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第433章 县委书记狂怒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

????第4章县委书记狂怒

????司机小王着秦怀生腹诽道:“你这个老东西真老糊涂了,人家救了你的命,你还是一个这样的态度。你难道不知道,如果不是他舍命开车,坐在后面的你可是首当其冲♀个时候你早到阎王那里报到喊冤去了。到了阴间,你就是再三申辩自己不是县委书记,诉说小鬼索命索错了人又有什么用?”

????郭拙诚不知道背上的小王在想什么,也不关心他想什么,他的心思在思考怎么寻找证据,思考是顺藤摸瓜往上找线索还是直接撬开马修德的嘴,从他那里获得证据再往下抓。

????直接抓住马修德逼问自然是最简单的,但郭拙诚不能确定马修德遇到这种关系到他生死的问题时会不会死不开口,一旦死不开口,那他就被动了。即使最后开口承认了,这种事传出去也会成为他仕途的污点,因为这种刑讯逼供同僚的事情最让官员忌讳,很容易会引起众官员同仇敌忾。

????他内心有点纠结,是以他并没有注意秦怀生的表情。

????车祸现场离马驿镇不到四公里,郭拙诚背着小王并不感到多少吃力,行进的速度主要取决于秦怀生的步行速度。

????秦怀生虽然时不时自称是老人,其实也就是针对周围的同事而言,因为到了六十岁要退休,单位的同事自然都比他这个快要退休的人年纪小,很容易让他感到自己已经老了,也容易产生倚老卖老的心理〉际上,他这个年龄在社会上不算很老,农村里很多六十岁的男人还在地里干劳动力的活呢,因此他走路的速度并不慢。

????加上此时的秦怀生不知道凶手同伙还有没有后招,他知道自己这三人必须尽快走出这段人烟稀少的路,只有走到人多的地方才安全,所以他咬着牙忍住身上的疼痛快步走着。

????大约一个小时后,他们平安地步行来到了马驿镇。

????到达镇里后,三人先去了镇医院。听说县委领导负了伤,医院几乎所有人都惊动了,从副院长到普通护士都一下高速运转起来。因为医院书记和院长到镇政府开会去了,这里为首的只是一名副院长♀个副院长带着几个技术高超的医生为秦怀生检查身体,普通的医生则认真地为小王医治伤口。

????郭拙诚则由另一位副院长陪着,到洗手间清洗。

????等郭拙诚洗干净出来,秦怀生已经迫不及待地将车祸情况向县委书记袁兴思做了汇报。汇报的时候,作为一名老干部,秦怀生没有述说自己的怀疑,只是就事说事,把自己所到的说了一遍。他相信袁兴思是聪明,肯定能想到他秦怀生所能想到的。

????果然,袁兴思书记勃然大怒,立即亲自给县公安局局长张恒德打电话,要求公安局立即派出精兵强将,限定他们在三天里破案,一定要他们揪出那名死亡司机的幕后人。

????张恒德自然大声保证坚决完成任务,但他的大声在袁兴思听来有点虚张声势的感觉。因为张恒德和马修德的关系人人皆知,袁兴思甚至怀疑张恒德是不是早已经知晓这事。打完电话后,袁兴思坐在办公室里想了很久,抽了半包烟也没想明白这事是大张旗鼓地调查好还是悄无声息地调查好。如果这起车祸真的是自己和秦怀生所怀疑的那样,那影响就太大了,大到他这个县委书记都要承担巨大责任的程度。

????当袁兴思苦恼的时候,郭拙诚他们倒是轻松了,正如他们所预计的,进了镇之后就安全了。马修德胆子再疯狂,他也不敢明目张胆地公开杀人。他手下的爪牙再多也没有几个敢真正动手杀人的。

????布局这次车祸,可以说是动用了他手里最后的王牌。毕竟,他只是一个小小的镇长,没有足够的人力、物力和精力来培养更多甘心为他卖命的亡命之徒。他只能靠小恩小惠、靠淫威、靠掌握别人的把柄来控制、指挥别人,让那些人为他做事。如果是平时,这些人做事自然又快有好,但如果涉及到犯罪、涉及到那人的身家性命,他们就未必听话了。

????当医院打电话来说县委组织部长秦怀生、县委书记的司机小王受伤后,镇长马修德气得差点撒了话筒,强忍着愤怒说马上过来。

????时间返回到十五分钟前,当时萧雨春急急忙忙地进了镇里,很慌乱地钻进马修德的镇长办公室。当时马修德亲自将办公室的门关紧,急切地问道:“怎么样?那王八蛋干掉了没有?”

