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第445章 顶死你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郭拙诚还没有说话,秦怀生怒道:“我说杨主任,你心里有没有‘领导’这个概念?小郭主任是你喊的吗?你一个连党委委员都不是的中层干部,有权反对党委书记的决定吗?是谁、是哪一级组织赋予你的权力?现在一把手让你通知干部,你就该马上去通知,有什么不同意见,镇党委委员会在会上提出来并进行讨论,要你操什么闲心?”

????说到这里,秦怀生转头对郭拙诚说道:“郭书记,我建议你们镇党委重新考虑一下办公室主任的人选问题。党政办公室可是镇党委中层机构里最重要的一个部门,办公室主任更是一个最关键的岗位,怎么可能让一个不尊重领导,不坚决执行命令的人担任呢?像这位同志根本没资格担任党政办主任。”

????杨丽春脸色一下白了,马修德脸上也闪过一丝慌乱,虽然镇党政办室主任的决定权在镇党委手里,选定之后只需向县委组织部报备,但作为县委组织部长的秦怀生完全有权制止,更何况郭拙诚现在是镇党委一把手,在人事上有最大的话语权,两人联合起来拉下杨丽春只是小菜一碟,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就算马修德咬牙死顶也于事无补,因为无论官司打到哪一级,上级领导都会否决他马修德的意见而尊重秦怀生、郭拙诚的建议。

????杨丽春不但是马修德的"qing ren",更是马修德的得力干将,对马修德可是言听计从,而且这个岗位的重要性远远超过其他中层干部,甚至比一般副镇长的实权大,怎么舍得将她拿下?真要换了的话,马修德的势力损失可就巨大了。

????知道严重性的马修德连忙说道:“秦部长,您比生气。乡下女人嘛都嘴巴多。又喜欢说姐姐妹妹什么的。她到郭书记年纪小,就以姐姐自居,想在工作上更多地配合他,在生活中更多的关心他,真没有不尊重他的意思。

????您也到了,她刚才说话的时候也是笑呵呵的,只能说女人大方起来比男人更放肆,您就原谅她一次吧,总不能因为说错了一句话就拉下一个主要干部,说出去也不太好听。对下面的同志也是一个无声的打击。打击大家的积极性。”

????说着,他转头带惊慌失措的杨丽春命令道:“杨主任,还不向郭书记道歉?下次如果再有这样的事,就撤了你。”

????杨丽春又习惯性地了马修德一眼,然后才朝郭拙诚说道:“郭书记,对不起,我是你和我弟弟的年纪差不多,心里就不知不觉把你成了我弟弟,我真的是想关心你,并没有不尊重你的意思‰你大人有大量。原谅小女子这一回,下次再也不敢了。”

????郭拙诚知道秦怀生这是帮自己立威,要好好敲打敲打马修德不要太得意忘形,并非真的要将杨丽春给拉下马,毕竟他刚刚上任,一上来就将党政办主任这么一个重要的职位给撸掉,而涉及的原因主要是对自己的不尊重。至于另一个原因——不坚决执行命令——就有点借题发挥,人家只是质疑性地问一下。没有说不执行。

????真要将杨丽春给拿下了,别人会说他郭拙诚心胸狭隘不说,还有就是郭拙诚现在初来乍到,手里还没有一个亲信,如果随意指派一个有相当资历的人上去,也许这个人还是马修德的亲信。等于是帮马修德多安排了一个人当官,为马修德做了嫁衣。

????因为杨丽春从党政办主任位置下来之后,没有多少过错的她一般是平调到另一个权力不太大的部门去当一把手♀是中国官场的惯例,不说现在的干部只要不犯罪不犯政治错误都是能上不能下,就是到了前世,官员即使犯了错撤了职,也不过是换一个马甲过两年就能在另外的地方耀武扬威。

????但秦怀生这么小题大作并非没有意义,他的目的就是警告马修德:姓马的。别你一口一声老领导叫得欢,别你心里一千个消一万个祝愿我马上退休滚蛋,但只要我在位一天,只要我的眼睛还没有瞎能够盯在这里,你就别想有好日子过。不说你有把柄在老子的手里。就是没有把柄,我也能让你手忙脚乱、狼狈不堪。

????郭拙诚笑着对杨丽春说道:“来我还得谢谢你的关心嘛。刚才马镇长已经代表镇党委表态了,说‘下次如果再有这样的事,就撤了你’,这话你听见了?”

