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第437章 拙劣的双簧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第47章拙劣的双簧

????如果自己是县里的领导前面检查工作,这里的干部没有到楼下迎接可以原谅,因为上级三令五申不容许搞迎来送往,可自己是来上任的,马上就是这里的一把手,按惯例也好,按人情世故也好,这里的干部都应该出来迎接,可人家就是敢把你晾起来。

????走在前面的马修德趁上楼转弯的时候,用余光了后面的两人一眼,见秦怀生脸上布满怒气,不由得意地笑了,但到郭拙诚一幅波澜不惊的样子,又有点惊讶,不知道郭拙诚是傻乎乎地不懂这些、还是因为不屑这些。

????如果是不懂还好,只能说自己这番小心思白做了,但今后对付这个傻乎乎的家伙很容易;如果是不屑,那问题就麻烦了,也许这小子真有大后台,过去见过了大场面。

????他不知道的是,郭拙诚既不是不懂,也不是不屑,而是将愤怒藏在心里,脸上露出一副波澜不惊的表情。如果说下面没有迎接让郭拙诚有点气愤,那么走进会议室的时候到里面竟然空无一人时,只能用震惊来形容:这王八蛋胆子也太肥了吧?晾起自己不说还敢把县委领导组织部长也晾了起来。

????到空荡荡的会议室,秦怀生果然勃然大怒,瞪着眼睛盯着马修德问道:“马镇长,镇里的干部呢?”

????马修德心里得意,嘴上却说道:“人呢?我也不知道啊。我可是一个个通知到了的♀些王八蛋,肯定以为事情不重要,所以都忙他们的事去了。老领导,你也知道,现在元旦才没有过多久,马上就要过年,干部们都忙啊,哪里有时间抽出来开无关紧要的会?”

????秦怀生怒道:“忙?他们忙些什么?难道有宣布镇党委书记任命的事忙吗?你们马驿镇眼里到底有没有领导?”

????马修德微笑着说道:“老领导,我们当干部最重要的就是泰山崩于前而脸不改色。不就是没有来迎接老领导吗?你放心,到时候我狠狠地批评他们,批评他们不尊重老领导,以为老领导马上要退休了就敢怠慢。……,老领导,我本来也有事,但想到是你亲自来了,我就天大的事都压下来,专门来配你。按照我们下面的规矩,一般是县委书记、县长下来,我这个做镇长的才陪,你就消消气,我向你赔罪了。”

????不阴不阳地说完这些话,他又大声对外喊道:“杨主任,杨丽春杨主任,快过来一下。”

????好一会,一个穿着精致的女人不急不慢地走了过来,先瞟了郭拙诚和秦怀生一眼,这才站在马修德面前,问道:“马镇长,你找我?”

????郭拙诚认出这个女人就是昨天站在那群青面前威逼利诱的女人。到她,他心里就有一阵腻味,但他没有什么表示,只是站在秦怀生身边冷眼着他们如何演双簧。

????马修德“气愤”地指着空荡荡的会议室,厉声问道:“杨主任,我不是要求你将镇里的干部都集中起来召开会议吗?人呢?你这是失职!我要处分你!今天我们可是要迎接秦部长,我们的老领导。你这个样子,没有一个干部,像话吗?”

????杨丽春没有急于回答马修德的话,而是了又秦怀生,装作这才认出他的样子,“惊讶”地说道:“您……您不是县委组织部部长秦部长吗?哎呦呦,你我这双眼睛,竟然这个时候才认出来,真是对不起,实在对不起。对了,您不是快退休了?还出来工作啊。不是听医院的医生说你们遇到了车祸,在医院进行抢救,怎么到这里来了?原来没事啊。”

????说到这里,她这才转头对马修德说道:“马镇长,实在不是我的错啊。您命令我通知他们,我在第一时间里就通知了他们,虽然他们都说事情多,这个时候把他们喊来有点过分,但听说是县委领导要来,他们还是遵命前来,并安心地坐在这里等待。”

????马修德暗暗地给了杨丽春一个赞赏的眼神,又威严地问道:“那这里的人呢?”

????杨丽春叹了一口气,说道:“大家都坐的好好的,可后来有人从镇医院传来消息说县委领导的车子在路上出了一些问题,人受伤了正在医院抢救,可能来不了啦。大家一听,正好,于是他们就散了,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了。他们都说到底是县里领导,知道大家很忙就不耽误我们的时间。要不,我再喊他们回来?”