????萧雨春哭丧着脸说道:“马镇长,我们……他……没有……”

????见到萧雨春这个样子,马修德心里暗叫一声糟糕,随即抡起胳膊对着对方就是一巴掌,吼道:“你***给老子好好说,到底怎么啦?他给老子撞上了没有?”

????萧雨春被这一巴掌打得清醒了很多,说道:“马镇长,撞是撞上了,可……可那个小子不知道死没有死啊,开车的那个王八蛋司机太厉害了!他在那段我们扔了石头的路面上开的飞快,眼就要撞上那堆石头了,谁知道那吉普车突然汀,车身原地转圈,车尾横扫,正好跨骑在石头上。我们的卡车只是撞上了吉普车前面车头,没有压死他们,也没有办法将吉普车推下悬崖。里面两个人受伤,那个王八蛋司机毫发无损,还跑出来想抓他李三斤……”

????萧雨春也不知道什么叫漂移,只能连比带划地述说着当时所见到的情景,眼里还残留着一丝惊骇和佩服。

????马修德连忙问道:“你是说里面有两个人受伤?”

????“是!”萧雨春见马修德没有责备自己消灭目标,连忙肯定地说道,“绝对有两个人受伤,虽然我躲在山顶听不清楚下面的哭叫声,但到了卡车撞上去之后,车上的楠竹都砸在吉普车上面,而且从吉普车里跑出来的只有司机一人。李三斤说里面有两个人在哭叫。”

????马修德认真的问道:“你肯定那个小子坐在后面?”

????萧雨春说道:“肯定!他们出发的时候,有人亲眼见是那小子拉开前面的车门让秦怀生那老东西坐前排。他自己提着行李上的后排座。”

????马修德点了点头,说道:“没弄死他也好,真死的话还不知道会出现多大的麻烦事。能够让他受伤更好,就是不伤,那也把他吓破了胆,让他今后做事有点分寸。”

????萧雨春想不到马修德突然这么好说话,自己还没原谅自己,他就已经为自己开脱∧里不由感动起来,哽咽着说道:“马镇长,真是对不起,这次计划好好的却……”

????他哪知道现在马修德心里恨不得掐死这个家伙,可想到今后还要利用这个亡命之徒,把他掐死了或者把他吓跑,下次谁来执行他的其他计划?

????马修德装作大度的样子,拍了拍萧雨春的肩膀,说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就是诸葛亮那么聪明,不以失了街亭?何况我们。那个司机……李三斤呢?你可要好好关照他,这次人家出了这么大的力。”

????刚刚感动的萧雨春心里一下凉到了瓦凉瓦凉的,心里骂道:“马修德,你***忒不地道了吧,我们动手之前不就商量好了杀人灭口的吗?你这话问的是什么意思?”

????但他嘴里却只敢说道:“马镇长,他被我……他在逃跑的时候自己坠下去了,从悬崖上摔下,摔死了。”

????马修德紧紧盯着萧雨春,问道:“他自己坠下去,摔死了?除了你还有谁见到了?”

????萧雨春心里一阵慌乱,但很快说道:“没有人见,没有人见,我……我也是猜想的,那么高摔下去,不说是一个人,就是一块铁也会摔碎。”

????马修德问道:“你不是说那个司机追出来了吗?”

????萧雨春咬牙切齿地说道:“就是那个杂种跑了出来,我才不敢多呆啊。那家伙爬山的动作好快,比李三斤快多了。我都不敢问李三斤太多就……我……幸亏我事先在小路边藏了一辆自行车,等他爬上来的时候,我已经骑着自行车走了。……,马镇长,你说袁书记的司机怎么这么厉害?”

????马修德沉思了一会,说道:“那个家伙我见过几面,实在不出有什么异常之处。因为替袁兴思开车,自以为了不起,平时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能有真本事?不可能♀家伙一贯狗眼人低,每次我让人送钱给他,他倒是毫不客气地接了,不像一个有本事的人。……,谁知道呢,也许袁兴思就是他开车的本事好,又有打架的本事,所以才留下他。否则的话,这种成不了大事的人不可能呆在他身边。”

????说到这里,马修德突然问道:“你清楚了,他真的是这个姓王的司机?我怎么有一种感觉,觉得这个开车的不是姓王的司机,而就是这个姓郭的小子。”

????其实被马修德这么一说,萧雨春心里也开始怀疑这个厉害的司机是不是郭拙诚了◎天就是这个小子没有车钥匙就把大客车给开走,他第一次走这条险峻的路不但没有出事还车速不慢,说明这小子的车技高超,至少不会比这个姓王的司机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