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第439章 处处压制你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第49章处处压制你

????郭拙诚毫不掩饰地说道:“这次我就是要高调地展示与马驿镇的过去告别,让他们都知道我和马修德不是一路人,就是让其他人必须从我达到的时刻起就开始站队,我不给他们做墙头草的时间和机会。”

????秦怀生很认同地点头道:“这样直截了当的好。以前的人就是太重班子团结了,为了表现出一团和气,他们对马修德做出很多无原则的让步,殊不知这样正中马修德下怀,让他得寸进尺,一步步紧逼,最后完全失去了自我。

????这些人不是灰溜溜地打道回府就是被马修德利用,最后成了这个家伙的牺牲品。就这一方面来说,我作为组织部长是失职的,但我也思考了很久,思考如何对付马修德,可就是不知道如何破题,今天我从你身上到了消。但愿我有生之年能到马驿镇真正发生巨变,能到某些小人得到应用的惩罚。”

????郭拙诚也苦笑道:“你这话不知道是表扬我还是批评我。你还不如直接说遇到马驿镇这种情况也许还真需要一个二愣子来打开局面。”

????秦怀生没有承认但也没有否认,而是说道:“在其他人没有搞清楚你的后台前,你以这种方式亮相确实是最好的。”

????郭拙诚笑道:“是。在他们以为我有强大后台的时候,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他们斩落马下,等他们明白过来我的后台不过如此时,他们想反击也迟了,呵呵。不过,不管怎么说,你这个后台的份量不轻,只要你挺身而出帮我一把,他们绝对不敢小觑。今天我请求你帮我,我相信你将来不会后悔的。”

????秦怀生说道:“被人差点弄死,你说我还有退路吗?人家刚才可是将我做死猫待,连一个小小的办公室人员都敢调侃我,人未走茶已凉,哼!就让我来一次老夫聊发少年狂,跟着你小伙子一起玩玩,哈哈哈哈……”

????一次又一次的劣性刺激,加上他内心尚未泯灭的正气,现在的秦怀生有点失态了。

????郭拙诚很装逼地朗诵道:“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孙郎。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

????秦怀生默默地听着这首苏轼《江城子-密州出猎》的词,眼睛不由自主地湿润起来……。好一会,他才收住飞远了的心思,问道:“大约多长时间能打开局面?二年还是三年?”

????郭拙诚自信地说道:“根本用不了这么久个月、三个月还差不多。反正在你真正退休前,你所消到的情况就会到。用不着说什么有生之年。呵呵,这个词挺让我伤感的。”

????秦怀生不相信地说道:“两个月?不可能!欲速则不达,你可要悠着点,别人家啥事没有,你自己却栽了。”

????郭拙诚说道:“对这种满身把柄的家伙,我还真不在眼里。不就是一个军分区司令吗?人家还未必会为他撑腰,那人估计被蒙在鼓里而已。”

????秦怀生叹了一口气,说道:“是啊,就是没有人敢当面劝说、当面说真话而已。”

????郭拙诚着门口,说道:“多行不义必自毙,你就吧。”

????就在郭拙诚和秦怀生谈论着如何在马驿镇入手的时候,坐在自己办公室里的马修德同样在思考,在后悔刚才自己的冲动,后悔冲进播音室说话:“草,老子说那句话,不是帮助他树立威信、不是主动自甘于第二的位置吗?老子怎么这么蠢呢?……,老子当时真该吼一声:不开会,不许过来!可是这样一来……”

????想到这里,马修德很是懊恼地说道:“玛的,我什么时候竟然也在乎班子团结了,竟然把主动权转给了这个小王八蛋。以前我不是刻意挑战领导班子的团结,让那些分配来的镇党委书记都战战兢兢,生怕班子不团结的事被上级知道吗?……,绝不能让这事倒过来!我必须掌握主动,让他来求我保持班子的团结。……,可是,这小王八蛋纯粹是一个二百五,他心里也许根本就没有班子团结不团结这根弦,如果班子不团结的事传到上级那里,所有的领导都会以为是我马修德的原因,毕竟之前有好几个镇党委书记不是落荒而逃就是出事了。玛逼的,我怎么才能赢得主动呢?”

