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第422章 没有用的下面

老井古柳 Ctrl+D 收藏本站

????第422章没有用的下面

????------------

????第422章没有用的下面

????张恒德的脸一下变得血红,瞪着眼睛怒道:“马修德,你什么意思?”

????因为心虚,被点中血疮的他虽然羞怒之极但也不敢大声叫囔,还怕马修德一顿乱喊,让所有人知道他下面的玩意根本不行,不说与人家比赛日女人,就是翘都翘不起来,每次享用女人都只能用嘴和手来解决。

????其实他以前是正常的,也没有少害过女人,曾经与自己的老婆也生儿育女。只是在他当民兵营长的时候,有一年冬天他带领民兵在野外训练,事情发生了意外。当时他有意将一个漂亮的女民兵分在自己一组,带着她在一座山上潜伏。等其他民兵都到远离他们的位置潜伏后,这家伙就开始了蓄谋已久的行动,欲对这个漂亮的女民兵行不轨之举。可惜那个女民兵不愿意被这个色鬼糟蹋,要为她男朋友守住圣洁之身,于是,两人就在野外打了起来。

????凭借他身高力壮,而那个女孩子弱小力亏,加上女孩子因为害羞开始不敢大喊,等她发现自己无法抗拒对方而欲大喊的时候,张恒德却一拳打昏了她。等女孩醒来,发现自己被张恒德剥光了衣服,正趴上身上起伏不停,下身更是传来一阵阵剧痛。

????羞愧而气愤的她一气之下抓起手边的一块石头,对着张恒德的脑袋就是一敲↓兴奋着的他一下软倒在她身上,一动不动。

????一不做二不休的她推开这个色鬼,对着他胯下还没有软下去的玩意就是几脚,之后穿好衣服,拿着步枪跑到男朋友家大吵一顿,扬言男朋友根本配不上自己,要和他一刀两断,她要另找有钱的帅气的男人。

????男朋友又气愤又莫名其妙,而男方的家长则气得差点晕倒,当着邻居的面宣布自己的儿子就是打光棍也不会娶她。

????她昂着头傲然离开,回到家里将房门锁上,忙乎了好久,最后穿戴整齐告别父母离开了家门。她的父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以为她要到远处训练一段时间,也就不以为意。谁知道这个女孩出门在无人处大哭了半天,毅然背着步枪投了河,直到三天后尸体浮出水面,她身上的步枪还死死地抓在手里。

????就是那一次张恒德脑袋受了轻伤、胯下受了重伤,晕了整整一夜才醒来。其实他身上的这两处伤虽然都痛得他晕过去,但都伤的不重,只要稍加休养就能养好。问题是当时野外的气温低,他胯下那玩意在冷风中冻了一夜,撒尿还行,但想翘起来害女人就不可能了。再说,那个女子的行为也在他心里产生了阴影,更影响了那玩意的翘起。于是,他成了没有阉割的太监。

????恼羞成怒的他不但将那位女青年的尸体暴尸一周,不让家人收尸,还说她是携枪逃跑的反命分子,是人民的敌人,而且他还将与这个女孩划清了界线的男朋友利用一个借口关进了监狱一直在外地进行劳动改造。

????还不罢休的张恒德后来还不断刁难这两家,导致女方的父亲精神分裂,男方的母亲气倒在床,这两家真可谓是家破人亡。

????除了这些,张恒德这个王八蛋还变成了一个变狂,见漂亮的女人就利用权势要霸占,霸占的时候就用各种方式折磨她们,让她们生不如死。虽然这些女人知道张恒德是恶魔,但她们并不知道他不能人事,有些女人实在受不了他的变摧残,为了避免痛苦,甚至不顾羞耻哀求他"qiang jian"她们,但遭受的是更加疯狂的虐待,她们再也不敢说什么。以至于没有人知道他有这个病。

????别人不知道,马修德却知道,而且还知道这个家伙有折磨女人的恶习v恒德刚刚得这病的时候,马修德还帮忙他找过无数医生,进过好多医院。县里、地区、省城的医院都去过,甚至京城的高级医院也去过,但都无效,胯下那玩意依然软塌塌的,怎么也起不来。

????马修德现在之所以点张恒德的血疮,一方面固然是因为被郭拙诚气傻了,心情不好而发泄,另一方面又何尝不是反感张恒德又想摧残柴灿灿?柴灿灿是被郭拙诚熬过药汁的药渣,但马修德依然垂涎三尺,怎么可能甘心让张恒德这个太监给毁掉呢?

