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第440章 我要杀你给猴看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第440章我要杀你给猴

????虽然郭拙诚是用命令的口气说的,但他说的话却是有理有节,而且按照职权和级别,他也有资格说这句话。

????马修德现在却是左右为难,不执行吧,显得自己太小家子气太斤斤计较,人家只是请你帮忙而已,而且人家确实不熟悉这里的人确实情有可原。可是,如果真的就这么执行,那摆明你马修德就是郭拙诚的下级,无论是职权还是气势上都压了你一截。

????郁闷的马修德哪里会如此就范?他哈哈大笑道:“小郭,这样不好吧。你是第一天来,在这里担任镇党委书记可是一件大喜事,刚一来就处分人是不是太扫兴了一点?虽然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可你现在还没上任就烧出这么大一把火,并不太好,不利于你将来的工作开展啊n不是下次再说?”

????因为这是镇里第一次出现新来的镇党委书记亲自下命令开会,更是第一次由镇党委书记在广播里宣布具体的时间,时间都被郭拙诚精确到了分钟,让镇里的干部很新奇也很迷惑,特别是马修德后来在广播里加的那句画蛇添足的话,让不少人感到马驿镇官场有了一丝不寻常。加上这些干部刚从镇政fu出来不久,走得慢的还在镇政fu门口,还在等待开热闹,是以听到通知后很多人就转身回来。

????马修德说话的时候,又有好几个人进来了,听了马修德的话,很多人都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都觉得这个小年轻这么烧火有点过分,有点随心所欲,心里都认为郭拙诚官瘾太大,有点急不可耐。

????与马修德一个阵营的人放下了悬着的心,与马修德不是一个阵营的人很是失望:就这么一个毛躁的小子,怎么可能是老奸巨猾的马修德的对手?这马驿镇的天来还是马修德的。

????就是不知道这个小子什么时候滚蛋,是以什么方式滚蛋,或许被马修德整死在马驿镇也不是不可能,以前那个坠崖而死的书记还没有如今天这样公开让马修德在广播里出丑呢。

????有人甚至笑了:“呵呵,上任第一天就遭遇车祸,这不预示着他在马驿镇的官路不顺吗?到时候灰溜溜滚开,真是有始有终啊。”

????会议室里到了不少干部,郭拙诚微笑着大方地说道:“县委组织部的任命文件一盖章,我就是马驿镇的镇党委书记,现在只是没有向普通干部宣布而已,但你马镇长知道哦,县领导更知道,最主要的是我自己知道。既然我知道自己是马驿镇镇党委书记,我就得从得知消息的那一刻起,开始以镇党委书记的身份自居,就得用马驿镇一把手的立场来思考问题。

????想必你马镇长也知道,我现在对马驿镇的情况一无所知,想多烧几把火都不行,第一把火当然只能从我们的干部开始烧起。更何况,严肃此次会议纪律是我们两位领导商定的,又提请了县委领导组织部部长同意批准,可以说形成了决议,你我都必须坚决执行,不执行就是不听从上级的指示,也说明我们自己出尔反尔,言而无信。

????我郭拙诚没有其他本事,只有一个本事就是严格执行自己订出的规章制度,严格按照上级指示精神办事。如果因为处分了干部而得罪了人,导致工作不能开展,我认为并不可怕,那就让那些不开展工作的干部走开,把遵守纪律的同志提拔上来。我相信不遵守纪律、不积极肯干的干部数量远远少于愿意提拔、愿意当领导的干部数量。我还巴不得这些坏事的干部多一下,把他们赶开后可以补充更多的新鲜血液进来。”

????说话的时候,郭拙诚是打开了会议室的送话器说的,声音传到了会议室的每一个角落,显然他就是要让会议室里所有的人听到。他的话与其说是回答马修德,不如说是一篇就职演说。会议还没有开始,就露出了一副咄咄逼人的面孔,要拿那些纪律散漫、工作拖沓的干部开刀,公开宣布要更换一批干部♀与其他领导上任根本截然不同,人家上任都是采取安抚、鼓励,让下面干部安心工作,更快地接受新来领导的指挥。

????马修德还没有说话,一个刚坐下不久的干部起身道:“请问我可以发言吗?”

