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第429章 开他们的追悼会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第429章开他们的追悼会

????马修德轻轻地嗯了一声,右手举起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然后靠上椅背,眯上了双眼。随着他的双tui慢慢伸直,那张墨竹做成的椅子慢慢地倾斜。

????nv人心领神会地走到他背后,xiong口顶住马修德的头顶,双手轻轻地在他脑袋上按摩着。没有按几下,马修德舒服地呻yin了一声,右手绕到后面,抓住nv人的tun部捏了几下,问道:“有事?”

????nv人嘤咛了一声,她没有急于回答马修德的话,而是伸手将自己xiong前的衣服解开,拖出俩个

????ou球一左一右“夹住”对方的脑袋,之后,她一手捧着一个,丰满细腻的

????ou球在他脑袋上轻轻滚动。

????到马修德lu出惬意的神情,她才说道:“刚才县委组织部打来电话,说秦怀生那个老家伙会带那个小子过来上任,他们要求我们组织在家的镇领导在会议室等他们。……,干爹,他们真是欺人太甚……,我们干脆来一个不理不睬。到时候问起,我就说忘记了。他那个老不死的家伙会不会气死,哼,用得着他组织部长亲自过来吗?明显就是要利用他的身份压我们,干爹,你说呢……”

????马修德把手从nv人的tun部移开,举到xiong前轻轻摇了摇,轻轻说道:“不,你错了≌秦的那个老糊涂是反感临时把属于我的位置让给这个小王蛋的。再说,他马上就要退休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哪里会有压我们的心思?”

????nv人伸手将马修德那只举起的手扯到自己xiong前轻轻地按在自己的xiong肌上,然后娇声问道:“你是说他今天来是被袁兴思、马庆豪那些家伙强

????i来的?或者是主动来安慰我们的?”

????马修德先

????ou她嫩腻丰满的xiong肌几下,然后将胳膊尽量伸出,手掌前移将她

????ou球上那颗紫sè葡萄捏在食指和大拇指之间,扯一下捏一下,nong得nv的"jiao chuan"连连,嘴里“干爹”、“爹”、“亲爹”地叫不停。

????马修德说道:“他主动安慰我?那家伙就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他才没有这份好心。他之所以反感把属于我的位置让给新来的小子,只是因为他不想将已经在人事会议上敲定的事情突然改变,朝令夕改有损他组织部的名声、有损他秦怀生个人的威望而已。”

????“好干爹,我都被你捏出水了,嗯——啊——”nv人转了一下身体,袒xionglu

????u地站在了马修德的椅子旁边,弯腰俯身按着,因重力下垂的**dàng漾在他的眼前,紫sè的两粒葡萄不时拂过他的鼻子、额头。

????她嗲声嗲气地说道,“亲爹,如果是这样,那我觉得这次袁兴思、马庆豪都没有安好心,把那个小王派过来,他们根本就是想干爹你和他龙虎斗。让姓秦的过来助阵,只是让这场龙虎斗更ji烈一点,他们的这个小子不是干爹你的一合之敌。……,亲爹爹,你真的厉害哦,我现在想要了。你好坏,这么快就把我的ku子……”

????马修德早已经解开了她的ku带,让她的ku子掉了下去,他右手伸进她两tui之间,一边抠着那个已经湿润的dongxue,一边皱着眉头问道:“龙虎斗?你是说他们想老子和这小子的龙虎斗?难道这小子没什么大后台?昨天他在我面前是故nong玄虚?”

????nv人一边娇哼一边配合着马修德抠dong的动作耸动身体,一边故意装着有气无力的样子喃喃地说道:“啊,亲爹,要了你的闺nv,啊哦,我真的想……,干爹,你想啊如果他真的有什么后台,哪里会在你面前吹?只有没后台的人才吹自己有后台呢。县里将他派到我们这里来,明显就是陷害他,县里哪个位置不比这里好?爹,好多水了,可以日了,啊……”

????被nv人蔑视,马修德不由一阵郁闷,再说他马修德又怎会不知道这些浅显的道理?只是不敢肯定而已,只是因为郭拙诚有没有后台关系太重大了:

????如果郭拙诚真的没有什么后台,他马修德根本不用如今天这样铤而走险,将来慢慢修理他就是。一个没有后台的小子能翻起什么làng,而今后找机会灭掉他更容易神不知鬼不觉。可是,如果郭拙诚有后台,那现在灭掉他的代价才是最小的,因为此时的郭拙诚掌握的证据才是最少,他的后台更不了解马驿镇、特别是他马修德的情况。灭了他,相关痕煎理相比今后容易得多c等到郭拙诚上任了,他把这里的情况向他的后台汇报了,不说痕煎理起来麻烦,就是那个后台根据掌握的材料也可能将他马修德一下拍死。

????马修德脱口说道:“这小子这么年轻就当上了正科级干部,这次下来还有地区专员沈小山打招呼,说没有后台实在令人难以相信啊?”