????见张恒德额头上青筋绽出、而两眼血红,马修德也知道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就说道:“行了,行了,别对我恶狠狠的,你还不知道我?现在我们有麻烦了!那小崽子不上钩,还威胁我。”

????张恒德依然怒火万丈:“老子管他狗屁小崽子什么鸟事,老子就是问你,你到底什么意思?”虽然他不能人事是事实,但就听不得别人说出来。

????马修德叹了一口气,说道:“哎,我说错了,我向你道歉,可以了不?……,现在我们有麻烦了,人家抓了我们的把柄!他把我的包抢过去,了里面那张送礼的条子。还……”

????张恒德这才冷静了些,吃惊地问道:“你不但没有摆平他,还让他抓住了把柄?你!……,你怕个鸟啊?正好!我们现在有活生生的证据,能够证明他强女服务员,只要老子一声令下,立即就可以将他送进守所。不说他不可能这么快就抓到了我们的把柄,就是有,又如何?老子直接整死这龟儿子就是。难道你还怕他?”

????马修德一阵无语,很不满地说道:“你怎么肩上长的脑袋也没有用?你……”

????他不知道这句话又点中了张恒德的痛处,特别是那个“也”字,让张恒德怒火直冒,他猛地推了马修德一把,怒道:“你放什么狗屁?……,你怕那王八蛋,老子可不怕!大不了大家同归于尽!”

????马修德只好委婉地说道:“那个小王八蛋何德何能让我们为他殉葬?我不是不想灭了这个小子,但我们必须保证自己不陷进去才行。现在如果你动手,他也许还没伤到毫毛,我们就出事了。”

????见张恒德稍微安静了一点,马修德小声说道:“从他进招待所的那一刻起,招待所肯定有人就将这个小子的行踪告诉了县里的领导◆道璐在这里主动迎接,那些县领导哪里能不知道我们是什么目的?如果短短的一个多小时就抓住了他强女服务员的证据,人家会怎么想?就是县领导捏着鼻子认了,地区的领导会认吗?他们都会认为是我们设置的陷阱,是故意陷害他‖带着我们以前做的事,比如前任县委书记,比如马驿镇前面的几个镇党委书记的事都可能翻出来,得不偿失啊!”

????张恒德是公安局领导,虽然脑子不太灵光,但因为在这个行业浸淫这么多年,多少还是有点悟性,但他不甘心自己被别人桥鼻子走,依然忿忿不平地说道:“这有什么怀疑的?搞这种事不说一个多小时,就是几秒钟都能硬起来强行插,着漂亮的女人谁不动心。我手里可是有柴灿灿破膜的血裤,有他射出的液,这些都是铁证!我还怕他反咬?”

????马修德劝道:“如果你真的想同归于尽,那你尽管派人抓他。我问你,一旦惊动了县领导,一旦惊动了地区领导,你有把握还能控制这里所有的服务员不?你能保证在上级派调查组下来调查的时候,她们都会按照你的口径来回答他们?张局长,以前都是你的手下询问,对你有利的就记录下来,对你不利的,你那些手下就不会记录,你们的人还能让她们按照你们的意思来说话,对不懂事的还可以动用手段。

????可是,如果是地区来的公安人员呢?这些服务员好的坏的都会说,那些办案的公安人员好的坏的都会记下来,如果有人对你叔叔有意见,很可能还只记录对你不利的。在他们的引导下,你敢保证服务员不乱说,你敢保证她们不捅出新的漏子?

????就这一件事来说,肯定有人见了柴灿灿打扮洋气进了那小子的房间,知道是她主动色。而且从她身上穿的衣服、她的打扮都能出她一个农村女娃不可能买得起那种衣服,也用不起那种化妆品,就是傻子都知道有人在幕后策划。你说,你我能干净脱身吗?而且这事就算郭拙诚是强,但人家也有办法对付我们。”

????接着,他将郭拙诚说的顺势跟柴灿灿谈恋爱,然后干脆结婚娶她,上级组织着郭拙诚年轻、受骗、有战功、有后台的条件下不会过于追究,最多给他降级降职的处分。反正他年轻,将来有的是时间重新崛起,而自己这些人包括当司令员的叔叔都可能有危险。

????张恒德声音一下低了八度,如果只涉及到自己他还不的,反正背后还有叔叔撑腰,即使那个叔叔再对自己不满,也会设法保证自己不坐牢不死,但如果乾到了叔叔,那整个天空就塌下来了。

????他很不甘心地问道:“那我们今天就这么认栽了?送了那么漂亮的女人给他,收集的却是这些没有用的证据?”

????>