????郭拙诚笑道:“现在还没有开会,不存在容许不容许,你想说就说吧。如果嗓音低,那你上面拿着话筒说。”

????那个干部说道:“那就不必了。我是马驿镇的副镇长孔进喜,我想请问你,你这些话的意思似乎是不信任我们马驿镇的干部,是不是来之前就决定了要将我们这些人全部换掉?难道我们以前没有任何工作成绩?……,我知道你是部队转业来的军官,也知道你在部队立过战功,但这是地方不是部队,部队做什么都是一刀切,而地方的情况复杂得多,鲁莽和意气用事都是不行的。听了你刚才的话,我们不得不怀疑上级组织派你下来是不是派错了。你说呢?”

????几个人立即起哄道:“对啊,简直是瞎胡闹。以为地方上做事情这是打仗啊,迟到一分钟就不让进来开会,真是霸蛮。”

????“一个小年轻懂什么?打仗的时候傻子一样地猛冲,运气好杀了敌人当然可以立功。可现在是从政,要的是脑袋思考,要的是智慧,不是抠扳机扫子弹就行的。”

????“他以为他是谁啊,就是县委组织部也不敢说随意把人撤职吧?”

????“我还真不信他敢把我怎么样。”

????“等那些迟到的人来了,他怎么收场?关在外面?老子就踢门,要不干脆回家睡觉去,呵呵。”

????到群情汹涌,马修德心里如喝了蜜一般甜,目光鼓励地扫过会议室。

????郭拙诚依然一副平静的口气,说道:“孔副镇长的提问和各位的议论很让我感动啊,我之前确实没有想到我们马驿镇的干部还这么活跃,还这么有自己的主见,很好!说实在的,我最的的就是整个集体死水一潭,最的的就是人云亦云。对于马驿镇的干部,我不熟悉,所以谈不上是否信任,更谈不是什么怀疑。

????我这个人是军人出身,在战场上确实有点霸蛮,因为遇到敌人的子弹、炮火,我们不霸蛮不行,如果我们太多地考虑自己的安全,那我们就不可能拿下敌人的阵地。但是,我们也不会毫无来由地冲锋,更不会顾忌战士的生命而盲目地冲杀。

????在地方上,情况是复杂些,因为我们这里的阵线根本不分明,在没有彻底了解前,我们根本不知道我们身边的人到底是敌人还是朋友,当然,我们身边极大多数,可以说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都是我们的朋友、同志,或者说在我们无法知道的情况下,必须把他视为我们的朋友、我们的同志,而不能把他视为敌人。

????既然如此,我为什么一上来就喊打喊杀,就口出豪言说将不少干部换掉呢?这是因为伟大领袖生前教导我们要严以律己宽以待人,对于我们干部而言,就是要严格要求我们的干部。我固然不能因为随意怀疑我们的干部而胡乱开除他们,但更不能因为信任我们的干部而放松对他们的纪律要求、放松对他们的监督。

????我这个人不喜欢搞主观判断,只喜欢根据事实来做事。如果你开会迟到、你办事拖沓,我完全有理由处分你,我完全有权力请你让路,有权力让愿意遵守纪律、做事干脆的人上来。我郭拙诚不能因为顾忌你的面子,让你在领导岗位上尸位素餐而让广大老百姓受苦。

????也许有人不相信,也许有人怀疑我的决心,我欢迎你们监督我,也欢迎你们试探我。不过,在我们现在是同事、现在是上下级的面子上,我还是奉劝你一句:监督可以,千万别试探。我现在可巴不得能杀几只鸡给猴,巴不得拉下几个人来树立威信,巴不得提拔几个人来站稳脚跟。没办法,我新来乍到,实在没根基。

????秦部长终究是领导,终究是我们马驿镇的客人,我能利用他的威信用一次就用一次,这次他在这里肯定会为我撑腰的。等他回县里了,我还得靠自己来把握局面,没有威信不行,没有几个帮手也不行。呵呵,如果你们实在想帮我,想让我在众人面前威风一下,我也不会拒绝,来一个我杀一个,来两个我杀一双,保证不会让违反纪律的人失望。到时候你灰头灰脸,而我呢,痛快淋漓。说真的,你们就这样下台,不值啊。”

????郭拙诚的话如此坦白,如此露骨,台下的人固然目瞪口呆,就是马修德和秦怀生也感到不可思议,秦怀生甚至在下面轻轻地扯了郭拙诚好几次,特别是听到后来,他都有点听不下去了。

????杀鸡儆猴、树立威信、培植亲信……,这都是理所当然的,所有上任伊始的官员都会这么做,但是这些都是只能做不能说的啊,说出来就说明你思想有问题,你是想拉山头搞帮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