????马修德快速地挥着手,对杨丽春大声道:“快去!快去把他们喊回来!就说我们老领导身体没事,完全可以继续开会。”

????虽然话没有明说,但两人那说话的口气好像巴不得秦怀生他们出事,出车祸是一件大好事∝怀生的脸气得红一阵白一阵,嘴巴抖动着想说什么但没有说出来。

????杨丽春微笑道:“好的,那我去喊。不过,马镇长,你也知道这人一散开要找到可就不容易了。我一个女人走的再快也追不上他们那些大老爷们,更何况他们有的骑车有的坐车,哪里追得上?就是追上了,他们未必会来,我还得给他们一个个说明老领导没出车祸,老领导的身体很棒,绝对可以开会。至于他们会不会信,会不会返身回来,我真的不知道,不敢保证。……,秦部长,您怎么啦?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着秦怀生气得发抖,杨丽春装镊样地问道。

????秦怀生好不容易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冷笑着说了一句赌气的话,道:“那你就说我被车撞死了,让他们来开追悼会,他们来不来。”

????杨丽春笑道:“老领导真会开玩笑。你身体这么好,长命百岁绝对没问题,至少还能活七八十年呢,我杨丽春到时候死了,您还不会死♀种假话我可说不来。”

????马修德装出很一副烦躁的样子,挥手赶道:“行了,行了,你的苦衷老领导能不知道?你能喊几个人过来就喊几个人过来,你就说我老马说的,通知了谁不来,就处分谁。哼,我就不信我马驿镇的党委班子不团结,我就不信马驿镇的干部不听指挥。干部们不可能连这点牺牲都不舍得付出,开一下会能耽误多少事?又没有发生第三次世界大战。快去!”

????两人演了半天戏,都是围绕着秦怀生说的。虽然他们说出的话都很气人,但多少还知道面前站着这个人,让郭拙诚冷笑不已的是这两个家伙根本把自己当成了空气,连一句话都没有提起他,气都不愿意气他一下。

????郭拙诚微笑着伸手拦住转身欲走的杨丽春,问道:“你是杨主任是吧?请问是那个部门的主任?首先,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郭拙诚,是上级组织新分来的镇党委书记。”

????杨丽春先了马修德一眼,然后笑着说道:“哎呦,你就是新分来的镇党委书记啊?好年轻哦,比我的小弟弟还小哦,真的是吗?小弟弟,姐姐我就是镇党政办公室的主任,名字叫杨丽春,杨柳的杨,美丽的丽,春天的春,三个字都是说的一个景色

????弟弟,你找我有事吗?秦部长要我去通知干部来开会呢。”

????郭拙诚依然微笑道:“杨丽春?起来确实是有点老了。不过倒是会打扮,半老徐娘的人打扮得如三十岁的青年妇女一样,还行。”

????刚才自信满满、谈笑风生的杨丽春一下变了脸,两只丹凤眼一下布满了怒火,差一点点对着郭拙诚狂吼:老娘还不到三十岁呢!

????郭拙诚似乎没见她的愤怒,继续平静地说道,“我想你不必去忙了,正如你自己所说的,你就是出去喊,也估计喊不到一个人回来。刚才马镇长说了,通知了谁不来,就处分谁。对于马镇长这个处分建议,我认为很好♀是我第一天上任得到的第一个建议,虽然觉得有点不妥,有点过于武断,但我还是接受并采纳它。

????而且现在秦部长也在这里,对于马驿镇副科级以上干部的处分,我们本来还需要召开党委会议研究才能决定,现在不需要了,秦部长完全有权力对我们镇党委提出的建议进行拍板∝部长,我们镇党委决定对迟到和缺席会议的干部进行处分,您同意吗?”

????秦怀生不知道郭拙诚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他还是爽快地说道:“当然同意。我们的干部就应该严肃纪律。对视组织纪律为无物,不尊重领导,不尊重组织的人就该严肃处理。如果需要组织部发文处分的,我马上让县委组织部下文下来。”

????马修德、杨丽春面面相觑,他们比秦怀生更不知道郭拙诚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了,两人一起着他。至于郭拙诚刚才摆出镇党委书记的架势,说什么接受并采纳马修德的建议,无形中将马修德摆到了从属的地位,马修德都忘记反击了。

????两人心里都觉得有点不妙,但不妙在哪里却想不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