人丢了都不知道,真是白活了这么长的时间,还给别人解huo,真是让人无语。

????当他们三人走到食堂mén口时,杨丽chun已经换了一身衣服出来,脸上还残留着ji情后的红晕,她低着头快步走进食堂,开始挨个通知镇党委委员和三个工厂的书记、厂长。

????这三个厂分别是长河县灯泡厂、马驿镇食品厂、马驿镇农机厂。

????长河县灯泡厂生产的是普通的白炽灯泡,产品主要销往周围县乡和吼地区,部分销往其他地区〕品厂主要生产ji蛋糕、饼干,产品都在本地销售々机厂以前曾经生产过chā秧机、收割机,因为质量不过关,后来基本就是以维修农用机械为主,偶尔生产几台水泵,勉强与农机有点关系,但与成立之时的设想却相差甚远。

????秦怀生、郭拙诚他们这一桌安排在食堂最里面,坐的人有秦怀生、郭拙诚、马修德、马贵博、张彤彤、彭和文、孔进喜、张文忠等,其中张彤彤是组织委员,彭和文是宣传委员,孔进喜和张文忠都是副镇长,但孔进喜是党委委员。

????虽然郭拙诚事先让杨丽chun跟这些领导打过招呼,中午的时候少喝酒,但等大家坐上桌时,几乎没有人还记得郭拙诚的招呼,一个个就如饿狼到了féi美的小羊。他们之前懒散的目光在到酒瓶的那一刻,一个个都变得炯炯有神,嘴巴微张着,就差流出口水了。

????而且首先打破郭拙诚“禁令”的就是他所在的这一桌。马修德第一个端起酒盅敬向秦怀生:“老领导,你难得来我们马驿镇一趟,如果这次不敬你的酒,实在说不过去。今天不说公事,只谈si情,我在你的领导下工作了这么多年,早就应该感谢你了。来!我们走一个,感谢你多年的关怀和栽培。我一口喝完,你随意。”

????不管马修德现在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也不知道他心里是不是怨恨包括秦怀生在内的县领导一直卡着他不让他上升,但他端酒杯的恭敬和说话时的态,让秦怀生不好意思拒绝,本就好酒的他很洒脱地和马修德碰了杯,等马修德一口喝完后,他也喝完了满满一盅。

????有了马修德的带头,其他镇领导自然一个接着一个给秦怀生敬酒,每个人都是一口干,请秦怀生随意∝怀生虽然后来没有一次喝干酒盅里的酒,但架不住人多,没有多久就脸红耳赤,话也多了起来,意气风发地叫大家多喝、喝痛快。

????有了秦怀生这句话,整个食堂的气氛一下活跃起来,更把郭拙诚的“禁令”扔到爪哇国去了。就是郭拙诚自己,着大家一杯又一杯地喝也没有出言阻止。当然,他自己倒是做到了不喝酒,当别人敬他的时候,他都是用水代酒,而且他也没有回敬别人。但给人的印象不是他讨厌酒,也不是他严格遵守自己顶的“禁令”,仅仅是因为他的年龄小,不能喝而已。

????等到这一桌上坐的领导敬完了秦怀生等人,以杨丽chun为首的中层干部也从其他桌走过来,一个个排着队上来向秦怀生、郭拙诚他们这一桌敬酒。

????显然,这些中层干部都是喝酒的高手,他们从秦怀生敬起,每一个镇领导都被他们敬到了,跟每一个镇领导都喝上满满一盅,即使如郭拙诚仅仅抿一口水,他们也都是用的那个至少能盛一两白酒的酒盅。一圈敬下来,肚子里至少装了两多白酒。

????郭拙诚不得不感叹:“这些家伙真是厉害!真是酒jing考验啊。”

????这里的人还没敬完,马修德就站起来对旁边一桌的人喊道:“萧厂长,你们怎么还没动静,还不过来敬敬我们的老领导?等他老人家退休了,你们想敬他也找不到他了。对了,我们小郭书记一来就上了你们,下车伊始就准备帮助你们解决困难,帮你们填塞财务上的漏dong,他这么关心你们,你们应该有所表示啊。快过来敬酒感谢他!否则的话,别怪小郭书记不给你们面子。”

????说着,他偷偷地瞥了郭拙诚一眼,嘴角往上翘了翘,心道:“小子,还是嫩了一点?竟然下禁酒令,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你谁听你的?哼!”

????只不过郭拙诚现在一脸的平静,他似乎忘记曾经让杨丽chun去招呼别人少喝酒了。

????很快,几个厂党委书记、厂长就端着盛满白酒的酒盅走了过来。

????与其说他们是给郭拙诚等领导敬酒,不如说是努力自灌,一个个表现极为豪爽,跟郭拙诚的茶杯碰一下,他们就举起酒盅就往嘴里一倒,酒净盅干!

????一轮酒敬下来,这些厂书记、厂长一个个东倒西歪,大声说笑着回到自己的座位。

????不知道是被酒jing刺ji了,还是有人实在不惯郭拙诚以茶代酒了,或者是因为心里早就有气,其中一个姓汤的厂长就借着酒xing大声说道:“我们这个娃娃书记还真是不同一般啊,我们这么大年纪的人了,去给他敬酒,他就用一杯茶给代替了c是官大一级压死人。”

????有了第一个开头,自然就不乏追随者,很快另一个厂的书记就笑着说道:“呵呵,人家是书记,当然随便喝什么都可以c要你喝茶水不让你喝酒,你会愿意?所以你就不要这么说了。我对这个娃娃书记还是很感ji的,你,他上任不到几分钟就如此关心我们厂,就要组织人马给我们这几个厂清查账目,这可是信任我们才这么做的,我真是感到非常荣幸啊c想多敬他几盅,如果不是我喝不下了。”

????本站7x24小时不间断更新小说,请牢记-<>-址:

????******

????请按t

????l+d收藏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