????杨丽春连忙说道:“听见了,听见了……,谢谢郭书记,谢谢马镇长,一定不会有下次了,再次如果再这样,郭书记你就撤了我。”

????她不知道他们两人的对话让马修德恨得牙齿痒痒的:郭拙诚这么说,无疑点明了马修德已经越权,一个镇长不过是一个副书记,竟然能够随意决定一个中层干部的去留,权力似乎比郭拙诚这个书记还大,比县委组织部长的威信还足。

????郭拙诚的话又扣死了马修德说的“下次再这样就撤了她的职”。等于把杨丽春的去留决定权一瞬间移到了郭拙诚手里。

????本来这只是马修德一个随口之语,他说这话的目的只是应付眼前的窘境,敷衍秦怀生这个老家伙一下而已。可是被郭拙诚这么一说,被杨丽春这个蠢货一重复,这事就等于板上钉钉了,今后郭拙诚能随时利用这句话来将马修德、杨丽春的军,能随时敲打他们。

????马修德气得牙齿痒痒的时候,杨丽春却浑然不觉,因为她太在乎她的职位了,此时的她根本就没考虑郭拙诚为什么会重复这句话,反而很高兴郭拙诚不穷追猛打,急切间很自然地做出了保证,生怕郭拙诚的刀子抓的不牢,还直接说出“郭书记你就撤了我”的话,将他马修德完全撇到一边。

????当然,杨丽春说撇开也不是就能撇开的,但今后郭拙诚真的发威要整你杨丽春的话,马修德要插手就多了一层麻烦,就要生生把他刚才放出来的这句话说成是废话,再来跟郭拙诚讨价还价。

????“这他娘的是哪门子事?这女人胸那么大,脑瓜怎么就那么小?”想到这里,马修德恨恨地瞪了杨丽春一眼:骚娘们,就知道搞那种事,在床上那么多鬼花样,怎么一到这个时候就傻了?

????有人主动递上刀子,郭拙诚当然不会拒绝,他顺势大声对杨丽春说道:“好啊!有了你这个保证,我就原谅你一回,对你刚才不尊重我也不计较。但对你不执行命令,党委还是要研究一下。……,对了,秦部长、马镇长,现在县里不是组织基层干部进行党朽训吗?我建议让杨主任去培训一下,让她提高一下思想境界,培训回来无论是继续担任党政办主任还是提拔重用,都对她有好处,也对我们马驿镇有好处。”

????听了郭拙诚的话,所有的人一愣,当事人杨丽春的眼睛更是发亮放光。她亮晃晃的目光直勾勾地着郭拙诚,然后又紧张地着秦怀生,但随即发现了什么,慌忙把目光移到马修德脸上。

????果然,马修德脸上一层严霜,兴奋的杨丽春一下如大热天淋了一身冰水,从头冷到脚。她很不甘但又逼迫自己说道:“郭书记,我谢谢你的好意,我还不够格……”

????这话听起来明显言不由衷,马修德恨不得一脚踢上去:**,给你一点甜头,你就浪了?老子可是把你从一个乡下土包子提拔上来的,给了你多少好处,哼!

????秦怀生了郭拙诚一眼,见郭拙诚眼里并没有虚伪的成分,心里快速地想了一下,沉思着说道:“这不妥吧?不说她刚才犯了错误,就是没有犯错误,她也不够培训资格。只有副科级以上的人才能有这次难得的机会。就算我答应,镇里其他领导会不会答应呢?”

????杨丽春脸上浮现一片黯然之色,目光又落在了郭拙诚脸上。

????郭拙诚笑道:“还不是你秦部长一句话的事?给我们马驿镇多增加一个名额并不难吧,我们马驿镇现在最需要的就是高素质干部。再说,很多乡镇的党政办主任本身都是由乡镇领导兼的,这个岗位一般都是高配,都是副科级干部,甚至有的乡镇还是党委委员直接兼的。

????我相信只是因为她年纪小、资历浅,所以暂时没有升为副科级,这不是迟早的事?再说,秦部长,你我才十八岁就已经是正科级干部了,不能让我一个年轻人孤零零在班子了吧?迟早要提拔几个年轻人上来的,这样的话更有利于我开展工作不是?”

????杨丽春眼里再次冒出星星,心里对郭拙诚很有一种知己之感,现在的她已经不那么顾忌马修德的脸色了,激动的目光不是偷偷射向郭拙诚:就是啊,我不就是年纪小、资历浅吗?当官谁不会?不就是吼几句骂几声,让下面的人战战兢兢吗?只要我有权,我一样能让手下屁都不敢放一个。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