????nv人娇笑道:“干爹怎么一下糊涂了,您难道不知道沈小山和袁兴思根本不是一块的,他们是敌人◎小山给袁兴思打招呼,要他关照郭拙诚则小崽子,还不是存心刁难他?这小子不过是沈小山手里的一杆枪,袁兴思也就顺水推舟,将他派到我们这里来了,让这小子摔一个大跟头。我估计这小子根本就是一个刺头,沈小山也不喜欢他。”

????现在被这个nv人轻视,马修德的xing趣一下大减,他用力推开几乎赤lu体的她,湿漉漉的手指在她身上擦了几下。然后挥手对一脸惊愕一脸害怕的nv人说道:“快去通知所有副股级以上的干部到会议室开会,迎接秦怀生他们。去!去!”

????他挥手的样子就如赶苍蝇似的。

????nv人不敢多言,连忙提起ku子,稍微整理之后就急匆匆地朝外面走去,转身的时候,目光落在马修德身后的墙壁上,眼里闪过一丝憎恨。

????马修德此时坐正了身体,双手捧着脑袋支在办公桌上思考了一会,突然朝桌子上重重地拍了一下:“都已经发动了,还婆婆妈妈地干什么?反正老子这几年都是在刀尖上过日子,怕个鸟?我呸!你们让老子召集干部开会,让老子听你们宣读任命通知来羞辱我,老子就召集他们来开你们的追悼会,哼!……,小子,你是第一个敢抢老子钱的人,你抢,就当老子送给你的冥钱好了,等你到了yin间,你可要好好享受哦。”

????当然,这些话因的别人听到,只是在心里吼着而已。

????下定了决心的马修德在这一瞬间突然jing神焕发,下面刚才那个软塌塌的家伙也突然蹦了起来。马修德伸手隔着ku子抓着该硬的时候不硬、没必要硬的时候却硬起来了的家伙咚几把,然后把刚才抠nv人蜜dong的手指放在嘴里shun了一会,这才从椅子上起来,背着手朝外面走去。

????临走的时候还mo了mo腰间的那串钥匙,了椅子背后的墙壁。

????秦怀生、郭拙诚乘坐的吉普车按期路过南志公社。着这辆墨绿sè的吉普车呼啸而过,路边团的一辆满载楠竹的卡车驾驶室里传出一声低喝:“玛的,真来了?好!”

????驾驶室的钵摇下,一股浓烟顺着打开的缝隙飘了出来,接着一根尚未吸完的香烟和一口浓痰随之shè出,落在路边的草丛里。

????等车窗钵重新摇上,满载楠竹的卡车发动机发出一声怒吼,车身先慢慢前移,但不久就加快了速,冲上了路面,尾随刚才的吉普车而去。

????只是吉普车的车速过快,加上车身扬起的尘灰遮盖了前面,卡车司机不清前面吉普车的身影。

????着前面满眼都是群山峻岭,想起以前经过这里的时候心惊胆颤的情景,秦怀生心里不由萌生了一丝惧意。他强行忍住了一会,实在受不了前面的险峻和心里的胆怯,转头对身后正兴致勃勃打量外面景sè的郭拙诚说道:“小郭,你坐前面。我了这些山有点头晕,想到后面躺一躺。”

????郭拙诚说道:“好,我也正想多。还是秦部长理解我□师傅,停一下车。”

????经过一路上的jiāo谈,三人的关系比之前融洽了不少。司机已经知道自己不可能躲过这趟差,也害怕秦怀生这个老头真的采取措施对付他,因此开始焦躁的他慢慢平静下来了,也开始对秦怀生和郭拙诚尊敬起来。而且他也是从部队退役回来的,虽然回来的年数超过了三年,但对军营还是有一丝留恋一丝好感,当他与郭拙诚谈起军营的时候,两人还不时发出一阵开心的笑声。

????秦怀生也时不时参与到他们的谈话中。

????秦怀生对郭拙诚本身没意见,正如马修德所言,他只是对县委有些领导出尔反尔,擅改已经在会议上做出的人事决定而生气,让人感觉县委组织部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傀儡似的。相反,他很欣赏郭拙诚的年轻、开朗、有礼貌♀么年轻就是正科级干部,但郭拙诚并不因此而趾高气扬、目空一切,做什么说什么都一副谦谦君子样,一切都不亢不卑。

????本站7x24小时不间断更新小说,请牢记-<>-址:

????******

????请按t

????l+d收藏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