????马修德在马驿镇是土皇帝,能够在这里专横跋扈,并不意味着他在官场上能够肆无忌惮,他也知道仅仅靠军分区司令和自己向上面的人送礼来维持自己的地位是远远不够的,至少不能让上级领导过于生气、过于难堪,否则的话上级领导会群起而攻之,真要下一道命令将自己罢官撤职,那自己也只能哭嚎几声而已。与国家机构对抗,不说他一个小小的镇长不可能,就是省长也不够份量。

????马修德毕竟非常人,知道事情已经发生了,再去思考该不该发生已经毫无意思,知道现在最要紧的是弥补之前的错误,把失去的再拿回来。既然人家摆开车马要战斗,那我马修德也应该而且只能应战,否则等对方掀开了自己过去的所作所为,那将死无葬身之地。

????想到这里,原本不准备出席这次会议的马修德决定参加,不能让其他人以为我马修德怕了这个小崽子,一旦在下面的人中有了这个印象,很多墙头草肯定就会争先恐后地靠过去,自己掌控马驿镇的事就会崩溃,事情就会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时间,他洗了一把脸,认真调剂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然后精神抖擞地出了办公室,一脸春风地走进了会议室。路上遇到几个匆匆而来的干部,见他们客气地跟自己打招呼,马修德依然用过去那种威严的神态招呼他们:“来了?进去把,马上开会了。”

????会议室里,秦怀生和郭拙诚已经安坐在主席台上,秦怀生居中,郭拙诚坐下首。在台下已经坐了好几个干部,他们都低着头,眼睛在笔记本上认真地着什么,似乎想从纸面上出一朵花来。

????马修德走进去,清清地咳嗽了一下。

????这声音不大,但威力却不小,几个干部听到这声音,身子突然一紧,他们都不由自主地站起来,谦卑地着马修德,小心地招呼道:“马镇长。”

????马修德大度地笑了笑,说道:“很好,你们都来得很及时嘛▲下,坐下。”眼睛的余光却落在主席台上的两人身上。

????秦怀生、郭拙诚正在小声地交流着什么,似乎没到台下的这一幕。马修德的脸上一下变得非常难。

????那些干部拘谨地坐下,随即几个脑瓜灵活的人到马修德的脸色变了,他们也随即露出一脸的惊恐,心里不断地问自己:“马镇长这是什么意思?是不是责备我们来早了,责备我们太听郭拙诚的话了?”

????有一个干部甚至想起身离开,但终究还是犹豫,屁股抬起来却不敢起身,就这么悬在座位上,动作异常地尴尬。

????这时,郭拙诚抬起头来,着进来的马修德热情地说道:“马镇长来了?请上主席台就坐。”他脸上根本不到刚才两人曾经闹过不愉快的痕迹。

????马修德心里骂道:玛逼,老子是镇长当然是主席台就坐,难道让老子坐下面不成?要你用这种吩咐的口气吗?

????他嘴里说道:“小郭,你真是年轻有为啊▲在上面真让人惊奇。如果不是我们知道,还真想不出你将来担任我们镇的党委书记”间还早,请你先陪陪我们的老领导谈一谈∝部长一直对我们马驿镇很关心的。”说着,他了一下腕上的手表,说道,“离我定的时间还有八分钟。我先在外面走走,等下就来。”

????无论是“将来”还是“时间还早”,它们的意思都是暗示你郭拙诚太性急了,还没有上任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坐镇党委书记这个位置。当然,马修德话里另一个意思就是老子不屑跟你抢主席台的位置,不会如你小崽子一样为了抢到秦怀生下首的位置而提前坐那里。至于说“我定的时间”自然是为他脸上贴金,目的就是告诉别人这开会的时间是由他定的。

????郭拙诚笑着说道:“那也好。马镇长为马驿镇操劳了这么多年,是累了,该歇歇∵一走活动活动筋骨对身体有好处。对了,马镇长,我今天才来,对镇里的干部还不熟悉,请你安排一个干部守在门口,记录到会者的名字。只等时间一到,把会议室的门关上,其他的人就不用再来了,按我们议定好的,一律严格处分。”

????台下的众人一愣:“来真格的啊?仅仅迟到就处分?”

????马修德又一次气得差点吐血,对郭拙诚这种大庭广众之下吩咐他做事的口气真是深恶痛疾!可是他又没有什么好办法对付,因为郭拙诚首先说明了原因:他对镇上的干部不熟悉,只好麻烦你马镇长,如果熟悉的话,可能就不会劳驾你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